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13无妄之灾

    “早上好啊,Jim。”

    江火精神头十足的和对方打着招呼,说话同时,还横过了手中的咖啡托板。

    “我听他们说,你们今早六点多就过来准备了?用过早餐了么?需要来一杯‘小白咖啡’么?店里就这一种,我也不知道是澳大利亚还是新西兰的。”

    “谢谢,都行~”Jim抬手拿过一杯咖啡,耸肩道:“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小白咖啡’到底有什么不同,我只知道,它能让我不犯困。”

    “噢,得了吧,澳大利亚的小白咖啡和新西兰的小白咖啡不是同一种配料么?这玩意我了解。”窝在Jim身旁看效果的卡梅隆摘下了自己的鸭舌帽,毫不客气的拿过一杯咖啡,揭开盖子直接就喝了一口,然而,咖啡刚入嘴,老头儿的额头上面,便出现了道道沟壑,“嘶……怎么这么甜啊?你该不会是按照里奥的口味买的吧?”

    “嗯哼?”面对那皱眉的老头,江火轻笑了一声,“我买的时候,里奥就在边上吃饭,是他让店家多加糖的,说是能提提精神……”

    如此话语令老头儿直接就翻了个白眼。

    而他身旁的Jim更是连连摇头,挂在脸上的无奈神色,溢于言表。

    自打那日相遇之后,Jim便不再隐匿身形,而是大大方方的出现在片场。

    因为江火表明自己不想计较,再加上每天这种‘收买人心’之举,本就和她合作过的Jim,很快便恢复了原来的状态——至于这儿的地主卡梅隆么,倒也无所谓。

    虽然他身处加拿大,但洛杉矶的那笔交易,已经无限趋于尾声,这里的摄影棚马上就要割出一半给江火了,早点熟悉,实属正常。

    将那甜的掉牙的咖啡怼在桌上,老头儿指着屏幕上的画面道:“喏,这就是你之前想要看的最终版本,我们结合了零一年、去年以及最新采集的数据——你觉得她可爱么?”

    江火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中的‘自己’,又或者说,那是她的‘化身’,一种新奇的感觉,忽然呈现:《阿凡达》的最终视效她当然不陌生,这部电影她在空间里看过很多回,但现在,却是她第一次瞧见,属于自己的纳美人。

    因为之前的拍摄,现场所呈现的效果并没有经过最终的处理,所以江火并不会以现场画面作为参考,而她又不想等到两年之后,电影上映之时,才知道对方到底把自己做成了什么模样,于是乎,她便让制作团队,先做出一个最终的定稿模型,过过眼。

    若是换做别人,卡梅隆早就用咖啡糊对方一脸了,但江火的要求嘛,他还是会满足的。

    眼前这个纳美人,和江火的外貌有着很多相似点,当然,骨骼方面,还是有些不同的。

    鼻子和眼睛的效果与后世无异,瞳孔方面,则更加的像猫。

    除此之外,无论是Jim还是卡梅隆,都没有删掉其它的特征,电脑上的家伙依旧保留着东方痕迹,并没有做西化处理,虽然乍一看有些怪,但观众绝对能够一眼就认出,这是江火。

    “还好不是换头。”江火由衷地吐了口气,她还真怕老头儿乱来。

    那副吃了一粒定心丸的模样,令老头儿无奈扶额。

    他们换谁的头,都不敢换江火的头啊!

    他们还指望着靠她拉伸票房呢,若是连头都换了,那还不如换个人演呢。

    当然,他们也能够理解江火的想法。

    平日在好莱坞拍戏,出演不同的角色,那也就算了。

    而现在,若是在CGI电影中,她的模样彻底西化了,那她怕是得被人戳着脊梁骨骂。

    北美观众已经接受了她这张脸,若是有任何偏移,那她就不是她了,而华夏观众更不会接受自己人的换头作品,这种吃力而不讨好的行为,卡梅隆怎么会去做?

    正是因为知晓这一点,所以当江火提出,要按照拍摄画面,先制作一张成品时,他和维塔数码的技术团队,立刻就同意了,他们也想和江火先通个气,以免出了问题,相互甩锅。

    确认自己的模样没被乱改后,江火便换上装备钻进拍摄空间。

    今天只拍她一个人的戏份,所以现场倒是比较的清净。

    空空荡荡的拍摄现场,只有一排排闪着灯光的摄影机,地面平整,毫无起伏,但在电脑画面中,却是一片花草掩映的林间空地,瞧见她准备好后,卡梅隆便端起麦克风,对内里的江火做出几个指示,“现在有一阵风,自东往西吹过……我们需要一个轻嗅微风的动作。”

    没错,《阿凡达》这部电影拍摄起来就是这么的麻烦。

    像是在上表演课,但这儿的学生,可没有胡来的机会。

    这些设备每运转一分钟,都意味着极其高昂的成本,更何况现在烧的,还是江火自己的钱,于是乎,镜头中的她迅速调整出了表演状态:面露陶醉地朝着鼓风机的方向轻嗅不已。

    与此同时,在电脑画面中,一个略显粗糙的纳美人也在一阵风中,做出了陶醉的表情,根据原始录像的对比,她的面部肌肉动作和江火传递而来的数据几乎一模一样,虽然环境画面有着明显的CG痕迹,但人物倒是栩栩如生,将江火的动作,传递的惟妙惟肖。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

    如果是普通的CG电影,这个画面就已经可以过了,但现在,他们得往里面注入灵魂,向观众传递能够理解的情感,“很好,她嗅着空气,感觉到自己有点饥饿,她沮丧,因为吃不到东西……再加上族群给她带来的困扰,她……”

    拿着剧本的卡梅隆解说道一半,整个人忽然就顿住了。

    因为在他的视线范围之中,出现了一个身材胖硕的身影,戴着大帽檐的男子冲着卡车司机笑了笑,旋即扫了眼他手中的剧本,读出了最后一句话,“她有点悲伤,有点沮丧……”

    两种不同的声音令尽情表演的江火愣了一瞬,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秒钟,但重新将目光拉回屏幕的卡梅隆明白,整个镜头,已经废了,“好吧,重来。”

    “这个NG的费用记在维塔数码的头上,谁让彼得突然过来的啊?”

    卡梅隆的语气虽然不爽,但脸上的笑容倒是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被他点到名的彼得非常熟练的拖了条转椅坐下,当他凑到监控器前,看着那泾渭分明的两幅画面时,直接就越过了所有的客道话语,道:“詹姆斯,你这可不能怪我,是江火邀请我过来的,我可是赶了最近的那架班机了……”

    没错,能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摄影棚内的,也就只有维塔数码的三大创始人之一的彼得-杰克逊了,在接到Jim的电话后,他思考了一周,最终还是订了机票,飞了过来。

    就如同Jim所说的一样,他和江火,本没有仇。

    有的事情,早就该说开了。

    望着那透过镜头朝自己打招呼的家伙,彼得轻笑着回应了几句。

    在瞧见眼前这幕后,卡梅隆更是直接将手中的剧本塞给了对方,站起身子,安心当监工。

    彼得本来就是个技术狂,现场的家伙,他都会使用。

    说得难听一点,卡梅隆所掌握的技能,都是他们教导后的结果,既然现在专家来了,那卡车司机自然可以翘着二郎腿,直接等候效果出炉了。

    在彼得的插足之下,江火只是稍稍调整了一会儿,便又重新进入了状态。

    因为她明白,现在并不是说话商谈的时机。

    不得不说,这个捣鼓出《魔戒》和《金刚》的家伙比谁都清楚,在动捕表演拍摄时,如何让演员最大限度的发挥,在他诵读人物动作内心的时候,不仅会报出情绪,让江火酝酿,还会找到相应的摄影机编号,让江火更加准确的按照某个大方向来走。

    而卡梅隆需要做的,便是浏览着屏幕,观看拍摄效果。

    当然,他之所以能够这么放心,也和对方看过本子有关。

    在和维塔数码对接项目之时,他和彼得就已经沟通过多回了。

    …………

    “OK,今天就先到这儿吧,我知道你们还有事,就不拦你们了。”

    随着彼得的加入,八个小时的拍摄日程,硬生生的节省了一个小时出来。

    但卡车司机并没有加班的意思,而是直接挥手放行。

    对于卡梅隆的慷慨之举,两人都没有解释,在附近找了家环境幽闭的餐厅,点餐之后,现场便沉浸了下来,“我们这应该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吧?”

    看着眼前那个廋了的胖子,江火率先开口。

    因为她没有想到,彼得会来得这么的迅速。

    是的,就是迅速。

    因为在她看来,能一直憋着和自己不说话的家伙,估计是把自己恨入骨子里了:就连乔治-克鲁尼在她捧杯之后,都会打电话来庆祝沟通,而她不过是抢在了彼得的面前,占用了对方的最大噱头罢了,这种‘小事’竟然会被对方记恨上五六年,也真的是挺神奇的。

    面对江火的询问,这个土生土长的新西兰胖子,第一次在江火面前点下了头。

    感慨的语气,也随之而出,“是的,这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

    他想通了吗?

    他也不清楚。

    但是他明白,自己纠结的事情,其实和江火没有关系。

    新西兰于1856年成为英国的自治殖民地,从那时起,英国便成为了新西兰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被他们经常比喻为‘家乡’,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成千上万的新西兰人响应了英国的号召,为之参战,而彼得-杰克逊的爷爷,就是当时的一名士兵。

    “我爷爷参加了1914年8月-11月的英日德Qidao战役……”在说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脸上,充满了缅怀之意,“那场战役的规模,并不大,根据我父亲所言,和我爷爷同去的新西兰人,总共有70名,而英国派遣了1390名陆军,最后回来的,有1374人,那个年代,我爷爷就去过你们华夏,我家中,还有他当时在华夏留念的黑白照片……”

    双方之间的冷战行为,那可是传遍了整个好莱坞。

    彼得这回过来,就是想要将整件事情解决的。

    但随着他的开口,江火就彻底——懵了。

    她不知道彼得这个胖子怎么扯到一战去了。

    因为整件事情,扯得太远了吧?

    他爷爷只是在华夏的领土上参加了一场并不是打华夏人的战役……

    这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说得难听一点,他爷爷一没受伤,二没阵亡……

    这种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的事情,为什么要说给她听?

    虽然她没有开口询问,但脸上的茫然与蹙眉的举动,似乎提醒了胖子,他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没有改口,而是继续说了下去,“在一战结束之后,我爷爷完好无损的回到了家乡,对于他来说,死亡的威胁并没有笼罩在他的身边,但等他回到新西兰之后,他才发现,我们新西兰出征的整个部队,只回来了一半……”

    没错,他爷爷的战友,消失了一半,他爷爷的亲朋,寻觅无踪。

    战争不可能不死人,他爷爷幸运,但别人不幸运。

    从那时候开始,彼得他们一家子,就被注入了反战的基因。

    彼得的爷爷诞下了他的老爹,而在他老爹青壮的时候,二战又爆发了。

    幸运女神让彼得的爷爷挺过了一战,但却没能让他瞧见新西兰独立。

    当彼得年幼的时候,在书房里玩弄爷爷的军功章时,他的父亲,就告诉了他这一切。

    当他读出自己爷爷的荣誉证书上的文字时,他就痛恨那些挑起战争的家伙。

    他没去过柏林,他讨厌索尼……

    他不喜欢日本和德国,他不喜欢和战争有关的一切。

    他的电影,从来就没有参加过柏林电影节;日本电影学院在给他的《魔戒》三部曲连续三年提名的时候,他压根就不到场,甚至不派人到场。

    因为他小的时候,亲眼瞧见自己的老爹,在书房里对着黑白照片,缅怀那个没有瞧见新西兰独立的爷爷,还有那些逝去的亲朋……

    诚然,对于外人来说,索尼借用《仙剑》抢报当年的最佳视效,只是恶心滑稽之举罢了。

    但对于这个胖子而言,这其中的含义,非比寻常。

    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和索尼合作过,他名下的维塔数码,也没有和对方合作过。

    他不想去理那些恶棍,一直都不想。

    因为这是留存在他幼年时的痛苦,是他老爹悲伤的阴影。

    也是他人生当中,最大的黑暗。

    九五年的时候,在制作《被遗忘的银色》这部纪录片时,他就励志,要用技术,拍摄一部有关一战的反战电影,以此来纪念那个素未谋面的爷爷,以及老爹心中的柔软。

    没错,如果真的要怪,还得怪江火和索尼走的太近了。

    江火遭受的,其实是无妄之灾罢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