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73一个提议,一个否决

    大魔王凯特的丈夫安德鲁-阿普顿其实并没有猜错,在看完电影回去之后,西德-甘尼斯差点没有把自己的脑袋,给呼撸秃了!

    坐在会议室里的他,手中正拿着学院章程。

    而所谈论的事情,也与安德鲁-阿普顿,所猜想的一样。

    “吸纳江火成为终身评委?”

    “她都这样捣腾我们了,我们还拉她入局?”

    当甘尼斯说出自己的想法后,现场众人,皆面色微变。

    然而没过多久,他们的面庞,便归于慎重。

    实际上,终身评委这个概念,其实并不稀奇。

    甭管是美国本土,还是其他国家的影人,所当选的标准,其实是一样的:

    要么是在获得奥斯卡提名的情况下,获得同一分会的两个成员的推荐,要么就是在获得提名的情况下,得到学院委员会或者学院雇员的支持,只要两种情况达成其一,便算成功。

    你若是之前获得摄影提名,那就拥有摄影协会的投票权;你若是之前获得导演提名,那就拥有导演协会的投票权;你若是之前获得最佳影片提名,那就拥有制片人协会的投票权。

    在第一轮提名投票中,每个评委只能投自己所属领域的奖项,但第二轮票选当中,这些家伙,就没有任何计较了,想怎么投,就怎么投。

    总之——这是一个即看成就,也看关系的推送方式。

    正是因为评审名额得和奥斯卡提名挂钩,所以,到目前为止,奥斯卡的华人评委,只有十名;而每年新开放给华人评审的名额,也只有一至两个,更多的时候,都是空缺。

    当然了,以江火现在的状态,其实早就可以被吸纳进去了。

    又或者说,当年《百万美元宝贝》获得女主提名时,她就已经够格了。

    但这件事情,一直就没被人提起过。

    不仅是因为江火本人不在意,还因为学院,压根就不想做这件事情。

    因为——

    江火这几年,闹腾的太欢了。

    将她这个一次次给学院难看的家伙吸纳进来,这群理事会成员,总觉得有些奇怪。

    但现在,他们觉得必须得吸纳江火了。

    他们希望这种方式,能让喜欢捣腾的江火,安静下来。

    ‘大爷,求求你了,不要再搞这些绑架舆论的事情好么?’

    你就安安静静的拍电影,我们按照正常流程投票,不好么?

    每一年爬起来都搞这种绑架,那我们的工作还怎么展开嘛……

    是——

    他们烦了。

    他们已经受够了江火的这种行事方法。

    看看《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上写的都是啥?

    这种宣发手段,以前都是学院的活计,而现在,江火则替他们干了!

    这种越权行为,令他们头疼不已,而最令他们难受的是,他们还没法说个‘不’字!

    “但——终身评委这个位置,江火应该不感兴趣吧?”

    “她既然都能绑架舆论,那当不当这个评委,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意义。毕竟,评委只有手中的一票,而绑架舆论,则能拿奖,对于她而言,肯定是选择后者才划算啊。”

    此言一出,西德-甘尼斯直接就闭上了眼睛。

    他当然想过这个问题。

    实际上,江火其实并不在意,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是否会将自己吸纳成会员,并且给予每年奥斯卡选举的投票权,对于现在的她而言,这玩意要不要其实都无所谓。

    和‘光明正大’的票选相比,现在的她已经爱上了这种操纵一切的感觉。

    给你一巴掌,你还得笑脸相迎。

    这种拿捏自如的快感,超脱游戏规则的权利,让她冒出扎身潜入,好好探究的念头。

    虽说这所有的一切,其实并不是精密测算的结果,实行的过程中,更是平淡无奇。

    但每到收获季节,那种兴奋与喜悦之情,便能让她冲上云霄;而她也彻底明白了,‘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这句话的含义。

    就算在整个执行过程中,她都是一个人在玩单机,但只要结果共通,那不还是一样的么?

    即便这所有一切,都只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但最初的那根柳条,却是她亲手栽下的啊!

    没错,在决定神隐之后,江火便没再参与那些宣传工作。

    外界发生的所有动静,全都是制片人和环球的决定,无论是《华尔街日报》的版面,还是《纽约时报》的版面,亦或是其它宣传,她都没有掺和其中……

    江火不傻,现在的北美上下可是被次贷危机弄得是焦头烂额。

    在这种时候,她只需要安心的待在家里,笑看外界风云,好好的品尝一下这种幕后Boss的生活,至于其它——她啥都不用管,自然会有人将她的事情全部做完。

    每个人的利益出发点,其实并不相同。

    她只需要拿捏着其中度量,便可以把控一切。

    亲力亲为?

    那只是韦恩斯坦的行事方法罢了。

    秉持着‘钱多、事少、离家近’原则的江火,压根就不想去亲手操办这一切。

    她只想做那点着火苗的手,至于煽风点火的事情,就交给别人来做吧……

    而正是因为瞧见了这一点,西德-甘尼斯才更想把江火吸纳进来。

    如同安德鲁-阿普顿对自己的妻子凯特所说的一样,眼下的江火,比当初的韦恩斯坦,还要可怕,韦恩斯坦不过是有贿选之嫌罢了,他的行为,本就见不得光,而江火,则是光明正大的和他们玩绝的,挥出长剑,彻底斩断他们的退路。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用脚板底想,他们也明白,一个终身评委,根本就不会满足江火的胃口,想要堵住她的嘴巴,怕是得付出更多……

    深吸了一口气,有所准备的西德-甘尼斯缓缓地睁开了眼。

    环顾现场,嗅着那非比寻常的气息,他,缓缓道:“那——如果是把她选入评审团呢?”

    “在这种情况下,她可没理由,拒绝了吧?”

    What?

    闻此言语,本还在犯愁的众人,瞬间瞪大了眼睛。

    在场的十几名学院成员,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错了。

    奥斯卡的评审机构,说起来并不复杂,属于二级金字塔形式;最高层,便是以西德-甘尼斯为首的学院主席评审团,而下面,便是十四个分支学会的分支评审团。

    主席评审团的成员,全都出自这十四个分支学会,除了主席团的主席,必须来自电影剪辑协会外,其他成员,皆是余下每个学会中,挑选出来的三名代表。

    他们的任期,为一年,最长连任,不超过四届。

    虽然他们会在执行官的监督下进行所有活动,但和散兵评委相比,其中权利,大的没边。

    那些散兵评委,不过是有着单一的投票权罢了,就算被公关公司游说,能交换的利益,也没有多少,但主席评审团,则不一样了,就拿一一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国王的演讲》来说好了,这部电影,其实是学院内部自己推荐的,而推荐人,便是来自主席评审团、公共关系部的主任,谢丽尔-艾萨克斯……

    光凭这一行为,便可管中窥豹。

    这个游戏,从来就没有公平过。

    没办法,学院的职位,并不是终身制的,换届下来之后,他们还是得恰饭的。

    所以这些家伙在位期间,到底会干出什么事情,没人知道。

    就算知道了,也没人会说。

    因为抓到了这种把柄后,当然是得直接兑现眼下利益啊!

    既然这些,都是不成文的把戏,那把江火吸纳进来,又意味着什么?

    让她消停的同时,给她提供一个更大的操作空间?

    握草!

    这不是助纣为虐吗?

    “我不同意,终身评委已经是极限了,评审团,就算了吧……”

    “她只是成功绑架了两次舆论,这种事情,本就可遇而不可求,我不相信她能永远成功,将其吸纳进评审团的事情,不用讨论了,我是不会投赞成票的。”

    “我同意他们的看法,这一回的事情,也不是江火一个人能闹出来的,主要还是那些犹太人,在韦恩斯坦倒台之后,他们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想要让他们年年联合起来干一件事情?我觉得有些异想天开,所以——还是算了吧。”

    “我赞同,这个口子绝对不能开,她不可能每次都赌对……”

    “就一个终身评委吧,先给她发函,然后等明年奥斯卡举办过后,走流程让她进来……”

    听着那口风一致的话语,校长西德-甘尼斯深吸了一口气。

    他能理解这些人的想法。

    到手的权力,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分出去?

    他们之所以痛恨江火,不就是因为江火那种绑架舆论的行为,让他们手中的权利,贬值了么?

    既然如此,吸纳江火进来,那不就是引狼入室么?

    可——

    西德-甘尼斯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虽然他说不出个所以然,但他总觉得,让江火进来,拉她同流合污,或许才是最好的办法,不然的话——

    他总觉得,自己有些心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