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17两部正式制片的作品

    “所以,你现在紧张么?”

    斯嘉丽在江火的肩头轻拍了两下,让她抬起胳膊换上戏服。

    虽然没有工作人员的帮助,但已经适应紧绷制服的二女,倒是换的飞快。

    “紧张?这有什么好紧张的?”

    将手臂探入皮袖内,努力找到合适的角度,让其更加的贴合自己的身躯。

    行事同时,江火也摇头道:“电影拍出来不就是给别人看的吗?谁看都一样,在哪看也一样,他们来不来,这部影片都会问世,既然如此,那我有什么好怕的?”

    “是么?”听见那底气十足的回应,斯嘉丽倒是略显意外。

    待江火穿好袖子,站直身躯后,斯嘉丽这才拍了拍她的小腹,示意她挺直腰杆,“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前年的冲奖季,你可是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现在怎么这么放松?难道是因为有焦点的詹姆士-沙姆斯帮你运作吗?不应该啊,那几家已经把你当成了敌人。”

    斯嘉丽清楚的记得,零五年的冲奖季,江火显得非常的——轴。

    虽然各种前哨奖项拿得手软,但金球奖的失利,可是令她郁结颇深。

    当时她就坐在江火身旁,看着那微笑鼓掌的女孩。

    表露兴奋的同时,她也能够深切的体会到,那从内而外,飙涨的郁闷与愤怒。

    离席的路上,她还开导过江火。

    至于江火是否接受,她也不得而知。

    她只知道,那时的江火非常难受——手头上的工作陷入停滞,直到颁奖季完全结束,所有奖项全部揭晓时,她才开始捣鼓《碟中谍3》。

    那种因为失利而产生的阴郁状态,她在很多人的身上都瞧见过。

    毫无意外,深陷痛苦折磨的家伙,或多或少的都患上了一些心理疾病。

    斯嘉丽本以为,重走冲奖路的江火又会和前年一样,神经紧绷。

    然而她并没有想到,现在的江火,竟然会如此的坦然。

    “敌人?……”江火喃喃的重复了一遍这个单词,挺胸抬头深呼吸,确保身前与衣物完美贴合,行动起来不会有任何压迫感后,这才让斯嘉丽帮自己拉上后背的戏服拉链,语气也无限趋于坚定:“他们不会是我的敌人,至少目前不是。”

    “嗯哼?这么自信?”沿着江火的脊椎,将制服的拉链全部拉好,与此同时,斯嘉丽的话语中,也充满了意外,“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的敌人,只是那些演员啊。”

    江火挑了挑眉,原地蹦跶了两下,确定衣服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不适后,她这才转过身子,看向一直追问不停的斯嘉丽,“那些影业公司和我有仇吗?我断了他们的财路吗?”

    “没有吧?”

    “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要把我当成敌人?因为手中的推选人名单?”

    江火偏了偏脑袋,仿佛是觉得自己的列举非常的幼稚,话语之中,也带着一丝嫌弃的意味,“别开玩笑了好么,对于那些商人来说,奖项只是一块大饼,能在未来给他们带来利润,他们并不在乎这个奖项到底被谁拿走,他们只在乎,自己能够在这场拼搏中,吃下多少蛋糕。”

    “真正在意的,是那些花了钱想要冲奖的演员。”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次实打实的投资。”

    如此清晰的思路令斯嘉丽笑了起来,褪去衣物的同时,她也把黑寡妇的制服递给了江火。

    “所以你认为,这五家的出现,不会给你的威尼斯之旅带来太大的麻烦?”

    看着那摇晃的脚丫,江火蹲下身子,帮对方穿拉的同时,口中也反驳道:“为什么会?”

    “他们这回过去,不过是评定电影、主演、导演的危险等级的。”

    “如果他们觉得手上的作品够硬,自然会按照原定计划行事,但如果发现了差距,他们肯定会修改计划,毕竟,现在才八月,距离冲奖季,还有三个月。”

    自打詹姆士-沙姆斯接下这个单子后,对方便非常贴心的把整个流程事无巨细的和江火描述了一遍;与之前的华纳不同,这个和A Lee穿一条裤子的白人老头可是把江火当成自己人,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甚至连每家惯用的伎俩,都介绍的清清楚楚。

    虽然《暴雨》提前面世,的确会给其余各家留有更加充分的准备时间,但在瞧过成片后,詹姆士-沙姆斯这个有着将近二十年冲奖经验的家伙,直接就拍板说能做。

    那些影评人都能看出问题,精通冲奖操作的他,岂会被复杂的人际关系遮蔽双眼?

    用他的话来说,大卫-芬奇和小罗伯特-唐尼都是炮灰。

    在这种情况下,发觉此情况的其余几家,肯定会在导演和影帝这两个奖项上面奋力捣鼓,既然如此,攻击她的可能杏,就变得非常的小。

    “哇喔,詹姆士竟然都敢给你打这样的包票?”

    “去年《断背山》冲奥的时候,他可是再三和我说,难度比较大。”

    斯嘉丽的话音抬高了些许,看向江火的眼神,也变得非常的奇怪。

    她得承认,自打她认识江火以来,就从未考虑过,江火会在奖项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理由嘛——

    大家都知道啊。

    零五年的失利,在她看来,非常的正常。

    她当时给自己的母亲打过电话,询问是否能够帮忙拉票,但却被对方毫不客气的拒绝了。

    从那时候开始,她就明白,江火会在商业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但——

    学院今年在A Lee事件上的骚操作,让她又瞧见了转机。

    然而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奥斯卡才过去五个月,江火就拿出了一部冲奖片。

    而且,这部影片,似乎就是拍给那些老头看的。

    如此行为由不得她不深思。

    她和江火相处了这么久,她当然知道,江火真的是走一步算一步。

    走一步看一步,然后碰巧遇到了大好时机?

    别开玩笑了好么!

    这种百年难遇的机会,真的是靠运气就能得来的吗?

    商业上的成功,的确可以归结于运气,但主观意识上的改变,怎么可能归结为运气?

    如果没有零五年的失败,零六年的反转洗白,再加上ABC那个老年台的连番轰炸,斯嘉丽相信,就算江火今年拍的再好,也是得输!

    但现在呢?

    她已经成了最特殊的那一个!

    再加上六大对她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以及新米拉麦克斯的掌舵者詹姆士-沙姆斯亲手操刀,才会出现现在这种,江火跺跺脚,局势抖三抖的情况!

    你能将这所有的一切,全都归结为运气吗?

    不可能!

    既然如此,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起来了起来了,发什么呆?”就在斯嘉丽胡思乱想之际,帮她套好裤腿的江火,已经在一旁催促了“你坐在这儿我怎么帮你穿啊?快起来,罗素兄弟还等我们出去拍戏呢。”

    “啊——好……”斯嘉丽应了一声,起身的同时,也拽着衣服往身上套。

    感受着恍然回神,犹如白日做梦的斯嘉丽,江火在帮她穿衣的同时,嘴上也好奇的问了句,“你刚刚在想什么?我可是硬拽着裤腿往上拉,你都不配合一下。”

    “我——我在想《暴雨》的制片人到底是怎么报的。”

    她并不想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

    在她看来,如果刨去运气的说辞,那江火的算计能力,简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她不敢接受这样的事实,也不想接受这样的事实。

    但她却希望,自己的猜测全都是真的。

    她已经把江火当成了自己的人,江火越强大,她就越心安。

    “制片人?”

    由于斯嘉丽背对着江火,所以江火并没有瞧见她眼神中的慌乱。

    面对这个问题,她的回答,就更显轻松了,“当然是我啊。”

    “首席制片人就是我,大卫-芬奇是执行制片,剪辑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

    送展威尼斯的版本,肯定不能是给影评人观看的那种无片头片尾,没有工作人员字幕的内部版,但一说起加字幕,那也是有讲究的,制片人的头衔和排序都有很多内幕。

    制片人、执行制片人、制片经理,这三者是可以同时出现的。

    一般情况下,制片人排在最前面,而这一栏中的名字,便是真正的制片人,通常只会有一到三个,作品也会被挂在他们的名下,被业内当做他们的制片作品。

    而执行制片人这一栏,其实就是给明星或者影业公司高管挂名用的,属于混资历。

    最后一个制片经理,才是真正做事的人,但很遗憾,虽然绝大多数的事情都是他们在做,但这部影片并不属于他们的作品,甚至连履历表都不能写。

    而制片人这一栏,排名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拿江火来说,之前的《百万美元宝贝》中,她的确挂了制片人,但除此之外,还有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这个老爷子,他主导了整部电影,排名也在江火之上,所以业内很少有人会把这部影片当成是江火的制片作品,也不认可她的制片能力,只是当成江火又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的本子罢了。

    《碟中谍3》也是一样,虽然江火拉扯出了整部电影,但汤姆-克鲁斯的名字就是挂在她的前面,虽然很多人已经明白了,这所有的创意都是江火贡献的,但也只有她这样特殊的存在,才能让别人在她的履历表上进行特殊备注,至于其他人?想都别想。

    正因如此,当《暴雨》确定冲奖后,首席制片人这个位置,没人能和江火抢。

    而这种行为,也会让业内正式把她当成一名制片人来看待,这也是她在玩家道路上,最为重要的一步,毕竟,连拉扯电影的本事都没有,还做什么棋手啊?

    “这么说来,这部电影可就真是你的了啊?”

    套上上衣,拉上拉链,带上手套。

    镜中的斯嘉丽,比前世《钢铁侠2》中的娜塔莎还要美。

    欣赏着那熟悉的颜,江火心里就是一阵悸动,不过转念一想,她还是放弃了偷吻的念头。

    江月那道坎,她永远都不想迈过去。

    一想到妹妹在洛杉矶忙的昏天黑地,她就没心思在外面腻歪。

    “是,是我的了。”江火微微点头,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

    然而,正当她想率先离开休息间,出去拍戏时,斯嘉丽的话语,却让她停下了脚步。

    “这样一来的话,你现在就有两部正式制片的作品了。”

    两部正式制片的作品?

    江火皱了皱眉,觉得对方的话语有些不对。

    除了《暴雨》以外,她哪里还有什么正式制片的作品?

    “两部?你记错了吧?”江火用略带怀疑的口吻询问道。

    “没有啊。”斯嘉丽将脑袋摇晃的和拨浪鼓一般。

    “你之前不是说了吗?莱昂纳多那部也是啊!”

    莱昂纳多那部也是?

    江火回味了两秒,这才反应了过来。

    握草!

    出大事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