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90裁判的沦陷

    “噢,真的是令人头疼的选择。”

    就在梅姨准备休假之时,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会议室里,那可是灯火通明。

    刚刚看完金球奖颁奖典礼的校长西德-甘尼斯,已经快要将自己为数不多的头发给揪光了。

    作为一名第一次接触,又或者说,是第一次真正接手前任弥留苦恼的家伙,他对江火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零五年的时候,前任校长弗兰克-皮尔森强行捂下了哈维的丑闻,本该顺风顺水的颁奖礼,弄得学院里外不是人;

    零六年的时候,新上任的他本以为大伙会在LGBT这件事情上面达成共识,但没成想,又在阴沟里翻船了;

    而今年第三年,就在他琢磨着终于有机会大显身手时,却变成选手公开操盘了!原本负责场外监管的媒体噤声了,参与的选手和公关消失了,拥有投票权的评委懵哔了……这算什么?掀掉规则之后的默契吗?

    但这规则可是他们订立的啊!

    “没错,规则的确是我们订立的,但我们没办法控制选手啊……”

    看着坐在主座之上,愁眉苦脸的校长,学院公共关系部的部长谢丽尔-艾萨克斯合上了手中的文件,“电影是索尼拍的,宣发是环球负责做的,由她制作,马丁拍摄的电影是华纳推的,福克斯的母公司新闻集团才和她们签订合作协议,派拉蒙拿着合同追了她大半年,迪士尼集团主席上个月才推掉第四季度总结会议,陪了她妹妹一个下午……”

    说到这儿,谢丽尔忽然停了下来,仿佛在给在座的诸位反应的时间,但又更像是回忆着自己得到的情报,大概沉默了有半分多钟,她这才继续道:“另外四个人,已经停止公关活动了,而在这个节骨眼上,詹姆士-沙姆斯花了二十万,拷贝了六千多张光碟,让人送到了每一位评委的手中,再加上《梦露》那强大的制作阵容,那些家伙已经确定投票了……”

    虽然她并没有说清楚那些家伙到底是谁,但在场的家伙都不是傻子。

    犹太帮、白人帮、黑人帮……

    随便用脚趾头做个减法,也能够得到答案。

    这种明目张胆同时操控三方的手段已经比当初的韦恩斯坦还要过分了,但在场的这些学员理事会成员听完了谢丽尔的叙述后,并没有着急上火,反而是在寻找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没错,他们在寻找一个能够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理由。

    其实整件事情,并没有那么复杂。

    学院每年举办的奥斯卡晚会,都能够收到将近一个亿美金的广告收入。

    进行综合计算后,奥斯卡最佳影片、影帝影后、男配女配的平均价格不过千万而已。

    说的难听一点,一个奖项的公关费用若是超过了一千万,那甭管日后如何收场,在这方面,片方肯定是亏损的,正因如此,才会有片方和冲奖个人,各担一半成本的说法。

    又或者反过来说,只要你给别人带来超过千万的收益,那他们就会考虑不和你作对。

    而现在呢?

    除了迪士尼以外,另外五家早已经从江火的身上赚的是盆满钵满。

    对于这些死要钱的家伙来说,它们从江火身上得到的利益早已超过了奖项带来的总和。

    如此一来——

    “我们就没法让那六家,重新加入游戏了。”

    谢丽尔的分析听得在场诸位理事那可是连连摇头。

    事实上,当他们得知,《暴雨》要冲奥后,他们就明白了,今年的问题比往年还要严峻。

    虽然他们并不相信,江火再下一盘超大的棋,但从她妹妹倒戈环球,借着对方的力量干掉韦恩斯坦开始,所有人都掉进了他们的陷阱。

    没人能够想象,这是一个布了三十六个月的局。

    他们宁愿相信,都是去年把最佳导演颁给A Lee的锅。

    在他们看来,如果没有这一出,那今年,江火依旧没戏。

    虽然他们所有人都明白,江火的表演完全配得上这个奖,但——

    江火和A Lee的身份,才是真正的原因啊!

    两人要是换个边,兴许零五年和零六年的结果就会掉个个。

    就和《国务卿女士》这部美剧一样,这是一个非常复杂,且永远没法说清楚的问题。

    “我需要一个给她颁奖的理由,能够说服外界的理由。”

    西德-甘尼斯揉着眉心,他觉得自己的脑壳真的非常的疼。

    现在,片方、评委、候选人,这三方全都联合起来,把学院架在了火上烤。

    他们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利益,从来就没人想过,他们学院有多么的难做。

    奖的确可以颁,但颁了之后呢,如何堵住那些悠悠之口?

    别看外界默契十足,但若是真出了反转问题,最后背锅的,还不是他们学院吗?

    西德-甘尼斯可不相信,若是真出问题了,这些家伙,会跳出来承担责任。

    身为资本家,赚钱才是要务,若是出现舆论风波,倒霉的只可能是学院。

    与他抱有同样想法的理事,还有很多。

    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宁愿在爆出零五年的黑幕。

    公信力下降和被民众戳着脊梁骨骂,那可是两个概念。

    即便他们明白,这种做法很有可能引得江火恼怒,从而在Facebook散播一切。

    但——

    在没有合适的粉饰理由前,他们不想赌,也不敢赌。

    但是,就在一干人等为着这件事情而挠头爪儿时,听了他们心中忧虑的谢丽尔,倒是敲了敲桌子,吸引所有人注意的同时,她也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公关稿,说了出来。

    “各位,你们难道忘记了,江火接下了奥运会艺术顾问一职吗?”

    “如果没有这层身份,我们还不好解释,但现在嘛,一切问题都没有了……”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去年为什么会接下同样的职位?”

    “因为去年四月份,不是发生了继破冰、九七之后的第三次来访吗?”

    “他去了西雅图附近雷德蒙德的微软总部参观。”

    “他去了西雅图总装波音飞机的‘梦工厂’,接受工人赠送的工作帽,并向聚集在那儿的全厂六千多员工发表快速发展航空事业的演讲。”

    “他去了White House访问。”

    “他去了耶鲁大学发表演讲并且赠予图书,回答了双方关系的问题。”

    “还需要我再提‘拥抱熊猫者’吗?”

    “和零五年、零六年相比,蜜月期的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啊……”

    说到这儿,谢丽尔-艾萨克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身为学院的公共关系部部长,她早就把整件事情摸清楚了。

    阻力?

    阻力当然是有的,任何时候都会存在。

    但和以往的冰点关系相比,上面形成的蜜月期,能够让他们的工作变得更加简单。

    所有人都不是傻子。

    包括六大在内的媒体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完全是因为现在的风向就是这么的平和。

    在policy出现拐点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好解释。

    而且他们也不用担心在颁奖之后出现麻烦。

    因为这一切,会有人解决……

    “真的要把事情上升至这种高度吗?”

    “我觉得没问题,谢丽尔所说的好歹是一个非常正当的理由。”

    “没错,在蜜月期颁给她是正确的决定,不仅展现了我们的立场,也能缓和我们去年因为《断背山》而和保守派形成的僵硬关系,顺便在拉拢一波有色族裔,告诉全世界的人,我们学院不搞歧视,我们只是实事求是的说话。”

    “我觉得这样很好,不仅能对学院形象进行重塑,还让那些反对人士挑不出毛病,他们想骂?那就去骂White House里的那些家伙好了,我们只是跟着大方向走而已。”

    “没错,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要抓紧时间……”

    “至于颁奖之后的局势变幻?那就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了,我们只要展现自己的态度就行了,一切跟着大方向走,绝对不会有问题……”

    谢丽尔的分析得到了在场理事们的一致赞同,等他们将目光投向校长时,坐在主座上的西德-甘尼斯,心里其实有些难受。

    他是犹太人,他和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杰克-尼科尔森的关系非常好。

    他知道这些家伙,到底在干些什么。

    但他没有问。

    因为他相信,自己这个学院院长,绝对能够秉公办事。

    但——

    他没想到,就在他琢磨着如何打破僵局时,‘自己人’谢丽尔竟然已经找好了理由。

    听了谢丽尔的讲述,听了在场理事的认可,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导演!这剧本不对啊!

    他们要讨论的是如何制止江火这种公开操盘的行为,但——

    他没想到‘自己人’竟然给这种公开操盘的理由找好了借口!

    而且这个借口,又或者说是说辞,还是这么的‘伟光正’!

    跟着大方向走都得颁?

    哇——

    他——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说些什么。

    参赛选手因为片方高压而放弃,他没话说;

    片方因为江火带来的利益而收手,他也没话说;

    评委因为选手的衰减和犹太人的支持而投票,他更没话说;

    但现在,学院内部,他们这些裁判都已经倒戈了!他孤家寡人一个,还能说些什么?

    选手、赞助商、评委、裁判都觉得没问题,那这还评什么呢?

    “行吧,那就按照票数说话吧。”

    西德-甘尼斯略带恼怒的挠了挠头,最终还是放弃了。

    感觉江火践踏了奥斯卡的公平?

    抱歉,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公平。

    但——

    谁也没想到,两年前被他们操盘堵在门口的家伙,两年后操了所有人的盘。

    从上到下,里里外外,全都觉得没问题,那这游戏还玩个屁啊?

    你这么牛哔,我这校长的位置给你坐算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