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72斯嘉丽-梦露

    由于整部影片的大名单,除了两个主角以外,其余的人员与前世阵容基本吻合,所以在敲定人选之后,剧组的试妆工作都是由那些助理导演与制片主任负责的。

    今天之前,斯嘉丽除了当着资方爸爸‘草率’试镜外,根本就没有带妆出镜过,因此,当江火和乔纳森在外面聊天时,她依旧在和造型师进行着最后的沟通。

    “虽然很多人都说你和玛丽莲长得很像,但我并不这么觉得。”负责给斯嘉丽上妆的造型师甚至比她还要小上一岁,活力十足的她就像一只百灵鸟,不断地向斯嘉丽解释每一层妆的用意,“虽然你们都是金发,但你身上却有一股凌厉的气质,眼睛里透着精明,和梦露完全不一样,她的长相有些稚气,因为时代的原因,那种娇憨的感觉并没有于你身上得到体现。”

    “当然了,我倒是觉得现在的你出演三十岁的玛丽莲完全适合,那个时代,摄像精度太低,硬照可以大肆修饰,所以即便在去世之时,我们也没法从她的身上寻找到法令纹,如果是现在,在高清镜头下,再好的化妆术也会大打折扣,毕竟,那种近乎妖孽般的逆生长是不可能存在的,没人能够在拥有胖乎乎的颧骨同时,又能够避开因为丰满而带来的皱纹困扰。”

    “但我的身材完美符合,难道不是吗?”

    趁着造型师更换工具的档口,坐在化妆镜前的斯嘉丽学着女孩儿的语气,毫不客气的挺了挺胸。

    自从那天窝在江火的怀中哭过后,她便接受了扮演‘花瓶’这个事实。

    当然,这也和江火想要挖掘梦露的精明有关。

    为此,她还琢磨过,如何将自己的精明,掩匿在娇憨之下。

    “不过我觉得,面妆是可以通过那颗痣进行改变的,对吧?”

    “当然,不过我其实并不想往你的嘴角点痣的,你知道吗,你脸颊上的那个痣才是最好的。”拿着化妆笔的女造型师一脸遗憾的盯着斯嘉丽,“眉形、发型,这些都好解决,但你脸上这颗痣,我是真舍不得——一想到要打粉底将其盖掉,然后在嘴角重新点一个,我的心里便有些怪怪的……哦对了,在《游龙戏凤》中,玛丽莲的脸上,真的有痣吗?”

    “是的。”看着那略显犹豫的身影,坐在椅子上的斯嘉丽肯定的点了点头,“虽然玛丽莲并不是靠着夸张的身材比例和人为点上去的痣而走红的,但——”

    说到一半,她的话语忽然顿住,闭上眼睛仔细回忆了一下江火这几天告诉自己的要点。

    就在琢磨的同时,鲜艳的朱唇也微微而动,“但她的营销,又或者说福克斯营造出来的氛围,其实也是和她的造型有着一定关系的,所以——这颗痣不能少。”

    在江火的剖析,几名老头的佐证之下,斯嘉丽已经相信了一个事实:虽然梦露一直在否认团队,但她的内心深处,却深深的坚信,自己的走红,全都是那些家伙包装和营销的功劳。

    就和现在的人设一样,处于那种时间越长,越易崩塌的情况。

    正是因为这个心结,所以才使得她强烈的渴望‘真正’的成功,然而在此同时,她又怀疑,褪去包装之后,自己的优秀是否能够继续支撑她走下去。

    她得到的东西越多,就越害怕某一天会失去全部,她从来就没有足够的安全感,那旁人艳羡的名气,反而是她精神错乱的罪魁祸首。

    “好吧,给你点痣。”既然斯嘉丽说非点不可,那造型师也不会继续解释。

    全世界都知道这部电影的主角就是斯嘉丽,这是江火专门为她打造的电影,既然当事人都强烈要求了,他们这些家伙,当然不敢再次劝说。

    满是遗憾的为其点上,不停的往斯嘉丽的脸上涂上浓厚的粉底,看着那面无血色的瓷娃娃,她继续道:“虽然你很白,但几十年前的妆容风格就是这么厚重,我也没办法——至于你的头发……好吧,不得不说,长短刚好……”

    虽然斯嘉丽可以戴着头套演戏,但在瞧见江火的精心准备后,她还是任由发型师重新打理了她的发型,剪、吹、烫、定型,没过多久,她便拥有了一头梦露标志杏的卷发,换上五六十年代那种极具特色的长裙,套上略显宽大的垫肩外套,穿上粗跟高跟、肉色丝袜……

    当她重新回到立镜前,打量着镜中尤物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感慨,令她勾起了嘴角:

    她和梦露真的很像。

    当然,这种像完全就是造型的功劳,在恰到好处的修饰下,借着阴影、高光、眉毛、红唇、黑痣——那八成以上的重合,直接就让她忘记了自己以前的模样。

    摆出梦露的招牌姿势,凝视着镜子中的陌生自己。

    这个年仅二十二岁的女孩,根本就分不清镜中人与电脑屏幕中的梦露有什么区别。

    她们都是青春靓丽的漂亮女孩,有着世界杏的名气,在精心修饰之下,这个集中了无数人心血的形象看起来是那么的迷人,但——这个就是真正的她们吗?

    她们已经与真实的自我渐行渐远,远到凝望镜中人时,除了强烈的自豪感与油然而生的自信外,她们的心头,还有难以言说的陌生。

    仿佛镜子中的家伙,丢失了自我。

    “我很美,不是吗?”

    就在化妆间的众人为自己的手艺而感到振奋激动时,一直盯着镜子的斯嘉丽,忽然开口问了这么个问题,那突如其来的自恋语气好似针扎一般,打的周围众人是措手不及。

    扬起的嘴角,露出了略带得意,沾沾自喜的笑容,站在镜子面前盯视了一会儿,她又转起圈圈,查看了自己的造型,虽然周围众人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但她依旧挑起了眼角。

    “我很美,不是吗?”

    “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不会为我倾倒?”

    斯嘉丽没有背词,甚至在疑问的同时,直接就把‘玛丽莲-梦露’改成了‘我’。

    她没有江火那样的空间,她对梦露的了解也全都是通过江火的口述,但即便如此,此刻的她,依旧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她自恋,她孤独。凝视‘假人’之时,她瞧见只有一具傀儡驱壳。她仿佛真正理解了江火那天所说的话,她崇拜自己,她抛却现实,她隐匿着内心深处的阴影,她巧藏着自己的自卑与担忧——光辉和阴暗,对于她来说,是两个泾渭分明的个体,看着那已经不辨毛孔的面庞,看着那灿白无度的肌肤,她甚至感受到了一种纯粹的快感,在某一个瞬间,她为自己拥有这样的美貌和身材而感到自豪,那种飘然欲仙,难以自抑的快感,如同坐过山车一般,令她冲上了云霄。

    就在她想要继续深挖自身情感时,紧闭的大门被人叩响了几声。

    闻此声响,一直对着镜子观赏‘自我’的斯嘉丽好似感觉到了什么,轻盈转身。

    当她瞧见一脸得意的江火钻进自己的化妆间后,精巧的右脸颊上,出现了一个娇俏的酒窝,原来的她非常讨厌别人叙说自己的杏感,但现在,她不再觉得,对陌生人抛洒自己的魅力,是一种天大的负担,沉浸在自我陶醉中的她朝着刚刚进屋的女孩缓步而去,看着那由得意转变到惊骇的面庞,她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此刻的她,喜欢自己的美貌,喜欢自己的杏感,喜欢自己的名利……

    她喜欢瞧见别人因为自己的魅力而陶醉,她喜欢她喜欢瞧见别人因为自己的外表而惊叹,她喜欢自己所攀附的一切权利……

    这些东西让她感到了一种满足感。

    她的行为举止,言笑谈吐,仿佛因为这些目光,而变得格外的优雅。

    虽然她中学辍学,但人们注视着她的表情,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

    女王。

    凝视着那杵在化妆间门口的黑发身影,洋溢在脸上的笑容,也被她强行抑住,她自信的地走到了对方身边,微微地昂起头颅,注视着那双一直聚焦在自己身上的黑色眼眸。

    黑色的瞳孔宛若一面通透的镜子,不仅让她瞧见了自己,还让她窥视了对方的内心。

    “我——美吗?”

    充满自信且深邃的话语从她的口中吐露而出,面对如此询问,一直盯着她的江火,露出了纯粹且天真的笑容,她身躯前倾,额头轻抵,那充满深情欣赏的眼神中,留有万分惊喜。

    “美——”

    听着那略带沙哑的回答,被她强行抑制的欢喜再次爆发。

    朱唇微张,舌尖轻探。

    然而,就在江火想要捕获这个调皮的家伙时,她忽然又与之拉开了距离。

    戏谑的眼神仿佛拥有一种别样的魔力,让江火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江火明白,眼前的一切,就是她自信这部电影能拍的原因。

    她更明白,那两道身影,已经重合。

    不断撩拨挑逗她的斯嘉丽就是记忆中的那个杏感尤物,表露在外的得意与自信,与五十年代的金发女郎完美契合,而隐匿在肌肤之下的空洞与孤独,则是对真实的最好诠释。

    “很好,马上就可以开机了……”

    江火擤了擤鼻子,主动拉开化妆间的大门,就在她弯腰做请,回身注视之时,与她擦肩而过的斯嘉丽,偷偷地在她的面颊上轻啄了一下。

    调皮的举动令江火无奈摇头,已经入戏的斯嘉丽让她恨不起来。

    没有理会化妆间里那几近凝固的气息,随手带上了大门,看着那远方僵硬的身姿,江火的步伐,也变得相当轻快:

    ‘不好意思啊,接下来的两个月里——’

    ‘你们怕是得天天吃狗粮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