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40最终大战(上)

    直到现在,看了一个半小时之后,观众们这才明白,预告片中的结语,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有身世之谜——狗血回忆全都没有。

    没有正确与否——她从来就不考虑,自己是否有决断对错的能力,她只想活着。

    没有百亿身家——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因钱而起。

    不是Super girl——她不想当女超人。

    不是spy——她没有兴趣参与那些间谍活动。

    我是坎蒂丝——我就是我。

    没有代号——拯救世界的事情,留给别人去做吧。

    “好吧——果然是预告骗,不仅如此,电影内容和漫画也有着极大的差别。”

    “真的是从头骗到尾啊,不过看在努力填坑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

    “看来最后四十分钟就是她和死侍的对手戏了,顺便交代一下坎蒂丝的心境变化,就是不知道三年前没收的尾,这回怎么收啊……”

    当死侍收到魔多克传来的讯息,准备前去抓捕娜塔莎时,观众们都意识到了一点——最后的大战就要开始了,电影也将进入尾声,接下来,应该就是坎蒂丝VS死侍!

    这其中,绝对会掺杂坎蒂丝的思想挣扎,让其接受‘你已经成为超级英雄’的事实,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挣扎,坎蒂丝的杏格塑造,估计会在娜塔莎的身上爆发。

    最令观众满意的,则是整部影片砍掉了那些无所谓的矫情文戏:

    什么医生告诉屎大颗,‘你要做个好人’;

    什么叔叔告诉帕克,‘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这种典型的‘心灵点醒者’在不同的影片中已经出现过太多回了,观众虽然能够勉强接受,但是已经觉得疲惫俗套了,但现在,坎蒂丝直接就抛弃了这一点,她就做自己想做的,谁也不能拦她。

    当然了,在期待坎蒂丝转变的同时,他们也想知道,最后一场打戏,罗素兄弟到底会怎么安排?实际上到目前为止,坎蒂丝只打过一回,而其他所有的近身肉搏戏份,全都是由娜塔莎接手的,虽说娜塔莎的动作非常漂亮,干净利索的身姿也符合‘老公’的身份,但那是在坎蒂丝没能力的时候,所要挑起的大梁,现在既然对方有能力了,总不能在藏着掖着吧?

    然而,所有人都猜错了。

    如果按照套路拍的话,那就不是江火了。

    仗着自己的票房号召力,仗着自己和斯嘉丽的CP粉,仗着《钢铁侠》的连携吸引力,整部影片的发展进程,扇了那些喜欢预测家伙们的一个耳光。

    当坎蒂丝按照脑中记忆,浏览完那些超级英雄的老巢后,画面一转,她又回到了原来的家中,看着那满地狼藉,她周身上下被一种忧伤的情绪所笼罩,招了招手,直接用超能力将此恢复原状,而后便联系中介,将房屋挂牌出售。

    紧接着,镜头切到了加拿大,她在这儿买了一块地,自己立了一座屋;眺望着青山绿植,拥抱着自然芬芳,靠在躺椅上的她捧着画板,持一铅笔,在白纸上,肆意翱翔。

    随着她的动作,身前之景跃然纸上,但就在收尾之时,她的动作忽然顿了一顿,因为画纸上,出现了两道背影——左边那个穿着白大褂,右边那个穿着黑制服……

    这张简笔画简直就是官宣行为,直接就让影院里的观众掉到了糖桶里去了!

    凝视着自己的画作,坎蒂丝自嘲一笑,随手将其扣在身旁的小桌上,而后便双手环抱,仰望天空。

    湛蓝的天空,漂泊着云丝,那变幻的模样,像极了宇宙立方。

    而就在她思绪纷飞的同时,想要赶回神盾局复命的娜塔莎,也被死侍给堵着了。

    这是一条狭长的巷道,往前,是第五大街,往后,则是购物中心。

    “不好意思,娜塔莎小姐,还请你跟我走一趟。”

    “坎蒂丝委托我找到你,然后将你给带回去,因为有些话,她想和你说……”

    “她人现在就在加拿大,你们神盾局有消息源,应该能够查的到,我没有骗人……”

    絮絮叨叨的话语从死侍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便吐露而出。

    看着那身着红色紧身衣的家伙,牵着狗子的娜塔莎,瞳孔紧缩。

    身为神盾局的七级特工,她当然认得出,眼前这个家伙,便是只认钱不认人的雇佣兵。

    突如其来的身影令她瞬间就想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松开牵引绳的同时,她也默默询问:“魔多克给了你多少钱?他想让你将坎蒂丝抓回去?”

    “what?”

    “你们怎么都知道这些事情?”

    “哎呀,真无聊啊,配合我演一演不行吗?”

    死侍挥了挥手,似乎对娜塔莎这种敏锐嗅觉感到不满,但就在他想要继续念叨的同时,已经自己解开牵引绳的狗子,飞快的蹿上了娜塔莎的肩头,“我感知不到。”

    这句话语,仿佛无形大手,瞬间堵住了死侍的嘴巴。

    戴着头套的他眯起双眼,外表面罩非常人杏化的倒竖起来,“你就是魔多克口中,那只最先被坎蒂丝改造过的狗子吧?你既然能够感知别人的瞬时想法,难道你身旁这位美女就没告诉你,心灵感应这种东西,对我没用么?”

    是的,死侍免疫读心术。

    狗子想要用自己的能力才测探他的想法,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

    然而,当狗子感知到娜塔莎传来的肯定想法后,本正经无比的它,又从娜塔莎的肩头跃了下来,三两下,便跑到了一旁,“这样啊?那你们打吧,别管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放心,你们谁厉害,我就给谁加油,我不跑,真的!”

    “别看我啊!虽然我读不出你的想法,但是我知道,你想要把娜塔莎抓走,去威胁坎蒂丝对吧?而娜塔莎现在所想的,就是如何逃跑,所以,你得快点……”

    听着那一本正经的话语,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弥漫至所有观众的心头。

    ‘你真贱啊!’的评价,是对狗子最好的诠释。

    看热闹不嫌事大?

    煽风点火?火上浇油?雪上加霜?推波助澜?

    看着那不断催促两人打起来的狗子,一股荒诞的气氛,瞬间汇聚。

    对于这种瞬间反水的行为,死侍也是头一次见,如此没骨气的举动,让他非常感兴趣,就在他想要开口回应,证明自己才是嘴炮王者时,娜塔莎倒是率先出手了……

    一把扯掉裹在外身,用于遮掩的风衣,而后沉下腰,助跑上前,凌空跃起,踏着路旁的垃圾桶,宛若炮弹一般,朝着死侍猛扑而去。

    “哇!飞起来了!好牛哔啊!”瞧见这一幕,躲在一旁的狗子非常配合的充当起了拉拉队员,前肢搭在面颊两旁,高声大喊,为其呐喊助威。

    然而,面对那直冲而来的身影,死侍倒是皱了皱眉,“你们两个在唱双簧呢?”

    凌空飞踢仿佛对他没有任何威胁,死侍不慌不忙的做出了个躲避的动作,与此同时,双手也瞬间高举,抽出了背在身后的两柄长刀,朝着娜塔莎的躯干,直斩而下。

    泛着寒芒的刀刃顺着娜塔莎的鼻尖堪堪划过,看着那转瞬即逝的刀身倒影,右脚点地的娜塔莎变幻了姿势,藏匿在手腕处的甩棍顿时探出。

    左手高抬,挡住双刀,右手猛送,棍尖直抵其腹——

    “啊!娜塔莎率先击中有效区域,加两分!”

    瞧见死侍那瞬间扭曲的面庞后,一旁的狗子激动的跳了起来。

    然而,还没等它高兴一秒,死侍的双刀,被他玩成了筷子,直接就夹住了娜塔莎的左手甩棍,强行给她来了个凌空翻腾,“两分?那我这一脚算几分?”

    说话的同时,他也依葫芦画瓢的,一脚踹在了娜塔莎的小腹上。

    瞬时而来的庞大力量直接令她倒飞了出去。

    撞在墙壁上的同时,也带出了一个人形深坑,那不断龟裂的墙壁,证明了死侍的实力。

    死侍原以为,狗子是在帮娜塔莎说话,但当他将娜塔莎踹飞之后,一旁的小家伙竟然没脸没皮的高喊道:“正中靶心!韦德-威尔逊加三分!”

    突如其来的转变令死侍的身躯顿了一顿,扭头看着那高举前肢,为自己欢呼的小家伙,这个常年唠叨的雇佣兵,觉得自己碰见了对手。

    “哦哦哦!”

    “这只狗子真的是太贱了!小贱贱都没它贱!”

    “不过配合着它的解说,这个打斗看起来更爽了啊!”

    “小贱贱会还击吗?要是这样就认怂了,漫威三大嘴炮就要换人了啊!”

    在这个定格画面过后,‘英雄与反派互殴’这个所有超级英雄片中的必备场景,也正式开始,虽然娜塔莎不是主角,但她和坎蒂丝的关系,早已经让人忘记了主配之分。

    之前娜塔莎带着坎蒂丝逃离A.I.M.基地,公路上飞驰躲避的戏码,虽然也很出众,但观众们总觉得打得不够爽快,毕竟那种虐菜的感觉,真的是没有多大的意思,而坎蒂丝在获得能力之后的展现,更像是在玩割草无双,那种实力上的碾压,除了画面够炫以外,根本就感受不到针锋相对的快感,但现在,死侍和黑寡妇的打戏,倒是让人觉得热血沸腾,因为两人战斗能力相当,动作自然好设计,看起来就赏心悦目,再加上雄壮的背景音乐,张弛有度的镜头,以及狗子和死侍那不停的对喷,笑点和画面两开花,看起来就更加的爽快。

    先是巷中肉搏,而后街头飞车,最后便是当局支援,街头围攻。

    当那个打不死的家伙带着浑身弹孔,将气喘吁吁的娜塔莎堵在角落里时,一旁的狗子,倒是收起了先前激昂的语气,遗憾道:“威尔逊先生,虽然你赢了,但我还是想说,你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人,钱——真的那么重要么?”

    终于正经下来的狗子也赢得了死侍的重视。

    不过,当他思索过后,依旧偏头道:“我早就想死了。”

    如此回答令狗子点了点头,它没有阻拦,而是任由死侍将娜塔莎一拳打昏。

    蹲在路旁的它看着那道逐渐远离的身影,死侍抓着娜塔莎的脚踝,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直接拖着对方,缓步离去……

    镜头,缓缓上拉,当昏迷过去的娜塔莎在粗糙的地面上不断磨蹭时,狗子那惋惜的声音,也配合出现,“那你这回,估计真的得死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死侍已经敲击了自己的腰带。

    唰的一声,就在他带着娜塔莎消失的同时,银幕也应声漆黑。

    等了大约两秒后,清脆的鸟叫声,忽然出现。

    那是一个广角镜头,青山绿水,鸟语花香。

    下拉之后,众人便能瞧见,左边,是拖着娜塔莎的死侍,右边,则是坎蒂丝新建的小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