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32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二合一)

    江火和斯嘉丽上午十点抵达酒店,直至众人出发寻觅,其中可是有六个小时的空白时间。

    六个小时能做什么?

    对于理想当中,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而言,一天当中的工作日程,已经去了大半。

    对于空中飞人而言,六个小时,已经能够完成一次中等路程的奔波周转。

    但,对于江火而言——

    六个小时,可以做一场‘美妙的噩梦’。

    当昂首凝视的她感受到那双攀附作祟的手掌时,曾在梦中期待过的场景,终于出现了。

    尤其是当她发现,斯嘉丽贴心的想要帮助自己搞定江月时,隐匿在内心深处的真实愿景,终于爆发;默契的让开身位,想要让斯嘉丽帮助自己实现愿望。

    早在出发之时,江月便拿定了注意,要让江火知道,自己要的,究竟是什么。

    当其发觉,江火有半推半就,怂恿互交的想法时,虽心有抵触,但依旧故作不知。

    如此情形,也令斯嘉丽大喜过望。

    ?(?)?

    她不怕别的,就怕江月抗拒。

    若是她一哭二闹三上吊,江火肯定会第一时间哄着对方。

    但现在嘛——

    你姐姐那块顽石我都能肆意搓揉,你不反抗,那不就是在送菜吗?

    短短一个小时,江月便明白了,自己的姐姐,为什么会被斯嘉丽吃得死死的。

    和斯嘉丽的手段相比,她平日里对待江火的手法,实在是太温柔了。

    而当她瞧见,江火那家伙竟然抿着嘴巴窝在一旁。

    里里外外的偏帮了快一个小时时——

    她怒了。

    即便浑身发软,她也强打精神,努力的抓住姐姐。

    (`⌒′)

    此番举动,更是令斯嘉丽心中暗笑。

    她最想瞧见的,便是窝里斗。

    当这对姐妹花的心里冒出平衡的想法时,最占便宜的,还不是她么?

    至于感情嘛?

    往后的日子那么长,时间那么多,只要内心不抵触,面包和牛奶都会有的。

    俗话说得好:

    一见钟情是感杏,日久生情是理杏。

    但甭管感杏理杏,能窝在***遍最后一处夕阳,才是最美好的。

    于是乎,当斯嘉丽发现,江月有反制姐姐的意思时,她这个刽子手,再次举起了屠刀。

    无论江火如何认错求饶,二女都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之后的数个小时内,江火的确体验到了,以前只会发生在梦境之中的场景。

    但——

    这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啊!

    说好的帝王般的生活呢?

    去哪了啊!

    (??ˇεˇ??)

    心灵和身体上的双重疲惫令她苦不堪言。

    除了不停的认错求饶以外,脑袋里所谓的‘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想法,也彻底消失。

    她本以为,有了江月的帮忙,斯嘉丽以后再也强势不起来了。

    她本以为,有了斯嘉丽的帮忙,自己在江月面前也能硬气一点。

    但她没有想到,以上两个美好的愿景,皆未发生。

    她连一个都驾驭不了,又怎么可能同时搞定两个?

    更何况,她才是那座连系双方的桥梁。

    既然江火想要同时抓住两个人的内心,那就得同时承受两股熊熊燃烧的热火。

    没有付出岂能得到?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如此一来,传说中的左搂右抱并未出现。

    所谓的幸福生活,根本就不是她之前设想的那样!

    这简直就是地狱啊!

    我要回家!(振音)

    …………

    至到下午三点多钟,宛若干渴难民般的江火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时机。

    裹着浴衣的她没去理会身上的水珠,直接窝在沙发里,贪婪的吸允着冰镇果汁。

    面颊上的红晕尚未散去,但劫后余生般的感觉,已经攀升覆盖。

    然而,还没等她嘬上两口,杯中的吸管,便被斯嘉丽给抽出来了。

    What?

    我几个小时没法反抗也就算了,现在就连一杯果汁也要和我抢吗?

    如此情形令眯眼小憩的江火眉头骤挑,贝齿紧咬吸管,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

    就在她琢磨着,是否要装模作样的吓唬对方一下时,手中的果汁,忽然被悄然探来的另一只手给夺走了,与此同时,一杯巴氏奶也悄然取代了对方的位置。

    嗯哼?

    突如其来的举动令江火深表意外,正当她准备疑惑扭头,向夺走果汁的妹妹投去探究之光时,最先撩起吸管的斯嘉丽又把管子放了下来,插入了牛奶之中。

    “行了,继续吸吧。”

    斯嘉丽笑看着江火,言语同时,还接过了江月从姐姐手中夺来的果汁。

    此番情景瞧的江火是一脸懵哔,她先是扫了眼昂首牛饮的斯嘉丽,而后又扭头看了眼蹿入厅堂,熟练泡茶的江月,黑白相间的瞳孔里,顿时浮现出了一抹委屈的水汽。

    吐掉吸管,嘴角微撇。

    “不是——我喝什么你们也要管吗?”

    “你们也管得太宽了吧?”

    娇喝之声仿佛在二女的预料之中,目光清扫愤愤不平的江火,斯嘉丽耸肩道:“果汁本来就不是给你点的,江月说你常年吃草,平日里能不喝冷的,就不给你喝冷的。”

    有吗?

    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有这个习惯啊?

    话音未落,江火便把目光投向妹妹。

    然而,当双方视线凭空相交时。

    正在那儿泡茶的江月,却率先开口,直白询问,“你有意见?”

    平静如玉的面颊不带一丝情感,仿佛是在询问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又更像是在好奇,江火这个怂包,是如何有胆子提出质疑的。

    ?w?

    深吸了一口气,酝酿而出的情感被这简单的几个单词强行击碎。

    白皙的脖颈猛然收缩,咬出牙印的吸管也被她重新叼了回去。

    “没有意见……没有意见……”

    噗嗤……

    江火那雄起半秒便又主动认怂的模样令斯嘉丽笑了出来。

    如此声响,也引得江火眉头骤挑,怒目而视。

    此刻的她仿佛是一只想要发泄的小狮子,然而,挑衅的目光刚刚探出,她便瞧见,斯嘉丽昂起脖颈,嘴角微勾,用无比熟悉的隐晦目光,不断的‘抚摸’着自己的身躯。

    确认过眼神,是惹不起的人。

    打扰了,打扰了。

    一想起方才的遭遇,江火便非常知趣的垂下脑袋,老老实实的捧着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给自己准备的巴氏奶,叼着吸管,小口吸允,装出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

    自己欠的债,自己还,自己挖的坑,自己填。

    江火算是明白了,就算妹妹首肯了,也轮不到自己放肆。

    她依旧还是那个处在食物链最底层的家伙。

    之前,家里的和外面的有矛盾,她还能左右逢源。

    但现在嘛——

    听话才是唯一信条!

    嗯?

    手机怎么亮了?

    正当江火耷拉着脑袋,窝在沙发上,努力的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时,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拿起一瞧,竟然是助理发来的短信,所述的内容,则和冯、贾有关。

    虽然江火并不清楚,从未和自己接触过的二人为什么会突然找上门来,但这个短信,对于此刻的她而言,无疑是天籁之音。

    浑身酸痛,疲乏无力?

    开什么玩笑!

    和自己人见面,她还是能打得起精神的!

    举着手机的她得意的在妹妹面前晃悠了一下,旋即便迫不及待的梳妆更衣,逃出了客房。

    望着那火急火燎的身影,从未有跟随之意的二女摇了摇头。

    目送江火走入电梯后,她们这才回到房间内,非常实诚的,进行着未完的对话。

    “方才的一切都是做给她看的,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江月率先开口。

    “当然。”

    斯嘉丽了然点头,“你要的是完整的江火,我们之间的行为,都是为了让她安心。”

    话虽如此,但斯嘉丽压根就不相信自己的言语。

    从一开始,就是她在倒追江火。

    既然江火都能被她啃下来,以后会频繁接触的江月还难么?

    但,江月并不知道斯嘉丽心中的想法。

    瞧见对方义正言辞的点头后,她便觉得,这个愿意为姐姐付出的家伙,没有于欺骗自己。

    “还有,既然你决定留下来,那我就不希望瞧见,你和什么男星女星谈恋爱的新闻,虽然我知道,这种行为对你们来说非常的难以理解,但——”

    “没问题。”没等江月说完,斯嘉丽便痛快的回应,“只要你同意,回去之后我就和CAA解约,直接签到你公司名下,你可以拟定天价赔偿条款,从此以后我拍什么电影,我演什么角色,你们姐妹俩说的算,怎么样?”

    把事业全部交出来?

    江月之前以为斯嘉丽只是口胡,为了让姐姐高兴罢了,但现在——

    “好吧,就这么办。”

    江月没办法拒绝,但她并不知道,斯嘉丽压根就不怕任何限制。

    全好莱坞的家伙都已经知道,她不对外接本子了,想要找她出演的项目,得先给江火过目,如此一来,她留在CAA还有意义吗?

    没有。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卖江月一个好感,非常果断的自断后路,让其安心。

    更何况,斯嘉丽也不怕没本子演。

    都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局面了,她要是真想演戏,晚上努力几下,江火会不给她找本子吗?

    看着默默点头的江月,斯嘉丽笑了起来,琼鼻微擤,低声道:“你还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告诉我,不管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的,只要你别赶我离开就行。”

    真诚且卑微的言语听得江月脑袋微疼。

    实际上,斯嘉丽方才的行为,弄得她一阵窝火,但因为姐姐,她才隐忍不发,反而配合。

    而随着江火的离开,她其实有挑刺的想法,可现在——

    斯嘉丽实在是太配合了,配合到她压根就找不出毛病。

    不过,一想到这件事情,江月的脑海里,便浮现出了一个纹身,“你身上那个太阳,非常的漂亮,不过,位置似乎有些问题吧?如果穿低腰礼服的话,不就全露出来了么?”

    “全露出来了?没关系啊。”

    “只要你同意,我现在就可以出去向媒体宣布自己出柜了。”

    “但,你要是担心这个纹身会影响到江火的发展,我现在就去洗掉。”

    看着那不似作假的表情,江月服了。

    所有的问题,斯嘉丽都在以江火的角度思考,这让她根本就挑不出毛病。

    如此一来,她也明白了,江火为啥会被对方吸引。

    和娱乐圈里那种露水红颜的关系相比,斯嘉丽这种行为,更加的致命。

    甭管怎么玩,她就一个信条,对你好。

    哪怕是牺牲自己的利益。

    在这种行为之下,就算是铁石心肠也能被她磨成针,更何况江火那种闷骚了。

    “好吧,我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订了晚上的机票,我马上就回去了。”

    江月叹息一声,就想起身理东西。

    然而,还没开始,斯嘉丽便抢先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一脸诧异的说道:“你这就走?”

    “是啊,我和环球约好了明天下午去看片库,当然得回去,怎么了?”

    江月目光下垂,随着她的视线,斯嘉丽也做出一副‘猛惊’模样,松开了五指。

    但即便如此,她的嘴巴也没停歇,“你不能走啊。”

    “你要是这样就走了,江火肯定会以为,你还是生气。”

    “片库是死的,人是活的,你在这多留几天不行吗?”

    “再怎么样,你也得把明天的红毯走了啊。”

    “你要是觉得我碍事,我明天就和马丁叔叔他们一起走。”

    “不然的话,就算外界没有声音,江火肯定又会陷入那种彷徨的状态中。”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话语说的江月有些迟疑。

    再加上斯嘉丽那一脸‘惶恐’的眼神,她更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没错,最开始,她也就订了一天的行程。

    环球片库是真,她不想瞧见二人也是真。

    按照她的想法,安抚好姐姐,便可以回去了。

    但现在一看,斯嘉丽说的很有道理啊?

    江火或许会真的认为,自己就是来糊弄事的。

    姐妹俩的杏格,其实极其相仿。

    两个人都可以为了对方而憋着。

    正因如此,江月便明白,如果江火又陷入原先的状态,情况会变得多么的糟糕。

    她所做的一切,就相当于是无用功。

    “那行吧,看情况再说吧。”

    思索片刻,江月便做出了决定。

    然而,她并没有发现,就在自己决定不走之后,斯嘉丽,悄悄地松了口气。

    就在她打开电脑,准备撰写邮件发给环球时,一旁的斯嘉丽,也凑了过来。

    看着那亦步亦行的身影,江月便有些警惕,“你干什么?”

    几个小时之前的事情,她可记得清清楚楚。

    她对斯嘉丽没意思,但对方真的让她兴奋了。

    心怀警惕的江月,并没有超出斯嘉丽的预料,面对她的质疑,斯嘉丽早就想好了说辞。

    “我想等你发好邮件后,向你介绍下马丁和弗朗西斯。”

    “我和他们约好了,今晚在一起吃饭,本来是想把江火介绍给他们的,但你既然来了,那肯定得一起去啊。”

    “我们所聊的事情,肯定不止于电影,为了拉近关系,我之前已经把他们的喜好告诉过江火了,但你不知道啊,所以——”

    …………

    江火并不知晓,当自己满怀放心的离开酒店客房,下楼去见小钢炮和贾樟可时。

    斯嘉丽正想尽办法,和江月沟通交流。

    这个曾对自己直来直去的家伙竟然会因人而异,变着法的向江月表忠心。

    她仿佛看过《孙子-谋攻篇》,知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个道理。

    所有的言行,全都围绕着自己。

    当然,就算她知道了,这一时半会间,也想不出应对的法子。

    更何况,她眼下,还要应付这两个来自国内的导演。

    “冯导,您可是说笑了,改剧本这种事情,我可真不在行。”

    “我的确当过导演,是一名演员,出任过制片,但——我改不来剧本。”

    “我所有的本子,都是别人撰写的,您让**刀修改你们华yi的本子,那不是班门弄斧么?你们那么多编剧,哪里需要我啊?”

    “要是真有问题,好莱坞的编剧一大堆,让我师叔或者李联杰去找,那不快的很吗?”

    当江火和众人见面后,热切的话语便随之而来。

    甭管心里如何做想,面工程都得做足。

    但可惜,寒暄之后,直奔正题之时,江火却对华yi的想法,并不感兴趣。

    她压根就不想去蹚华yi这趟浑水,甭管他们后面多么牛哔,江火都懒得理会。

    更何况,当小钢炮在六十岁之际,在崔老师这个太岁头上动土后,华yi就成为了公众眼中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既然知晓这些破事,江火就更懒得掺和了。

    她现在能和迪士尼的大BOSS一起掰腕子,华yi在好莱坞,连个三线都算不上呢,她就更没兴趣了。

    至于《功夫之王》——

    她真的不感兴趣。

    理由很简单。

    因为‘走出去’。

    没错,这部电影其实就是为了‘走出去’这三个字来拍的。

    为此,他们学习了A Lee,用英文编写剧本,然后再翻译成汉语,进行拍摄。

    目的,就是为了向外国人展现华夏文化。

    当然,这也是换皮不换药的东西。

    对于这种行为,江火那可是半点兴趣没有。

    她要是真要拍华语类电影,也能自己扯班子拍,为啥要去给别人做嫁衣?

    如此言行,令小钢炮挑不出毛病。

    再加上他本来就不喜欢江火,从一开始就觉得江火是在砸自己的饭碗,于是在稍作沟通之后,便直接放弃。

    但,他放弃了,并不意味着江火也离开了。

    随着小钢炮的告辞,江火一脸笑意的看着贾樟可和赵涛。

    她对华yi没兴趣,但是对老谋子有兴趣啊!

    啊呸!

    啥玩意啊!

    是对奥运有兴趣!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