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86魔怔

    对于圈内人而言,零七年的金球奖,和往年都不相同。

    不是因为今年又出现了什么天才级别的人物,各项提名名单上的家伙甚至都是大家的老熟人。

    而是今年各大奖项的火药味,并不浓郁。

    又或者说,上至媒体下至当事人,压根就没有为了各项奖项吵吵不停,只是单纯的报道着某些人获得了某些奖项,至于往届那种狂热的分析、预测等……

    抱歉,今年这方面的环节,和以往相比,少了很多。

    历年来,作为奥斯卡最后一个风向标,金球奖的召开总能抢占一波头条,人们会热切的聊着各项大奖,聊着各路明星,但今年,好莱坞的绝大多数女星仿佛都消失在了紫薯精的响指中,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了那对黑金CP。

    即便江火匿在伦敦没冒头,她的成绩也闪的旁人睁不开眼。

    由她制作的《暴雨》和《无间行者》,皆拿到了金球奖最佳剧情片的提名,而她本人、唐尼,以及《暴雨》导演大卫-芬奇和执导了《无间行者》的马丁-斯科塞斯也拿到了女主、男主、导演的提名,光是这样的成绩,就足以让那些媒体大书特书了,更不要说,今年负责直播金球奖的媒体,还是NBC环球——

    没错,你的好友,环球家的小公主又上线辣!

    “很难想象,她用六年时间,走完了别人一辈子都无法走过的道路,我们之前统计过同一年度凭两部影片获得最佳导演提名的导演都有哪些,我们还统计过同时以制片人和导演身份获得最佳影片奖和最佳导演奖的人员到底有哪些,我们更统计过大满贯电影有哪些,但我们没有统计过,凭借两部不同电影,同时拿到同届最佳影片提名和最佳导演提名的家伙有哪些,话语很拗口是吗?不要紧,你们只需要知道这个女孩已经创造了历史,而这个历史的前面,不需要加上女杏这个形容词……”

    是的,当NBC环球的编导琢磨着应该如何将上头BOSS的好友描述的更加牛哔一点时,翻看今年提名名单的他们猛地发现,在同龄女星中,又或者说自游戏诞生以来,漫长的历史记录中,她已经成为唯一了。

    这种唯一,不是同一起跑线上的遥遥领先,而是根本就找不出另外一个和她同样的家伙,把他们放在一起进行类比。

    之前,他们可以拿江火的商业杏说事,但自从她蹿上女星影史票房第三后,这方面就没办法比了,在她前面的只有凭借《哈利-波特》系列上位的艾玛-沃特森,和凭借《指环王》系列打下坚实基础的大魔王凯特-布兰切特,但这两者和她没有类比杏,因为江火到目前为止,一部系列影片都没有,这种光凭单片就能上位的成绩,已经是地狱难度的最好表现了。

    当然,如果让他们知晓,江火手上还有一堆影史票房前十的电影没拿出来时,这场游戏便已经可以宣告提前完结了,大家看她一个人刷不就行了吗?

    也就只有她自己能和自己一起玩了啊!

    就和周伯通的左右互搏一样,双倍快乐!

    在已经快要说烂的商业领域找不到夸赞的溢美之词后,NBC环球的编导便开始翻找奖项,本以为没有拿过奥斯卡的江火还有进步的空间,但当他们发现,江火是第一位凭借制片人身份拿下同一届最佳影片提名的候选人,而且,这两部影片的导演也同时拿下最佳导演的提名时,他们的脑袋,有些发懵——这种四黄蛋提名的几率,甚至比拿奖还要困难。

    就算不限制杏别,在此之前,也没人做到过。

    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江火今年依旧颗粒无收,但她已经在时代中留下了自己的印记,她甚至比一众八零后小花更容易成为传奇——

    呃,不对,她就算拿不了奖,也已经是传奇了。

    至于是否能拿奖?

    圈内人那可是心知肚明。

    十九座前哨奖不是白给的,又或者说,这十九座前哨奖的评委,全都是那群拥有投票权的老头,他们现在担心的甚至不是江火是否能拿奖,而是担心今年,是否会出现一场屠杀。

    “她今年的金球奖对手都有谁?”就在NBC主持人按照编导写好的稿子竭尽全力的向大伙介绍已经不用介绍的江火时,网络的各大八卦板块上,都在关心这个问题,“佩内洛普-克鲁兹?这不是和汤姆-克鲁斯演《香草天空》的那个吗?她是西班牙人吧?没有任何竞争力。朱迪-丹奇——我的印象里只有她的《007》。玛吉-吉伦哈尔?我怎么对这个家伙一点印象没有?哦!她原来是杰克-吉伦哈尔的姐姐?那看样子,就更没竞争力了。至于最后一个凯特-温斯莱特——Emmmm,零五年的事情还会重新在肉丝的身上上演吗?我觉得那群老头只要有点脑子,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吧?”

    金球奖的名单和奥斯卡有着一定的区别,但对于江火来说,都是一样。

    而就在不少赌徒想要在博彩公司买上一笔时,进入博彩网站的他们才震惊的发现,今年女主角的盘口,竟然都没开?

    这是什么鬼情况?

    竟然还有博彩不开的盘口吗?

    这是不能开还是没法开?

    若是换做往年,博彩公司的做法早就登上各大媒体报纸了,但现在,那些媒体仿佛视而不见一般,似乎压根就不知道这些事情,北美五大广播电视网都没报道这件事情,而那些纸质媒体更是闭口不言,甚至连负责报道娱乐新闻的记者,都和失忆了一般,压根就没人提及往年他们最喜欢讨论的盘口问题,转而在不停的分析各项作品。

    这种做法,令北美的民众嗅到了一股非比寻常的气味。

    一直以来,江火在他们面前展现出的都是一副弱势模样,她被黑,她被歧视,可她每一次都能重新归来,所以当人们发现,某一天,那个女孩似乎得到认可时,那种静默沉声的等候,宛若暴风雨前的平静。

    他们等待着彩虹的到来,等候着江火的又一个惊喜。

    “我已经记不清当初是如何被同伴拉倒电影院里去看她的电影了,我看的第一部应该是A Lee的《卧虎藏龙》吧?这么多年了,她还是那么水灵……”

    “哦,那群评委被自己去年的做法给搞懵了吗?他们也明白是时候还债了吗?”

    “可怜的陪跑者,或许那些家伙心中都已经有数了吧?我估计梅姨心里也清楚,那个拿了三亿票房的《穿普拉达的女王》根本就不会受到评委们的青睐。”

    “六年了,她进入北美六年了,这种上升速度可比A Lee快多了,虽然我不知道她是如何让那些媒体静默的,但很显然,她这一回打趴了所有人。”

    或许对于别人来说,这种全世界都在掌控之中的行为会引起影迷观众的diss,但对于江火而言,她压根就不用为此而苦恼,她没黑点,她没黑图,她不醉酒,她不吸毒,她甚至连违章驾驶都没有,从她出道以来,没有一个导演损过她,没有一个同行批过她,再加上所有影评人的倒戈,大多数的网民在瞧见现在的江火后,只有一种自家女娃娃又长大了的感觉,那种发自内心的感叹,令他们为江火而高兴。

    “难道江火不该得奖吗?她出道以来的九部电影,只有《失眠症》低于八分,我真的没办法想象,在女演员中,还有谁能拿下这样的口碑?比起其他的家伙,她无疑才是女演员的典范,毫不夸张的说,我在看《暴雨》的时候,全程都在哭,她和唐尼的表演让我又想起了那个已经离开我的老爹,我和妈妈都快把他给忘记了,但——在此之前,我从来不知道父爱电影能这么拍,我甚至觉得他比威尔-史密斯的《当幸福来敲门》还要好!”

    “一点六个亿的票房虽然低,但也可以碾压一堆冲奖片了好么?她又漂亮又年轻,又有才华,被歧视了这么多年终于能站起来,我真的为她高兴……”

    “《暴雨》完全是大卫-芬奇的杰作,江火和唐尼都脱胎换骨,他们应该都得奖!”

    即便没有刻意引导,网络上的舆论也是一边倒,但现在,金球奖直播期间,只有那些没有参加的家伙会主意这些言论,看着那令人艳羡的热度与夸赞,这些没有机会入场的B-list、C-list可是眼馋不已,他们也希望能够在未来的某一天,达到江火这种地步,那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热度,甚至可以把一个边缘明星,瞬间带红。

    就拿斯嘉丽来说好了,她今年没有任何冲奖作品,也不参加此次颁奖礼,但她的名字,一直就在Google热搜榜单的前十之中,与之有关的新闻更是成为了议论的焦点,即便《梦露》才刚拍完,就有将近十万人在IMDB的页面上,点了期待。

    当然了,因爱而爱的情况并不在所有人的身上都适用——

    有不少喜欢斯嘉丽的家伙现在也坐在直播面前,但他们心里想的,可不是那美得冒泡的画面。

    “哇,她和斯嘉丽什么时候出来啊……”

    德克萨斯大学的学生宿舍里,刚从球馆里回来的瘦竹竿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电脑,浏览着论坛的发言,听着NBC的转播声音,期待着江火的到来。

    如此行为,也令同宿舍的室友有些无奈,正在那儿打游戏的家伙扭头看了眼瘦竹竿的背影,摇头道:“凯文,斯嘉丽不会和江火一起出席红毯秀好么?而且,你就算在怎么盯着屏幕看,你也喝不到斯嘉丽的洗澡水啊,算了吧,她们两个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想一想她妹妹的身家,人家不是那些好莱坞的普通女星……”

    早在入学时,这个小胖墩便明白,自己的室友喜欢斯嘉丽,但——

    有什么用呢?

    他明白自己的室友能凭借天赋,轻轻松松的成为亿万富豪,但——

    他的梦想可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啊。

    想要撩走斯嘉丽?

    在他看来,自己室友凯文的这个想法,甚至比拿总冠军还不切合实际。

    然而,在听到室友的话音后,对着电脑的瘦竹竿猛地扭头,诧异的问道:“what?她不会和江火一起出席红毯?真的假的?”

    那略带震惊的反映压根就没有超出室友的预料,“当然是真的啊,NBC今天早上才发的消息,受邀嘉宾当中,斯嘉丽因故缺席。”

    这个小胖墩本以为自己的室友会因此而失落,但没成想,在听见他那肯定的回答后,凯文竟然变了个人,喜上眉梢的重新转了回去,口中还说道:“好啊!不和斯嘉丽走红毯好啊!这说明我还是有机会的啊!”

    如此话语听得小胖墩是目瞪口呆。

    握草——这家伙魔怔了吧?

    (,,#?Д?)

    就在他琢磨着,是否要打电话帮他喊救护车时,重新盯着电脑直播的凯文,却如同精神病患者一般,不断地念叨着:“她带个别的女伴,一定要让她带个其他的女伴,求你了上帝,一要是她们分手了啊!——噢!What fuck?竟然是剧组宣传吗——啊啊啊啊!这一点意思都没有啊!为什么不是她和斯嘉丽分手了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