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91所有人都在演

    “在想什么呢?”

    凝视着半靠在后座,透过车窗浏览着窗外景色的姐姐,江月抬起了右手,与之五指相扣。

    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留存在对方掌心之中的汗渍。

    此刻的江火虽然平静,但因情绪波动而产生的生理反应,倒是让江月面露微笑。

    江火不是第一次参加奥斯卡,更不是第一次搅和进这没有对错的战争之中了,虽然可以保持淡定,甚至可以冷静对待,但自身的本能反应,永远都没法作假。

    她有些紧张,有些兴奋,有些激动,有些——难以言说的辛酸。

    虽然在重生之前,她就明白了,只要是人为评选出来的奖项,永远都会留有争议,但真当这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时,那种天下尽在我手的感觉,的确会让人上头舒爽。

    两年前,她因为莫须有的否定而失落难受,但两年后,她又回来了。

    虽然这种回归并不纯粹,又或者说,这其中掺杂了无数纠葛,但——

    她依旧非常的高兴。

    因为她这回,不仅赢了四名对手,还赢了所有人。

    “月月,你难道不觉得,我活成了别人眼中痛恨的样子吗?”

    感受到从掌心传来的温暖,江火也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挑眉斜视着妹妹,温暖幸福的笑意从眼角逸散而出。

    江火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实际上,当零五年奥斯卡结束后,妹妹告诉自己,那一切都是她在从中作梗时,她虽然笑着面对,但心里,其实挺不是滋味的,浩克的版权和环球的借款对于她而言,根本就不重要,她希望掌握了韦恩斯坦黑料的妹妹能够帮助自己,而不是非常理智的去换取更多的利益。

    没错,在当时,即便只有百分之零点一的机会,她也觉得,该拼一下。

    不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那半年多的付出。

    但——

    妹妹的交易让她坠落崖底。

    随着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后,她没有羽怪妹妹,她把所有的一切都埋藏在了心底。

    推一推时间线就能发现,她真正接受斯嘉丽的时间,就是在那之后。

    那时的她很难受。

    但她难受的不是没有拿奖,而是掌握了自己所有秘密的妹妹竟然把她‘卖’了。

    五亿的借款和浩克的版权就能买下她?

    彻彻底底的交易令她没法接受。

    当然,她明白,妹妹的做法是最理智也是最正确的,可她过不了心理上那一关。

    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从目前的局势来分析,真正在瞎闹腾的,其实就是她自己。

    江火和江月,其实就像是球的两个面,江火感杏居多,江月理杏为主。

    足够感杏的江火能够更好的吃透每个角色,但缺乏理杏的她很容易钻牛角尖,而这个时候,充满理杏的江月会及时矫正她的决定,因为她的包容和退让,才让江火走到了今天。

    “活成了别人眼中痛恨的模样?”

    “不……你是活成了别人眼中艳羡的模样。”

    抬手将有些调皮的发丝捋至姐姐耳后,近距离的观察那副面庞,她能够感受到姐姐的自责与内疚,那种无法言说的惭愧被她捕捉的一清二楚,但——

    她并不想听这一些。

    因为在她的眼里,姐姐即使耍了小杏子,那也是她的姐姐。

    过往的事情已成定局,她没法追究,更不想追究。

    她现在,只希望姐姐能够高高兴兴的出现在台上,实现多年的心愿,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你高兴我就很高兴啊……”

    江月笑看着姐姐,俏皮的小舌吐露而出。

    和上个月的金球不同,这回,她并没有拒绝姐姐的邀请。

    她明白,姐姐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自己,因为她的存在,能够令她心安。

    和之前拿着姐姐的增票参加奥斯卡不同,实际上这一回,江月也收到了请柬。

    虽然她很少在公众面前晃荡,但大伙都知道她的能量。

    这一次,她不需要在和以前一样,坐在较远的后排观礼。

    已经形成默契的主办方,直接就把她的位置安排在了江火身旁。

    就如同在柏林电影节红毯上,二女所说的一样。

    ‘那是第一次,但永远不是最后一次。’

    当礼车停下时,现场的迎宾果断开门,伴随着尖叫声,姐妹俩走向了拍照区。

    面对着足以闪瞎人眼的镁光灯,二女拗过姿势,在红毯上接受着主持人的采访。

    这场直播由ABC全权负责,所有的问题全都在安全区内,背诵着PR早已准备好的答案,随便聊了几句自己的礼服,冲着镜头简单的介绍下妹妹,然后便顺势撤离。

    她们都不想营造出一种强势的感觉,放狠话?

    别开玩笑了好么。

    闷声发大财才符合她们的利益。

    “江火,终于见到你了。”派拉蒙主席布拉德-格雷笑脸相迎,热情的与二女打着招呼,“我等了你半年,你总得给我个回应吧?《碟4》真的不准备出镜吗?你推荐的迈考利,我还真的不敢用啊,要不你继续执导?我和汤姆都觉得没问题——”

    “噢,江火,见你一面可真难啊……”福克斯影业主席兼CEO吉姆-吉纳布利斯与二女拥抱了一下,而后便笑着问道:“我听说你已经把里奥搞定了?非常棒!只要这个消息坐实以后,我相信新闻集团总裁皮特-切宁会更高兴的。”——吉姆是《阿凡达》项目的忠实推进者,他希望这个大项目的阵容能够无比绚烂。

    “听说《梦露》已经在后期制作剪辑了?不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这个项目放在英国制作啊?拿回来剪不也是一样么?我们还能更好的沟通了解。”环球影业的郎-梅耶在江火身旁小声嘀咕着,说话同时,他的目光也朝着四周散播望去,面对那些投来的友好探视,他不停的点头回应,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停过。

    “《从零开始》的事情我很抱歉,我真的很相信你们,但主席他们不想冒险。”索尼电影娱乐的联***艾米-帕斯卡满是歉意的朝着江火叙说着自己的难处,仿佛之前那个看片的决定,并不是他们索尼下达的一样。

    结束采访以后,刚刚进入会场,姐妹俩便被迎上来的众人围堵了起来。

    负责公关工作的詹姆士还没来得及一一介绍,迎面而来的家伙便率先打起了招呼。

    虽说入圈九年,江火已经今非昔比,但这一届的红毯,她总觉得自己特别的忙。

    和之前那些演员同行们打招呼不同,今天与她寒暄的,都是各家的高层,而所说的内容,也不是以往的客道,而是和各家有关的切实利益。

    当然,这也不意味着那些演员同行、导演同行就会收手。

    他们也想挤过来,但除了那些真正的大咖以外,其它的家伙,连接近的机会都没有。

    面对潮水一般的应酬,江火只觉得自己笑僵了脸,站酸了腿,等和各大高层的寒暄全部结束后,她这才轻车熟路的拉着妹妹入场就坐,至于其他人——

    则被她丢给了詹姆士。

    “这就是钱的力量啊。”江火隐晦的跺了跺脚,试图以缓解那酸麻的症状。

    然而,面对她的感慨,江月倒摇了摇头,“钱?不,这是权力——”

    “多少人想要花钱买进好莱坞?但没有一个成功的。”

    “只有先入场,你才有权力花掉手中的钱,不然的话,你永远都会和那些想要钻进好莱坞的公司一样,待在B投资方的阵营之中。”

    虽然加上这一回,江月只来过两次,但面对扫视的镜头,她一点都不怯场。

    就像是杰夫-贝佐斯向朋友炫耀器大活好之后,媒体才爆出他劈腿的消息一样,只要他们这些当事人不主动爆料,那些媒体,就是聋子和哑巴。

    对于妹妹这干净利落的回答,本想继续感慨的江火翻了个白眼。

    这就是理智主导后的结果啊,若是换成斯嘉丽,她肯定会顺着江火的意思说下去。

    不过一说起斯嘉丽,江火倒是有些遗憾。

    虽然对方也收到了请柬,但并没有前来赴约。

    她非常的聪明,明白江月在江火的心中是不可动摇的,于是这第一次,她就不凑热闹了。

    至于以后——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当然了,如果不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就比如说曝光度等啥的,其实没几个明星,愿意参加这啥颁奖礼,饿、渴、无聊……最重要的是,你还必须全神贯注。

    江火零一年第一次参加时,就走神发愣过,如果没有唐尼提醒,她怕是会直接出糗。

    而现在嘛,就算有着多次经验,她也依旧没有找到抵抗无聊的好方法,度过了开场阶段,随着技术奖项的颁发,精神逐渐涣散的江火直接就抓着妹妹的手掌,悄悄地在对方的掌心里写起了字,用这种无声的小游戏消磨着难熬的等待时间。

    各类技术奖项、事先定好的终身成就奖、表演、演说、最佳影片的入围影片介绍——

    按照流程,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当负责颁发最佳女主角奖的菲利普-霍夫曼拿着信封,面带微笑的走上舞台中央时,那心照不宣的笑容令在场众人鼓起了掌。

    舞台上的他彬彬有礼的夸赞着五个候选人,而随着他的话语,ABC的镜头也将五名选手纳入框中,即便明知道这是在走形式,但她们,依旧表现出了足够的兴奋与期待。

    就连差点没饿断篇的江火,也挺直了腰杆。

    “在电影当中,你们是闪耀夺目的主角,今晚,你们光彩照人,奥斯卡为你们而炫目。”

    “这五位美妙的女士分别是——梅丽尔-斯特里普,《穿普拉达的女王》;凯特-温斯莱特,《身为人母》;朱迪-丹奇,《丑闻纪事》,以及——江火,《暴雨》。”

    对着镜头短暂致意后,他便低下头,小心翼翼地撕开了信封。

    瞥了眼卡纸,脸上浮现出了然的笑意,拉长声调的同时,也意味深长的念出了上头的名字,“And the oscar goes to——”

    “江火。”

    ‘哄’地一声,原本安静的会场内响起了海浪一般的掌声。

    就连零五年踩着江火上位的肉丝,脸上都没有流露出半分震惊。

    这是一个早已设好的局,所有人都知道结果,所有人都在按照这个结果在演。

    但——

    这重要吗?

    这不重要。

    甭管响彻耳旁的掌声中,到底隐含了什么。

    她只知道,当年她在这儿受到的委屈,现在全都拿回来了!

    最令她激动地眼角含泪的,是这些家伙就算有任何不满,也得打碎牙,往肚里吞!

    当初不是踩着我强行上位吗?

    不是觉得我无处诉苦吗?

    我现在践踏了你们所谓的公平,重新回来了。

    你们再去向媒体哭诉啊!

    你们敢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