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28三人行

    江火口中的纠结,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只有脑子坏掉的家伙,才希望自己生活在争锋相对、尔虞我诈的环境中。

    她就是贪心,希望将手边的两个美好全部揽入怀中、揉入体内、刻入骨里。

    就这么简单。

    她不想找寻虚伪的借口粉饰自己的贪念,而且——

    她也不想欺骗她们。

    “你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么大压力?”

    “你是觉得自己没有尽到忠诚的义务么?”

    看着那狼狈不堪的姐姐,江月轻叹一声,率先起身,钻进浴室拿取毛巾。

    然而,等她再次回来时,平举在江火头顶的水杯,已经被斯嘉丽抢先夺走了。

    就连双手,也被对方紧紧攥住。

    仿佛是怕江火在这个时候犯蠢,但又更像是率先表明自己的心意。

    如此细节令江月苦笑摇头,现在的她,就更不会拒绝了。

    径直来到二女身后,将毛巾盖在姐姐的脑袋上。

    如同平日里帮她洗头一样,拭去面颊上的水渍,把湿漉漉的头发全部捋至脑后。

    熟悉的动作令低头不语的江火浑身紧绷,沉默不言的她似乎是在等待着审判的降临。

    然而,待萧索之声消失后,江火臆想的激烈咒骂并未出现。

    江月身子前倾,空闲下来的双手,搭在了她的肩头。

    双眸放空,回忆往昔,感受着微颤的身躯,她的声线,也变得异常空灵。

    “姐,我觉得你一直都搞错了。”

    “你觉得我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要的是你以前每个月给我的几千块钱吗?”

    “我要的是那些价值连城的资产么?”

    “都不是——”

    “自从你接了Chanel的全系代言后,我就没在服装造型化妆品上费过神了。”

    “我不在乎这些东西,只要你高兴,我就很开心。”

    “你要本子也好,要版权也罢,我都会想办法把它弄过来。”

    “你以为我在乎的是你这个人吗?”

    “不。”

    “我喜欢的是你捧着柏林银熊,对我笑的样子。”

    俯身前倾,身子压低,下巴搭在江火的天灵盖上,按在肩头的双手,不住轻拍。

    她想要让那个浑身紧绷的家伙,安静下来。

    “你从来就没有问过我,我到底喜欢你哪一点。”

    “实际上,我一开始也说不清楚。”

    “我对你表现出了强烈的占有欲吗?”

    “我想之前是有的——”

    “但是我心里清楚,我喜欢的是以前那个每晚都会和我发照片讲趣闻的家伙,而不是处于纠结担忧中的你——如果我只是喜欢你这张脸,我对着镜子看自己就行了。”

    “你知道吗?”

    “当我第一次得知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时,我心里其实想的是,你变了,你不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和我说了,你开始对我隐瞒了……”

    “我接受不了你这样的改变,哪怕发生天大的事情,我都没想过要对你隐瞒。”

    “但——”

    “自打我知晓,你是觉得自己做错了,对不起我,不想让我难受时……”

    “我心里其实松了口气,因为我发现,你还是那个你……”

    平缓的语气与朴素的话语对于江火来说,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虽然江月只是简单的叙述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但她已经毫无保留的把底线说了出来。

    没错,江月压根就不是来追究责任的。

    因为她明白,当初自己在许愿时,心里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她喜欢的不是行尸走肉般的驱壳,更不是百依百顺的玩具。

    而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会把自己放在心尖上的家伙。

    她明白,当斯嘉丽真正喜欢上姐姐后,任何意义上的追究,只会让双方两败俱伤。

    她相信,如果自己强硬的让斯嘉丽滚蛋,江火不仅不会呵斥自己,反而会乖乖的站在自己这边,但——

    最后呢?她得到了一个高兴的姐姐了么?

    不可能。

    江月非常的了解姐姐。

    她明白,只要自己真的开口,对方绝对会满足自己。

    然后把遗憾憋在心里,企图用时间来淡化这一切。

    这样一来,她的目标的确达成了,但,结果却是天差地别啊!

    她要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驱壳有什么用?

    她要的是那个和自己无话不说的家伙啊!

    感受着环抱脖颈的双手,江火昂起脑袋,用探索的目光仰视窥探。

    回应她的,是那张微笑俯视的面庞。

    “月月……”

    沙哑的声线刚刚出现,便被迎面而来的阴影给堵住了。

    瘙痒燥热的急促呼吸,令江火那紧绷的身躯,终于放松。

    挺直的腰杆已然松软,宛若无骨粟糠一样,向后靠去。

    如此情形令江火身旁的斯嘉丽深吸了一口气,幽碧的瞳孔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

    此刻的她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非常的兴奋。

    最初接触江火时,她便知晓了二女的关系。

    若是嫉妒吃味,那她怎么可能还会贴上来?

    因为思维方式上的差异,她并不会去在乎这些事情。

    她虽然不明白,二女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感情为什么会如此的曲折,但是她知道,从现在开始,往日里的怂包,可以大胆的喜欢自己了!

    她终于不用在绞尽脑汁的思索着,如何让那个憋屈的家伙痛痛快快的敞开心扉了!

    因为拦在她们面前的症结,已经消失了!

    她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总有一天,自己能够了解到姐妹俩之间的事情,感知那令人纠结却兴奋的过往,探索那神秘且未知的领域。

    而现在,除了欢庆张望以外,她觉得自己,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必须做。

    嗅着那弥散在周围的百合花香,看着那两张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面庞——

    斯嘉丽,食指大动。

    她心里非常清楚,江月对自己的敌意,只是因为江火的存在,而隐匿无踪。

    虽然江月帮姐姐解开了心结,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们之间的关系,也会拉近。

    两人之间的膈膜或许会因为时间的关系逐渐消失,但——

    斯嘉丽并不愿意等。

    她是一个非常现实的家伙。

    既然江火和江月宛若连体婴一般不可分离。

    那——

    就一起被我吃掉好了。

    (? ̄? ̄?)

    紧攥江火双手的她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趁着二人屏息温存之时,身躯,也靠了过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