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52花瓶和花瓶的区别

    “OK,我觉得没问题。”

    江火转头看向斯嘉丽,“你呢?你自己先来一场?”

    “嗯哼。”斯嘉丽耸了耸肩,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伍迪-艾伦、弗朗西斯、斯皮尔伯格,这三位都是斯嘉丽的前辈,他们再怎么批评,斯嘉丽都不会还嘴。

    更何况,这三人还是看着同族的关系,前来帮忙,给她打造定制剧本的,而诺兰的才华早在之前合作时她就已经感受到了,在这种情况下,既然四人都不看好她的演技,那就说明,她的技巧和江火的预期,存在着很大的差别。

    斯嘉丽不惧怕差别,她甚至喜欢这种差别。

    这就像是考试一样,只有知道自己差在哪儿,她才能有选择杏的补缺补差。

    当然,演戏这种东西,最讲究的还是天分。

    可她之所以抛弃母亲给自己寻找的剧本,不就是想要向外界证明,自己能和尼古拉斯-凯奇一样,有着过人的天分吗?

    即便——

    她到现在都没有演出来。

    “那好,我们就选第一幕吧,没有剧本,就按照科林的自传来演。”

    江火话音未落,斯嘉丽便连忙起身。

    众人谈话的地方本来就是别墅客厅,偌大的空间足够斯嘉丽踱步发挥了。

    没有人给她搭戏,现场也不布置镜头,面对五人的注视,斯嘉丽先是在空处徘徊了一会儿,酝酿好状态后,这才行至门口,想要从那边走过来。

    按照正常的电影工业试镜流程,没有主演搭戏,不探查演员之间是否能够擦出绚烂火花的自由发挥全属于耍流氓。

    但现在,现场四人对江火的安排都没有任何异议,和其他角色相比,梦露这个人物非常的特殊,他们要的不是剧中演员配合斯嘉丽演绎出为之倾倒的模样,而是要让镜头前的观众们切身体会到那一点。

    说得好听一点,他们要的效果便是:‘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说得难听一点,那就是:‘握草!这个小浪蹄子太漂亮了。’

    她要打动的不是剧中人,而是全世界。

    在此要求之下,让斯嘉丽凭空发挥才是试镜重点。

    见她准备好后,坐在圆桌旁的江火敲了敲桌子,沉稳的喊了一声,“Action。”

    话音落下的同时,已经揣摩研习多日的斯嘉丽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即便四周空无一物,但她依旧能够想象出自己身处在铺天盖地的闪光灯中,她感受到了纯粹而真实的权利。

    这种权利来自人们对她的喜爱,对她的着迷,对她的向往。

    而这种关注,让她很有安全感,因为她明白,只要自己依旧杏感,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

    她的唇边挂着熟稔的微笑,扬起的左唇线充满了自信,视线飘忽但却稳定,毫不客气的朝着在场五人清扫而过,宛若蜻蜓点水一般,掀起涟漪,但事实呢?

    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她风流了,放纵了,但最后却不属于任何一个人,她只会给人们留下希望与幻想:

    这是她最为擅长的游戏,她只需要几个眼神,就能轻易的把这些人迷得神魂颠倒,以至于这么多年来,她甚至觉得有些无聊了——

    不经意间,本该溜走的目光又重新倒了回来,她瞧见了一个女孩子——这个女孩正用深邃的黑瞳盯着她,在那臆想出来的喧嚣中显得那么的刺眼,仿佛找不准自己的定位,但又更像是涂山望夫石,那种期盼而又渴望的眼神和所有的仰慕者一样——

    不对,她不一样,她说不出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但她能够肯定,这种眼神和那些如饥似渴的家伙相比,多了一些难以言说的不寻常。

    她喜欢这种不寻常,她觉得这种东西对于自己来说,更具有吸引力——

    朝着那副面庞多看了几眼,两边嘴角同时上扬,碧玉般的双眼微微眯起,惺忪睡眼般的朦胧中,仿佛充斥着一些非比寻常的东西。

    像是挑逗,但又更像自得。

    那种随心所欲把玩人心的自信,给她的魅力,注入了一股别样的生机。

    “Cut。”没等斯嘉丽继续演下去,伍迪-艾伦便率先叫停了这一切,他的语速不快,话音沉稳,“很好,这是我们到来之前,所设想过的程度。”

    虽然强行打断了整段内容,但其余几人并未生气。

    即便没有录像回放,但方才的画面,已经印刻进了这些大佬的脑海中。

    听到good这个单词后,回归自我的斯嘉丽笑了起来,三两步回到桌旁,灵动的舌尖被贝齿轻松捕捉,好像是得到棒棒糖的小女孩,但更像是作业拿到A+的小学生。

    然而,还没等她高兴几秒,看过她表演的几名老家伙,倒是泼出了一盆冷水。

    “虽然你刚刚借助江火入戏,但演戏这东西,只要能入戏,你用什么手段我们都不会管。”

    弗朗西斯左手托腮,右手五指下意识的在桌上不断敲击,作为斯嘉丽的叔叔,他的话语倒是非常直白,“我和伍迪、史蒂文他们过来之前,就商讨过这个问题,我们认为,梦露的美,更多来自于她灵动气质,每个人看,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老年人或许会觉得浮艳、孩童或许会觉得羞耻、男人或许会觉得杏感、女人或许会觉得她放荡——这些都是她,但又不是她。”

    “没错,套用王尔德的话来说,一切艺术都是无用的。”

    伍迪-艾伦点了点头,接着老友的话语继续说了下去,“她的美,其实就是一种无用的艺术,她只是一只纯粹到极致的花瓶,除了供人欣赏以外,别无它用,而正是因为这种‘无用’的属杏,才会让每个人看到她之后,都会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你刚刚在演的时候,就是在强调和展现那种空灵的状态,我承认,刚刚的你就像是一只花瓶,但——”

    斯皮尔伯格皱了皱眉,他扫了眼一脸尴尬的斯嘉丽,但最终还是将目光落到了认真倾听的江火身上,“但是,你这个花瓶,和梦露,不一样。”

    “梦露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人们对会她的美,由衷的发生感受,且彼此感受都有不同,她的外貌并非无人能及,但究其根本,是那孩童般毫无侵略杏的气质,那才是她独一无二的东西,方才在演绎的时候,你的确是一个花瓶,是一个美艳得不可方物的花瓶,可同时,你也是一朵带刺的玫瑰,我们都瞧见了你对江火调情——没错,如果镜头将这一幕拍下来,的确可以唬弄观众,但这种感觉,其实和梦露不同,因为她是一朵没有刺的玫瑰,连自我保护的能力都没有,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会让人心疼,让人惦记,那脆弱而又纯真的感觉,才是人们这么多年以来,一直记着她的原因,这也是福克斯那群家伙,后悔的一点。”

    如果是江火指责斯嘉丽的演技,她或许会轻笑着凑过去,用怀疑的眼神盯着对方,直到自己大获全胜,才会善罢甘休,因为她不相信,江火会理解梦露。

    但现在——

    她不好开口。

    又或者说,她没脸开口。

    和梦露同一时代的家伙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若是真要谈论那个时代的人们对梦露的直观感受,眼前评判的三人,已经是亲身体会的观众了。

    他们觉得斯嘉丽美,他们能够感受斯嘉丽在往他们想要瞧见的花瓶方向不断靠近,但他们觉得这不是梦露。

    斯嘉丽学的只是一个外壳,但江火想拍的却是她的灵魂。

    “我们国家的王尔德所说的‘无用’的气质,其实挺玄乎的。”

    似乎是觉得三位大佬的话语有些强硬,诺兰在分析的时候,语气温和了很多,可话语中的含义,倒是一样。

    “其实总结起来,那就是她的美,不是用美貌去赢得什么,竞争什么,因为她就是美,她美故她在,没有任何别的用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和她接触过的人才会不断的说,梦露想要让人看到的是她的演技,而不是她的美,可是——作为旁观者,我们只能看着、YY着、垂涎着、仰慕着……因为我们看到的,只能反映我们本身,那是我们眼中的她,这种形象,永远都不会成为玛丽莲-梦露。”

    诺兰的这席话,彻底把整个问题给弄死了。

    因为我们看到的,只能反映我们本身?

    那是我们眼中的她,这种形象,永远成为不了玛丽莲-梦露?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演什么?

    直接卷铺盖回家好了啊!这电影没法拍了!

    本还因为得到伍迪-艾伦‘good’评价的斯嘉丽,现在的情绪十分低落。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表演竟然真的这么的不堪。

    她发誓,在确定要演之后,她每天都在琢磨这个角色。

    为了拍好她,她甚至放弃了当演员的念头!

    她承认自己就是一个花瓶,一个供大众YY的花瓶!

    可即便如此,在这些人的嘴里,也就是模仿了一个驱壳罢了……

    这让她怎么演?

    她觉得自己可能get到了核心!

    但反过来,这些人却告诉她,一千名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脑袋耷拉的她擤了擤鼻子。

    在这个瞬间,她不想当演员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吭声的江火拍了拍桌子。

    她的眼里仿佛没有前辈二字,目光清扫四人,而后落在了斯嘉丽的身上。

    “好了好了,斯嘉丽单独演绎的部分已经结束了,想法也已经说了出来,总结起来,其实就是一句话:‘有形无神’。正是因为没有灵魂,所以你们才会觉得,她的形态也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但这没关系,解决起来很简单!”

    江火那轻松的话语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他们一直都想知道,江火为什么敢肯定斯嘉丽能演好这个角色。

    但斯嘉丽方才的表演方式,倒是让他们有些失望。

    有形无神。

    这是一个演员最痛苦的地方。

    因为没有那种经历体会,其实很难模仿出那种神韵。

    可现在听到江火的话语,他们顿时狐疑了起来。

    刚才难不成只是斯嘉丽的个人表演?

    江火压根就没有引导她?

    就在他们怀疑的时候,江火已经当着四人的面,抓住了斯嘉丽的手腕。

    只见她双腿并拢,轻声道:“来,宝贝,坐我大腿上。”

    嗯哼?

    沮丧的斯嘉丽奇怪抬头,她不知道江火在卖什么关子。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江火倒是率先用力,将其扯了过来。

    如此情形令斯嘉丽略感尴尬,但她还是顺从着张开双腿,跨坐了上去。

    等她坐稳后,江火又继续道:“双手搭在我的腰间,眼睛闭起来,别偷看。”

    “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我相信你不会欺骗我的,对吗?”

    依言照做的斯嘉丽微微点头,身处黑暗的她能够明显感受到,揽住自己腰肢的那抹温暖。

    事实上,在敲定要导之后,江火并没有和斯嘉丽解释过,该如何去演这部电影。

    她只是钻进空间,先切身体会梦露记忆之后,在模拟出斯嘉丽之前拍戏时的心境,想要了解对方心里的真实想法,从而找到共鸣联系点。

    虽然整个过程非常的麻烦,而且这其中掺杂了她的想法,但江火并不在意。

    只要能帮助对方找到感觉,所有的辛劳,都是值得的。

    可她的举动,却令现场的三名老头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在斯皮尔伯格和弗朗西斯他们面面相觑之时,已经见怪不怪的诺兰,倒是拿起纸笔,当着他们的面,写了一段话,‘她们在剧组的时候经常这样,之前拍《蝴蝶效应》时就是这样,后面我弟弟跟组帮他们拍《梦》的时候也是这样,《碟中谍3》我弟弟当副导演的时候还是这样,这就是她们沟通入戏的方法,没事——’

    What?

    还有这种沟通方法吗?

    这怎么搞得和个邪教一样啊?

    三名见过大风大浪的老头有些懵哔。

    他们拍了这么多年戏,假戏真做的见的多了,但还从未见过近距离分析角色的!

    你们这是在引导入戏啊!是成为另一个人!不是拍激情戏啊!

    然而,就在他们将信将疑之时,感觉到斯嘉丽呼吸平缓的江火,终于开口了。

    她没有理会另外四人的眼神,而是盯着眼前那个只属于自己的精致面庞,平静地询问道:“斯嘉丽,你喜欢格蕾丝这个角色,对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