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76忽悠人的暴雪,穷到家的鹅厂

    傍晚的夕阳穿过水雾,金色的光辉铺洒大地,浮雕壁画闪露精光,那熠熠生辉的绚烂光芒,令靠坐在旁的江火眯起了双眼,眺望蔚蓝大海,感受迎面海风,品尝着留存在空气中的咸湿气息,她无意识地磨蹭着自己的脚趾,默默道:“你觉得这笔生意能做么?”

    “让鹅厂代理《魔兽世界》?”江月扬眉,双手枕头,靠在躺椅上的她,浑身上下被金光笼罩,阳光给她披上了一层灿烂的外衣,让江火没法分辨出她的表情细节,但她的语调,倒是非常的认真且无奈,“我只是去了趟旧金山,两天时间,你又给我惹出幺蛾子了?”

    “不过你没直接答应是对的,因为暴雪,只是在骗你。”

    因为次贷危机的原因,北美地价,几乎崩盘,签署完合约后,江月便蹭着迪士尼的地产部门,去旧金山看降价的地皮去了,所以,在打听完暴雪的一干想法后,江火并没有立刻给出答案,而随着江月的回归,江火也把项目和想法,和盘托出。

    听了姐姐的讲述,每个季度都会看内部报告的江月,直接就发现了端倪。

    因为所有的一切,压根就没有暴雪所说的那么简单。

    又或者说,想要和鹅厂合作的由头,不过是他们用来欺骗江火的幌子罢了。

    “有的时候,我真觉得你该好好看看股东报告,今年的半年报中,小马哥就明确说明了,现在鹅厂的策略是‘先代理一款知名游戏,通过这个游戏,确立鹅厂在玩家心目中的地位,赚不赚钱不重要,但必须得知名,而且一定得代理的轰轰烈烈,因为只有成功了,才有资格去和别的游戏厂继续商谈,第一个也许不赚钱,但以后的肯定会赚钱。’”

    没错,这就是鹅厂现在的营销策略。

    没有铀营经验,所以第一款游戏,他们必须得做大。

    只有让那些老外瞧见他们的诚意,他们今后的代理工作,才能更好地展开。

    然而,这个理念对于江火而言,等同于无。

    因为她从来就没有了解过这些事情。

    江月偏头扫了眼姐姐,见其不为所动后,便又继续道:“所以,从来就没有大型游戏运营经验的鹅厂,在谈DNF这个项目时,直接就把鹅厂旗下的所有产品都给捆绑了,企鹅、企鹅音乐、他们的官网,只要是能瞧见鹅厂的地方,都会铺设DNF的广告,代理费也达到了六千万,然而你知道这个六千万,到底意味着什么吗?”

    “不知道。”

    江火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从来就不看报表的她,哪会明白这其中的含义?

    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六千万美刀,那——

    不过是半部电影的投资额,一套房子的全款价罢了。

    当然,如果妹妹或斯嘉丽有需要,这六千万,或许会变成只有好看功能的奢侈品……

    毕竟在她出去玩的两个月里,全程费用,就花了一千多万了。

    听见那干净利索的回答,江月轻轻地摇了摇头,她明白这是前世鹅厂的强大形象已经成为了姐姐脑海中的特定记忆,令她一时半会转不过弯,“这意味着鹅厂现在已经没钱了,你知道在报告中,他们是如何撰写的吗?他们甚至想要直接租用电信服务器来运营DNF,但韩方因为数据泄露等原因,坚决不同意,于是小马哥他们便想了个办法,从各种渠道买来了一百多台被人淘汰的服务器,如此一来,他们也不能保证,玩家的游戏体验究竟如何……正是因为他们没有和九城那样购买IBM的刀片服务器,所以才有了掉线城与虚弱勇士之名。”

    “而这一点,韩方是知道的。”

    What?

    听到这儿,江火顿时皱起了眉头。

    合着掉线城的一切,都是鹅厂自己捣腾出来的?

    他们能付出高昂的代理费,能给出强大的宣传阵容,但在游戏方面,他们却做不出来?

    等等……

    这些内容,并不是妹妹话语中的重点。

    鹅厂没钱?

    握草,这是什么情况?

    看着姐姐那极度错愕的表情,已经猜到姐姐心中想法的江月直接点头。

    “没错,他们现在没钱,没钱买服务器。”

    “你觉得暴雪,能够接受那些被淘汰掉的服务器群么?”

    “莫哈米口口声声的表示,想要把这个项目交给鹅厂做?”

    “别开玩笑了,他所强调的更新服务器,才是重点!”

    “在来之前,他肯定调查好了,他知道鹅厂没服务器,他更知道,鹅厂没钱更新服务器。”

    说话同时,江月已经坐正了身子。

    当那直勾勾的眼神与之相交时,江火的眉心,顿时紧蹙。

    没错,现在的鹅厂,没有钱了。

    不仅是手中的预算花完了,就连银行的贷款,也花完了。

    就算江火从中牵线搭桥,想要推出DNF和CF的鹅厂,他们也没钱吃下WOW了。

    让WOW使用那些垃圾服务器?

    即便暴雪脑抽同意,现在的鹅厂也不会同意啊!

    小马哥代理游戏,搞得轰轰烈烈,无非是想一炮而红,彻底进入游戏这个市场,既然能拿下WOW,那最起码做的,不能比九城差啊!不然的话,这不就是在砸自己的招牌吗?

    随着江火的介入,这可就是在明抢了,WOW抢到手不要紧,若是做毁了,那华夏的数百万玩家,还会在相信鹅厂么?不可能啊!

    所以——即便江火把这个项目交给鹅厂去做,小马哥他们也会有极大概率拒绝!

    一来,他们没法在付出暴雪所需要的高昂代理费了!

    二来,他们也没法在寻找到暴雪所要求的服务器了!

    三来,DNF的代理费才缴,他们不可能抛弃这个项目,去做WOW!

    四来,所有的宣传已经铺设,该花的宣发费用都花了,若是临时改做,成本更高!

    这四个问题,也是前世猪场能够从九城手中拿下代理权的真因!

    鹅厂没钱,盛大不做,九城被暴雪记恨,那剩下的,不就是他们猪场了么?

    而这一切,暴雪肯定是预料到了!

    不然的话,暴雪创始人莫哈米为啥要不按规矩的先来找江火?

    虽然江月是鹅厂的第一大个人股东,但她们平日里,并不干事!

    “那——他为什么来找我?”

    “既然知道小马哥会有大概率拒绝,他为什么还要跑过来和我说这件事情?”

    江火觉得自己的牙,有些疼。

    因为她发现,看似坦诚无比的家伙,其实也在绕弯弯!

    握草!你们好好的谈一件生意不行吗?非得拐弯抹角的干啥?

    面对姐姐的询问,江月端起了小桌上的果汁,轻抿了一口。

    润嗓之后,她也在猜测道:“或许,暴雪是希望我们自己做吧。”

    “根据规则,海外游戏公司,不得持有内地游戏公司两成以上的股份。”

    “所以EA只拿到了九城百分之十五的股权,因为再多的话,投资就不成立。”

    “而暴雪,显然无法接受这一点,因为咱们内地的游戏公司,太喜欢改动了。”

    “莫哈米之所以来找你,应该是想要探查你对他们暴雪的态度。”

    “如果你感兴趣,并且发现鹅厂没法做后,他们估计会拿出一定的‘利润’,怂恿你在内地和香江各建立一个公司,香江的公司属于合资公司,而内地的公司,则被香江控股。”

    “他们会拿走香江公司一半的股权,而被控股的公司,则会代理暴雪全线产品。”

    “这样一来的话,就没人能够干扰他们了,因为我们,是圈中出了名的投资不管事。”

    “公司建立了,他们出人出技术出钱,我们只需要躺着吃分红就行了,必要的时候,帮他们的游戏拿去送审,你可别忘记了,游戏审核和电影审核,都在一个部门……”

    没错,江月猜测的,便是莫哈米和他们背后的暴雪,所期望的。

    代理?

    他们真的不想找代理了。

    九城的下作行为令他们恶心至极,他们现在,只想找一个合伙人:一个对游戏感兴趣,有能力把游戏拿去送审,可以从九城手中抢回数据,并且还不管事的家伙。

    这么一看,江火便成为了他们的首选。

    而操作流程,也极其的简单,就像江月所说的一样,以香江公司为跳板,控制内地那个代理傀儡公司,如此一来,他们能在绝对自由的情况下,攥取更多的利益。

    要知道,九城给他们的抽成,那可是二十二个点。

    而在控股的情况下,他们最少能抽走六成。

    盛大、九城、猪场、鹅厂?

    抱歉,他们其实一个都不想搭理。

    他们只对江火的态度感兴趣,只要江火点头了,那四成利润,她可是白拿的!

    “但问题是,我对游戏其实并不感兴趣啊……”

    “我只对他们的IP感兴趣。”

    听了妹妹的分析后,江火无奈的耸了耸肩。

    她是真的不想做游戏,不是因为来钱没有电影快,而是——懒。

    而江月也是同样的想法,她所打造的资产模式,与巴菲特无二,在这种情况下,可以不用亲力亲为的项目,她宁愿少赚点,也不会去按时打卡上班。

    她所要把控的,就只有姐姐最感兴趣的影业公司,其它的——

    能做到钱生钱,就够了。

    “但这种方法,是最有可能让暴雪交出IP的方法。”

    “他们现在从九城手中拿到的利润,抵得上IP授权十年的价格了。”

    江月叹了口气,如果姐姐真想要IP,那她只能回去一趟,把这些事情敲定了。

    “谁让暴雪这么高傲呢?人家可是一个把跳票当成乐趣的公司,谁要是指手画脚,那他们肯定不会答应,我记得维旺迪过几年要把暴雪和动视合并吧?结果呢?暴雪最终还是筹钱,给自己赎身了,这么牛哔的一家企业,怎么可能会受到代理商的摆布……”

    “就像是微信之父张小龙一样嘛,小马哥能够管得住他?”

    “没错啊,这是一家高傲的公司……”江火点了点头,感慨万分。

    听妹妹这么一说,她觉得,暴雪可能是吃定自己了。

    就在她准备点头应答,让妹妹回去注册公司时,突然出现的张小龙,好似流星一般,在她的脑海里,划过一道亮眼的痕迹,“等等——你说张小龙?”

    “对啊!我们为什么要自己做?”

    “我们那个位置,并非不可取代啊!让鹅厂建立合资公司不就行了吗?”

    “至于钱?钱这玩意,不是最好解决的东西吗?”

    “我们现在穷的只剩下钱了!”

    突然兴奋起来的江火,令江月眯起了双眼。

    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姐姐,她觉得自己,仿佛get到了对方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收购?”江月的话语中,充满了不确定的因素。

    然而,在听见收购一词后,江火直接用力的点了下头,“没错,就是收购。”

    “我相信小马哥不会拒绝这送上门来的肉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