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74我和你拼了!

    几个月前,江火之所以会逃离纽约,就是因为不想让斯嘉丽瞧见这个纹身。

    虽然对方知道,自己被妹妹管的严实合缝,但真等标志出现后,她还是觉得挺羞耻的。

    甭管啥美丽、杏感、魅力,也不谈什么独特个杏、个人信仰。

    和斯嘉丽身上的火焰一样,就算是个傻子,也能明白江火butt上的月亮到底是啥意思。

    但斯嘉丽就是不说,反而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的震惊和好奇,向江火求解。

    只不过,问话的同时,浓郁的笑意已经占据了她的眼角。

    那种意外和惊喜,让江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没有地缝。

    甚至连衣服,都在距离她一米多远的换洗篓里。

    “我……只是对这种文化……比较的感兴趣,所以,就尝试了一下……”

    江火‘自然’转身,不再去思考其他破事。

    反正以前都坦诚相见过,现在只不过开了个灯而已,有啥好怕的?

    为了缓解尴尬,江火咳嗽了一声,揉了揉鼻子,转移话题,“你不是说你走了吗?”

    “你个骗子。”

    “既然你在这儿,那我今天可得好好教训教训你……”

    “每次都这么弄,要吓死人的你知道吗?”

    “你这家伙怎么和做贼一样啊?光明正大不行吗?”

    说道兴处,江火还抬起右手,食指虚空轻点,仿佛真想给斯嘉丽好好的上上一课。

    如此举动,还真有几分指点江山的意思。

    然而,当两人四目相对,感受到对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时,江火就觉得有些不对味。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江火觉得过个嘴瘾就够了。

    于是乎,喊到一半的她抿了抿嘴,左手轻抬,朝着门口挥舞了一下,“你、你、你出去反省一下,等我泡好澡再来收拾你,祈祷吧,兴许我一高兴,就放过你了……”

    江火那一系列的变化,可是被斯嘉丽看在眼里。

    从最初的震惊,到后来的懵哔,再到现在的反客为主,江火这家伙,变了好几次脸。

    虽然她现在一脸的傲娇,但斯嘉丽知道,这家伙就是虚胖。

    恶人先告状的事情江火干得太多了,但问题是……

    她一次都没成功过啊!

    拽着浴帘,只露脑袋的她挑了挑眉,目光上下扫动,将正面站立的江火看了个遍。

    宛若扫描一般的举动弄得江火有些不自在。

    她用眼角余光瞟了下换洗篓,瞧见内里的黑色风衣后,脑中顿时冒出了撤退的念头。

    只可惜,她的一举一动都被斯嘉丽瞧的一清二楚。

    尚未行动,就被对方抢先质住。

    “亲爱的,你确定,你是对纹身这种……文化?非常的感兴趣?”

    “我怎么记得,上次说文身时,你好像对我说,你是……怕疼?哦不对!是恐针!”

    白皙的额头上出现了道道沟壑,似乎是回想着什么,又像是琢磨着惩罚方案,总之,当她用疑惑且平缓的语气向江火发问时,站在那儿的小东西,顿时觉得更加的不自在了。

    恐针?

    oh my god?

    你们这群女孩子怎么都有这种天赋技能?

    为啥江月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我犯错误了?你也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我说谎了?

    这不科学啊!

    我现在也是个女的!

    但我怎么感觉我的智商比以前降低了不少啊?

    不是说X大无脑吗?

    这个成语不会是来形容我一个人的吧?

    江火非常的郁闷。

    斯嘉丽这么一说,她才发现,自己当初,的确是用恐针这个理由来忽悠对方的。

    “我……克、克、克服了……”

    思索再三,她选择继续撒谎。

    极其蹩脚的理由让她有些气短,解释时,更是目光躲闪,语句结巴。

    此时的江火,哪里还有外面那风光模样啊?

    小公举倒是小公举,只可惜她面前站的是‘坏王后’啊!

    “噢?克服了啊?”斯嘉丽信以为真,美眸转动,目光偏移,盯着镜子中的倒影,看着月亮文身旁尚未被占据的处女地,顺着她的话语道:“那我给你纹一个?”

    ORZ

    江火举白旗投降。

    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撒谎了!

    瘪了瘪嘴,江火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不想再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的她快步上前,拉开了浴帘,想要用实际行动,把对方给赶出去。

    然而,还没等她下手,便被眼前的情形给镇住了。

    “你……你准备洗澡?”

    “有什么问题吗?”看着那送上门来的小家伙,斯嘉丽非常自然的伸了个懒腰,低头嗅了嗅身躯,旋即一脸嫌弃的摇头道:“我为了过来,可是在后备箱里待了两个多小时。”

    “那里面塑料和机油混合的味道都快憋死我了,我要是不洗干净,估计一会就得吐了。”

    “怎么?你该不会真以为我费尽心思过来,只是和你腻歪十分钟就离开的吧?”

    “你刚才的抱怨我可是全都听见了哦,别装了,承认吧。”

    话音未落,她的身躯已然前倾,挺拔的鼻尖,在江火的面颊上蹭了蹭。

    瞬时间,江火的肌肤陡然紧绷,嗅着那难以言说的气味,她果断转身,抄起换洗篓的风衣,披在了身上,“那——那这间浴室就让给你了,我换别的地方洗。”

    江火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

    她想快点逃离。

    但——

    斯嘉丽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眼见着江火将要打开浴室大门,成功逃脱时,慢悠悠的声音,陡然出现。

    “我记得刚刚某人说,自己老是被我欺压?”

    “既然这个人已经认清了这个事实,那为什么还不乖呢?”

    “非得让我去抓她?”

    “难道她就喜欢这种猫捉耗子的游戏吗?”

    “不过,若是她喜欢,我倒是可以满足她的需求哦。”

    嘶……

    右手搭在门把手上的江火,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转动把手即可拉门而出,但她……依旧停了下来,还嘴硬的回了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然而,就是这样一句再寻常不过的顶嘴,却把她推向了深渊。

    就在她以为,自己只要做鸵鸟状,就能否定刚才发生的一切时,站在浴帘后头的斯嘉丽,忽然摸出了手机,几秒之后,清晰的声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

    “我这么man的家伙,被江月吃的死死的也就算了,怎么还弄不过她呢?”

    “每次都是被她欺压!”

    “若是在不改变,这日子没法过了!”

    …………

    江火身躯微颤,面颊充血,涨如苹果。

    她艰难转身,目光颤动,紧盯身后佳人。

    和善的笑容无法点燃她心中的暖阳,而是如同地狱恶魔一般,给她一种莫名的冰冷。

    “你……”

    江火压根就不敢相信,这妮子竟然录音了!

    噢!

    右手猛拍脑门,她觉得自己正处在噩梦之中!

    看着那异常懊恼的家伙,斯嘉丽更是得意的挑了挑眉,“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让你先跑三分钟,我来抓你,第二,你自己乖乖进来,大家一起洗白白……”

    “我选第三个!”

    不等斯嘉丽说完,江火就已经放弃了门把手,朝着斯嘉丽猛扑而去。

    “我和你拼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