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92“我现在——很激动。”

    当菲利普意味深长的念出江火的名字时,坐在电视机前收看颁奖礼的娜塔莉-波特曼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没人改变这个结果,也没人尝试着去改变这个结果。

    这个结果和所有人预想的都一样,已经形成默契的她们甚至没有太多的诧异,说得难听一点,圈内人哪个不知道他们其实一直在团结着排挤江火?

    当初江火凭《卧虎藏龙》打入北美时,就算拿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也没有接到本子,第二个电影剧本是她自己捣腾的;第三部《尖峰时刻2》是师叔成龍拉着她拍的;第四部《失眠症》被索德伯格肆意拿捏;第五部《蝴蝶效应》是借着汤姆-克鲁斯的线才拿到了派拉蒙的对赌协议,但导演依旧是被华纳宫斗排挤出去的诺兰;第六部的《梦》她出了全部的版权,但唯一的大牌只有那个看着情面前来帮忙的唐尼;在拍第七部《百万美元宝贝》时,她不仅出了版权,还送了《无间行者》的拍摄权,但真正吸引克林特与摩根加盟的理由,还是那近在咫尺的小金人;直到去年第八部《碟中谍3》,她才真正和好莱坞超A合作上……

    没错,江火这一路走来,看似顺风顺水,但圈内人的心里,其实都门清的很。

    她足足证明了六次,才有真正的超A与她合作。

    为什么?

    因为人脉是麻烦出来的。

    互相麻烦其实就是互相利用,本质还是以利益为基础的,单项的麻烦没法产生人脉,既然没法从你身上获得利益,他们又何必浪费资源帮你呢?

    当初进入北美的江火,一穷二白,没人想和她合作,怕被她蹭热点。

    她能找到的人,只有吸毒的唐尼,被索德伯格压制的诺兰,和妈妈闹矛盾的斯嘉丽……

    正常人不愿意和她合作,包括最初从她身上赚到钱的汤姆-克鲁斯也是一样。

    为什么克林特这个最讲究Politically correct的家伙会和她拍《百万美元宝贝》?

    还不是因为觉得这个剧本好,江火又肯定没戏么。

    不需要冠冕堂皇的理由粉饰太平,所有人都明白其中拥由。

    在功利心极强的好莱坞,所有人都明白一个道理:

    你不可能总麻烦别人,除非你对他来说,有利可图。

    你演技再好,那也永远只是个演员;你导演技术高超,那也只能执掌导筒;人们迁就你,理解你,认同你,不过是因为能够赚钱罢了。

    为啥文艺片的演员和导演很难再圈中找到生存的土壤?

    因为他们没办法给片商带来巨大的利益。

    而江火呢?

    花了六年的时间在证明这一点。

    而她这一证明,就证出了人脉。

    片商的思路和演员导演的思路不同,你能挣钱,你就是我爹。

    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但只有江火把这个道理,证到了极致。

    在江火出现之前,娜塔莉-波特曼根本就不敢相信,有人敢同时撩拨六家。

    他们的极限,不过是自己注册一家制片公司,然后挂靠在各家名下罢了。

    但现在——

    她不仅撩成了,还撩出了令人惊惧的高度。

    如果说她和成龍一样,只是一个赚钱机器,那也就罢了;

    又或者说,和A Lee一样,商业片的技能树近乎为零,那也就算了;

    但现在的她,二者兼得,如此一来,还有什么事情能拦得住她?

    奥斯卡?

    这个最讲究Politically correct的地方?

    现在不也沦陷了吗?

    娜塔莉-波特曼心里非常清楚,奥斯卡就从未公平过;甚至在韦恩斯坦被干掉之前,那两兄弟还向她承诺过,八零后的第一位影后,肯定是她的。

    专业素养这种东西在提名的时候就已经筛选过了,能拿到提名的都是符合要求的,但至于提名和奖项之间,难操控并不意味着没法操控。

    韦恩斯坦、詹姆士、又或者说索尼和福克斯的两家冲奖机构,他们都有能力把冲奖几率放大,但——保送这种情况,娜塔莉也是第一次见。

    说得难听一点,在此之前,没人想过奥斯卡竟然能玩这么一出。

    可真当这一天到来时,他们除了沉默还能干什么?

    江火的所作所为让人想起了几十年前的大制片厂时代,当时的制片厂有能力决定一切,而现在,她无非是将六家和学院全部糅合在了一起……

    若是寻常时期,江火的这种做法无疑会出现汤姆-汉克斯蝉联奥斯卡一样的负面影响,那积攒了二十年的声望都让他饱受非议,但——她只花了两年时间就搞定了这一切。

    没人敢相信,江火先是给自己塑造了一个悲剧的人设,而后通过学院的脑残行为将LGBT与种族歧视摆放在了对立面,在加上《碟3》带起的噱头刷了一波全民好感度,顺便在访美的蜜月期彻底堵住学院的嘴巴……

    他们不敢相信这是江火的计划,他们只能认为这个女孩运气太好。

    好到上帝亲自出手,替她将所有的障碍全部扫清。

    好到所有的一切都顺理成章,让哪一方都没法挑出毛病。

    最令他们感到恐惧的是,这个家伙还是凭真本事吃饭的。

    让一个人哭,让两个人哭,让三个人哭,这都不算什么……

    IMDB上的百分之九十三的好评率,是没法刷出来的。

    看着舞台中央,双眸通红的家伙,娜塔莉扫了眼身旁的母亲,低声道:“妈……”

    “你要是再不同意,同一年龄段的剧本,就要被斯嘉丽抢光了。”

    …………

    “江火!”

    当身处法国南部的乔治-克鲁尼听到这个结果时,过去一年里一直在打探好莱坞消息,寻求回归的克鲁尼,苦笑了起来,实际上,没有回国的他早就听到了这一风声,但——

    他没有想到一切都这么的顺利。

    他零六年第一次冲奥,就拿了最佳男配。

    他承认自己有抖机灵之嫌,将电影和Political demands捆绑在了一起,但那也是按照大方向来,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个被自己视为敌人的家伙,竟然这么的暴躁与激进。

    绑选手,攥选票,吹哨子,外监督?

    他不敢想,也没法想。

    对于他来说,拍摄political电影就已经是拿奖的极限了,至于从上到下全都撸一遍?

    开什么玩笑,他还想多活几年。

    但——

    去年那个被他在舞台上diss的家伙,现在就做到了。

    看着那与之拥抱的六大高层,他已经能够想象得出,自己的回归道路有多么的曲折。

    连扑三部作品的他明白,自己的商业价值在崩溃的边缘,想要在这种情况下和江火继续硬碰硬?开什么玩笑——那他这辈子怕是都没机会重回好莱坞了。

    “行吧,你赢了……”

    “看在我主动认输,并且将罗素兄弟送给你的情况下,你能赏脸接受我的邀请……”

    克鲁尼已经不想在与江火斗了,他甚至决定,只要江火能给他见面的机会,江火想要啥都行,签他?收购他的制片公司?吃下他手中的发行渠道?

    这都不是事……

    他已经受够了在法国养老的生活了。

    他奋斗了这么多年,不想就这样轻易放弃!

    看着那缓步走上舞台的身影,他叹了口气。

    掏出手机的同时,也找到了罗素兄弟的号码。

    他承认自己输了,他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

    “江火!”

    “yeah!”几乎在同一时间,在当初江火参与《卧虎藏龙》试镜时的那间别墅内,两鬓发白的江致强狠狠的敲击了一下身前的桌子,举在手中的酒水晃荡不休,随着他的动作,更是溢散的到处都是,但他并不在乎,兴奋的他甚至可以将身前的一切全都给砸了!

    他不知道北美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当初自己的一个决定,造就了一个奥斯卡影后。

    虽然他们这些年聚少离多,但有江火这个招牌,他的生意变得异常顺畅。

    香江的电影发行已经被他包圆了,进口片方面的市场份额,就连龙五都抢不过他。

    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最令他欣慰的是,自己推了这么多年的电影,终于瞧见成果了。

    或许对于江火来说,这是层层博弈之后的结果,但对于他而言,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胜利——他不在乎这后面到底隐藏了什么,他只知道,那层阻隔,已经被江火踩在了脚下。

    …………

    “江火!”

    “哈哈哈哈哈!”

    和能够自抑的江致强相比,身处宝岛家中的A Lee,直接就跳了起来。

    只听哗啦声响,身前的茶几已经被他踹了出去。

    作为在好莱坞混迹了十七年的家伙,他当然明白,这个奖项有多么的困难。

    而身为詹姆士-沙姆斯的好友,他更清楚,江火今年的道路,走有多么的顺畅。

    事实上,早在颁奖礼之前,他就接到了江火的电话。

    但,他拒绝了。

    他明白自己现在不该出现在北美,他更明白,是他去年的结果,造就了今天的江火。

    可他并不想去现场观礼,这不是捧场与礼貌的问题,而是不能去。

    他不希望自己的存在继续挑拨那些保守人士的脆弱内心,江火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那就让她风风光光的继续走下去……

    几代人的梦在她的身上终于体现,他不想去触摸,更不想捅破。

    背后的各种阴谋就让他们这些老头烂在肚子里好了,他们要给那些年轻人更多的希望。

    擦拭着眼角泪水,激动的A Lee只想快点把《色-戒》弄完。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了,他相信,当初那个被自己带出去的小女孩,能给自己更大的惊喜——Avatar影业不是刚刚起步没有导演么?

    拍商业片他不行,但文艺片,他可以帮忙。

    这不仅是在帮江火,也是在帮他自己。

    …………

    “江火!”

    “哎呦!了不得哦!要翻天了哦!”

    北美半夜,京城下午。

    在颁奖礼开始之时,三爷就已经守在了电视机前。

    作为zho影的董事长,搞个信号还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当他听见江火的名字被提起后,那宛若海浪一般的兴奋,在心头不断冲刷。

    在接顾问聘书那几天,江火的待遇,他可是瞧的一清二楚。

    实际上,他早就对那些抱团取暖的家伙不满意了,那些垃圾玩意看得他是头皮发麻。

    但——他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去收拾那些家伙。

    而现在,理由已经送上门来了。

    他不会去管江火到底是如何拿到这个奖项的,他只知道,江火又给自己长脸了。

    这些年,江火进来的电影都是他亲自送报受审的,江火成就越高,他能运作的空间就越大,当初走关系帮着江火搞定顾问一职,很多人都在背地里说他疯了。

    现在呢?

    你们这群走不出的家伙在嘲笑啊!

    不是嫌弃威尼斯的奖项不够硬吗?现在再比比看,到底谁的荣誉更硬啊?

    那些为老不尊的家伙不是喜欢哔哔吗?

    现在,你们还哔哔的出来吗?

    那些垃圾不是觉得江火破坏了整个市场吗?

    现在,你们在继续抱团啊!

    “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们不想和江火沟通,江火还懒得和你们玩呢!”

    看着那缓步走上舞台的身影,三爷直接就抄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

    “喂?晚上的稿子对好了?别播那个了,所有节目全部停掉,直接给江火做个专题。”

    “什么?不知道?江火上台拿奖的事情你不知道吗?就你这样还当娱乐导播?”

    “报备?报备的事情我来搞定,你们管你们准备就行了!”

    …………

    江火并不知道,当自己起身的同时,这个蔚蓝的星球上,会有这么多人在关注。

    她和妹妹拥抱,和唐尼拥抱,和芬奇拥抱,和所有的自己人拥抱……

    她本以为自己能够和传说中的金鹰水后一样,冷静对待。

    但真等她一步步的走上舞台中央,居高临下的俯视众人时,那种憋闷许久的舒爽感,宛若窜逃而出的生灵,令她久久不能平静……

    这一刻的她,早已经忘记了在来时路上,和妹妹所说的话语。

    ‘活成了别人痛恨的样子?’

    别开玩笑了!

    下面的家伙,投来的全都是羡慕的眼神。

    虽然已经确认过了菲利普的手卡,她肯定上面写的就是自己的名字,而且她也相信,学院不会突然跳出来告诉自己,这是一个乌龙,但就是在这种知晓结果的前提下,她依旧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发酸,即便她已经无数次走上过领奖台,但这一回,在面对ABC的摄影机时,依旧是头皮发麻,脑袋空白——

    她本以为跨过歧视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在张嘴之时,发颤的声线却直接展露了内心。

    “我现在——很激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