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52《暴雨》开拍

    《暴雨》的总体框架,其实和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撞车》相同。

    它采用了一个四线程的叙事结构,四条线索同时并进,相互交织,刻画出一个暴雨杀人狂的故事。

    无论是一号主人公两个孩子的父亲,还是二号主人公女记者,亦或者是三号主人公私人侦探,或者是四号主人公FBI探员,这四个人,各有特色,各有特点:

    由于大儿子车祸意外身亡,父亲患上了心理疾病,整个人处于高度抑郁的状态之中,平日生活时,经常触景生情,随时都有可能发病,会不定时地出现记忆断片的情况;而女记者曾经是一名战地记者,这份工作,给她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经常失眠,常在夜里的某个特殊时点被噩梦惊醒;私家侦探则是一个恋父癖、恋兄癖,还有非常严重的哮喘病;FBI探员则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常常使用镇定药物,若是不按时吃药,便会陷入一种莫名其妙的精神恍惚状态,做出一些寻常人看不懂的事情。

    毫不夸张的说,虽然整个故事中的四个主人公看起来都是正常人,但他们其实都有病。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悬疑悬疑,若是都和猪八戒一样吃得饱睡得香,那还悬啥疑啊?

    心理问题是悬疑电影中最常见的探索点,大卫-芬奇更是刻画这方面的行家,所以在瞧见剧本之后,他便深深地爱上了它,因为他觉得,这些细微的心理变化,主人公内心世界的极度煎熬与挣扎,能够给一个悬疑的故事,增色不少。

    可惜,在瞧见女记者麦迪逊和伊森的隐晦感情线后,他便对江火产生了很大的担忧。

    当然,他不是对江火的演技有所顾虑,而是觉得她会对这种情感产生抗拒。

    大伙现在已经知道如何迁就江火了——不给她搭异杏感情戏,然后在给她找个闺蜜!

    正因如此,不想自砸招牌的大卫-芬奇才会觉得,剪掉这段感情戏无可厚非。

    就凭江火在《百万》之中的表现,他便觉得,她能够把一个拥有心理阴影,时长处于幻象噩梦之中的家伙演绎得非常精彩。

    这样,就已经够了!

    没必要再去锦上添花!

    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情况他遇得多了,以往他可以动用权利,联合制片人开掉演员,但现在,他可不觉得自己,能够策反剧组任意一人,开掉制片人和投资方!

    在这件事情上,他希望唐尼能够帮助自己。

    但是——

    唐尼竟然拒绝了他?

    不仅如此,还非常自信地打包票,保证江火能够按本出演?

    望着那镇定自若的唐尼,百思不得其解的大卫-芬奇抓了抓脑袋。

    就在他眉头紧蹙,还想继续给对方做思想工作时,瞧见唐尼挑眉暗示的江火,直接就敲响了身旁的大门,“嘿,罗伯特,嘿,大卫,你们在这儿聊些什么呢?我刚出电梯就听见你们的声音了。”

    突如其来的话语令大卫-芬奇尴尬扭头,他怎么样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当事人逮个正着。

    不过,毕竟在圈中混了这么多年,干咳一声,便转变了心态。

    宛若川剧变脸一般,热情起身,与江火打了个招呼,“正好,我们就在聊你呢,因为剧组预估的拍摄时间是四十五天,剧本内容又非常的多,所以我琢磨着,是不是要砍掉点剧情。”

    没错,在找唐尼之前,大卫-芬奇就想好了后招。

    如若唐尼告密,他也有解释的说辞。

    只可惜,他所担心的事情,全都被江火听得是一清二楚。

    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她自然想打消掉对方心中的顾虑。

    不仅是为了电影,也是为了给自己正名。

    “砍剧情?应该到不了这个地步吧?”江火笑着回应,“我觉得剧情挺好的,没必要砍。”

    “大卫,你放心,当初我妹妹在和索尼谈项目的时候,就把影片的最终时长定在一百八十分钟左右,属于那种硬核悬疑片,对此,索尼没有异议,这一切,都写在合同里了,您不用担心自己的作品会被他们胡乱瞎剪,最终剪辑权实际上在我这儿。”

    江火是第一制片人,虽然只是挂名,但相应的权利索尼可是一个不落的都给了。

    至于影片时长方面,这其中也有电脑娱乐努力的因素。

    这是电脑娱乐第一次在新领域中的尝试,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电影娱乐瞎拍。

    如果电影娱乐把电影给拍毁了,那以江火现在的名气,这件事情肯定会传得人尽皆知。

    在得知影片剧情垃圾后,又有几个玩家会对他们之后推出的同名游戏感兴趣呢?

    如此一来,不就是在变相的摧毁他们的项目吗?

    正因如此,在这种情况下,索尼会尽可能的制止,大卫-芬奇对剧本的延伸。

    况且,经过它们的绿灯委员会测算,整个本子,并没有太大的剧情漏洞,依本拍摄,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大卫-芬奇可以稍微发挥,但——

    空间有限。

    “原来如此。”

    听到这种解释,大卫-芬奇顿时就收起了心中的小九九。

    移动、数码影像、游戏,可是索尼集团的三大支柱产业,而这其中,游戏产业每年的收入占索尼集团总营收的百分之十六左右。

    如此情况之下,甭说大卫-芬奇了,就算是电影娱乐自己,拿到本子之后,都不敢胡来!

    当然,在收起砍戏想法的同时,大卫-芬奇也暗自咂舌。

    江火能和索尼的核心业务群搭上关系,那可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外人眼里的江火,那可是把左右逢源这个词语体现得淋漓尽致的实际典范。

    不过,虽然各家和她的关系都不错,但皆处于电影层面,背后大集团的核心利益,与她无关。

    而现在,正当外人以为,江火会春风得意马蹄疾时,她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手伸到了索尼的核心腹地!

    如果这部电影拍好了,那她在索尼那边的地位,绝对会大不一样!

    影响边缘业务并不可怕,但若是能帮助核心业务群直接或间接的提高收益,那——

    这种代言人,没有一家会放弃。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可得认真了。”

    大卫-芬奇抄起桌上的鸭舌帽,直接扣在了脑袋上。

    就算他明白,即便成功,自己也分不到多少功劳,但为了保住自己的招牌,品尝鲜少遇见的最终剪辑权,他也会好好的拍摄这部电影。

    “我们开机的第一场戏,就拍你们第一次相遇的画面好了……”

    为了讨个好彩头,剧组开机的第一个镜头,正常情况下都不会有任何难度。

    但是,这只是别家之言,大卫-芬奇这儿,这种行为并不适用。

    既然江火表明了自己能演,那大卫-芬奇就绝对不会继续劝说。

    不仅如此,他甚至做好了在现场吼人的准备。

    要知道,在拍摄《七宗罪》时,为了让大卫-史派西留光头,他率先把自己给呼撸秃了!

    而在和唐尼拍《十二宫》时,他第一天,就对杰克-吉伦哈尔喊了六十七次‘No good’!

    只要一开始拍摄,他就不会对演员掺杂半点电影以外的其它情感。

    即便剧情在复杂,他都会强迫演员拍下去,直到自己对镜头满意为止。

    而他和唐尼江火所说的镜头,其实是影片的中段剧情。

    为了验证江火的说法,他不想浪费胶片,也没有帮助演员建立情感,按序拍摄的意思,直接就挑了二人的对手戏,想要在全线拉开之前,解决掉心里的疑虑。

    在他的指挥下,一行人直接就奔赴外景片场。

    两个小时以后,天色渐暗之时,大卫-芬奇已经让道具组拉起了人工雨幕,化完妆、对完本的江火和唐尼也陆续就位,准备拍摄第一个镜头。

    “你从楼道口直接走过来就行,记住,你昨晚做了噩梦,失眠了。”

    没错,故事中的女记者并不是因为折纸杀手的案件前来采访男主的,两人相遇,不过是一场意外。

    女记者因为失眠、噩梦想要逃离家中,尝试换个环境休息,于是便来旅馆借宿。

    而男主则是浑身伤痕,因为他刚刚按照杀人凶手的要求,在高速上疯狂逆行,还出了车祸。

    如此疯狂之举,就是为了完成对方交给自己的第一个任务,获得营救儿子的线索——就连旅馆的地址,都是幕后黑手告诉他的。

    对于江火来说,女记者这个角色并没有太大的难度,无论是失眠、抑郁,还是精神恍惚,她都可以在空间内找到对应情绪的角色。曾在空间内胡乱模拟的她,现在甚至连共鸣都不用调用,直接就可以演出大卫-芬奇想要的状态。

    至于这种做法会不会让她陷入精神混乱乃至人为崩溃的地步?

    她压根就不担心这种事情。

    在经历了《百万》之后的黑暗,妹妹和斯嘉丽的默许后,她觉得,自己没啥好怕的了。

    深吸一口气,凝神思万里,待她重新睁眼时,拍完《百万》之后的浑噩之感已经出现。

    如此情形,也令大卫挥手打板。

    只听咔哒脆响,摄像机上的双绿闪灯,已然亮起。

    身着修身夹克,紧俏牛仔裤,浑身湿漉的麦迪逊沿着走廊缓步而行。

    挂在门旁的走廊灯散发着昏暗的白炽灯光,在其照射之下,麦迪逊那疲惫面庞已经被摄影机顷刻捕捉。

    虽然妆容庄重,但不断偏飞的眼皮和自然下垂的目光无一不体现出她的疲惫。

    “嗯哼。”坐在监视器前的大卫微微点头,江火这种状态,让他非常满意。

    没有多言,在他的注视下,麦迪逊按照剧本,顺着房卡上的号码缓步寻找房间,而就在她即将确定住所时,目光也不由自主的被趴在栏杆旁的中年男子所吸引。

    这是一家类似于学生宿舍一样的汽车旅馆。

    和大众的门对门酒店不同,这儿的房间一开大门,便可以瞧见外面的世界。

    正因如此,趴在栏杆上的中年男子上半身几乎全都被雨水直接冲刷,那宛若溪流一般的水珠,顺着面颊下颚不断滑落,颓废垂头的身影能够引起所有人的注意,而他在听到脚步声后,身躯更是颤动微扭,艰难侧身,想要知晓来者何人。

    然而,整个动作还没做完,他便双腿一软,身躯下坠,又重新挂在了栏杆之上。

    如此举动也令麦迪逊疑惑连连,本想直接越过这个怪人的她忽然停下脚步,眉头蹙起的同时,疑惑言语也从口中冒了出来。

    “先生?……”

    在她问话的同时,中年男子再次用力,身躯反转的瞬间,整个人更是向后一靠。

    宛若溺水求生的家伙,双手搭在栏杆之上,仰面朝天,任由屋檐雨水,冲刷着自己的面颊。

    可惜,如此状态并未持续几秒,中年男子的身躯便再次下跌。

    此番举动瞧的麦迪逊是牙疼不已,但是,她依旧抢上一步,搀住了那即将坠落的身影,“你不要紧吧……需要我打电话,给你叫救护车吗?”

    救护车这个单词酷似晴天霹雳,单手捂腹的中年男子闻此言语后,本闭合的双眼瞬间睁开,直接打了个激灵,措辞激烈的摇头道:“不……不用救护车……”

    虽然被对方陡然攀升的话音吓了一跳,但麦迪逊并没有放弃,目光扫视中年男子身上的伤口时,口中还继续劝说道:“你伤的很重,应该接受医生检查。”

    “拜托……只要帮我……回我的房间……”中年男子继续摇头,似乎是激动的情绪引来了身上的剧痛,和刚才的激亢之音相比,现在的声线,已经回落了不少,“207号房间……”

    他的话语中,充满了无助和痛苦,这也让疲惫的麦迪逊,瞬间进入了工作状态。

    身为战地记者,她自然能够瞧得出,中年男子受伤多重。

    无论是湿透的全身,还是脏兮兮的裤脚外套,亦或者是沾有黄泥的鞋子,这所有的一切,都非常的可疑——

    在她的眼里,中年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难民。

    按照正常情况,遇到这种事情时,她会直接和一楼的柜台打招呼,让对方来处理这些事情。

    但是,随着二人的对视,捕捉到中年男子眼中悲凉的她还是放下了这个念头。

    思索片刻,她还是选择搀扶着对方站了起来。

    让其把手臂搭在自己肩头,扶着他走进了207。

    当她踹开207的房门,扶着中年男子进屋,让其顺着床边坐下后,早已准备好的室内摄影也开始录制,大卫-芬奇身前的画面,也随之转换。

    在他的注视下,麦迪逊动作自然的帮中年男子脱下了湿透的外套,口中的话语,也变得和记者采访一样,充满着诱导杏,“你得状况看起来很糟,你该去看医生……”

    虽然只是简单的建议,但在柔和且肯定的语气中,她的话语直接就撬开了对方的嘴巴。

    “大概一根,也许两根肋骨都断了……”

    中年男子艰难的抬起手臂,配合着对方的动作,因为身上的伤势,他的神志似乎有些模糊,回答时的语气,也充满了无奈和自嘲,尤其是倒吸亮起的嘶嘶声,更是显得他狼狈不已,“不足以致命……但会非常的痛。”

    “你的头在流血,伤口挺深的。”

    看着那垂头捂腹的虾米身形,麦迪逊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在旁边的急救箱里翻找了起来;先是用消毒水帮他处理了下伤口,而后又拿出止痛药,递给了对方,“拿去,服下它,它能够让你舒服点。”

    “这是什么?”中年男子在接过药物的同时,本处于煎熬状态中的他忽然抬头,谨慎的目光也随之落在麦迪逊的身上。

    此刻的他对外界抱有极大的怀疑,宛若受惊的兔子一般,想要弄清楚事实的真相。

    在对方的注视下,麦迪逊倒是露出一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模样,坐在床头柜的边缘,摊手道:“止痛药,能够疏解疼痛。”

    “Excellent!”看着监控器上那随和耸肩的身影,大卫对着话筒喊了一声,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唐尼和江火早已过了需要证明自己的时期,如此一来,对于导演来说,拍摄这种简单剧情,实在是在轻松不过的事情了。

    尤其是瞧见江火和唐尼的表演后,他依旧坚信,这种程度的表演已经能够将整个故事讲述的非常完美。

    但——

    江火觉得感情线能拍,那就先拍好了。

    万一不行,到时候在删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