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41最终大战(下)

    死侍并没有叫阵,而是松开自己的左手,任由娜塔莎的右腿随之跌落。

    脚跟着地,沉闷声响发出的同时,镜头,随之闪切。

    这间由坎蒂丝亲手打造的屋子,与《梦》中最后一个苏醒的镜头,一模一样。

    但可惜,在这个关键时刻,没人会去在意江火这个细节狂魔的用心之举,因为银幕上的她放下了手中的书本,叹了一口气,摘下眼镜的同时,也顺势起身。

    镜头一直跟随在她的身后,将她途经的每一个地方都忠实记录。

    没有花里胡哨的剪辑,长镜头直接到底,当她推开大门时,挪至正面的镜头忠实地捕捉到了她的视线,没有理会继续叨扰的死侍,而是直接将目光落到娜塔莎的身上。

    之前被她倒落在地的崭新制服,此刻已是肮脏不堪,手臂上清晰的刀口与小腹处明显的脚印,证明了她经历了一场恶战,漆黑的右眼眶有些微肿,挂在嘴角已经干涸的血迹,令坎蒂丝微微蹙眉,“你——有必要下手这么狠吗?”

    噢!!!!!

    影院里响起了异口同声的会心之笑。

    虽然拿亲朋好友威胁主角,是反派常用的一招,而主角的抉择,更是诸多电影中的狗血情节,但当这种桥段出现在坎蒂丝身上时,这些观众,却露出了姨母般的笑容。

    在刚才那一整段的打戏之后,现在剧情进入了必然的‘正反派战前喊话’环节,但或许是觉得糖吃得还不够,又或者说,坎蒂丝之前的离开恰到好处,总之,当她将目光聚焦在娜塔莎的身上时,一种‘想要瞧她暴怒’的念头,缭绕在每个人的心头。

    而面对她的问话,死侍倒是委屈至极,他指了指自己的制服,那一个个清晰的破洞,能够证明一切,“我下手狠吗?我只是将她打晕了而已,你看看我!我浑身上下都中弹了!”

    死侍的脑回路,从来就没有正常过。

    如果他和坎蒂丝是朋友,那这么说,当然没有问题。

    可问题是,他们是敌人啊!

    油嘴滑舌的死侍根本就没法在坎蒂丝的面前偷换概念,只是嗤笑一声后,她便转过身子,想要进屋,而瞧见她准备关门后,本还想糊弄一下的死侍顿时有些着急跳脚,“哎哎哎,你难道就不关心她的生死么?你要是不跟我回去,那我可就把她给杀了啊……”

    说着,他还抽出双刀,在娜塔莎的身上比划了一下。

    “那你就把她杀了吧,她和我没关系。”坎蒂丝并未扭头,冷漠的声线不含一丝情感。

    但这幅傲娇的表情,更是让人们笑出了声。

    然而,就在她即将关门之际,死侍倒是抬脚,踩在了娜塔莎的身上,右手攥着腰带,无奈道:“啊——既然这样,那我也只能拿她回去交任务了,就是不知道魔多克那个大头巨婴,会如何处理她啊?改造实验?还是肢解了?亦或是其他?”

    “还有,你别想着瞬移过来夺人,你之前瞬移的时候,身上可是有能量波动的,我之所以能够跟得上,就是因为能够感知到,在你瞬移的同时,我也能带着她离开……”

    这句话语,好似打蛇七寸。

    即将关上的大门,瞬间停滞。

    透过门缝,看着线状面孔,死侍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当了这么多年的雇佣兵,他有着丰富的对敌经验。

    坎蒂丝不过是一个刚刚拥有了超能力的‘普通人’罢了,这种新晋能力者,除非能力真的逆天,不然的话,他收拾起来,还不是轻轻松松嘛?

    看着那重新拉开的大门,死侍仿佛瞧见了十亿美金正在朝他招手。

    哼着小调摆着头,他已经想好了,今晚要去哪里潇洒。

    可是,看着那自得的家伙,坎蒂丝倒是主动问出了一个有些超出他预料的问题。

    “我把宇宙立方给你,让你回去复命,你把她留下来,如何?”

    “魔多克要的,其实只是宇宙立方而已,我的实验过程,他其实全都知道。”

    “你压根就不用担心,他会赖账,毕竟,和宇宙立方相比,十亿美金根本就不重要。”

    交易?

    用宇宙立方换娜塔莎?

    这个提议倒是超出了观众们的预料,虽然之前坎蒂丝展现出了一系列与普通人相仿的反应,但她现在,毕竟是一名超级英雄啊!在面对反派的时候,她想的不是如何干掉对方,而是与对方讨价还价?这还有超级英雄的样子么?

    与观众的反应一样,正在幻想着自己畅游钱海的死侍,也怔住了。

    他挠了挠头,虽然觉得坎蒂丝是在欺骗自己,但他依旧掏出了自己那个四次元口袋,丢到了坎蒂丝的面前,“你把宇宙立方,装进去,然后——丢过来。”

    如此谨慎的行径,体现了他对坎蒂丝的忌惮。

    而当坎蒂丝真的依言唤出宇宙立方,丢进对方的口袋里,而后甩到死侍的面前时,现场的观众,顿时觉得自己看了一部假电影——

    “哇——这编剧到底是谁?”

    “为什么要把宇宙立方丢给死侍?”

    “坎蒂丝的能力全都来源于宇宙立方,现在她竟然将能力拱手让人?这是在证明她对娜塔莎的爱呢,还是在证明她是一个傻子?”

    观众能够接受平民化的超级英雄,他们甚至能够理解坎蒂丝这种普通人在获得能力之后的不适应,他们更能体会坎蒂丝远离人群,主动逃避的想法,但——

    他们不能接受,超级英雄认怂啊!

    坎蒂丝能够无为,但绝对不能被反派骑在头上拉屎!

    如果她处处退让,那她还是超级英雄么?

    他们可以看着坎蒂丝慢慢的改变,但没法接受她死不悔改的心理!

    “握草,我看了将近两个小时,千万别在这个时候崩掉啊!”

    “前面的发糖、分歧、打斗,都符合我的胃口,但最后这个蜕变,一定要来啊!”

    “编剧该怎么圆?为了填坑而故意这么做的吗?我们想看的不是为了解释而解释啊!我们想看的是为什么坎蒂丝会入梦的!”

    在他们的喊声之中,死侍也是一脸懵哔的接下了自己的四次元口袋;坎蒂丝的举动,令他有些不安,随手扯开,检查过后,他这才艰难的抬起脚,让出了一个身位。

    如此行为,是在默许坎蒂丝上前接人。

    等她来到死侍的身旁,毫不设防的蹲下身子,将娜塔莎抱起时——

    那公主抱的举动,并未让观众兴奋,反而疑虑重重。

    没有理会死侍,抱着娜塔莎的坎蒂丝缓步向小屋行进。

    注视着那道背影,死侍犹疑了半晌,最终还是摇头道:“抱歉,我的任务是将你和宇宙立方一起带回去,你把她安顿好了之后,就和我走吧。”

    死侍是一名反英雄,虽然人送外号小贱贱,但他从来就不杀平民。

    坎蒂丝已经如此配合他了,他不想在对一个没有能力的家伙动手。

    而听到他这句话语,本想进屋的坎蒂丝长叹了一声,“你为什么非要这么执着呢?”

    “拿着宇宙立方也能换十个亿,为什么非要和我过不去呢?”

    “因为——信誉。”

    “信誉?做你们这一行的还有信誉?别扯了好么?”

    “我不会和你走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坎蒂丝不耐烦的回应了一句,抬脚就想将大门关上。

    然而,就在大门即将闭合时,那只红色的脖颈,挡在了行进路线上。

    “让开!”

    “你得和我走。”

    “我说让开!”

    “你得和我走。”

    “我最后说一遍,你给我让开!”

    “你得和我……”

    死侍的话语尚未说完,本还平静的环境中,响起了一声锣鼓惊鸣!

    坎蒂丝,终于无法忍受了。

    她一退再退,换来的,依旧是这些家伙的逼迫与叨扰。

    在这个瞬间,她终于明白了,托尼-史塔克为什么要说出‘i am iron man’了。

    那不是说给外人听得,而是说给自己听得。

    当你拥有超能力后,你的世界,注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种变化,不是你抗拒,就能躲避的。

    你不想惹麻烦,麻烦总会找上门。

    因为总有那些自视甚高的家伙,想要让自己的战绩,变得更加辉煌。

    当坎蒂丝想明白这一切后……

    她打开了大门。

    而后飞起一脚,宛若站立一字马一般,直接踹在了死侍的下巴上!

    猝不及防之下,死侍顿时倒飞了出去!

    “what?坎蒂丝的出招速度连死侍都没法预判?”

    “这什么情况?魔多克不是说了吗?坎蒂丝的能力,都在宇宙立方上面!”

    “这——这——这难道是魔多克预判错误么?在将立方能量注入坎蒂丝的体内的同时,她就已经拥有超能力了,带着立方,不过是想要引人耳目么?”

    没错——

    坎蒂丝并不是离开战甲就会变成弱叽的家伙。

    她一天到晚带着宇宙立方,不过是想不让这玩意重新进入魔多克的手中罢了。

    她不知道自己的实验经过了多少道手,既然没法将那些内容一一消灭,那从源头遏制,便是一个很好的方式——而将立方交给死侍,也是懒得和对方打一架罢了,等他交给魔多克后,她还能在拿回来,她只是对打打杀杀这种行为并不感兴趣,但奈何这个家伙,非得一遍遍的挑战自己的耐心——

    那倒飞出去的红色身影,显然也发现了这件事情,但他并没有退缩,而是再次敲击腰带,瞬移至坎蒂丝的脑袋上,举起单刀,宛若力劈华山。

    看着那慢到家的身影,坎蒂丝单手搀住娜塔莎的同时,也顺势抬起了左手,轻描淡写的用食指中指夹住了对方的刀刃,而后轻轻一扭,便听叮当脆响,那柄武士长刀,已然断裂。

    风轻云淡的表情与震惊不已的死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就在死侍下落的同时,坎蒂丝已经挥拳,毫不客气的印在了对方的面颊上……

    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从她的骤然散发,而死侍的面罩,也如同海浪一般,扭曲变形。

    看着那再次飞出的身影,坎蒂丝这回并没有收手,将娜塔莎甩至躺椅的同时,她也飞蹬而起,以后来居上之势,抓住了死侍的脚踝。

    而后用力抡起,宛若甩垃圾一般,狠狠的将其砸在了地上!

    这一砸,直接就给平整的土地砸出了一个坑洞。

    而死侍本人,也和斜射落地的弓箭一般,腰部以上的部位,直接插入了泥土之中。

    “Woah!”

    “噢!天哪!”

    “太帅了!”

    “看上去就觉得痛啊!”

    这是坎蒂丝在获得能力之后,第二次战斗。

    虽然没有展现瞬移,但那碾压死侍的绝对力量与速度,直接就让人想起了浩克和快银。

    如同暴躁的绿巨人一般,一而再,再而三挑事的死侍,成为了坎蒂丝憋闷已久之后的泄气工具,几乎是一边倒的战斗,被她抓住的死侍,根本就没有挣脱的可能。

    当死侍第N次被坎蒂丝砸进泥土中后,这个已经快要疯掉的小贱贱终于触碰到了自己的腰带,就在他想要瞬移逃离时,坎蒂丝的右手,比他还快,直接就将那条腰带,扯得稀烂。

    “别挣扎了,我知道你死不掉,但来来回回,真的没有意思啊……”

    “我感知不到你的想法,但我估计,你现在已经在骂街了吧?”

    “你肯定想要知道,我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但其实没有能力,因为这些东西,都是那个能听得懂我话语的宇宙立方给我的。”

    看着那倒在地上,几近认命的身影,坎蒂丝抬起左手,而后,死侍便瞪大了双眼。

    那个被坎蒂丝装进四次元口袋里的宇宙立方,出现在她的掌心,没有任何波动一般,就那样凭空出现,如此场景,也令死侍重新打开了自己的口袋,瞧见那完好无损的内壁后,躬起身子的他,顿时轻笑了一声,“好吧——任务失败——”

    “任务失败?不——这应该不是你的真实想法——”

    坎蒂丝弯下身子,将宇宙立方摁在死侍的脑门上,看着那骤然流转的深海蓝芒,死侍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什么,“它告诉我,只要近距离的接触你的大脑,我就能看见你的记忆——”

    话音未落,蓝芒便将死侍的大脑完全笼罩。

    与此同时,坎蒂丝的瞳孔也被同色渲染,就在她好奇的打量着一切时,一抹痛苦之色,涌现眉梢,半晌之后,蹲在死侍身旁的她,倒下了——

    “原来如此——”

    “坎蒂丝想要看看死侍是不是真心离开,但没想到,自己却瞧见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就是梦境的起源吧?只有死侍脑袋里的那些记忆被她感知,她才能明白,自己所在的宇宙,叫做漫威,她才能顺着这个思路,构建出一个个奇葩梦境。”

    如果说《从零开始》这部电影讲得是坎蒂丝的起源,那最后一个坑,也已经填了。

    但当坎蒂丝倒下的同时,先前被她丢在躺椅上的娜塔莎也顺势起身。

    她其实早就醒了。

    所有的交易,她都听见了。

    而且她也相信,坎蒂丝能够感知到自己的想法。

    她不想起来,只是不知道该面对对方罢了。

    可现在嘛——

    她不得不面对啊。

    将昏迷过去的坎蒂丝抱回房间,同样也陷入昏迷的死侍,则被她丢在了门口。

    或许是因为死侍拥有着超强的治愈能力,所以当他醒来时,坎蒂丝依旧处于昏迷之中。

    接下来的一切,则是交代了死侍在娜塔莎的威胁下,找人来救坎蒂丝。

    当死侍尝试着向坎蒂丝挥刀,但却被宇宙立方震飞后,他便认命的接受了这一切。

    得——

    这是个大爷。

    我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当再次醒来的坎蒂丝送走死侍与斯坦-李时,目送二人离去的她,在那个老头的身上多瞧了几眼,从她口中发出的叹息,仿佛斩断了她和过往一切的联系。

    关门,上楼,等她钻进书房时,第一眼瞧见的,却是娜塔莎的背影。

    穿着常服的她正在眺望青山,那种怡然自得的模样,令坎蒂丝嘴角微勾。

    当坎蒂丝学着对方,趴望阳台时,娜塔莎主动开口,道:“谢谢……”

    这声话语蕴含着无数的含义,明白其中情感的坎蒂丝,倒是微微点头,收下了这句话语。

    她没有纠结过多,在明白自己的经历是无法更改的存在后,她倒是原谅了娜塔莎的所作所为,毕竟,主导这一切的大手,已经离开了,“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什么时候走?”娜塔莎看了她一眼,“你这是在赶我么?”

    “任务失败,被人抓走,了无音讯,我这样的间谍,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我连你的能力都不知道,我又该如何回去复命?”

    此刻的娜塔莎,并没有套话的意思,因为坎蒂丝能够清楚的感知到,她这是在调侃自己。

    那种无孔不入的想法以及对别人隐私的窥视心理,令坎蒂丝有些尴尬,她没有立刻回答对方的问话,而是招来了宇宙立方,拿在手中,把玩了起来。

    “和你之前听到的一样,我其实没有能力。”

    “我的身体,只是被它给改造罢了,包括瞬移所在的所有能力,其实都是它在主导。”

    “它能听得懂我的话语,并且能满足我的愿望,就像这样——”

    解释道一半,坎蒂丝忽然停了下来,目光聚焦在宇宙立方身上,而后认真道:“我想让娜塔莎-罗曼诺夫听到我的想法——”

    话音尚未落下,宇宙立方的表面,便闪过一道波纹,顷刻之间,这个硕大的方块瞬间缩小,与此同时,暴涨的蓝芒也脱离其体,在一阵炫目的特效过后,坎蒂丝的手中,多出了两个指甲盖大小的立方体,而立方体的下方,还有一个同色系的戒指底座。

    拿起那个浅色戒指,坎蒂丝非常直白的送到了娜塔莎的身前,那异常突兀的动作令娜塔莎皱起了双眉,但思量片刻,她倒是笑着接了下来。

    没等坎蒂丝开口,她便主动摊开左掌,将戒指,戴在了中指上……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甜——甜——甜死我了——”

    “哇!最后几分钟还有发糖环节吗?不对,这不是在发糖啊!这是在官宣啊!awsl!”

    “甜?甜个屁啊!快给我酸!给我酸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