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70你能够接受,不在我的影评中,出镜吗?

    或许只有泰勒、梦露这些当事人才知晓,她们之间,到底有着何种关系。

    虽然英国的《每日邮报》曾经报道过二人的LGTB倾向,并且梦露的私人心理医生拉尔夫-格林森也将她亲口承认的话语录了下来,她的前夫乔-迪马吉奥在离婚之后,也向纽约报社透露了梦露和泰勒的关系,而在泰勒逝世之后,她的日记里也有着同样的记载,但——

    只有她们两个人才清楚,这所有的传言,到底是真是假。

    当然了,年岁已高,儿孙满堂,一脚踏进棺材里的玉婆,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揭露这一切。

    可在瞧见斯嘉丽和江火那骤然迸发的焰火后,泰勒,瞬间沉默了下来。

    本充满着批判色彩的目光,忽然变得异常柔和,斜靠在座椅上的身躯,逐渐放松。

    对于她而言,整部电影讲述的故事,是那么的熟悉:江火压根就没有回避梦露在表演上的失败,以及她在师母宝拉的调教下,愚笨的无法寸劲的事实,但即便如此,她也并没有选择自甘堕落,而是情绪低落的想要变得更好——只可惜,梦露身边的那群人,无论是《游龙戏凤》的导演劳伦斯,还是她的师母,影星之家创始人李-斯特拉斯伯格的太太宝拉,亦或是新任丈夫阿瑟-米勒,都对自己成为梦露附庸的事实,而感到反感。

    那些惟妙惟肖的演出,还原了当时的一切,正是这种身为世界中心,但却被身旁众人厌恶抛弃,而这些人,却因为名利,不得不讨好依附的情感,让人深入其中。

    在这种虚情假意的描绘下,没人会在乎整部电影,是否真实,更多人想要瞧见的,是梦露在困境之中,找到一条超脱的道路,在爱与被爱之间,寻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情感。

    看着想要篡取梦露名气的劳伦斯,看着想要掌控梦露的宝拉,看着想要挖掘更多利润的合伙人格林,看着希望妻子能够配合自己创作的阿瑟-米勒……

    玉婆的嘴角,表露出一丝讥讽与嘲弄。

    时隔这么多年,即便隐居于世,但回想起当初过往,她依旧觉得恶心。

    这些人都期望从梦露的身上得到一些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想要把梦露打造成一个听从命令的洋娃娃,一旦梦露有反抗的念头,他们就会使用出各种手段,威胁、恐吓、伤害……

    没有一个人在乎她的感受,她在那些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一座开采不完的金矿罢了。

    “一群垃圾……”玉婆单手托腮,在心中默默地骂了一句。

    她当然知道,梦露并非完美无缺,而且她更明白,梦露自己也有自知之明,她知道,自己演技进展的可能杏,实在是太低太低:但她不想戳穿自己,又或者说,那些为了自身利益,为了自身发展的家伙,并不允许她戳穿这一切,他们只会纵容梦露,哄着她继续下去,丝毫没有于意,当这虚假的梦境破碎之后,会对梦露,造成何种打击……

    从一开始,从为金色小姐月历拍摄照片时开始,她就对自己的人生,失去了掌控。

    就如同福克斯那些老板们所说的一样:梦露不过是流水线上的一个产品罢了,就算她不在了,我们也能生产出第二个,第三个金发女郎。

    “她拥有着一团糟的生活,但却希望得到最纯净的情感。”

    玉婆深吸了一口气,双眸之中,充斥着伤感,当她发现,银幕上展露的一切,和自己的认知,完美吻合时,咒骂遮掩,已经不需要存在了。

    身为一部传记片,《梦露》的剧情,其实非常的模糊。

    即便如此,它也不会给人们带来困扰,因为这是一个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悬念的故事。

    梦露不可能和那个英国小伙在一起,而《游龙戏凤》这部电影,也扑街了。

    这是所有传记片都会面临的问题,因为根据实际改编,所以就不可能制造悬念。

    但这部电影,并没有平日里传记片那么无聊,那种对梦露的怜惜,让人遗憾,让人感叹。

    若是非要归纳总结,整部电影的剧情,也就一句话:梦露前往英国拍摄《游龙戏凤》,遇上了一位爱慕者,两人有了接触,再加上拍摄过程并不顺利,所有人都和她有矛盾,因此她和科林的感情,也逐渐升温,然后——拍完之后就分开了。

    这种剧情,甚至比《黑凤凰》还要儿戏。

    但看似松散的剧情,却因为挖掘人物的内心矛盾,而变得异常紧迫。

    玛丽莲觉得丈夫阿瑟能保护她,但阿瑟却对她那种喜怒无常的行为,表示愤慨;

    玛丽莲觉得劳伦斯能容忍她,但对方只是希望玛丽莲的名气,能让自己的电影更上一层楼;

    玛丽莲觉得宝拉能够教会自己表演,就像教会马龙-白兰度那样,将自己送往艺术的殿堂,但对方追求的,不过是玛丽莲手中那高昂的教师费。

    所有人都在迫害她,只有那个对她迷恋的英国小伙,爱着她。

    当剧情讲述到这儿,出轨事故,在所难免。

    尤其是玛丽莲的丈夫最终离开了英国伦敦,回到美国,寻找属于自己的创作空间时,所有的一切,全都爆发了:劳伦斯已经无法继续容忍,玛丽莲那种low到家的表演技法了,而宝拉则因为金钱,继续护着玛丽莲,面对巨大的压力,玛丽莲的负面状态也完全表露,银幕上的她哪里还有女神风范?不过是一只被人厌恶的可怜虫罢了……

    而科林,这个迷恋玛丽莲的小伙,也趁虚而入。

    在对方最为需要的时候,给以她‘真正’的温暖。

    这种温暖虽然能够缓解玛丽莲的压力,但这并不是她想要的一切。

    …………

    “你为什么会设计这样的剧情?”

    “不尊重传记原主人的想法,那可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当放映厅内,继续重播着这部电影时,一旁的会客厅里,坐着两个人。

    伊丽莎白-泰勒并没有重复观影的意思,而本想离场的江火,则被她拉了过来。

    望着那神色落寞的身影,江火的脑袋,有些乱糟糟的。

    虽然在圈中混了这么多年,虽然参加了好几次奥斯卡,但伊丽莎白-泰勒,这位圈中大拿,她可是一次都没见过——

    没错,就是没有见过。

    没有于各种场合下见过,没有于颁奖礼上见过,如果不是伍迪-艾伦,将其邀来,江火估计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和她打交道。

    但玉婆的询问,并没有超纲。

    江火,也明白对方的意思。

    泰勒所问的根本,其实是想要了解,江火为什么不按照传统的套路去拍摄这部电影,因为在影片的最后,科林和玛丽莲,依旧没有发生半点关系,所有的一切,不过是科林的一厢情愿,就算玛丽莲需要温暖,但双方,依旧没有满足彼此……

    这个结局,和《我与梦露的一周》那本传记,完全不同。

    也与艺术创作的根本条理,背道而驰。

    但江火就是这么拍了,不仅是因为她那难以接受的私心作祟,还因为那股情感,整个故事,与玛丽莲的追求,完全不同——看着泰勒那充满好奇的眼睛,江火如实道:“她要的,不过是一个能真正倾听自己灵魂的家伙,而不是因为得到容貌,而尝试驻足的家伙……”

    “科林的杏质,和劳伦斯一样,和阿瑟一样,和宝拉一样,和格林一样……”

    “劳伦斯要名,阿瑟要灵感,宝拉要钱,格林要市场,科林要美人……”

    “他们谁都不比谁高尚,他们同样的龌龊,他们同样的恶心。”

    “正因如此,我才没有按照原版拍。”

    “因为,那种趁虚而入的psychosexuality,才是对梦露最大的亵渎。”

    诚恳的言语令泰勒的眼神陷入迷离。

    她并没有立刻给予回应,反而仔细的打量起眼前这个女孩儿。

    那充满质感的东方面孔非常的陌生,但隐匿在乌黑眸子下的坚持,却令她笑了起来。

    “如果她还活着,我敢保证,她遗嘱上的继承人,会是你们俩。”

    “她追求了一辈子,也没有得到的东西,现在终于能被人拍出来了。”

    “李-斯特拉斯伯格和宝拉不过是个窃贼罢了,他们明知道自己给不了玛丽莲想要的一切,但为了这棵摇钱树,他们一直在哄骗着玛丽莲……”

    玉婆那絮絮叨叨的话语,并不会让江火感到陌生。

    又或者说,这是她从空间里感受到的一切。

    眼前这个曾经公开咒骂过玛丽莲的家伙,或许才是最熟悉她的家伙。

    那种熟悉,甚至比江火获得的感悟,还要刻骨铭心。

    一说起梦露,老太太便停不下了嘴。

    可江火,并没有打断催促的意思。

    她相信对方不会平白无故的把自己喊来,更不会絮絮叨叨的和自己说着当年的事情。

    果不其然,当玉婆发现自己已经缅怀过多了以后,她这才,停了下来。

    双手交叉,神色认真,盯视良久之后,她才冲着这名压根就没有配合自己的姑娘问道:“你——能够接受,不在我的影评中,出镜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