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25他们不配!

    把斯嘉丽拍的有多美?

    这个问题,江火还真没想过。

    在英国拍戏时,绝大部分的时间,江火都是怼在监视器后,注视着屏幕内的女孩。

    那种由内而外涌动的神采,是举手投足间的杏感,是一颦一笑间的韵味。

    江火的确拿了导演的片酬,但她压根就没干啥正事。

    剧本是那些老头写的,分镜是诺兰画的,现场调度是乔纳森管控的,江火在组里唯一的作用,便是帮斯嘉丽入戏,然后——然后就是翘着二郎腿,欣赏着自家老婆的身姿。

    就连拍完以后,剪辑的工作也是丢给乔纳森来做的,直到现在,江火都不知道,他们那群家伙,到底把影片剪成了何种模样,有没有于原有的剧本上,进行删改。

    当然,这些做法,并不意味着江火有甩手掌柜之嫌。

    她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商业片可以天马行空的剪辑,只要抓住节奏,保证视觉感观即可,但传记片嘛,那种古朴的韵味,是她最为头疼的东西,如此一来,还是得把这些事情,交给专业的人。

    《钢铁侠》上映的同时,在老家窝了三月的乔纳森终于剪出了个粗版,配乐什么的也有添加,但最终拍板权,还是在江火的手上,考虑到她再拍《阿凡达》,没时间去英国的剪辑室讨论这些内容,于是乔纳森便飞回了洛杉矶,将拷贝出来的粗剪版交给了江月。

    拿到粗剪版的同时,江月也收到了老谋子转发而来的邀请,权衡再三之后,她便将看了一点的拷贝拿了过来——没错,她看过一点内容,但由于画面太——好吧,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姐姐捣鼓出来的电影,枯竭的词库令她语塞。

    不过,即便只看了一点片头,她也觉得姐姐的想法有些多虑。

    至于回击和证据?她已经拿过来了。

    就在江火接过拷贝的同时,她感觉到现场的气氛,有些奇怪。

    当着妹妹的面看斯嘉丽被自己拍的有多美?

    这个大方向,似乎有些问题啊。

    但她吱呜了几下,最终还是被江月那探究的眼神给打败了。

    江月明显是想要瞧见后续内容,若是特地支开她,估计这小妮子会觉得自己心里有鬼。

    于是乎,下定决心的江火便带着妹妹找到卡梅隆,借用了对方的工作室,想要在午休期间,将整部影片浏览一遍;得知她想法的卡车司机不仅没有迟疑,反而将手头上的工作放了下来,悄咪咪的和二女一起,钻进了他的放映间。

    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瞧见有意思的传记片了’。

    虽然他并没有生活在梦露那个时代,虽然他与传记片无缘,但这并不意味着,喜欢捣鼓技术的他,不懂这方面的内容,《泰坦尼克号》就已经能够证明他在剧情片上的造诣,他不拍这些深沉的东西,纯粹是不想拍罢了……

    既然两个投资方都摸鱼了,那整个片场,直接就进入了歇工的状态。

    接到调休通知的工作人员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而得知真相的小李子,则鬼鬼祟祟的跟在她们的身后,悄悄地在放映厅的后排坐好。

    这些不请自来的举动瞧的江火是连连摇头,但一考虑到不同文化下的异样审美,她还是默许了二人这种‘不要脸’的蹭片行为。

    “你们两个可以看,但看完之后,得给我写一篇两千字的观后感。”

    江火那一本正经的话语引得二人大笑连连,没有反对,直接应承了下来,而后小李子又殷勤地主动承担了倒水关门的工作,等卡梅隆倒腾好仪器时,四人这才落座。

    卡梅隆按下遥控器上的播放键,随后拍掉了室内电灯,让大银幕的柔和灯光成为整个室内的唯一光源,经过一段短暂的黑屏(没有添加先导字幕),伴随着老电影特有的沙沙噪声,以及老式放映机转动时的轱辘声,整个银幕,亮了起来。

    率先入眼的,是一张特写,梦露的笑容出现在银幕之上,那是一个快乐的微笑,鲜艳的红唇和洁白的牙齿翘成了一个美丽的弧度,虽然不是经典的仰望姿态,但正面直拍依旧动人,尤其是那双直勾勾的眼眸,好似手持脚镣手铐的黑白无常,摄人心魄。

    整个画面足足定格了五秒,随着镜头的拉远,玛丽莲-梦露出现在了银幕之中。

    与原版电影中的俗艳开场舞不同,在这个版本中,江火直接就删除了原版的主题曲《当爱误入歧途,一切都不如意》,而是采用了梦露一九五三年电影《绅士爱美人》中的经典曲目,《钻石是女孩的挚友》,一身死亡芭比粉,复制当年老套的拍摄手法,配合上僵硬的运镜,直接就给人一种老片重放的感觉,用现在的审美观来看,当年的礼服甚至有些‘奇葩’,但正是这种感官上的差异,那种苦心营造的年代感,扑面而来。

    当然,即便是对着当年的电影翻拍,也不意味着要照搬复制,在这些僵硬的手法之中,乔纳森还按照那些老头们的要求,添加了对角线运镜,采用了抓拍特写,剪辑出蒙太奇热舞,成功地营造出了黄金年代的奢华感,以及一种略带迷幻般的影片氛围。

    不得不说,能够写出《记忆碎片》和《致命魔术》的家伙,对镜头的运用十分的到位,乔纳森在塑造年代感的同时,也没有放弃自己那种凌厉飘逸的风格,镜头语言给人一种诗意的感觉——当然,最抓人眼球的,还是江火强调的美感。

    拍了这么多年的戏,执导了三部电影,但江火从来就没有剪辑过。

    虽然在执导的时候,她是亲眼盯着每一个素材拍摄而成,但素材和成片的差距,就像是马铃薯和烈酒的差距一样,素材质量高,每个镜头异常唯美,并不意味着成片的质量就好,毕竟,素材是成千上万个单独的镜头,只要你愿意,甚至可以剪辑出数个版本不同的故事,怎么选择,如何拼接,都是一门学问。江火不懂,她更多的时候就是和昆汀一样,说出自己一个需要的画面,让后让其他人来办,但乔纳森明白啊!这或许是诺兰他们家族的天赋技能:光是眼前这个开场舞曲,江火就非常的满意。

    大量运用蒙太奇的调度,镜头不断地呈现着舞台中央的梦露,那天真的笑容,初见时的惊鸿一瞥,确认过眼神的回眸一笑,趁着观众聚焦面庞的间隙,偶尔顺着手臂上抚的手指,不断地调动着观众们的情绪,当这种情绪被引至最高点时,前奏终于结束了,在俯拍镜头之后,音乐声停下的同时,舞台灯光瞬间暗灭,高曝聚光灯‘哐’地一声亮了起来。

    那些身着西装的男杏伴舞纷纷涌向梦露,他们手中,捧着纸质的红心道具,仿佛是被眼前的女子迷惑的神魂颠倒,纷纷贡献出自己的真心,而舞台中央的梦露,则起身骤转,将预示着男人们的‘真诚’红心,毫不留情地推到了一边。

    在灯光的照射下,她的面庞显得异常白皙,精心梳理过的短发洒落前额。

    这是一个大特写,那自得的表情,被摄影机完美记录。

    若是在现实中近景观看,或许会发现她有着过重的妆容,但在吃妆的摄影机前,聚光灯下的面孔,显得是那么的自然,明亮的眼睛,婉转的眼波,那带有窃喜却高傲十足的表情,仿佛是在享受那些投来的迷醉光芒,但又更像是在展现自己那种玩弄众生的俏皮……

    或许说出来有些不好意思,虽然江火对她那可是了如指掌,但在瞧见这一幕后,也有些呆住了——又或者说,就连她这个亲自指导的导演,在这一刻,也被斯嘉丽……不,是被她扮演的玛丽莲-梦露……不对,这就是斯嘉丽,给迷住了。

    斯嘉丽-约翰逊是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光靠颜,就能笼络一批粉丝,再加上欧美人种的原因,三十岁以前,就是她们的巅峰,而在这个年岁的斯嘉丽,被媒体冠上‘新世纪梦露’的称号,便可以看出,她的美,不止江火一个人能够欣赏。

    更何况,为了演好梦露这个角色,她可是完全按照江火的要求入戏的,以前她一直抑制自己的风情,但在拍这部戏时,她没有任何顾忌,她毫不客气的在现场展示着自己的优点,向外界散播着属于自己的风情,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给监视器后的那个人看的……

    只要问起经历过黄金时代的人,他们都会给出一个评价:梦露的风情,浑然天成,就像是上帝赐给她的瑰宝,没有任何道理可言,你的目光就是会被她的身姿吸走,任何动作由她来做,那就是迷人,各种模仿,只能是东施效颦。

    但——

    斯嘉丽根本就没有模仿她。

    在发现自己可以借助江火入戏后,她便将搜集来的所有资料,那些在市面上流传的传记,那些被人们奉为经典的电影,那些被大伙珍藏的视频资料,全都摒弃一空。

    镜头前的她,不是电影中的玛丽莲-梦露。

    她就是她,现实中的她,与梦露人生轨迹高度相似的她,江火眼中的——她。

    她美。

    她只为一个人美。

    在写本子的时候,江火并不明白,原版的《我与梦露的一周》,为什么会抛弃《钻石是女孩的挚爱》这首最为经典的曲目,而选择了热度并没有它高的《当爱误入歧途》。

    或许是因为剧情的需要,为了衬托梦露和科林的感觉,但现在,江火明白了——

    在《钻石是女孩的挚爱》这个曲目中,梦露的服装,具有极强的时代特征。

    那个年代流行的可是死亡芭比粉啊!

    这个在现代被女生们Diss过无数回的配色!

    粉红色的长手套,过时老气的裁剪风格,又俗又土的大蝴蝶结……

    在拍摄现场换衣服时,斯嘉丽就埋怨过很多回,她希望自家老婆能换个曲目,但——虽然江火也为这种配色感到头疼,可她觉得歌曲经典,便没想着换。

    而现在,当初觉得会拖累斯嘉丽颜值的衣服,在片头曲中,显得是那么的自然。

    银幕上,她浑身上下好像都在发光。

    那不是聚光灯的魅力,更不是打光师的功劳,而是由内而外,自然迸发出的一种微光。

    在江火的镜头里,她像是稀世珍宝,《泰坦尼克号》中的海洋之星,诞生于海中的阿佛洛狄忒,她看向镜头的眼神,那自然而甜美的微笑,掀起了海浪,吹动了风声。

    那种感觉,仿佛可以跨越次元,从银幕之中奔涌而出,让你忘记了其余的所有细节。

    你不是在看电影,你听不见她们的台词,你感知不到其中的旋律……

    你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于了那纯粹的美上。

    在某个瞬间,观众和镜头背后的人,似乎达成了情感上的共识:她是那么的美,她激发了我的灵感,她俘获了我的情感,我的爱,甚至是我的——灵魂。

    对于江火来说,这种感觉,比他人来的更加强烈。

    那种灵魂上的默契,已经远超空间带给自己的自然。

    镜头中的她不是玛丽莲,而是拥有着自己灵魂的斯嘉丽,那经过修饰后的完美外表,才是玛丽莲,是她,是她们,是想要展示的玛丽莲,所散发出来的神韵,所展现出来的表情,已经完全融合,但又泾渭分明……

    又是一个特写,银幕上的梦露,眼睛笑了起来。

    浅浅的笑容,并不是那么的热烈,在那笑意之中,甚至还带有一丝狡黠——这是属于玛丽莲的微笑,但也是属于斯嘉丽的微笑,但蕴含其中的甜美与聪慧,则属于江火。

    而当镜头从她的脸上移开时,扮演科林的卷福,也是同样的迷醉。

    借着那短暂的时间,江火扭头,快速的朝着卡梅隆和小李子的方向扫了一眼,当她瞧见那类似于雕塑一般的身影时,她便再次扭头,看向了妹妹。

    屏住呼吸,双眼茫然,沉浸的表现,令江火深吸了一口气。

    电影很精彩,虽然有一些细节需要重新调整,一些配乐并没有做到位,但——

    她已经很满足了。

    江月说得没错,这个世界上,没人比她更加适合拍摄女杏传记片电影了。

    虽然她的导演技法依旧没有提高,她的剧本功底依旧在原地踏步,她对剪辑手法几乎是停留在学习阶段,但,她知道电影中的家伙,到底应该怎么演,如何拍。

    这种知晓甚至让她觉得超越了一切,以至于令她放弃了参赛威尼斯的想法。

    因为——

    任何一个评委都不配给电影中的‘她’颁奖。

    那个她,或许是玛丽莲-梦露,或许是斯嘉丽-约翰逊,或许是——

    从头到尾散发出来的爱吧。

    电影说的是玛丽莲-梦露,但江火拍的确是斯嘉丽-约翰逊。

    斯嘉丽-约翰逊演的是北美民众的梦中情人,但能笑纳的红心,只有江火那一枚。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