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99姐姐和妹妹到底谁是谁?

    江火当然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今天!

    撒自己的狗粮,让别人酸去吧,这可是江火的一贯理念!

    况且,她之前也没有担心的必要啊!

    好莱坞的纸醉金迷之下,隐匿着各种肮脏龌龊的勾当?

    没错,的确是这样,但——

    无论哪个行业,都是资本为王。

    斯嘉丽想要拍戏?

    上至制片,下至编剧,哪个敢瞎叽儿乱来?

    她就是有渠道的资方爸爸,进场的家伙,都得听她的!

    除非——

    像现在这样。

    是她自己作。

    是的,在江火看来,这回,还真是自己作出来的。

    就算自己没法上场,那也别搞百合剧本啊!

    就算是百合剧本,为啥非得搞个姐妹啊!

    艾玛-沃特森的《美女与野兽》不好么?

    电影中的野兽的确是丹-史蒂文斯饰演的,但里面所有的内容,全都是特效做的啊!

    看着斯嘉丽在绿幕下和头套男演戏,总比她现在躺在床上,被奥妹真实拥裹好吧?

    当然,斯嘉丽和奥妹拥抱,其实并不打紧。

    江火又不是小心眼的人,若是这种东西都计较,那还混个屁的好莱坞。

    令她心中发酸的,其实并不是斯嘉丽和奥妹在一块儿演戏,又或者说,在选《冰雪奇缘》这个本子时,她就已经把这些内容考虑进去了,令她奇怪的,是斯嘉丽和奥妹展现出来的惊人默契,就比如说:奥妹翻身上床,趴在斯嘉丽的身上时,面对那自然下压,斯嘉丽压根就没有惊醒的反应——虽说这是剧本明确标注出来的内容,那种随心而为的自然,能够从侧面诠释艾莎和安娜之间的情感,向观众说明,姐妹俩相互信任,但,斯嘉丽方才,表现的实在是太自然了,她连眉心都没皱一下,就像是江火自己趴在家里睡觉时一样,即便被重物下压,她也没有惊醒的意思,因为她明白,能进家的,除了江月,就只有斯嘉丽。

    这种突如其来的信任,令江火有些吃味。

    不仅如此,在奥妹跪坐在床,推搡着斯嘉丽的身躯时,斯嘉丽那慵懒反应,江火实在是太熟悉了,那是以往拍戏时,她每天早上喊对方的模样,换句话说,方才镜头里的斯嘉丽,压根就没有戒备之心,奥妹在她的眼里,似乎就是江火!

    奥妹是江火?

    握草!

    搂搂抱抱勾肩搭背什么的,江火都无所谓,她酸的,完全是斯嘉丽把奥妹当成了自己!

    所以,在监督完斯嘉丽化妆更衣,让奥妹听从乔纳森的指挥,去惠灵顿丈量数据,准备制作人体建模后,江火便带着对方,离开了片场。

    然而,刚一上车,还没等江火琢磨如何揭过,副驾驶上的斯嘉丽,便贼兮兮的笑了起来。

    “你吃醋了。”

    “你说什么?”正在开车的江火扬起了眉头。

    “我说你吃醋了。”斯嘉丽掉转身子,笑嘻嘻的靠在车门上,“别装了,乔纳森将柠檬水递给你的时候,我都看见了,那时候的你,脸都绿了……”

    傻子,是没法在演艺圈里混下去的。

    感受到斯嘉丽投来的戏谑目光后,江火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烧得慌:她在背地里吃味和被斯嘉丽直接挑明,那可是两个概念,更何况,这些事情她还不好开口,因为斯嘉丽表现的没问题,她做到了一个演员应该做到的一切,如果她因为情感,无法入戏,那才叫不专业。

    所以,心中门清的江火也明白,自己的想法,其实有些无理取闹,她其实就不想提起这件事情,对于她来说,闭口不言,小心盯梢,时刻注意自己的白菜别被奥妹拱了,那才是正道,至于当着斯嘉丽的面吐槽?

    算了吧——

    斯嘉丽励志当一名好演员,她若是在这种事情上哔哔,不就是在拖后腿么?

    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呢,斯嘉丽就已经率先把事情挑明了。

    借着中央后视镜扫了眼,江火耸了耸肩否认,“没有,我觉得你演的挺好的。”

    江火那死鸭子嘴硬的表现,令斯嘉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重新坐正身子的她摇了摇头,“你不就是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么?”

    “简单啊,我们两个都是在本色出演啊……”

    What?

    闻此言语的江火,终于扭头看了她一眼。

    当她的目光从斯嘉丽的脸上扫过时,瞧见的,却是轻松。

    似乎是感受到了江火的动作,副驾驶上的斯嘉丽,双手环抱,语气自然。

    “你没有听错。”

    “我说我们两个都是在本色出演……”

    “伊丽莎白是个姐控,而我在更多的时候,扮演的不也是姐姐那个角色么?”

    斯嘉丽没有撒谎。

    别看她之前笑着将奥妹介绍给江火,但实际上,她和奥妹,压根就不来电。

    奥妹是个姐控,平日里和两名姐姐,就是那样玩闹的。

    但,斯嘉丽在生活中,扮演的不就是姐姐么?

    她有一个孪生弟弟,叫亨特-约翰逊,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叫克里斯蒂安-约翰逊。

    当然了,她所说的扮演姐姐,可不是和两名弟弟亲密无间。

    而是和江火之间,似是而非的关系。

    她们两个到底应该如何相互称呼?

    谁都不知道。

    但她们明白,别看江火比斯嘉丽大四岁,但在更多的时间里,都是斯嘉丽在做‘姐姐’。

    斯嘉丽已经包容了江火不知道多少回了,又或者说,除了最近这半年来,之前的过往生活中,都是她在让着江火,这种让,并不是攻受之间的平衡协调,而是江火的杏子,太软了。

    实际上,这么多年来,无论是江月还是斯嘉丽,一直都在迁就江火。

    她们两个人的牺牲与退让,让江火免受了很多的苦恼。

    在平日的生活中,江火就是不管事的,除了电影以外,所有的一切都是二女在操办,待在家里时,江月会为她准备好一切,而在外面时,斯嘉丽能让她绽放出亮眼的光芒。

    别看她们的生理年龄都比江火小。

    但实际上,她们在生活中体现出来的关系,完全得掉个个。

    那种一般只会出现在年长者身上的包容,让她们更像姐姐。

    而江火,有的时候就是任杏的妹妹。

    “你是不是觉得我演的很自然?”

    “没错,我刚才用的就是方法派嘛。”

    “伊丽莎白的身高和你差不多,她的体重也和你相仿,所以在她扑上来的时候,我的脑袋里冒出的,全都是你在我身后磨蹭的画面……”

    “你刚才是不是发现,我的嘴角扬起来了?”

    “我们住一起时,你每天喊我的时候,我不也是同样的反应么?”

    “还有,你是不是觉得我推伊丽莎白的动作非常自然?”

    “你怎么不去想一想,我平日里是怎么推你的?”

    “你从后面抱住我时,我难道不是直接用手肘将你顶开的么?”

    “试镜中的动作,不是都是平日里你和我之间养成的习惯么?”

    “我刚到的时候,瞧见乔纳森递来的剧本,我还以为,你是故意这么写的……”

    “没想到,自己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揶揄的声线,令正在开车的江火,有些发愣。

    仔细回想一下后,她顿时觉得,斯嘉丽说的没毛病啊!

    难怪她会觉得,斯嘉丽仿佛将奥妹当成了自己。

    原来斯嘉丽,就是把奥妹当成了自己?

    “你是把伊丽莎白当成是我之后,才入戏的?”

    “不是觉得伊丽莎白就是我后,才入戏的?”

    话一出口,江火便觉得有些不对。

    她之前可是一再否认,现在这么一问,不就代表自己承认方才吃醋了嘛!

    然而,这本能反应并没有引得斯嘉丽大笑连连。

    虽然在她之前的教育观中,男女关系之间的开放,实在是在正常不过了,但既然跟定了这个家伙,那她也能改——为她改。

    抬手,一巴掌直接拍在了江火的大腿上。

    四指攒动,她的声线,也因为江火的吃醋之举,变得得意至极。

    “安啦,安啦……”

    “你这么漂亮,又这么有钱,我为什么要惹你不高兴?”

    “我要是被你甩了,那不就是亏大了吗?”

    “你放心,我对伊丽莎白没兴趣,我可是准备抱着你们这座金山,过一辈子呢……”

    “况且,会功夫的你真的好软,啥动作都能做,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点哦……”

    虽然在打趣江火,但斯嘉丽也是在实话实说。

    但有一点,她并没有直接说明。

    伊丽莎白的出现,令她也有些紧张。

    她之前以为,江火找名不见经传的奥妹来演安娜,是因为兴趣。

    对奥妹感兴趣。

    所以,在试镜之前,她就和奥妹,套好了关系,想要发现,对方身上到底有哪一点,能让江火钦点而来。

    正因如此,她才会在之前,表现出了对奥妹的亲近。

    可现在,当她发现江火吃醋后,那悬着的心,便放了下来。

    她是说,江火这怂包怎么还玩起潜规则了?

    是日子过的不幸福呢,还是她和江月,平日里懈怠了?

    若是前者,那就好好的满足一下江火,若是后者,那该打,还是得打……

    不过好在,江火并没有皮痒。

    这也使得斯嘉丽,更加的心安。

    不过,在她心安之时,调笑言语,倒是听得江火是嘴角微抽。

    斯嘉丽的确认令她放松了不少,但经过这么对方这么一解释,她怎么听起来有些怪呢?

    金山?

    好软?

    ‘怎么搞得我和个凯子一样?’

    然而,就在江火想要咳嗽一声,缓解斯嘉丽那直白话语带来的尴尬时。

    摆放在前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没给江火反映的时间,斯嘉丽已经探身拿起,扫了一眼之后,便轻声道:“江月。”

    言语同时,她已经划开了接听键,非常自然的放置耳旁。

    江火担心她和伊丽莎白勾搭在一起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

    一个江火就够她爱了,哪里还会容得下其他人?

    更何况,若是腻歪了,家里不还有一个没解决的家伙么?

    她宁可把时间精力花在江月的身上,也没心思去搭理奥妹啊!

    如实想法的她,在划开接听键后,便将所有的调笑心思,抛在了脑后。

    酝酿了两秒,待情绪重归平静之后,她这才开口道:“江火在开车呢,有什么事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