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26大白兔和二踢角

    “挺让我意外的,我本以为你们会在楼下憋上两个小时。”

    坐在沙发上的江月换了个姿势,端起杯盏轻抿的同时,目光也从对面的女孩身上一划而过,最终落在右侧那个端着水杯强装镇定的家伙身上。

    被斯嘉丽拽出电梯后,江火便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随着对方敲开大门,瞧见那一脸笑意的妹妹时,江火更是如同某只即将被吃的储备粮一样,徒劳无功的挣扎了几下。

    只可惜,那点巴大的动静只能引得二女笑意连连,瞧见那紧张得不知所措的姐姐,江月并没有与斯嘉丽打起来,反而让开半个身位,示意她们进去说话。

    进屋之后,斯嘉丽便没再打趣那个胆小如鼠的家伙。

    随着她的放手,眼下这个局面,自然形成。

    她和江月相向而坐,占据了两个长条沙发,而江火嘛……

    则是窝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

    捧着水杯,眼观鼻鼻观心,大有一幅入定的架势。

    然而,江月和斯嘉丽都明白,这家伙只是在光明正大的‘偷听’。

    因为,当江月用调侃语气说出‘两个小时’这个单词时——

    不想掺和进话题的江火,本能的擤了擤鼻子。

    似乎是对妹妹的诧异有些不满,但又更像是对斯嘉丽戳穿事实之后的赌气反馈。

    “两个小时?你也太看得起她了。”

    瞧见江火那微抿的朱唇,斯嘉丽十分自然的扭动腰肢,就和身处自家一样,丝毫没有拘束的感觉,“如果不是我拉她上来,我估计她都有赖死在车上的意思。”

    “实际上,我一直都非常的好奇,你到底把她怎么了?为什么她会这么怕你?”

    三人的事情,已经憋了快四年了。

    自打相识当初,斯嘉丽留在二女家中过夜时,她就已经知道了姐妹俩的关系。

    而《蝴蝶效应》全部杀青,江火刚回家的那个晚上,江月就已经识破了一切。

    再加上先前占用了唐尼家的别墅举办晚宴,双方之间,其实已经非常熟悉了。

    但,即便在熟悉,即便斯嘉丽了解江火的每一寸肌肤,她依旧没有弄明白,为什么这个外界追捧的小公主,人人羡慕的大明星,会在感情这件事情上,那么的拧巴呢?

    江月和感情,仿佛是她的禁忌,每一次说到这些内容时,她就会显得手足无措。

    从模样上看,她是在逃避,但若真的深究,斯嘉丽觉得,她其实是在害怕。

    害怕?

    如此一来,斯嘉丽就更加的搞不懂了。

    感情的事情有什么好害怕的?

    爱就爱了呗。

    当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出现时,任何理智都不会存在。

    就连上帝都没法斩断亚当和夏娃之间的感情,那她又在害怕什么?

    “我把她怎么了?”

    面对斯嘉丽那直白的询问,早已习惯了这一切的江月摇了摇头。

    她这回过来,就是想把所有的事情理顺。

    既然双方明智的免去了那繁琐的恭维与虚假的言语,那她自然不会再兜圈子。

    “我捧着她还来不及呢,又怎么敢欺负她?”

    她的声线惝恍迷离,仿佛是在叙说一个存在的事实,但又更像是在宣泄无奈。

    “我自问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对不起她。”

    “所有的事情,她也是心知肚明。”

    “你不是想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拧巴么?”

    “因为她怕我难受,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抹去已经发生的事实,因为她觉得自己处理不了这些棘手的事情,所以才会想着躲起来,企图用这种方式把事情拖下去……”

    “但她并不明白,时间,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随着她的话语,紧攥水杯的江火,五指发白。

    她承认,妹妹说的没错。

    这根本就不是害怕与否的问题,而是她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解决的问题。

    她承认,自己对妹妹有感觉。

    就像是儿时一分钱一颗的大白兔,含在嘴里,细细慢慢地品味,便觉幸福,偶尔嚼一口,浓郁的奶味便喷薄而出,那个香甜,便是童年时期的得道登仙。

    她没有谈过恋爱,但她觉得这份感觉就已经足够美好。

    可直到某天,斯嘉丽忽然趴在她的肩头,一脸好奇的向她询问那种感觉时。

    充斥着求知欲的碧玉眼眸,令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该如何向斯嘉丽解释自己和妹妹之间的情感。

    那种二世为人的记忆,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

    但是——

    斯嘉丽似乎对那种青梅竹马的感觉不感兴趣。

    而她,也发现了另一种别样的情感。

    当她跪坐在江火面前,用深邃眼眸与之对视时……

    当她双手禁锢江火,身躯前倾,狂热似火时……

    当她屏住呼吸,朱唇轻启,癫狂的想要在江火的身上打下属于自己的烙印时……

    江火忽然发现,眼前的这种感觉,与妹妹不同。

    这不是童年记忆里的大白兔,而是每到过年时分,看着同乡玩伴拿出来的二踢角。

    点燃引线之后,乒的一声炸响世间,上蹿同时,那划破天空的刺啦声响令人心悸。

    但二次爆炸的嘭咚声响与随之绽放的炫彩烟花,却令她迷醉沉浸。

    她承认,从那一刻开始,她就对斯嘉丽有感觉了。

    她能欺骗自己的大脑,但她没法欺骗自己的心。

    怦怦直跳的心脏,永远都没法作假。

    无论是大白兔,还是二踢角,都是江火童年里的美好。

    小的时候,她就‘自私’的想要占有两件东西,长大了,也是一样。

    但,江月和大白兔、斯嘉丽和二踢角,皆不相同。

    她们是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生命,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情感。

    她们不可能和大白兔与二踢角一样,被江火藏起来。

    所以——

    这个从来就没有谈过恋爱的家伙,选择了逃避。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全心全意的江月;她更不知道如何应对帮她打开了另一扇门的斯嘉丽。

    与外界沟通博弈时,她会取舍,但在面对真实内心时,她不知道怎么办。

    没人教过她。

    她只知道躲,她只知道跑,她只知道藏。

    她可以把自己所有的资产全部挂在妹妹名下,她可以花着每个月妹妹打给自己的零花钱,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说这件事情。

    她会耍小心思与斯嘉丽一起拍戏,她会想办法尝试着把大脑里那些不适合自己的优质资源全给斯嘉丽,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向对方摊牌。

    所以,上次被灌醉后,她其实是想发生些什么的。

    这样一来,她就不用在痛苦的躲避了。

    但可惜——

    江月和斯嘉丽,明显是想和神志清醒的她对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