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65爱我或恨我,二者必有其一

    虽然江火亲手开启了一个非常尴尬且沉闷的话题,但总的来说,晚餐的气氛还是挺亲切的。

    总体时间并没有拖得太长,十点左右,大伙便钻入客房,好好休息。

    江致强和八爷,自然不会在京城待上一晚就离开。

    只可惜,他们的次日行程,和江火没有多少交集。

    江致强身为《黄金甲》的投资方和制片人,自然要和即将到来的老谋子碰上一面。

    八爷则会去一趟华yi,了解一下那个正在筹备的项目。

    至于江火?

    她倒是最轻松的那一个。

    不见同行,没有业务,懒得查账。

    只等拿到聘书后,便会乘机离开,重新投入到紧张而又忙碌的工作中去。

    “我以为你会聊到半夜在回来,没想到这才十点,你就准备上床了?”

    看着半靠在浴缸里的江火,双手环抱杵在门口的斯嘉丽挑了挑眉,“你还真的是不给任何人面子啊,在北美你谁都不理,回国也是一样?”

    最初制定行程时,斯嘉丽并不在人员名单上。

    不过,在得知江火要回国后,闲着无事的她便主动给江月发了信息,申请陪同。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江月倒是没有异议,在威尼斯的时候,她就发现有两个家伙老是盯着姐姐看,若是回来这几天,有人变着法的找上门来怎么办?

    是和科比一样高喊着‘沙克也干了呢’?还是和成龍一样抹泪而言‘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亦或是和不知妻美的某东一样声称是造谣呢?

    江月相信自家姐姐没那个胆子,但耐不住那些骨肉皮总想爬床啊!

    所以,斯嘉丽便跟过来了。

    而这一跟过来,顿时让她发现了另一个世界。

    “不给任何人面子?”

    身躯舒展,闭眼小憩的江火轻哼了几声,“我为什么要给他们面子?”

    她一直就对京圈那些割韭菜的家伙没有任何好感,以前就懒得搭理他们,现在就更不会往他们那边贴了。

    你说拜山头?

    得了吧。

    她江火现在走到哪都能强压一头,是别人眼巴巴的见不着她,而不是她眼巴巴的去见别人!

    “嗯哼?我以为你在你们国内会有很多朋友的?”

    “没想到……能说得上的话的……就……几个?”

    江火的反应,令斯嘉丽有些意外。

    她没有想到,在好莱坞深受追捧的小公主,在自己的国内,竟然是孤家寡人一个?

    这不应该啊……

    她接触过不少外国演员,据她了解,那些家伙,基本上都是国内的骄傲。

    不说能够引起江火这样的轰动,最起码在圈内,也是鼎鼎大名。

    按照她来时所想,江火待在国内的这三天,那绝对是应酬不断,所有人圈内人都想来拍个马屁,可——

    她现在却被江火告知,明天一整天和后天上午都属于自由行动,后天下午前去接受聘书,然后她们便会离开了?

    这也——

    这也太对不起江火的国民度了吧?

    这是一有新作,就能登上当年票房排行榜榜首的演员吗?

    难以置信的情绪被江火嗅的是一清二楚,她甩了甩头,似乎是想要将蔓延到自己身上的疑惑彻底抛弃,但又更像是甩掉心中烦恼忧愁。

    在斯嘉丽的注视下,半躺在浴缸内的江火爬了起来,也不擦拭身上的水珠,随便裹了条浴衣,湿哒哒的就朝着她缓步走来。

    出门之时,还拉上了她的胳膊,将其带到了酒店的落地窗前。

    拉开窗帘,看着那炫彩夜景。

    零六年的京城和她记忆里的模样可是有着天差地别。

    霓虹炫彩的灯光给整个城市带来了别样生机,那高耸林立的建筑洪流,更是给人一种俯视苍生之感。

    望着那绚烂夜景,江火松开了抓住斯嘉丽的手,反问道:“在你的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

    “你觉得回国的我,深受喜爱,风光异常吗?”

    “没错,你猜的很对,今天下机的时候不就是这样么?而后三爷的出现陪同不也验证了你的想法吗?我觉得这两件事情已经满足了你的好奇吧?你还想看什么?”

    斯嘉丽得承认,自己没法从江火的话语中挑出毛病。

    但话虽如此,这其中的弯弯道道,不能用这种直白的话语解释清楚吧?

    “我想看什么?我想你理会错我的意思了。”

    “我只是觉得,会有很多华夏电影人追捧你。”

    “在好莱坞,大家都是金钱至上,只要我们还有价值,只要我们的价值令他们迷醉,我用鞋底去抽他们的脸都没问题,你可以不去参加任何party,但回来之后呢?也能拒绝吗?”

    斯嘉丽昂头看着江火,盯着那顺着发丝缓缓滑落的水珠,她能够从江火的身上感受到一股落寞。

    她敢肯定,这种类似于孤寂的感觉是从晚餐会面上出现的。

    在此之前,见到粉丝们的江火,一直都很开心。

    “价值?”

    “你说的很对。”

    继续凝视着外景,宛若白昼的夜景,令她尝到了一股陌生的味道。

    深邃的声音蓦然响起,带有回忆的醇香味,缠绕在斯嘉丽的心头。

    “我九七年出道,千禧年进入北美,满打满算,只在我们国家拍了三年的戏。”

    “在大众的眼中,在上头的眼里,在你们那边,我是一名全球著名演员。”

    “但在同行的眼里,我就是个灾星。”

    “因为我把他们逼得没戏可拍。”

    “《仙剑奇侠传》那部电影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整个华夏三亿多的票房,换算成美金,也有四千多万,一手开启了大片时代,但——同行恨我你知道吗?他们觉得我毁了整个市场。”

    “what?”

    惊呼之声瞬间响起。

    斯嘉丽的眉心,紧蹙成川。

    “同行恨你?”

    她重复了一遍江火的话语,她甚至都有些怀疑,江火今天是不是喝多了?

    《仙剑》她当然看过,而且她还知道,就是这部电影,让好莱坞的六大瞧见了华夏市场的无限可能。

    以一己之力证明市场的价值,这简直就是功德无量的一件事,怎么到江火的嘴里,就变成了遭受同行唾弃的卑劣之举?

    如此疑惑令江火微微摇头,“因为——”

    “我让他们赚不到钱了。”

    是的,当年的影响依旧存在。

    又或者说,随着江火的高亢发展,那些同行对她简直就是恨之入骨。

    同样的票价,不同的电影。

    一部好片,一部烂片。

    观众自然明白,应该怎么选择。

    华夏虽然在不断发展,但人们的观影欲望依旧是有限的。

    即便在江火重生前的前世,十几亿人口堆积下的市场,才堪堪达到了北美的高度。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很多人每年走进影院的次数,两只手都数的过来。

    在这种情况下,看什么样的电影?看谁的电影?就是一道选择题。

    他们选择了江火,往往就不会选择其他人。

    如此一来,那些家伙还怎么赚钱?

    鼓动民众?强化民众的观影欲望吗?

    不可能的。

    所以他们恨江火。

    一直都恨。

    而且看这情况,会一直恨下去。

    “不可能啊——”

    “这不符合市场发展的规律啊——”

    “好莱坞当初发展的时候,也是一堆烂片,但后面呢?随着竞争的激烈,所有人都想把片拍好,因为他们明白,只有这样才能赚钱……”

    因为要拍梦露,所以斯嘉丽可是对黄金时代的好莱坞资料,进行了一顿恶补。

    在她看来,如果华夏电影市场真的能达到北美那种高度,那就不可能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

    娱乐市场和其他所有市场都不相同,因为这是一个纯粹的买方市场,当人们发现你拍的电视剧不好看,你拍的电影不好看,你唱的歌不好听时,他们就不会消费了——

    除非——

    “所有人都在拍烂片。”

    当斯嘉丽说出这句话时,江火直接就笑了起来。

    因为现在,零六年,是江火记忆当中的,最后一年。

    从零七年开始,想拍好片的投资方,那简直就是屈指可数。

    小钢炮完成了自己的梦,在华yi的支持下拍出了《集结号》;陈可辛的《投名状》,被剪辑的支离破碎;A Lee的《色·戒》被喊停;一直在拍电影的老谋子捣鼓开闭幕式了。

    正在流逝的零六年,和即将到来的零七年就是一个分水岭。

    从那时候开始,各路导演便放下了身上的包袱,开启了印钞机模式。

    什么《画皮》、《赤壁》、《非诚勿扰》、《梅兰芳》……

    就如同之前江致强和八爷所说的一样,他们撞了南墙也不回头了……

    之前大家努力的拍电影,是有A Lee在前,他们觉得得奖有望。

    而现在呢?

    成龍醒了、李联杰醒了,所有人都醒了……

    他们明白继续捣鼓武侠片已经没有用了,既然如此,那就拍烂片圈钱吧……

    认真拍的电影拿不了奖,上映之后也没法回本,那就光扯场面,光请大牌,怎么简单怎么来吧……

    反正也走不出去,那就想办法圈钱。

    “所以——他们就恨你?”

    斯嘉丽绕到了江火的身前,想要看清楚江火的面庞。

    她根本就没法想象这些人的脑回路,她甚至有些怀疑,江火口中的这些家伙,是否存在。

    “没错,他们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恨我。”

    “既然打不过好莱坞,那大家就别打了,想着圈钱吧。”

    “谁都别拍好片,这样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对于他们来说,能够赚钱,能够赚大钱的电影就是好电影。”

    “至于质量如何,那就不管他们的事情了……”

    “所以——我每拍一部电影,就是在扇他们的耳光啊。”

    江火有些感慨。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不知不觉间,自己就成为了华夏电影发展的阻碍了。

    前世,没有她,大家心知肚明的圈钱。

    甭管哪家被骂,都能赚钱。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江火每出产一部电影,那些观众就能将他们骂的抬不起头。

    如果说只有好评没有票房那也就算了。

    最令他们难受的,便是票房口碑双收割。

    对于他们而言,这简直就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这甚至比捣鼓出《流浪地球》的吴晶还要招人恨。

    他的片子,好歹没法走出去。

    而江火,已经是杀了个七进七出了。

    “你该不会是带着你师叔接烂本的心情,来和我说这件事情的吧?”

    听了江火的讲述,斯嘉丽有些怀疑。

    她觉得江火是在赌气。

    但江火明白,自己没有撒谎。

    因为她亲眼,看过这一切——

    她明白现在的自己,对于这些人而言,就是个毒瘤。

    她生气吗?

    不——

    她只会觉得这些人真的很可怜。

    她知道,这群家伙,没有一个希望她回国的。

    那种深入骨髓的恨,是因为她扯下了那些家伙的遮羞布。

    但她并不后悔,甚至还非常的高兴。

    她明白自己是为观众服务的,那些家伙越恨她,她就越高兴。

    就像是耐克的那句广告词一样:‘爱我或恨我,二者必有其一,一直都这样,恨吧,用你的全部心思去恨吧。然而也有很多人深爱着我,理由却和恨我的人一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