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89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游戏

    终于……

    当里奥看向自己,说出‘不用再接PR的电话’时,江火就知道,她终于得到了电影生涯当中,第……她也不知道这该是第几个重要奖项——抛开被美国媒体戏称的金动植物奖,这应该是她职业生涯当中,第一个北美正统的专业奖项了。

    对于一位无数次走向领奖台,拿过柏林、威尼斯奖项的家伙来说,她曾以为,自己一直能激动下去,但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她不仅没有任何‘演技受到肯定’的激动,更没有传说中的意外之喜,此时的她就感觉自己是在打《文明》,别人还在信息化时代猫着发展呢,她就已经开出末日机甲,进行平推了——

    现在的她远没有当初江致强和A Lee打电话告诉自己,让她去柏林领奖时的兴奋,那种纯粹的惊喜,随着她越来越了解圈中规则后,逐渐消失殆尽,就如同索福克勒斯所说的一样,‘无知是最幸福的生活’。

    江火并不认为,自己已经成熟到不用在学习,博学到没有任何成长空间的地步,经历过世态炎凉的她早就没有了那种纯粹和天真,当她走向领奖台的时候,她的心里更是感慨万千: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奖项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就算她拿到之后,又能证明什么呢?人脉?公关?亦或是其它?——反正,从大伙那心照不宣的眼神中,她只瞧见了羡慕和妒忌。

    当然了,这也并不意味着她真的没法高兴起来,不论这个奖项对于旁人来说,有着何种意义,但对于她而言,已经证明了她是今年演的最好的女主角之一,和花钱就能买的野鸡奖项不同,如果你的表演没有入圈,就算人脉在广,人家也不会投你,从而毁掉自己的口碑。

    压下心中那不合时宜的感慨,更是担心回去之后被妹妹教训,江火按照事先准备好的基调,步伐轻快的上了台,先是客气的与里奥相拥了一下,而后这才接过对方的话筒。

    “恭喜你。”交还话筒的同时,里奥也没忘记自己的职责,继续打趣道:“如果你会兴奋的举办派对的话,一定得打电话给我。”

    “没问题,派对肯定会有的,只要你肯在福克斯的合同上签字。”

    江火也笑着回答,只不过在回话的同时,她又扯出了今年即将合拍的《阿凡达》。

    对于江火这种随时随地拉人头入伙的行为,里奥倒是耸了耸肩。

    就在江火以为,这个家伙又要拒绝时,他倒是前倾附耳,用江火的身形挡住自己的嘴巴,小声地说道:“下个月你要是能登台,我就签字。”

    里奥不是傻子,在圈中追逐了这么多年,他当然明白,自己的演技远不止于陪跑。

    他欠缺的只是一点点的运气,又或者说,是那令人恐惧的关系网。

    和强者组队是这个圈子里的潜规则,而里奥更是这个潜规则的践行者。

    自从他入圈以来,和他合作过的男主男配女主女配都拿过奖,他从来都不忌讳这一点,反而引以为豪。

    对于里奥这样的回答,江火先是一愣,旋即大笑了起来。

    里奥的承诺可比获奖来得更让人兴奋,对于已经转变心态的江火而言,这个喜欢玩水枪的超A,才是现阶段首要攻克的目标。

    短暂寒暄转瞬即逝,当她从里奥的手中接过奖杯,面对台下的万千目光时,江火嘴角勾起,继续保持着方才的笑容,“我知道你们在猜,里奥刚刚和我说了什么,这不是秘密,他只是和前面举行过的N次颁奖礼一样,邀请我去骑自行车。”

    “当然了,我对他的身材表示担忧,如果骑到一半车胎没气了,我可没办法把他带回来。”

    江火那一本正经的表情加上大家伙心知肚明的梗,顿时赢得现场一阵哄笑。

    美国人一向都吃这种很活跃气氛的玩笑,而里奥集邮骑自行车的梗更是众所周知,这个笑话放在奥斯卡或许有些轻佻,但对于更加年轻化的金球奖来说,倒是一个非常棒的调味剂。

    非常低调的江火也会调侃其他人,这让许多观众都非常的满意。

    当然了这也和她地位上升有关,如果这个笑话放在两年前,她估计得被那些里奥的粉丝给喷死。

    “秘密已经和你们分享了,至于获奖感言,我觉得都可以编成一首歌了……”

    “感谢索尼给我提供了这个本子,感谢唐尼能毫不犹豫的接下这个项目,感谢大卫能放下手头上的事物来执导这部电影,感谢詹姆士能负责宣发,当然了,还得感谢一直支持我包容我的妹妹,噢,我爱你们——谢谢去影院支持我的观众,我知道两百分钟真的很难熬,没有你们的,我注定平凡,感谢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能给我这个奖,非常感谢!”

    “最后我要谢谢没有到场的A Lee导演,当初是你选中了我,是你改变了我的一生——我很庆幸能被你选中,谢谢,真的非常感谢!”

    江火朝着舞台下方深鞠了一躬,而后便和里奥一同说笑着走下了领奖台。

    等她拿着奖杯来到后台接受采访时,唐尼已经在采访区等候多时了。

    “江火,能形容一下你现在的心情吗?”

    “噢,江火,你今晚美极了,你会如何庆祝你的奖项?真的和里奥去骑单车吗?”

    “你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在那足以闪瞎眼的灯光刺激下,江火又露出了习惯杏的微笑,凭借对镜头的直觉,找到一个适合拍照的姿势,同时还要回答连珠炮一样的问题,当然了,或许是因为‘自己人’的原因,那些急于获得独家报道的记者并没有多么的刁钻,就像比尔-盖茨的八十亿事件早已静默一般,不痛不痒的问题是双方早已形成的默契。

    捧着奖杯与其他获奖者合影,直到下一个奖项的获得者进入后台后,江火这才被唐尼从人堆里拉了出来,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她能够离开了,这些机械杏的工作会一直持续到颁奖礼结束之后,当然了,金球奖之后,各个公司也会举行自己的获奖派对,而《暴雨》的庆功派对则是由詹姆士-沙姆斯一手操办的,江火和唐尼、大卫等人都会参加,而这也是焦点公司常年拉人脉的好时机,即便已经习惯了早睡早起的江火,也得把整个流程走完。

    “说实话,你不应该一个人闷在家里。”

    自从派对开始后,里奥便拎着一瓶酒凑了过来,虽然他现在一直在和马丁-斯科塞斯混,但他从不会放弃一个能用的人脉,“真的,我有很多朋友想要认识你,可是每次邀请你参加派对时,你那个名义上的经纪人总会告诉我,你没空。‘江火每天晚上十一点就入睡了’,‘江火并不喜欢喝酒’,‘江火不喜欢你们这些运动’——oh!人一生就这么几十年,你不喜欢被别人奉承也就算了,你连玩都不玩么?”

    看着那耸肩无奈的家伙,江火大笑了起来,然而,还没等她客道,一个酒瓶就已经与其相撞,“对她来说,拍电影就是玩,她天天都在玩,你还想让她怎么玩?”

    唐尼的话语令里奥翻了个白眼,他早就看出来了,江火拉着唐尼出席活动是有婴谋的。

    不仅是宣传,而且还是挡酒。

    今天晚上江火和唐尼都是主角,在这种带有欢庆意味的派对上,江火可是被唐尼保护得好好的,除了最开始的几杯外,接下来甭管谁来,一直都是唐尼在那儿喝,那微醺的面庞和清醒的脸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知道的人心里会不断感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老爹在护着女儿呢;当然了,虽然略感诧异,但没人会主动劝酒,江火喝不喝与谁喝那都是她的自由,她早就过了求人拿本的阶段,现在是大伙捧着她,而不是她求着人。

    …………

    “oh,这叫什么?用佛家的话语来说,那就是功德圆满?”当江火拿着永远都喝不完的酒杯,与诸多贵客谈笑风生时,网络上的各大社区里,冒出了属于帖子。

    “江火终于拿到金球了!这回的评委总算没有眼瞎!”

    “没有悬念的一个奖项啊,就连NBC在转播,里奥读到五位候选人时,她们五个都没有惊讶和震惊,仿佛早就知晓结果一样……”

    “知晓结果?算是吧。你们没看见江火起身上台时,沿路与她拥抱的家伙都是各大公司的高管吗?六家一个不落,他们或许比所有人都清楚吧?”

    “虽然整个过程和结果都没有任何意外,但不得不说,江火今年的表演配得上这个奖杯,她甚至比《百万》当中演的更好,当然,我更好奇的是,她和里奥到底是啥关系……”

    就算各大媒体闭口不言,观众们也都不是瞎子。

    队友欢庆的举动还能理解,但就连对手都起身拥抱的行为,那可就是在明示了。

    这个曾经被无视的家伙,这回到底集结了多少人帮她冲奖?

    民众们并不清楚,但他们好奇,他们希望得到一个科普贴。

    可惜的是,没人会和他们说这些事情,包括参加评选的当事人。

    因为她们没法说,也不能说……

    “今年颁奖季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吧?”

    和江火一样,刚刚在金球奖上凭借《穿普拉达的女王》捧起最佳音乐片/喜剧片女主角的梅姨靠在舒软的沙发上,满是放松的冲着身旁的PR说道,“今年应该是整个圈子里的女演员,过的最轻松的一年了吧?虽然奥斯卡还有一个月,投票程序还没开始,但所有的公关工作都已经停了,应该就只剩下焦点那一家举办观影会了吧?”

    没错,作为拿过奥奖提名最多的女演员,梅姨早就听到了风声。

    不仅是福克斯公开告知她,今年不会公关,还有她的好友克林特也打来了电话,向她明确的阐述了一下《穿普拉达的女王》并不符合当下价值观的诸多看法。

    是的,零五年借着江火的助攻,拿下两尊小金人的克林特也拉着脸面,和梅姨分析态势。

    那种全天下都在助攻的行为,让梅姨倍感羡慕。

    一直以来,她都是靠着韦恩斯坦的帮衬才走到今天的,每一届爬起来,都是胆战心惊,生怕自己哪里做错了,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要回想一下今天在出席活动的时候,是否说错了话,而现在呢——江火的公关已经从评委那儿偏离到选手这儿了。

    在此之前,这种情况,她根本就不敢想。

    就连韦恩斯坦也不敢这么嚣张的组织人手,告诉其他的选手,今年你没胜算。

    而那些见钱眼开的公司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不可能拒收选手的钱,说今年这项业务咱不做了。

    但——

    事实就是这样。

    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梅丽尔不仅接到了克林特的电话,还接到了史蒂文的电话,那些曾经和自己合作过的犹太人仿佛一时间都冒出来,和她聊家常,说电影……

    近乎海浪一般的攻势将她淹没殆尽,知晓游戏规则的她明白——

    这场游戏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是的,梅丽尔,我们可以放假了。”

    自从韦恩斯坦消失后,梅丽尔就换了个新公关。

    这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听见雇主的询问后,他直接就苦笑摇头道:“接下来,所有的战争都和我们无关了,根据你这些天接到的电话来看,她的保底票就有一千多张了,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公关都是白费功夫,当然了,我觉得现在最烦的,不是和我们一样的其他四名参赛者,而是——”

    “学院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