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39死侍与魔多克的下作手段

    可惜,就在粉丝们迫切的想要瞧见获得力量的坎蒂丝是如何与娜塔莎秋后算账时,随着她们的消失,影片的镜头也被切至了一个漆黑的屋子内。

    偌大的空间里,堆满了数不胜数的电脑显示屏,而那些显示器,则在非常忠诚的播放着实验室内的一切,看着坎蒂丝大发神威,将自己的手下逐一击溃,坐在磁悬浮椅上的魔多克,不仅没有生气发怒,反而兴奋地攥紧了双手。

    对于他而言,狗子的话语就是最好的答案。

    追寻了这么多年,他这回,终于能够将自己的外貌恢复正常了。

    不过,当他瞧见,坎蒂丝竟然能带着娜塔莎直接瞬移时,本还充斥着兴奋的瞳孔,骤然收缩了一瞬,可没过多久,他又笑了起来……

    “不就是瞬间移动么?你可以,别人也可以啊……”

    当他说出这句话语的同时,身前的电脑屏幕上,顿时出现了一道穿着红色紧身衣的身影。

    背着双刀的小贱贱,终于出现。

    根据之前泄露的消息,它是导致坎蒂丝进入梦境的罪魁祸首。

    但从现在这种情况来看,这名雇佣兵,似乎打不过坎蒂丝啊。

    不过,聚焦特写并没有停留多久,引出小贱贱这个最终boss后,银幕上的画面再次闪切,而这一回,则重新拉回到了坎蒂丝的家中,又或者说,是她和娜塔莎的家中。

    回到家的坎蒂丝如同发疯了一般,肆意奔腾。

    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狼藉。

    那隐匿在客厅里的监控探头、藏匿在走道中的高清录像、安放在卧房里的拇指监控、归纳与浴室里的红外摄像,全都被她一一找了出来。

    当她摊开右掌,将一堆探头递至娜塔莎的面前时,平淡的语气,仿佛揭露了一颗死寂的内心,“三层楼,六个卧室,四个卫生间,一个书房,一个健身房,两个阳台,一个客厅,一个餐厅,但却有三十七个监控探头……”

    哗啦啦……

    右手倾倒,那一个个监控器材宛若米粒一般,跌落在地。

    没给娜塔莎继续说话的机会,坎蒂丝的身形再次消失,而等她拎着一个大箱子再次出现时,那粗暴的开箱动作,更是让装放在内里的物件,全部跌落。

    “原来,你一直都住在我对面?”坎蒂丝蹲下身子,摇头发问。

    “这是什么?你之前用的武器?”捡起一个形状独特的手镯,没等娜塔莎开口,坎蒂丝就已经报出了其中的名字,“寡妇蜇?”

    “你在好奇,我能听得到你的想法?”

    “没错,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亲口’告诉我的……”

    蹲在地上的坎蒂丝右手一抖,直接将寡妇蜇丢弃一旁。

    她并没有起身仰视,而是脑袋微垂,扫视着那混乱的物品。

    寡妇蜇、监控器、各种混乱不堪的证件、制服、枪械……

    她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依靠,并且‘愿意’信任的人,竟然一直在监控自己。

    她是魔多克的棋子,是他的诱饵,但又何尝不是娜塔莎的工具呢?

    之前在羁押室内,她并没有开口发问。

    因为她选择相信娜塔莎,相信对方的立场……

    可现在,能够听到娜塔莎瞬时想法的她,已经没法在继续欺骗自己了。

    娜塔莎和魔多克其实是一类人。

    他们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

    坎蒂丝并不想站在大义的角度,为其中一人开脱。

    因为从头到尾受伤害的,就只有她自己。

    “你走吧,带着东西走吧,你的任务已经失败了……”

    坎蒂丝擤了擤鼻子,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而就在娜塔莎想要解释时,已经提前感知到对方想法的坎蒂丝右手一招,重新唤来宇宙立方,下一秒,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她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情。

    守护世界,守护地球?

    别开玩笑了,她从来就没有这样的觉悟。

    看着那空荡荡的地盘,嗅着残留在空气中的混合气味,沉默不言的娜塔莎,张了张嘴。

    她其实想道歉,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她得承认,对于坎蒂丝来说,自己的所作所为,的确有些过分。

    但若是站在她那间谍的角度来看,这一切,合情合理——

    从她获得黑寡妇这个代号开始,她就不是她自己了。

    “我做错了吗?”蹲下身子,将装备一一捡起。

    面对她的询问,蹲在一旁的狗子倒是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啊,当她拥有能力后,我就感知不到她的想法了。”

    “那你觉得我做错了吗?”娜塔莎再问。

    询问的同时,她也将那些不好启齿的过往,回忆了一遍,也算是故意放给狗子看了。

    面对那幻灯片一样的记忆,狗子倒是舔了舔自己的鼻子,“你要是一名普通人,发现自己生活在没有,被人利用的恐惧之中,你会怎么想?”

    “反正我是不会高兴的。”

    狗子的话语,令观众,长叹了一口气。

    对啊,谁又愿意活在那种透明的世界之中呢?

    他们一天到晚叫嚷着权,一天到晚声明着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但是呢?

    前者一直再被践踏,后者只留存在《人权宣言》之中。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在不知道自己肯定会成为超级英雄之前,若是他们在家中搜到了这么多的监控,发现和自己一直亲近的家伙其实就是个‘骗子’时,他们估计会抄起家中的猎枪,先在对方的身上,开上几个窟窿,以泻心头之恨。

    他们能够理解坎蒂丝的感受,而这种感受,也让坎蒂丝的形象变得更加饱满。

    坎蒂丝并不是传统的超级英雄,她是浮萍,她是小草,从头到尾,她都没有主动成为英雄的意思:和花花公子托尼-史塔克不一样,她只是想研究一些自己想要研究的课题;和伟光正的史蒂夫-罗杰斯不同,她并没有生活在二战,并不想拯救人类;和本就拥有神力的托尔不同,她一无所有,谈何失去找回?

    她就像是生活在世界各个角落的集合体,在某一天,听到了一个荒诞的笑话,有人告诉她,她有一个有钱的爷爷,给她留下了一大笔的资产。

    但在继承这个资产的同时,她得付出更大的代价……

    “她其实不想要超能力,她和普通人一样,只想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

    “好吧,这个超级英雄的确不一样,她或许和更多的人一样吧,对那种突如其来的超能力,感到恐惧,就像是《x战警》中的那些普通人一样,他们抵制那些变异的家伙,也排斥成为那样的人,他们并没有觉得能够飞天遁地有多么的酷炫,而是觉得非常的可怕……”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完全就是《蜘蛛侠》的套路,小蜘蛛接受了,但坎蒂丝——我估计她也会接受吧?不然的话,这部电影拍起来,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看着银幕上,换上制服,戴好武器,抱着狗子离开坎蒂丝家中的娜塔莎,影院里的观众们,感慨万千,而随着视线的上拉,那道留存在雨中的黑色身影显得是那么的孤独,没人愿意倾听她的故事,而她却想向那个人讲述自己的过往。

    当娜塔莎的身影彻底消失时,银幕上的画面却切至了纽约,当史塔克工业大楼出现在大伙的视线中时,本还在伤感的观众,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是啥情况?

    托尼-史塔克也会出镜吗?

    在他们的猜测中,坎蒂丝宛若闯入了无人之境。

    刷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门禁卡,畅通无阻的行走在史塔克工业内。

    而等他们看了几秒后,之前复习过功课的家伙们这才发现,眼前之景,不就是当初《梦》中的道路么?坎蒂丝当初,就是这样,一步步的走进史塔克的办公室的!

    “好吧——解密了——坎蒂丝难怪可以具象出史塔克的老巢,原来,在进入梦境之前,她就来过这儿,亲眼见过这里的布局……”

    “她是来干什么的?是想打劫史塔克,还是——”

    没等他们说完,坎蒂丝就已经推开了史塔克的办公室大门,看着那空无一人的老巢,目光划过那些价值连城的收藏,她悄然啐了一声,“有钱真好……”

    是啊,有钱真好。

    有了钱,她就不用外出跑投资,可以自己捣鼓研发了。

    一旦自己捣鼓研发,那今天的所有事情,或许都不会存在。

    看着坎蒂丝散发出那类似于财迷般的目光,没人会去喷她这或许歪掉的三观。

    她很现实,现实的让人心疼——

    而等银幕之上,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时,画面骤闪,原本待在史塔克老巢的坎蒂丝,来到了纪念馆,而她的身前,则是史蒂夫-罗杰斯的雕塑。

    停留一会儿后,她又来到了曼哈顿,昂头仰望着那座著名钟楼。

    至此,《梦》中的三层梦境,全部交代了……

    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家庭,没有了一切的她,不知道去哪。

    虽然她获得了常人难以企及的能力,但她却发现,自己和整个社会,变得格格不入起来。

    怪物一词,或许是对她最好的形容。

    “为什么我现在没有超级英雄获得能力之后的兴奋之情?”

    “因为坎蒂丝从一开始,就不想当这个英雄吧?”

    “换做是你,你愿意游走在死亡的边缘吗?”

    是啊,超级英雄和普通人相比,死亡的几率,其实更大。

    很多人只瞧见了托尼-史塔克那光鲜亮丽的表面,但暗地里自舔伤口的举动——

    导演会拍么?

    编剧会写么?

    画师会画么?

    不会。

    因为这样拍,没市场。

    但,江火就这么拍了。

    而就在坎蒂丝漫无目的的游走时,那道红色的身影,也盯上了她。

    “呦呦呦,看我发现了什么?行走在马路上的十个亿美金?”

    “小妹妹,我找你好久了,你家大人让我喊你回家吃饭呢,怎么样,跟我回去?”

    贱里贱气的话语无法冲散已经凝聚的阴云,看着那不敢露面的家伙,坎蒂丝压根就没有回话的意思,迈开脚步,身躯消失——

    然而,面对坎蒂丝这种逃避之举,小贱贱倒是敲了下自己的腰带,跟了上去。

    “别急嘛,你有什么心事,就和叔叔说啊……”

    “哎……我知道你能瞬移,但我也能啊……”

    “不要跑嘛,谁欺负你你直接和我说不好么?我把它宰了,帮你报仇,然后你就和我回去,怎么样?多划算的买卖啊……”

    “噢,拜托……你不要瞬移的这么频繁好么……你的能力难道没有任何副作用吗?我每瞬移一次,都会少掉一个肾脏啊!若是多瞬移几次,我浪费掉的肾脏,都能卖出十个亿了啊!”

    “哎……你听我说好么……”

    唠里唠叨的话语听得坎蒂丝是心烦意乱,面对那不肯放弃的死侍,她直接就一巴掌拍在了身边的树上,随着她的动作,海蓝色的光芒瞬间喷涌,而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也在顷刻间化为碾粉,“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不想杀人……”

    见坎蒂丝的话语不似作假,一直跟着他的小贱贱抬起双手,用四指捧着自己的面颊,“啊哦,我明白了,您请,我就不打扰您了……”

    突如其来的退缩,令坎蒂丝异常满意,但却让观众,大为不解。

    他们不明白,为啥死侍不对坎蒂丝出手?

    难道打不起来?

    不应该啊!

    如果他们不打,那坎蒂丝又会以何种方式进入梦境?

    就在观众疑惑的不知所措时,看着那一地的碾粉,死侍掏出了一个手机。

    “这就是你说的目标?她能一巴掌打死我你知道么?”

    “我告诉你,要么告诉我她的弱点,要么价钱翻倍!”

    “这件事情你没资格跟我谈价格……”

    叽叽喳喳的话语非常符合死侍的风格,而死要钱的杏子,终于让观众笑了一下。

    然而,他们的笑容并没有保持太长的时间,因为投影那头的魔多克,给死侍传了一张照片,“坎蒂丝的能力,都是那个立方体供给的,你可以尝试着用她来威胁坎蒂丝,让她交出立方体,这样一来,你就可以顺利拿下她了,如果不管用,我就给你钱。”

    用娜塔莎来威胁坎蒂丝?

    当观众瞧见娜塔莎的身影时,一整条线索链,终于变得清晰了……

    坎蒂丝没有对娜塔莎痛下杀手,说明她对她还是有感情的。

    她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但现在嘛……

    死侍成为了最终的契机,又或者说,是促进二人感情的粘合剂。

    而一想到坎蒂丝即将在宇宙立方和娜塔莎之间做个抉择时,本还因为剧情而感到沮丧的观众,笑的和个后妈一样——

    “这是官宣吗?这是官宣吧!一定是的!没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