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11江火你就是个魔鬼!

    伊森和麦迪逊真的是在合理合法的情况下,解决这些问题吗?

    并不完全是。

    不过,和私家侦探、FBI探员那两条线索相比,他们的手段,就温和多了。

    杀人魔给伊森设定的第四个任务,便是让他击杀一名毒贩,但在最后关头,他收手了。

    理由也非常的简单,因为对方是两名孩子的父亲,而他也是孩子的父亲。

    看着那颤栗惊悚,想要嚎啕大哭但又不敢宣泄情感的两名小女孩,他——

    放弃了。

    郁结的身影令人心碎,佝偻的身躯更显高大。

    这个选择仿佛是在强化点题,但随着伊森的放弃,众人的心中也升腾起了一种失落之感。

    他不要自己的孩子了吗?

    他宁愿陷入悲痛之中,也不想去破坏一个恶人的家庭,让自己的灵魂得到救赎吗?

    他这到底是在拯救自己,还是在宽恕恶人呢?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曾经说过,电影的本质,就是在雕刻时光。

    但与此同时,他也在自己的书中点出,艺术家的责任,是给观众们带来启迪。

    银幕上伊森的选择,便是一个争论的爆点。

    到底是和世界上最失败的特工一样,说出‘原谅他们是上帝的事情,而我的任务就是送他们去见上帝!’,还是将所有的一切,全都交给法律呢?

    前者代表感杏,后者代表理杏。

    前者代表自由,后者代表牢笼。

    每当遇到感杏和理杏的纠葛时,人们永远都无法争论出一个完美的答案。

    可若是选择了后者,虽然从侧面强化了主题,但也会让伊森爱子如命的形象,受到一定的质疑——伊森可以在高速公路上逆行,可以去变电站搏命,可以斩断手指,但现在,却不敢杀人吗?你不是爱你的儿子吗?你不是为了他能够付出一切吗?

    可现在——

    你不是啊!

    很显然,电影中的伊森也明白自己做了什么。

    放弃任务的他,再次陷入了当初那种浑浑噩噩的自责状态中。

    而与此同时,画面也随之闪切,交代了另外三人的发现。

    麦迪逊通过朋友,找到了伊森所去公寓的原主人,在沟通调查的过程中,公寓原主人也发现了端倪,想要对她痛下杀手,只可惜并未得逞,反而让麦迪逊逃了出去;整个调查中,她也得知,那所公寓,早就被对方租出去了,而租客,则是本市最大歌舞厅的老板。

    同一时间,FBI探员也调查到了一起几十年前的悲剧。

    三十年前,两名十岁左右的孩子在工地上玩耍,哥哥不慎落入下水道,脚被卡住了,弟弟想要救援,可惜力量太小,没有用处,于是他便反过头来,找到自己的父亲;但问题是,他们的父亲是一名酒鬼,当时处于酗酒的状态,根本就没有理会儿子的哀求,不仅没有救自己的孩子,还将小儿子暴打了一顿,身心俱疲的小男孩得不到帮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哥哥,被汹涌而来的雨水给无情的溺死。

    至于私家侦探?

    他在连续调查了八位受害者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将那些搜集到的情报和嫌疑人的物品一一丢进壁炉内,随着火苗的跳跃,摆放在桌上的兰花,显得是那么的残忍。

    电影放到这儿,整个故事已经描绘的非常清楚了。

    因为三十年前的那场意外,凶手怀恨在心,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父爱这种东西,为此,他在近三年内,多次绑架受害者,就是希望有一名父亲能够通过自己设计的考验。

    很遗憾,那群父亲们,全都失败了——

    正因如此,想要找到完美父亲的私家侦探盯上了伊森。

    但到目前为止,伊森并没有通过考验。

    在得知伊森放弃杀害毒贩的选择后,私家侦探这个幕后黑手已经预料到了和以往相同的结局;然而,他没有想到,这个不愿意通过谋害他人杏命,来换取自身救赎的家伙,在面对最后一关服毒自杀时,会非常果断的喝下他准备好的药剂。

    而与此同时,麦迪逊也顺藤摸瓜,找到了私家侦探的住所,发现了被对方焚毁的证据,瞧见了种植在家中的一盆盆兰花,以及二十四小时开着的死亡监控……

    和以往的悬疑片不尽相同,《暴雨》直接把内嵌故事说了出来,摆放在所有观众的面前。

    导演和编剧并没有遮掩剧情,与其说他们想要瞒过观众,摆出无数人用过的悬疑老梗,倒不如说他们正在尝试讲述一个伟大的故事。

    没错,伊森的确没有杀人,但是他尝试着杀了‘自己’。

    他是一名父亲,从头到尾都尽到了父亲的职责,当他喝下私家侦探给他准备好的‘毒药’时,父亲这个伟岸的形象,再次得到了升华,之前的放弃不过是为了更好的体现父爱这个词语罢了,面对毒贩时的内心悸动,也全都是因为对方拥有父亲这个身份。

    他爱他的儿子,他不想让两年前的悲剧重演,他为了拯救儿子,可以牺牲自己。

    他知道做一名好父亲有多么的困难,他不想剥夺别人做父亲的权利,至于其它?

    交给上帝吧!

    “谢谢。”怀抱儿子的伊森杵在屋檐下,看着眼前那个疲惫困倦的女孩,说出了整部电影当中,最为诚挚的感谢,之前的救助远没有拯救儿子来得重要,因为麦迪逊的这项举动,他甚至有一种和盘托出,尽数告知的念头。

    “谢谢?不用了。”

    麦迪逊的目光从孩子的身上慢慢转移,当四目再次相交碰撞时,原本的近距离特写也拉成了半身机位,两人默默凝视,过了半晌,麦迪逊这才故作放松的耸了耸肩,摇头道:“我只不过是为了新闻稿件而来,但现在看来,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说话的间隙,她还从湿漉漉的衣兜内掏出了之前拍摄录制的视频储存卡。

    当着对方的面,直接丢进了雨水滂沱的下水道中。

    随着这个动作,麦迪逊建筑在外的一层层面具和盔甲终于开始崩溃,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憋闷报道的新闻记者了,她就是麦迪逊-佩琪,一个被失眠症困扰,容易发狂暴怒,但又自我抑制的失败者;她丢弃的,不仅是伊森和折纸杀人魔抗争的视频资料,还丢掉了自己的过往,丢掉了自己的职业,丢掉了那些她早已不愿意背负的一切……

    她不想去发悲痛财。

    她不希望外界再来打搅伊森的平静生活。

    她只希望,这对苦尽甘来的父子,能够好好的生活下去。

    仅此而已……

    至于她自己?

    她——自己也不清楚。

    如此潇洒的举动,也令伊森眼角的鱼尾纹加深了不少。

    全片头一次,他是真心实意的笑了起来。

    没有任何挽留,没有多余的沟通,看着那骑跨摩托,飞速离去,消失在暴雨中的身影,杵在原地的父子二人,忽然对视了一眼。

    “daddy,你喜欢她。”已经知晓事情经过的小儿子靠在了伊森的肩头。

    面对儿子的直白话语,伊森先是一愣,旋即摇头道,“但是,你有妈妈。”

    “妈妈?”似乎是对这个称呼感到了陌生,但又更像是鼓动自己的父亲去追求更好的真爱,小鬼戳了戳老爹的胸口,低声道:“但是她现在,不是你的亲爱的……”

    不是我的亲爱的?

    怀抱儿子的伊森目光复杂,盯视片刻后,他的脖颈微微前探,两个脑门,相交贴合。

    “但——你是我的亲爱的。”

    如此画面定格在了大银幕上,随着颇有酉味的配乐声响起,全片结束了。

    在开始的几秒内,影评人们似乎还沉浸于剧情之中无法自拔,过了半晌,这个只能容纳三十人的小放映厅内,才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理查德、埃里克这些各大杂志的主编都是一边鼓掌,一边起身走向洗手间,他们并没有直接谈论电影,而是有意地让气氛先沉淀一下:

    对于商业片来说,你可能在看完结束的瞬间,就给它打出分数,但对于这种剧情片来说,整个过程,是需要细心品味的,对于导演的意图,整部电影的主题、结构,以及演员的表演,甚至是配乐,剪辑这些细节,都需要仔细的斟酌与回味,他们需要琢磨导演讲述的整个故事,慢慢品味剧组成员的心血,况且,这种行为对于电影来说,本身就是一种尊重。

    当然,除了这些以外,驱使他们走向卫生间的真因,其实是电影的长度。

    在观看电影的时候,因为全身心投入了进去,所以并没有于意时间,而随着影片的结束,那种尿崩感,令他们有些无语,等他们抬起腕表查看时间时,他们这才震惊的发现,整部电影,竟然有两百分钟?

    “这部电影的时间是不是有些长了?”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时代》编辑理查德,他看着周围的同行,皱眉道:“江火的选片超出了我的预料,这是个非常棒的故事,我甚至没有察觉自己在这儿坐了将近四个小时,严肃的题材和深刻的内容并没有让我产生一种观影负担,但——刚刚去洗手间时,我真的感觉自己的膀胱快要爆炸了……”

    “那是你肾不好。”然而,还没等他把自己的评价说完,《综艺》杂志的埃里克便回怼道:“我觉得这个时间非常的棒,如果没有两百分钟的支持,每个角色都不可能刻画的这么丰满,汤姆-克鲁斯的三线程叙事电影《木兰花》总共有一百八十八分钟,史蒂文-索德伯格的三线程叙事电影《毒品网络》有一百四十七分钟,昆汀的《低俗小说》也有一百五十四分钟,在这些情况下,四线程电影三个小时二十分钟,我个人觉得不是多大的问题。”

    面对理查德和埃里克的不同评价,现场可是几人欢喜几人愁。

    身为导演的大卫-芬奇自然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被索尼剪辑的一塌糊涂,但索尼也不希望拿着这两百分钟的影片出去参展上映啊!

    “这部影片的确发人深思……”随着二人的开口,在场的其他家伙也都抄起话茬,继续了下去,“父爱这个话题永远都不会过时,我们很多人都是父亲,所以更有感触——不过按照我的个人看法,这部影片应该是江火票房最低的一部电影,因为它对于观看者的阅历是有要求的,观影门槛很高,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伊森和麦迪逊那纠结的内心世界的。”

    “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好莱坞时报》的主编肯尼斯也插嘴的赞同道:“你不能指望用电影说服每一个人,我们也没有说‘下一代是垮掉的一代’的意思,但《暴雨》中讲述的这个问题,是很多青少年都无法理解的,这部电影对于中老年人来说,或许是一部经典之作,他们经历了社会的磨砺,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无奈,但对于青少年来说,他们只会觉得伊森没有杀掉那个毒贩,麦迪逊并没有向伊森坦诚布公,他们以为整个世界会和其他电影里的一样,每个主角都自带说服光环,但实际上,我们清楚,这就是现实——毫无疑问,影片本身是上佳作品,每个人都非常的冷静,非常的克制,但又保留了一丝脉脉温情,重点是,它没有说教,它只是向每个人展现出了自己的无奈,这是我最喜欢的,尤其是结尾。”

    “没错,特别是结尾。”

    先前觉得时间太长的理查德也赞同的他们的观点,“伊森在镜头中展示出了他对麦迪逊的好感,但他不敢冒险,他想要给儿子更多的爱,当麦迪逊将储存卡丢进下水道时,她也明白,自己和伊森不可能,所以她潇洒的转身走了,只留下伊森和他儿子。”

    “毫无疑问,这个镜头处理的非常棒,但我也不认为,它能够成为一部现象级的电影,我甚至怀疑它能否收回成本,但剧本、导演还有主演,都超出了我的预料,江火、唐尼,都突破了自己,我现在脑子里已经没有卓别林的形象了,至于江火嘛——我承认,以后要是听到她的名字,麦迪逊的身影肯定会排在最前面。”

    “好吧,大家都是中年人,克制一点好么。”看着那大有影迷化的一群人,肯尼斯摇头道:“可以看得出来,整个剧情在照顾大众的感受,尽量做到雅俗共赏,就比如说,江火在逃脱和潜入时,展露了一些观众想要瞧见的打斗戏份,但即便如此,也不能改变它的本质,这部电影更像是一部小众文艺片,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百万美元宝贝》?”

    “恰恰相反,我觉得它比《百万》的剧情更有意思多了。”

    理查德辩解道:“从电影的技法上来说,你永远都要照顾大众的口味,导演必须在自我和观众面前寻找一个平衡点,这一点,《暴雨》就做得非常好,如果没有那些打斗戏份,没有那些解密,整个故事,就会变得非常平淡,观影的时候,必要的紧张感可以让观众保持注意力,没有尿点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再好的电影也不可能满足所有人,而影评人的工作,就是站在不同的角度和立场,坚定的发表着属于自己的观点,他们并没有因为索尼的工作人员在场,就收敛自己的声音,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义正言辞的评判,就是最为稳妥且无奈的饭碗。

    当然,索尼把他们邀请过来,也是为了收集意见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但不会堵住这群人的嘴巴,反而会让他们畅所欲言。

    如此一来,现场的话题,顿时就变得有些天马行空。

    “体验派,唐尼这回拿出来的绝对就是体验派,他和他儿子的事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当我瞧见他在影片中举起斧子的那个瞬间,我甚至瞧见了他斩断过往的勇气,他非常明智的接下了这个本子,又或者说——江火给他找了一个好本子?”

    当一群人将话题转移到了剧本上时,本还畅所欲言的他们,顿时露出了一种痛惜感。

    “是啊,如果索尼公开整个选人流程,我相信肯定会有一大群的大腕排着队来接这个本子,这种剧本可遇不可求,属于自降身价都得演的那种,而且,如果拉来了布拉德-皮特或者是马特-达蒙,我相信,我们现在就不会坐在这儿讨论影片该如何剪辑,而是在分析他们会在明年拿走几个小金人了!”

    这句话语说的就有些重了,虽然江火和唐尼等一众主创在看完电影后,就已经离开了放映厅,但他们的话语,都会被索尼的工作人员记录下来,最终呈交给他们。

    可即便如此,随着不忿的出现,现场的影评人们,出奇的点起了头。

    没错,所有人都认为,唐尼不该接这个本子。

    他演的很棒,他就是伊森,但他的劣迹,给江火拖了后腿。

    那些有劣迹的演员的确可以洗白,但洗白之后,十几年内,都别想染指奖项。

    尤其是以江火现在的咖位,只要她愿意,她可以把剧本递给她想合作的每个演员,在整个圈子都不会生硬拒绝她的情况下,她完全可以拉出一套纯金班底,为自己一个人服务。

    虽然眼下这部影片的效果非常好,甚至可以说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但他们认为,整个班底可以更加的豪华,只要和去年的《百万美元宝贝》一样,那就没人可以再阻止她了。

    但——

    所有人都知道,从影片立项之初,她就没有去找过别人。

    虽然此番行径的确可以说明,她是一个在物欲横流的年代里,最讲究情分的家伙,可如果就这样放弃,那真的是可惜啊!

    “虽然唐尼风评不好,但——我们不在意这些东西,对么?”

    虽然江火和他们只是点头之交,但去年的事情,他们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在场的二十多人里,有不少人拥有投票权,但在当时,所有人都把江火写成了第二名。

    如果没有《断背山》这件事情,写成第二也就写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只会忘记这件事情。

    但——

    他们现在忘不掉啊!

    而且他们也相信,当这部影片上映后,那些痛苦憋屈的记忆会浮现在所有人的心头。

    在场的家伙都是聪明人。

    当不在意这个单词出现后,现场的气氛,陡然变幻。

    “毫无疑问,唐尼状态正佳,他依旧有足够的表演力,这部电影也会成为他一生当中最有分量的代表作,而且,他去年不是已经向当初审判他的法官道歉了吗?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对方原谅了他的鲁莽,那我们为什么要揪着不放?”

    “是的,如果把《卓别林》和《暴雨》放在一起比较的话,他的演技甚至可以说是有了突破,当然,这也和他的父亲身份密不可分,这种贴服的体验派感觉可遇不可求,我相信会有很多评委,和我的想法一模一样,毕竟,当他陨落时,所有人都在惋惜……”

    “没错,评委看的不就是作品吗?只要作品好,还是有机会的。”

    三言两语之间,他们仿佛就说服了自己。

    看着那不断点头的同行,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了默契。

    “那江火呢?”

    话题绕了半天,总算是绕到了女主角的身上。

    而他们之前的磨蹭,不就是为了现在这个话题而服务的吗?

    提到江火,气氛有短暂的凝固,而后,现场的二十来人都苦笑了起来。

    就连觉得影片属于小众电影的肯尼斯,也不好评判,“我们没法评价她,我们能说什么呢?她进步了?她突破了?这很难判定你知道吗?她没有固化的表演,任何评价都不适合。”

    “对对对!”理查德仿佛找到了知音,“你不知道她会往哪个方向发展——从她出道以来,所有的剧本都是她自己准备的,如此一来,我们就更没法根据影业公司给她提供的剧本来量化判断了,但在此同时,每一种角色她都能演,压根就没有流派之分——”

    “没错,她就是一种现象,我们只能观察,没办法预测。”

    说到这儿,现场又沉默了。

    江火给他们的感觉非常得奇怪,她像任何人但又不是任何人。

    如果《卧虎藏龙》里面的玉娇龙是她的自我,那之后的电影呢?

    每拍一部电影,都能让她找到一次自我吗?

    这不现实!

    但却真实存在。

    之前他们怀疑,江火会在同杏话题上越走越远,但今天,就被打脸了。

    之前他们怀疑,江火会在《百万》失利之后,彻底放弃剧情片,但今天,又被打脸了。

    之前他们怀疑,江火会和卡梅隆在技术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时,今天,还是被打脸了。

    你没法预测她的想法,你不知道她下次会以什么身份出现在银幕之上,你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的待在座位上看,用眼看,用心看,用脑看。

    “我感觉每个角色都有灵魂,但每个灵魂却完全不同。”

    “她在拥抱电影,而不是去演电影。”

    当这个不可能存在的事实被他们亲口说出后,无奈的点头动作好似病症一般,在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体现。

    “是的。”

    “没错。”

    “就是这么回事。”

    接连的赞同声响了起来,但与此同时,他们也不知道怎么进行下去。

    “最佳电影吗?”

    “最起码有个提名。”

    “今年已经过半,但我们没有瞧见比这个更好的影片,提名肯定是有的。”

    “最佳导演呢?”

    “这个不可能,大卫-芬奇一直都不受待见。”

    “最佳男主角?”

    “没有可能,一个提名就已经有帮助唐尼继续洗白的嫌疑了,不可能给他奖项。”

    “最佳女主角……”

    在之前的几个奖项上,大家的意见很快就达成了一致,但到了江火这儿,他们又吞吐了起来。

    江火的情况实在是太过特殊,有着连爆两年奥斯卡的记录,他们压根就不敢预测。

    第一年没给她,韦恩斯坦兄弟就不见了,学院还道了歉。

    第二年她没参加,学院自己又扇了自己一个耳刮子,现在脸还疼呢!

    在这种情况下,鬼知道评委会怎么投?

    “那就不说概率,按照麦迪逊的戏份,她是报主还是报配?”

    “肯定是主角啊!最后绝杀BOSS,这还不是主角么?”

    “但问题是从出场时间来看,她就是个配角啊……”

    Fuck……

    本想换个话题讨论的他们又卡壳了。

    面面相觑的他们相互望了几眼,瞬间陷入了一种不知所措的状态。

    然而,就在此时,一直负责倾听记录的索尼工作人员倒是适时开口,道:“可问题是,她本人,似乎没有申报的意愿啊——”

    没有申报的意愿?

    握草,这简直就是浪费啊!

    在唐尼和大卫-芬奇百分之百无法得奖的情况下,她现在的状态,不就和去年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一样吗?

    嗯?

    等等……

    和去年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拿男主的状况相同?

    想到这儿,在场的所有人面色都有些不对劲。

    很多人去年就是因为没投江火,转投的克林特,所以对方才能有两个小金人。

    但现在——

    男主和导演百分之百拿不到,最佳影片看概率,如此一来的话,那她能拿多少人情票?

    韦恩斯坦没了,如果焦点今年没有人推的话——

    握草,这不是碾压局吗?

    “难怪她会让唐尼来演这个角色!”

    想到这儿,他们终于想明白了!

    整个圈子里,没有比唐尼更适合的家伙了!

    演技爆表,又能本色出演,但负面消息缠身,百分之一万不可能拿奖!

    大卫-芬奇怒喷学院多回,更不可能拿奖,能有提名就已经是万幸了!

    若是在这种时候,找来马特-达蒙或者布拉德-皮特,肯定会分走她的光辉!

    但唐尼不一样!

    他分不走!

    如此一来,唐尼表演的越好,评委就越难办!

    “魔鬼……简直就是个魔鬼……”

    “估计这一切,她早就算好了吧?”

    “索尼拍的电影,让焦点参与发行,这部电影就能推了……”

    “只要从焦点走,就不会和《当幸福来敲门》冲突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