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28《从零开始》预告片

    二十四号这个时间,当然没有问题。

    由于《蜘蛛侠3》的移档,《加勒比海盗3》的撤档,所以江火所选的时间点,并不会和大片撞车,往前,是十八号上映的《怪物史莱克3》,往后,就只有江火这一部大片了。

    但可惜的是,即便《蜘蛛侠3》移了档,但也没能逃过恶评的结局。

    漫威一哥小蜘蛛躲了两个礼拜,但最终还是没能躲过他未来老爹的屠刀。

    和首日全球票房破亿,两周吸金七亿的托尼-史塔克相比,彼得-帕克首周末的票房,的确达到了惊人的一点五亿,但——随之而来的,则是恶语相向。

    IMDb不足七分的评价,便是最好的证明。

    很多人在问,《蜘蛛侠》三部曲没有换过导演,没有换过演员,所有一切,全都是由主创团队全盘操手,那为什么这一部,会这么的无聊呢?

    失忆、仁慈……这些狗血烂片中的桥段接连上演。

    选择与复仇的主题,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而令那些观众最为蛋疼的是,影片中的角色,都有着极高的觉悟,甭管你杀了我家的谁,反正到最后,那就是一场误会,我要给你解释的机会……

    Oh,my god!

    如果这样的桥段真的能够被人接受,那铁盾大战,就不会打得那么惨烈了。

    你兄弟杀了我爹妈,你还用我爹做的武器和你兄弟一起来打我……

    这样的场景,就绝对不会出现了。

    没错,观众没法接受那样的圣人剧情。

    这比强调绝对正义和邪恶的蝙蝠侠还要来得更加的扯淡。

    而在剧情扯淡的同时,《蜘蛛侠3》的情节线,也太多了。

    五条线的混杂与乱入,让整个剧情变得异常臃肿,远没有《钢铁侠》那么的简洁明了。

    说得简单一点,那就是索尼这回想学DC的深沉,用漫威人气最高的一哥来试探这一切,但没有想到,整部电影,被他们给拍崩了……

    所有走进影院的家伙,都是在为一二部的情怀买单。

    而等他们离开时,他们觉得自己,吃了一只苍蝇。

    那种不吐不快的情况直接就让《蜘蛛侠3》的评价直线下滑,虽然这种反应并没有立刻发酵变现,但随着《怪物史莱克3》的上映,小蜘蛛的次周票房直接从一点五个亿,掉到了六千万,和逆流而上的《钢铁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刺眼的成绩令索尼有些难以接受。

    虽然他们敢肯定,那些为情怀买单的家伙,绝对能让这部电影收回本钱,但等他们瞧见《从零开始》的正式预告片后——

    一切,都变成了未知。

    和《钢铁侠》早在年初就开始在多个渠道投放概念预告片、十五秒预告片、二十秒预告片、九十秒预告片的做法不同,定档于六月一日的《从零开始》,连定妆照和剧照都没有公布过,唯一透露出来的讯息,便是《钢铁侠》最后的那个三十秒的彩蛋,这种饥饿营销,直接就令那些按耐不住的影迷,使用《梦》中的素材,剪辑出了一段自制预告片,甚至在小蜘蛛遭受恶评的同时,还登上了Google的热搜榜单,被许多网站刊载报道。

    所有人都以为,剑走偏锋的江火这回不会发布什么预告片了,但等环球的官宣爬上Google热搜榜时,他们才发现,原来江火只是不想抢掉自家《钢铁侠》的风头罢了。

    因为——

    这个预告,做的很酷:

    “很多人说,实验室不是女人呆的地方。”

    在预告片的开头,江火便用熟悉的嗓音淡定无比的说道——和以往那种根据剧情人物的感情,改变说话方式的情况相比,这一回,她的声音,显得无比冷漠,没错,就是冷漠——没有玉娇龙的高傲,没有马基的坚持,没有麦迪逊的挣扎,而是充满了一股子的酷劲儿。

    而就在话语响起的同时,空洞的黑色画面一闪而过,在充满了仪器设备的实验室中,身着西装套裙的江火——坎蒂丝,干净利索的披上了白大褂,动作飞快的将披散在肩头的乌黑秀发盘至脑后——这是一个特写画面,白皙的五指翩翩飞舞,宛若穿花蝴蝶一般,比寻常人快上了数倍,充满韵律的节奏感,给人一种舞动般的视觉效果,而镜头,也是富有灵气,闪切跳远,两秒之间,便围着坎蒂丝,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体。

    当画面重新拉扯至正面时,化着淡妆的坎蒂丝带上了防护措施,防护帽、眼罩、口罩、手套……这些东西,将其牢牢包裹,只有那双熟悉的眸子,炯炯有神。

    拿着设备仪器的她仿佛能够感知镜头外的视线,快速的朝着镜头瞟了一眼,空灵的声音也透过口罩,传了出来,“但——这一切都是错的。”

    话音落下的同时,镜头也瞬间闪切,穿着常服的坎蒂丝站在讲台之上,表情高冷的冲着下方学生说道,“我们从大脑切片技术中了解到神经元如何工作,但它无法让我们全面了解神经元在活体动物中的运作方式,其中每个神经元与数千个其他神经元相连,在小鼠中,每个Purkinje神经元接收两万个其他神经元的信号,而人类中大约是二十万个……”——下方的一众学生们都用听天书的表情望着讲台上的老师,伴随着激昂的音效,MD、二十六岁、基因、天才等字样,以章戳的形式,一层层的盖在了画面之上。

    短短十秒,这种推进+回溯的叙述风格,便给整个预告片,打上了一股子硬朗风。

    而随着章戳的消失,坎蒂丝那滔滔不绝的声音也逐渐的下落,等最后一个标签打上去后,画面又重新切回了实验室,此时的她正怼在仪器面前,完成着方才在课堂上的讲述,与此同时,她的嘴巴也没有停歇,“很多人说坎蒂丝大脑发达,小脑萎缩,智商爆棚,情商为零,但——”完成了小鼠颅骨穿刺,成功的接触了一次神经元后,她摘掉了手套,扯下了口罩,精致的面庞上面,依旧是那副生人莫近的表情,“我为什么要在乎他们的感受?”

    镜头再转,坎蒂丝拿着饭卡出现在公司的食堂,周围都是一些同事,面对那些投来的艳羡目光,踩着恨天高的她一脸漠然,嘴巴微张,没有发声,但从嘴型来看,她说的明显就是‘idiot’。——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酷劲,已经溢出屏幕。

    她压根就不在乎周围人的目光,她要做的,就是她自己。

    教师资格证、芭蕾舞、ku fu……各种各样的章戳被密密麻麻的盖在了画面之上。

    当坎蒂丝穿着宽松的衣物,轻松至极的打倒两名陪练时,旁白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淡定,她居高临下的扫了眼手下败将,旋即扭头迎着镜头说道:“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我能做到罢了,因为他们太简单了。”——听到这句话后,身旁的教练顿时翻了个白眼,仿佛对坎蒂丝这种自恋的行为,异常的鄙视……

    “很多人都说,超级英雄总有一个悲惨的过去……”似乎是听到了那无情的Diss话语,原本倒在地下抽搐的两名陪练已然起身,然而,就在他们想要袭击她的同时,坎蒂丝仿佛脑后长眼了一般,身躯下压,来了个扫堂腿,再次将其击倒,而就在她不削起身的同时,身边场景骤然变幻,她仿佛跨越了时空,从训练场来到了办公室,身前站着的人,则是穿着白大褂的娜塔莎,“但——我怎么觉得整个过程,挺简单的?”

    画面又是一闪:从娜塔莎手中接过文件夹的坎蒂丝英姿飒爽的走出了办公室,在她的带领下,试验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从小白鼠,到哈士奇,再到——

    会说话的哈士奇。

    当试验品、变异、拟人化——这一系列的章戳再次出现时,本该对世间所有事物都淡定无比的坎蒂丝,面庞终于有了变化,她皱着眉头看着那个新生物种,而被娜塔莎高举迎面的哈士奇,则微微扭头,笑着朝坎蒂丝打了个招呼,“嗨……你好啊……”

    终于——

    坎蒂丝终于没法淡定了。

    之前出现过的披上白大褂、手指飞舞绑缚头发,穿刺试验、台上演讲、练习功夫等画面,被蒙太奇重叠在了一起,宛若翻书一般,不断汇聚缩小,最终逐渐褪去。

    与此同时,整个画面也随之暗淡,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给预告片的基调,带来了一丝沉重的意味,“很多人都说,一名超级英雄的诞生,便意味着许多生命的逝去,他们的内心会在成长之时,得到千锤百炼——”

    画面骤然亮起,原本学究打扮的江火,换上了贴身制服,而那披在身上的白大褂,则能彰显她过往的身份,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先前和她打招呼的狗子,则端坐在她的肩头,表情依旧是那么的淡定,又或者说,是那么的冷漠,而四周,则是疮痍满目,凌乱无比。

    就在她环顾周围的同时,狗子忽然转身扭头,没等它高声呼喊,一道黑色的身影便冲着画面中央的坎蒂丝疾驰而来,没有犹豫,抬手相迎,揽住对方,回旋卸力的同时,耀眼的寒芒,冲霄而起,朝着她的面颊,直劈而来。

    不像是其他的超级英雄电影,当那一抹红色出现在画面中后,死侍的身份,已经彰显。

    吹弹可破的面庞丝毫没有被直斩而来的刀刃所吓到,坎蒂丝只是侧身后仰,便躲过了对方的斩杀,而后飞起一脚,在《黑客帝国》的子弹时间姿势上猛踹而起,直接踹在了死侍的下巴上,随着她的动作,紧绷的红色面罩,瞬间扭曲。

    而就在踹飞对方的瞬间,镜头中的坎蒂丝还非常轻巧的找到了正位,依旧是那副清汤寡水的表情,依旧是那种冷漠到欠揍的模样,“但是——我没有啊。”

    刷的一声,所有画面全部消失。

    沉浸了两秒,一连串让人眼花缭乱的打斗混剪,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那群穿着黄色制服的黄蜂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疾驰而来的子弹仿佛被施加了缓速的debuff,在坎蒂丝的面前,显得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她展现了自己的柔韧、机智、冷静……

    混剪中的身影,瞧得人们是热血沸腾。

    而当那泛着海蓝光芒的宇宙立方出现在屏幕中央时,站在两端的一男一女,同时前冲。

    飞扑争夺的身影,随着二人手指的同时触摸,而瞬间消失。

    当画面再次归于黑暗时,坎蒂丝的声音,又出现了。

    “没有身世之谜。”

    “没有正确与否。”

    “没有百亿身家。”

    “不是Super girl。”

    “不是spy。”

    “我是坎蒂丝。”

    “没有代号。”

    “六月一日。”

    “我的故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