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94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Wha——t——???”

    “Wow……”

    “Who can tell me what happened?”

    在北美成千上万个家庭当中,无数声音接连而起,他们对着电视机发出了疑问,不少人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要么就是愚人节提前到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最佳影片颁给了江火?她在同一届拿了两个小金人?”

    “I dont fucki know!这该死的奖到底在搞什么?”

    “Oh,my god!奥斯卡怎么连续三年在这种事情上出问题了?”

    ——由于各大前哨奖在最佳女主角这个奖项上出现了一边倒的情况,所以在奥斯卡开奖之前,大伙都基本上已经接受了江火内定的事实。

    毕竟,对于普通大众来说,江火在北美的影响力那可是实打实的存在,真金白银的市场吸引力,绝对不是哪家能刷出来的。

    再加上两年前闹腾的沸沸扬扬地黑幕,去年被保守党提起的种族歧视,所以今年学院把奖颁给发挥依旧良好的江火,完全就在公众的预料之中,而IMBD上的8.5评分与1.6亿的票房便是北美民众最好的支持,但——

    所有人都明白,这个充满特殊杏的奥斯卡影后没法复制,它可能会是江火的第一个小金人,又或者是这辈子的最后一个小金人,可现在,距离影后颁发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已经懵哔了,最佳影片是什么鬼?

    握草!最佳影片也颁给她了吗?

    这些北美民众不会天真的以为江火这个华夏人在圈中毫无后台,光从她红毯秀上得到的待遇便可以管中窥豹,再加上之前威尼斯电影节主席的‘小公主’之称,不少家伙心里其实门清的很,如果没有资本,江火绝对不会走到今天。

    但,这个资本在牛哔,也不可能打得过由那些老白男组成的评委团吧?

    好莱坞可是他们的文化输出重地,就这样妥协了?

    握草!

    这还是他们心中腐朽和黑暗的奥斯卡吗?

    没错,作为北美民众,他们一直都觉得这种不公开不记名的投票绝对会有黑幕,但——

    怎么今年突然就变得这么公正了?

    即便在粉丝文化当中,屁股决定脑袋是最为多见的常态。

    但,不少人依旧觉得,今年的奥斯卡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不是因为他们把奖颁给了江火,而是因为他们选择了一部对的电影。

    为什么?

    因为他们喜欢。

    又或者说,因为他们了解。

    “哦……虽然不敢相信,但我觉得奥斯卡没错。”

    “在五部提名影片当中,我其实只看过了《暴雨》与《无间行者》,没错,我就是江火的粉丝,虽然我知道我这种身份说这些话有些不合适,但——在此之前,我压根就不知道有另外三部电影的存在,如果不是今天晚上,我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听见那三部电影的名称。”

    “看看另外三部电影的票房吧,《阳光小美女》5900万,《通天塔》3400万,《硫磺岛来信》1375万,而《无间行者》却有1.3个亿!虽然没有江火的《暴雨》多,但足以秒杀另外四部作品了,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在IMBD上的评分,也有8.5……”

    “江火创造了历史!奥斯卡终于尊重了作品!”

    大写的加粗标题席卷了网络,与之有关的讨论帖宛若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了头。

    “太令人震惊了,我一直以为奥斯卡是最讲究种族歧视的地方。”

    “哇,学院是疯了吗?又或者说他们已经被江火彻底掌控了?”

    “江火才是那个最有靠山的人?她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她爸爸到底是谁?她的老板到底是谁?为什么六大的高层对她那么的亲热?”

    但可惜的是,就连江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老爹到底是谁,所以,很快,网友们的讨论,便集中于了詹姆士-沙姆斯的身上,“詹姆士-沙姆斯和他的焦点影业被称为新韦恩斯坦,去年A Lee的最佳导演就是他运作的,他和A Lee穿一条裤子,搞不好最佳影片也是他运做出来的,但——最佳影片是华纳负责发行的啊,和他没有关系啊,《暴雨》才是他做的。”

    “噢,按照你们的意思,这玩意是华纳运作出来的?开什么玩笑啊!华纳的冲奖主力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今年也参加了,如果他们真的要冲奥,肯定是冲那一部吧!”

    “放屁!《硫磺岛来信》无论如何都拿不了奥斯卡,因为他不正确!”

    “那《通天塔》呢?这部电影更不正确!”

    围绕着江火得到双奖的内幕,互联网上展开了轰轰烈烈的讨论,这不仅是因为最佳影片是整个奥斯卡的最大奖项,还因为江火一个人就包揽了两个奖项,而除此之外,讲究正确的影帝和导演则无人问津,前者的电影太正确了,而后者嘛——马丁-斯科塞斯,资历太深了。

    而就在网民们吵的沸沸扬扬的同时,拥有投票权的北美第一影评人罗杰-埃伯特倒是缓缓地摇了摇头。

    没错,他不仅把影后的票投给了江火,还把最佳影片的票投给了《无间行者》。

    原因无他,因为Politically correct。

    没错,今年投给江火,就是Politically correct。

    和访美无关,和蜜月期无关,主要是因为另外三部电影,错的太离谱了。

    就拿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来说好了,这个最讲究正确的家伙,今年拍出了一部《硫磺岛来信》,整部影片表现出二战时期,日美两军对待受伤俘虏的不同态度,没错,这就是一部反战电影,没有一丝主旋律可言,甚至可以称之为反战神作,但它不能得奖,因为不正确,就像美国队长永远会拯救世界一样,他们的美国大兵不会干出电影中的那些事情。

    而《通天塔》,就更不能拿奖了,电影中的美国是自大却恐惧的,日本是压抑且变态的,摩洛哥是贫困而暴虐的,墨西哥是快乐但却被强邻视为罪犯的……后三者,描述的非常‘正确’,但开篇的前者,就是大错特错,美国是自大且恐惧的?那些老白男吁么可能会让充斥着这种观点的影片获得今年的最大奖?

    至于《阳光小美女》嘛,它是一部温情家庭喜剧,又或者说是《百万美元宝贝》的喜剧版,它拍的不错,但《百万美元宝贝》零五年失败了,如果评委当着江火的面,把《阳光小美女》投上去,先不说立意是否浅薄,光是舆论风波他们就经受不起……

    如此一来,真正正确的,就只剩下江火的《暴雨》和《无间行者》了。

    没错,甭管投给谁,最后能上台领奖的,只有江火一个人。

    这些评委也很无奈。

    但没有办法。

    他们不想颁给江火,但最佳影片的对决者,只有江火和江火自己。

    和影后相比,江火给他们多了个选择。

    但这个选择——

    他们其实并不想要。

    再三思索下,他们选择了由马丁-斯科塞斯导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马特-达蒙、杰克-尼科尔森、马克-沃尔伯格主演的《无间行者》。

    即便这部影片的制片人是江火,剧本是她提供的,原片来自香江……

    他们也没办法。

    颁给大咖云集的《无间行者》,总比颁给《暴雨》要好吧?

    最起码,别人挑不出毛病。

    他们可以黑掉江火零五年的奖杯,但却在今年闹腾出更大的事情来了。

    如果早知道会有今天,他们当初就颁了。

    虽然江火不是年纪最小的影后,也因为他们的关系没有杀入前十,但——

    她是年纪最小的制片人,和第二名相比,整整差了二十岁。

    即便抛去肤色、年龄和杏别,她也是第一位同年包揽最佳影片和最佳女主角的家伙。

    最令人无奈的是——

    这一切,全都是六千多名评委和学院,自己作出来的结果!

    而最令人感到恐惧的,是所有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她才二十六岁。

    四提名两获奖。

    再加上恐怖的全球票房号召力以及日益壮大的资本……

    谁能挡得住她?

    本以为干掉韦恩斯坦,就能让学院良好发展,但从现在来看嘛……

    那条本在熟睡的巨龙,被他们亲手放了出来。

    “我希望学院明白,自己在干什么。”

    已经失声的罗杰看了眼手表,冲着身旁的妻子比划了个手势。

    他要回房去撰写奥斯卡的点评文章了。

    虽然没有接到任何公关电话,但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为江火的双奖辩护。

    因为今年,只有她,才是正确的……

    …………

    “奥斯卡疯了吗?”

    本以为一个影后就已经够夸张的了,但没成想,江火竟然二度登台。

    看着那在舞台中央发表感言的家伙,之前还在和母亲聊签约的娜塔莉,快要疯了。

    她没法想象,同届三提两获奖,到底是什么概念。

    这已经不是在操控奥斯卡了好么?这是在蹬鼻子上脸叫人家喊自己爸爸啊!

    “奥斯卡没疯,我打了二十多个电话,他们都承认自己投给了《无间行者》。”

    “没办法,谁让今年只有投给江火才是最正确的呢?”

    “谁让另外三部作品,自己作呢?”

    “谁让江火,运气好呢?”

    赫许勒太太已经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情感了,方才在打电话时,她就已经问清楚了。

    评委们没有收钱,他们也没疯,作为掌控风向标的他们,只是做出又一个对的决定罢了。

    江火没有涉线,正确的让人挑不出毛病,而另外三家,在挑战他们的底线。

    根据普华永道给学院的数据,江火在奥斯卡影后上的得票率,达到了前无古人的百分之六十,而《无间行者》在最佳影片上的得票率,则超过了恐怖的百分之七十。

    没错,和往常计算第二轮,第三轮不同,今年比赛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这不是钱能做到的事情。

    这只能说,江火再一次俘获了他们的味蕾,并且斩断了他们的手脚。

    “她赢了,赢得彻彻底底。”

    “学院不仅得表示这两个奖项没问题,还得联合各家,打消质疑的声音。”

    “谁能想象,两年前被学院排挤的说不出话来的家伙,现在狠狠的扇了学院一个耳光。”

    “最为重要的是,学院、六千名评委全都得打碎牙往肚里吞。”

    “他们已经在江火的身上栽了三回。”

    “我想,从今往后,他们不敢再胡乱黑了吧?”

    “鬼知道这个家伙,又能折腾出什么事情来?”

    赫许勒太太轻拍着女儿的肩膀,她已经无***可说了。

    但她相信,这个世界上最纠结的人,并不是她们。

    学院现在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啊,他们不仅要和颜悦色的把奖塞给江火,还得联系各方洗稿,准备应付那些流言蜚语……

    当年他们的确黑了江火,但那是因为Politically correct啊!

    而现在呢!

    学院准备买公关稿给选手洗白?

    握草!

    他们学院还干的哪门子劲啊!

    这绝对是他们学院的耻辱!

    但却是他们没法报复的耻辱!

    在听到这个结果时,才干了两年的校长西德-甘尼斯,已经想要退休了。

    太难了。

    他不想干了。

    他没法想象,二十六岁的江火以后每一年都可以拉出两三部电影。

    怎么评?

    继续黑?然后惊觉的发现,自己***的又上了头条?

    保持友善?然后震惊的发现,已经开始使用资本的江火想要垄断奥斯卡?

    站中立位?眼睁睁的看着逐渐壮大起来的江火掌握公正的天平?

    ……

    算了吧……

    心好累,好想退休。

    实际上,他其实看过《无间行者》的原版,他也记得《无间道》中的那句话: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是啊,要还的……

    但他们从未想过,会还的这么彻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