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53真可怕

    “OK,休息一下,回化妆间重理造型,待会我们直接拍摄剧本一百三十七页,麦迪逊和伊森的情感戏份,场景完全一样,表体稍作修整即可,至于戏嘛——”

    双手环抱的大卫笑眯眯的看着二人,眼神中流露出非常明显的考教意味,“你们比我先拿到剧本,所以……你们就自己调动情感吧。”

    虽然大卫对二人方才表演的初见戏码非常满意,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想法。

    刚才,他们拍摄的是剧本第四十六页的内容,若按照正常拍摄规律,待会,导演组会让摄影师补拍后期需要的特写和细节画面。

    而现在呢?

    大卫压根就没有朝这方面招呼的意思,直接就跳过了这些剧情,略过了所有中段发展,直捣黄龙,想要验证二人之前的说法和保证是否靠谱。

    如此行为,也引得唐尼轻笑连连,目送赌气的大卫离开后,坐在床沿旁的他这才扭头看向江火,“看样子,他对你非常的不放心啊,我这还是头一回瞧见,他使用放养的模式拍戏,以往他在剧组时,总是一副暴君的模样——说一不二的那种。”

    然而,蹭着床头柜落座的江火倒是不以为意,“他既然不相信,那我们就演给他看呗。”

    “反正影片中盂们俩的情感戏份只有两三幕,今天收工之前都能全部演上一遍。”

    虽然这已经是大卫第三次怀疑她了,但江火并不在意这些事情,反而还非常的高兴。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她被妹妹欺压惯了,被斯嘉丽调戏多了,而是因为大卫的怀疑,一直处于电影的层面,他是为了电影最终的效果而考虑。

    正因如此,江火这个和电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家伙,就更不会因为这些破事而生气。

    大卫越是对电影负责,对剧本负责,她就越高兴。

    她也愿意配合对方,尝试着解决这个问题。

    至于觉得对方是在针对自己?

    噢,拜托!

    在这个组里,她一句话就能换导演,大卫吃饱了撑着,才会来针对她啊!

    如此作想的同时,她也顺势起身,抬腿在唐尼的鞋侧面踹了一脚,“行了,别在这儿磨磨蹭蹭的了,听大卫的,回化妆间更衣——你的妆容比我的复杂多了,又是绷带又是断指的,若不是主角光环的原因,你饰演的那个角色,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是嘛?我怎么不觉得?”

    唐尼倒是没有压力,跟着江火走出了屋子,“伊森能够坚持到最后,完全是因为爱的力量好么?不过话说回来,你觉得伊森和麦迪逊的感情,到底是哪种呐?”

    “我们先商量商量,待会化妆的时候好酝酿。”

    虽然唐尼平日里喜欢开玩笑,但这回,倒是认真发问。

    即将拍摄的剧情,其实非常的复杂。

    因为两个人之间的情感爆发,其实是之前过程中积攒出来的情感发泄。

    男主伊森在小儿子失踪以后,便踏上了疯狂的寻子之路。

    在此过程中,他收到了犯罪分子送给他的一个小鞋盒,里面装着五个不同的折纸玩偶,内里,分别撰写着五个任务。

    每完成一个任务,便能从犯罪分子那儿获得一段讯息,全部拼凑起来后,就能知晓自己儿子的下落。

    第一个任务,便是驱车在高速上逆行,伊森虽然完成了,但却出了车祸。

    也正是这个原因,女主麦迪逊在汽车旅馆走廊上瞧见他时,对方才会显得那么狼狈。

    虽然方才的初见剧情只演到了一半,但剩下的内容并没有多少。

    服下止痛药的伊森去了趟卫生间清洗身躯,而麦迪逊便借此机会搜寻旅馆。

    当其发现伊森被折纸狂魔威胁后,她便对伊森产生了极大的兴趣,隐藏了战地记者身份,欺骗对方自己是一名护士。

    她想要借此机会,和伊森沟通交流,撰写一份与折纸狂魔有关的报道。

    这就是她的本意,这就是她的初心。

    为此,她还跟踪了伊森。

    当然,伊森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在赶走麦迪逊后,他便马不停蹄的去完成第二个任务。

    折纸狂魔给他的第二个任务,是让伊森前往变电厂,通过对方故意设计的陷阱,爬过一条铺满了玻璃渣子的狭窄通风口,当其四肢被玻璃渣子戳的鲜血淋漓后,才拿到第二个讯息。

    身负重伤的他回到旅馆,在女主的救助下,休息了几个小时。

    这其中,还有一段救助和询问的剧情,麦迪逊想要帮助伊森,但是却被对方拒绝了。

    如果说高速逆行和变电厂取物都不是作死的极点,那第三个任务,自剁手指,则能完全体现出伊森对儿子的爱——这也是唐尼愿意接下本子的真因。

    但问题是,就在伊森前往目标地点之时,他的老婆却去警局把他给告了。

    因为他的可疑行为,警方顿时怀疑,伊森就是真正的幕后黑手,折纸杀人魔。

    于是乎,在伊森前往指定地点,自断手指时,他又上了警察的通缉名单。

    如果没有女主的跟踪帮助,他兴许就要被抓进局子了。

    正是因为有了同甘共苦的遭遇,伊森选择向帮助自己的麦迪逊袒露事实。

    因为有着记忆断篇的缘故,伊森怀疑自己有双重人格,所发生的一切,全都是出于内心愧疚,是另一个自己,想要考验现在的自己,看看现在的自己,到底有多么的爱儿子。

    无论麦迪逊如何劝说,伊森都坚持自己的观点,想要继续完成任务,找到儿子。

    如此一来,无奈的麦迪逊便踏上了自查凶手的道路。

    她查到了伊森自断手指时,所在那间屋子的主人信息,去对方家确认后,又顺藤摸瓜的前往了舞厅,在那儿找到了租住屋子的家伙,并且得到了真正的租户讯息。

    而就在女主努力的调查幕后黑手时,来到第四个任务地点的伊森却放弃了任务。

    幕后黑手要他去杀一名毒贩,但他却因为对方也是一名父亲,无法下手。

    由于没有完成任务,得不到情报的伊森沮丧的回到了汽车旅馆。

    而麦迪逊则在这个时候拿着打探到的情报回来了。

    当她瞧见失魂落魄的伊森时,两人的情感一触即发。

    这也是整个故事中,双人情感的第一个爆点。

    而现在,大卫-芬奇直接略过了中间这么多的环节,压根就没有铺垫的意思,直接就让江火和唐尼酝酿感情爆发——说实话,的确有为难他们的意思。

    但——

    为难就为难吧。

    江火不会修改这个剧本。

    因为她知道,一个好的剧本能够给演员增色不少。

    一直以来,她都非常尊重编剧,只要剧本敲定后,她便不会轻易的修改其中内容。

    这一点,在拍摄《碟3》时,就能得到很好地体现。

    迈考利写好的剧本,只有一段模糊的街拍被替换了,其余的内容,就连台词都没变过。

    江火有自知之明,她本来就不擅长编故事,更不会和那个博士后学霸一样,在《兰陵王》中,强行把自己的戏份改的和男主一样多。

    所以,既然确定了要照实拍,江火便没再用打趣的话语和唐尼嬉笑,而是看着镜子中的家伙,皱眉道:“麦迪逊和伊森之间的感情,我个人觉得更像是共患难之后的爱吧?”

    “麦迪逊一开始想要通过伊森,搜集素材,完成自己的新闻稿件,但在瞧见伊森不断地受苦、坚持、自虐,历经苦难,只希望救出自己的孩子后,她便被这个高大的身影所吸引。”

    “而伊森则是在瞧见麦迪逊愿意对抗警察,帮助自己逃离,从始至终的救援自己后,而产生的依恋感吧?毕竟,老婆没有了,大儿子死了,小儿子失踪,他已经无依无靠了——而在这个时候,一个女的对他好,就算是头母猪,也会产生好感吧?”

    “噗嗤……”

    唐尼见江火说得认真,倾听之时也在点头回应。

    但哪知,说到最后,江火又变得没个正经了。

    于是,他便笑着回应道:“好吧,你要是愿意当猪,那我也没办法。”

    “你给我滚!”认真分析的江火闻此言语,顿时满头黑线,一脚踹在了唐尼的小腿肚子上,也不管对方是否吃痛,直接就从化妆间里钻了出去。

    如此举动也惹得唐尼哭笑不得。

    他只是活跃活跃气氛,哪知道江火真上头了。

    没有追出去的意思,唐尼老老实实的坐在化妆镜前,任由造型师给自己上妆。

    在对方的巧手之下,半个小时后,当做好造型的江火再次进来时,唐尼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棱角分明的面庞苍老了不少,头发稀疏了一些,颧骨变得异常突出,额头上多了几道法令纹,眼角的皱纹和黑黑的眼袋,更是一个不少。

    即便没有佩戴装饰用的隐形眼镜,但那双有神的眼眸也变得浑浊了起来,颓废之感油然而生,就像当初躲在治疗中心的可怜虫一样,浑身上下皆充满了无助和厌世的意味。

    和他相比,江火的妆容,就显得精致多了。

    按照剧情的发展,现在的麦迪逊应该刚从夜店里打听消息回来,由于刚刚展示了自己的美貌,所以造型师直接让她换上了拍摄夜店戏份时的服装:大红色的女士衬衫,修身的一步裙,就连妆容,都做了重新的修整,没有了之前的干净,反而多了几分成熟。

    等两人重新出现在大卫面前,一直没有吭声的家伙也点了点头,伊森的颓废感和麦迪逊的兴奋感都已经体现出来了,示意摄影师准备就绪后,他才说出了开拍前的最后一句话,“不管演的怎么样,我都不喊‘No good’,你们自己把整页剧情过了,最后一起讨论,OK?”

    大卫的这个提议,自然得到了二人的赞同。

    以一盘胶片的代价来判断这段戏份是否可取,显然是一笔极其划算的买卖。

    当唐尼按照分镜的构画,去屋内坐好后,站在门口的江火,也听到了场记的声音。

    “2006年3月20日下午7点30分,第二场第一幕,Action!”

    随着场记的话语,整个拍摄现场迅速安静了下来。

    哗啦啦的雨声清晰可辨,若是不出意外,这场人工大雨,会持续到全组杀青。

    屋内的摄影师先抓拍了一个伊森坐在墙角,双手抱头,泪水横流的特写。

    因为仅存的良知,导致他错失了一个寻找儿子的关键杏线索。

    这种‘明知不可为,却忍而不舍也’的痛苦和矛盾,宛若钝刀,搅割着他的内心。

    而就在他处于痛苦和煎熬的过程中时,镜头已经来到了拐角,从他的侧面,广拍里屋。

    只听吱呀声响,本紧闭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着装靓丽的麦迪逊缓步而入,当其瞧见蜷缩在墙角的可怜虫时,她连忙凑了过来,顺势蹲下,贴墙而靠,关切的目光落在对方的面颊之上,担忧的询问脱口而出,“伊森……你还好吗?”

    闻此言语的伊森艰难摇头,颤栗的左手凭空笔画,想要紧握却时而松开的五指展露了他那不安的内心,哽咽的话语,也随着粗重的呼吸声悄然而出。

    “我没有办到……”

    “我该杀他来拯救肖恩的……”

    “但……”

    说到这儿,他忽然猛地摇头,好像是在否定什么。

    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脑袋微偏,无奈的搭在了左手上,“但我却做不到。”

    痛苦的泪水顺着他的面颊缓缓而落,坐在他身旁的麦迪逊得此讯息后,长叹了一声,目光复杂的看着对方,想要通过自己的言语,舒缓他那纠结痛苦的心灵,“伊森,我知道,你不是折纸杀人魔,我……我愿意给你作证……”

    麦迪逊的声线略显颤抖。

    她本想跟随对方,找到折纸杀人魔,为自己的新闻稿增添素材,但哪知……

    好吧,她觉得自己,可能喜欢上了这个坚持不懈的大男孩。

    麦迪逊这真心实意的话语仿佛打动了伊森。

    涣散的双眸忽然亮了一下。

    然而,整个过程并未持续多久,双手合十的他便默默垂头,低声道:“就算你给我作证,也改变不了什么,如今,拯救肖恩等于我的一切。”

    伊森的心,已经死了。

    他觉得是自己亲手把儿子推向了深渊。

    然而,就在他努力的寻找前进的动力时,一只玉手,忽然探出。

    麦迪逊右手轻抬,食指贴面,向上清扫——

    仿佛要把那顺流而下的泪水,重新塞回他的眼眶。

    双眸对视,蕴含着复杂情感的视线豁然相交。

    伊森感知到了麦迪逊传来的支持与鼓励,而麦迪逊也想帮着伊森分担心中的痛苦。

    对视数秒后,伊森的脑袋好像不受控制一般,忽然向右偏移,以肉眼可辨的缓慢速度,搭在了麦迪逊的肩头。

    画面中的二人并排而坐,双眸平视前方,每个人的心里,皆蕴含着不同的情感。

    伊森仿佛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对象,能够倾诉的伴侣;而麦迪逊则瞬间泄气,脸上写满了复杂的韵味,有紧张、有疑惑、有挣扎、有幸福。

    此刻的伊森,就是当年站在风口浪尖上的毒虫唐尼,想要涅槃重生,却寻觅不到合适的机会;而麦迪逊,更像是被斯嘉丽强吻过后的江火,已经接受了被欺压的事实,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接受过后的小幸福。

    …………

    自从开拍后,大卫-芬奇就坐在了监控器前。

    他说不干预,就真的不干预。

    在他的设想当中,整段剧情应该是天雷勾地火般的爆炸,但没想到,在江火和唐尼的演绎下,整个镜头,变得是那么的阴郁——麦迪逊和伊森的感情,就像外界那哗啦暴雨一般,令人烦躁!令人恼火!令人抓狂!

    那种憋闷但又宁静的感觉,好像与剧本中的两名主角完全契合。

    即便没有电影中常见的Kiss,没有滚床单那种人杏之中最本真的动作,但两人的情感,却完美的契合起来。

    在好莱坞电影工业化的今天,很少会出现男主把脑袋搭在女主肩头的画面!

    这种动作,会被绝大多数的导演所摒弃!

    但现在,眼前的景象出其的和谐。

    伊森就是一名身受重伤,心怀爱子的父亲!

    就像他的台词一样,在这种时候,他不会去谈恋爱,也没心情去谈恋爱!

    拯救儿子就是他的一切!

    而麦迪逊,则是一名被伊森吸引的战地记者!

    无论是职业,还是经历,都会给她增添几分阳刚的意味!

    现在,镜头前的二人,已经将两名主角的特杏原原本本的展现了出来!

    大卫-芬奇甚至惊异的发现,与江火对视之后,本处于痛苦挣扎中的唐尼竟然展现了柔情的一面,那自然偏贴的脑袋让他挑不出半点毛病,本做好开喷准备的他,直接就把酝酿好的话语,全都咽了回去!

    ‘哎,果然啊,罗伯特说的没错。’

    ‘我早就该想到的,当年江火敢拉着他拍短片,两人的心理,就不会有障碍。’

    ‘嘶……罗伯特还主动让出了分割线吗?……’

    ‘这个女孩真可怕啊。’

    凝视监视器良久,大卫-芬奇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拿起剧本,在一百三十七页上面写下了一个单词。

    goodbye。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