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19加人

    《无间行者》的存在,打乱了江火的所有计划。

    但,也仅仅是打乱她的个人计划而已。

    面对这部尚未上映的商业片,外界根本就无法给出自己的评判。

    他们不知道莱昂纳多在这部电影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他们不清楚马特-达蒙和小李子会在这部影片中擦出何种花火;他们更加的不了解,马丁-斯科塞斯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观影体验——他们只知道这部影片阵容强大、他们只知道这部影片有着较好的盈利前景、他们只知道这部影片是江火看好的故事,除此以外,没人知晓它会掀起何种风暴。

    未知,意味着平静,但平静,并不意味着安稳。

    呐喊的确可以宣泄情感,但却没法解决整件事情。

    尤其是当江火发现,这部电影的存在,可能会对自己造成影响后,她头一次翘掉了拍摄,来不及卸妆更衣,直接蹿回了酒店,拨通了妹妹的电话,将整件事情,全都告诉了她。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这个世界上最懂江火的家伙,也失声了。

    “你的意思是……《无间行者》才是最稳妥的那一个?”

    电话那头的江月舍弃了所有工作,难以置信的情绪幡然涌现。

    “我——我没有说稳妥,我只是说,这部电影的存在,可能会影响某些事情。”

    因为二女都有前世记忆,所以沟通起来没有阻碍。

    江火不用想办法向江月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看好这部电影,因为那是一个曾经发生过的事实,一个江月知晓的事实,一个可能会改变既定计划的事实。

    诚然,零五年的奥斯卡,因为江火的存在,《百万美元宝贝》痛失奥斯卡最佳影片。

    但现在,即便有江火这个X因素,《无间行者》这部电影,也有大概率存活下去。

    因为这个阵容,比之前的《百万美元宝贝》还要豪华,豪华到只要一上映,就能占据所有人视线的地步,最重要的是,它的定位,还是一部商业片!

    由于江火的缘故,学院已经连续两年自扇而光了。

    尤其是今年,为了在种族问题上帮他们洗白,ABC可是毫不留情地揭掉了它们的底裤。

    之前的奥斯卡专题报道中可是明说了,现在的奥斯卡审美观,已经与公众渐行渐远。

    如此一来,阵容豪华、演技在线、故事有味的商业片,就已经高人一等了!

    正因如此,江火才会无语。

    如果这部影片能够与《暴雨》错开,她压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激动烦躁!

    但挤在同一年,那问题就大发了!

    “你是在担心,《无间行者》的存在,会影响到评委在投票时的决断?”

    江月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的脑壳有些疼。

    她明白姐姐的意思,但正是因为明白,她才会觉得事情麻烦。

    花了三年的时间,尽可能的洗清偏见。

    联合各家,让他们于情于理都不好下手。

    眼见着即将步入收获时节,但没想到——现在竟然又出现了这样的纰漏!

    “我也希望评委们能够无视制片人的名字,但很显然,这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

    江火挠了挠头,她觉得自己有些牙疼,“华纳是不可能把我的名字从《无间行者》的制片人那一栏中去掉的,前世格拉汉姆-金能够独享这个荣誉,纯粹是因为我们发不出声音,但现在不同了,如果挂上别人的名字,华纳怕是会被同行diss死。”

    话语权这种东西,从来就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拿拳头挣的。

    当江火弱小的时候,别人可以强取豪夺,只要粉饰太平,就没人会在意倒下的家伙,即便多年以后有人翻案,也不过是一桩转瞬既忘的历史事件罢了;但当双方的地位无限趋于对等时,有的东西江火即便给别人,别人都不会白拿。

    环球开挖温子仁的同时,还给她打了招呼,这就能证明二女话语权的提升。

    卡梅隆虽然暴躁,但依旧没有白拿Avatar这个名称,此项行为,亦能证明一切。

    再加上华纳现在的选择——

    “好吧,事情的确有些麻烦。”

    江月深吸了一口气,虽然脑袋一团乱麻,但她依旧没有将心中的烦躁表现出来。

    “我会想办法重新组织语言,把这些困扰转述给詹姆士。”

    “他是专家,肯定会有对策。”

    “你别着急,路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肯定会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虽然两人不在一块儿,但听到妹妹那沉稳话音后,江火的心里,也安定了不少。

    没有过多纠结,小声的沟通了几句,当她挂断电话时,紧绷的身躯,也向后倒去。

    平躺在床铺上,神色复杂的盯着天花板,纯白之顶无法代表她此刻的心情。

    江火很兴奋,但又很烦躁。

    兴奋的是因为《无间行者》这部电影取得的成绩,烦躁的是因为两部电影有着冲突。

    《暴雨》要冲奥,《无间行者》也要冲奥。

    如果是一部电影,那也就算了,所有的光辉都可顺势集中。

    这样一来,成功的概率会非常的大。

    但——

    当两部作品同时出现时,即便光辉闪耀无边,也会因为数量的上升,出现分离。

    单一可控,复数不可控。

    现在江火面对的,是幸福的烦恼。

    在别人琢磨着,如何寻找一部符合评委胃口的影片时。

    她却因为两部影片的档期挤在了一起,而寻找隐匿分流的对策!

    如果让那些心心念念想要冲奖的家伙知晓她此刻的心里,肯定会怒不可遏的打死她!

    凭什么所有的好本子都在你手里!

    而就在江火胡思乱想之际,滋啦声响,划破寂静。

    脖颈微扭,视线偏离,看着那一脸无奈的黑色身影,江火问出了一个比较欠揍的问题。

    “你怎么才回来?我记得你和我一起请假的吧?”

    没错,所来之人正是斯嘉丽。

    此刻的她,手中还拎着一个大塑料袋。

    “我怎么才回来?”

    刚一进门就听见了如此询问,本就板着脸的她,直接翻了个白眼,“你二话不说就跑了,我得想办法帮你解释啊!剧组那么多人都在等着我们两个,你一句有事就把他们晾在那儿,就算他们不会发牢骚,也会胡乱猜测啊!我要是不帮你解释清楚,鬼知道他们会如何揣测?搞不好明天,就传出无数个版本了!兴许还有什么,我把你欺负的没办法拍戏!”

    斯嘉丽的回怼,堵的江火说不出话来。

    方才她的确有些冒失了,只和罗素兄弟打了个招呼,便直接离开了片场。

    干笑一声,刚想表示感谢,但哪知对方,竟然直接开口抱怨了。

    “别人是家花哪有野花香,你倒好,你是家花就比野花香。”

    “有什么事情不能和我说吗?非得火急火燎的跑回来给你妹妹打电话。”

    吃味的语气令江火抿了抿嘴,感受着那宛若独狼的眼神,她——有些怂。

    这段日子,虽然同处一室,但两人并没有过多的接触。

    江火原以为,斯嘉丽转杏了,对自己不感兴趣了,但现在看来嘛——

    对方只是不想再玩以前那种简单粗暴的游戏了。

    看着那走攻心流的家伙,江火就有些紧张。

    自己屁股上的月亮纹身,就是被强推之后的宣誓徽章,若是心头也被斯嘉丽给翘了,那江月那妮子怕不是得把自己给剁了喂狗?

    江火心里清楚,妹妹的反应,其实一直都不对劲。

    当初对方可以为了拍戏,和自己大哭一场,现在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她,其中必有隐情。

    她知道自己错了,她也希望妹妹能够闹腾宣泄,但预想中的发飙全都没有发生,反而不停的迁就她,如此一来,不想惹对方难受的江火,就更不敢乱来了。

    “事情比较特殊——对,比较特殊。”

    思索了两秒,江火给出了一个压根就站不住脚的理由。

    看着那尴尬的笑容,斯嘉丽翻了个白眼,将手中的东西丢在了沙发上,“事情比较特殊?”

    “得了吧,你还不是担心两部电影有冲突啊?”

    “既然你能和你妹妹商量对策,你难道就不想听一听,事情挑起点的我,有什么想法吗?”

    说话的同时,斯嘉丽拉了条椅子,坐在了江火的正对面。

    双手环抱,翘起二郎腿,精致的五官上,显露出镇定自若的玩味笑容。

    她和江火一样,也没有换衣服卸妆。

    如此一来,穿着寡姐制服的她,英气尽显。

    “你的想法?”

    江火回味了一下对方的话语,本还平整的眉头,也随之挑起,“你有办法?”

    “嗯哼?”斯嘉丽没有用言语回应,只是非常肯定的轻哼了一声。

    如此行为,就更令江火有些捉摸不透了。

    她想干啥?

    以这种手段逼迫自己敞开心扉吗?

    别开玩笑了!

    这不可能!

    看着那目光躲闪,想要开口询问却拿不定主意的江火,坐在对面的斯嘉丽,隐晦的撇了撇嘴。

    她算是看出来了,无论自己如何行事,江月在她的心里,永远是第一位。

    不然的话,江火也就不会突然闪人,跑回来打电话了。

    想到这儿,斯嘉丽就有一种任重而道远的感觉。

    她觉得攻略江火,是一件非常漫长且痛苦的过程。

    对视了半晌,见江火真准备憋着不问后,没有耐心的斯嘉丽摇了摇头,主动打破了僵局。

    “一件事情换我的想法,换不换?”

    “纹身?不可能!”

    两句话语几乎就是接连而出,而随着话音的落下,板着脸的斯嘉丽先是一愣,旋即大笑了起来。

    因为她发现,江火的小脑袋瓜里,竟然装着这种乌七八糟的念头。

    而本能回答的江火也是一脸懵哔,她左顾右盼了几下,就想裹着被子躲起来。

    看着那慌张的想要逃跑的家伙,抓到她内心真实想法的斯嘉丽便没有继续逼迫下去,反而露出狡狐一样的笑容,一字一句的说着正经无比的事情。

    “想让两部电影不冲突,其实非常的简单。”

    “找个人挂在你名字后面就行了。”

    “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这部影片的首席制片,这是没办法改变的事情。”

    “既然如此,你就在剧组里找个德高望重,又做了大多数事情的人,让他挂个名。”

    “你放心,这种做法绝对管用。”

    “克林特就这么干过,斯皮尔伯格也这么干过,卡梅隆也干过,只要是想要分摊的家伙,都这么干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