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51因为……我是她的卓别林啊

    江火:

    当时,那扇门离我的指尖只有零点零一公分,但是四分之一秒钟后,门后的两个家伙便会把我完全吞噬,因为我相信了唐尼的鬼话。虽然本人历经两世,被人骗过无数次,但是这一次,却让我彻底栽倒了,就连翻身的机会,似乎都没有了。

    曾经有一个绝佳的逃跑机会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之后,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一脚踹开唐尼,远离那扇大门。如果非要给这个远离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等她们自己出来。

    嗯哼?

    你们说我没出息?

    这怎么能叫没出息呢?

    甭管咋样,媳妇还是要的对吧?

    ()

    当然,现实并没有江火描述的这么糟糕——因为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随着她的回归,本还相互捞底的二女,又恢复了最初的模样。

    针尖对麦芒的话语宛若无影利剑,在江火身上戳了无数窟窿眼子。

    小心倾听的她甚至都没有于意,当晚的菜肴到底有哪些。

    她只知道,当唐尼拿来红酒后,自己便被她们,灌的是头昏脑涨、天旋地转。

    等到晚宴结束,与众人告别分开时,迷迷糊糊的她感觉自己被谁抱了一下。

    处于醉酒状态的江火压根就看不清对方的身影,内心忐忑的她只知晓自己听从了唐尼的建议,老老实实的跟随妹妹回家,安安分分地钻进被窝,然后——

    便是晕晕乎乎地一觉睡到天明。

    清晨的阳光宛若俏皮的精灵,在她的肌肤上欢快跳跃,半裹着被褥的江火一脸茫然地环顾四周,心里,竟然升腾出了一种空落落的遗憾感。

    脖颈微低,目光下垂,身上,依旧是昨晚那件白色礼服。

    不仅如此,酸痛的四肢和刺痛的大脑也与昔日的感觉完全不同。

    那种充满幸福的精神头浑然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空虚。

    嗯哼?

    啥都没有发生吗?

    那我昨天的澡可不就是白洗了?

    (?.?.?)

    江火承认,自己的关注点可能有点歪,但这也是人之常情嘛!

    掀开被褥,翻身下床,蹬上拖鞋——正当她准备钻入洗漱间,解决一下人生大事时,摆放在床头柜上的录音笔,钻进了她的视线。

    打开一听,内里,顿时冒出了妹妹的声音。

    “姐,我回学校销假了。”

    “昨天晚上的事情你还记得不?把你灌醉之后,我们聊了很多。”

    “斯嘉丽说得没错,你就是个有郁心没贼胆的家伙——我听她说,你们第一次Kiss,还是她直接把你推倒在沙发上的?你这、你这也太给我丢脸了吧?”

    听着从录音笔内传出来的遗憾话语,坐在床沿旁的江火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更疼了。

    斯嘉丽到底都说了些啥啊!

    “说实话,我一直以为,是你带坏人家小姑娘的。”

    “但没想到,你、你、你、好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我和她聊了之后,发现她已经陷入了食髓其味的状态。”

    “人家主动转签到乔伊丝名下,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我承认,我之前的确有想过,在你处于内疚之时,逼迫你主动和她分了。”

    “但——”

    “我压根就没有婴料到,你是被别人给无情艹翻的啊!”

    “我有信心管得住你,但我能管的住她吗?”

    突然拔高的声线令江火丧气垂头。

    在这个瞬间,她忽然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过,后来我想了一下,这样其实也挺好。”

    “我又不会演戏,没法时时刻刻跟在你身边。”

    “如果真的和诺兰老婆艾玛,或者唐尼老婆苏珊那样,那咱们之前说好的事情,都别干了。”

    “哎……”

    “算了不说这个了。”

    “我之前还以为,你是让着我的,现在看来,呵……”

    “好吧,事情就先这样好了,反正索尼那边已经把《暴雨》筹备的差不多了,你进组拍戏之后,和她联系的时间也就少了,那边还有唐尼和苏珊,我也不担心——

    “哦对了,我先提醒你啊,这段时间别给我没事找事,房子的事情我会去处理,你日常出行的时候,别给那些狗仔逮着了。”

    “要是传出什么爆炸杏的消息,那我只能是亲人两行泪了。”

    絮絮叨叨的言语大概持续了三分钟左右,等江火清除掉内里数据后,她除了叹息以外,啥都做不了。

    她能够感受到妹妹在录制这段语音时的无奈,更发现了自己现在,在对方的眼里,就是一只不设防的小白羊。

    “她们两个之间到底念叨了些啥玩意啊!我怎么感觉自己已经没隐私了啊?”

    最令她苦恼的是,她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哪些羊毛被她们扒光了。

    她想要打电话向斯嘉丽求证。

    但她又担心对方会杀上门来,采用one on one的方式告诉自己前因后果。

    思来想去,所有情绪皆化无奈。

    轻叹一声,随之散去。

    “管它呢,事已至此,既然没法反抗,那就好好享受。”

    “反正都是我碗里的肉,无论是我吃肉还是肉吃我,我都不会吃亏。”

    爱情,是人类诞生以来,从未解决过的复杂谜题之一。

    你不知道它是如何产生的,更不知道它为什么会突然迸发出热情的花火,它的变化,甚至远超那些数理化方程式的复杂程度。在爱情当中,唯一普遍适用的公理,便是老一辈常说的‘看对眼了’,除此之外,并无其他解释。在这些变化莫测的过程当中,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主宰着一切,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喜欢上对方了,而对方或许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爱上你。

    对于江火来说,上辈子的她极其失败。

    她承认,自己从来就没有谈过恋爱,她眼里的一切,不过是挣钱、挣钱、在挣钱罢了。

    一个为了活着而奋斗的家伙,哪里有功夫去捕捉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而这一世,随着妹妹表明心态后,她便没想着在外面鬼混。

    既然家里有一个对自己知根知底,愿意守着自己的家伙,那这日子,就这么过呗。

    她们压根就不用培养感情,更没有什么三年之痛、五年之冷、七年之痒、十年之伤这些玩意,她们更像是守着对方过日子,生活里充斥着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琐碎小事。

    至于斯嘉丽——

    好吧,这的确是江火之前没有思考过的事情。

    前世的她虽然常驻剧组,但那些小女生皆和她无缘。

    但这一世可不一样,她是剧组的头牌,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一群人都得忍让着她,再加上资本的关系,就更没人会和她过不去了,她不需要和以前一样讨好别人,而且斯嘉丽又是她前世喜欢的女明星,一来二去,交往多了,对于一个习惯过日子的人来说,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不过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

    最初的《蝴蝶效应》本就是有百合倾向的电影,从那开始,就给双方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之后在拍《梦》时,导演更是把自己给玩脱了的沃卓斯基姐妹,在他们的指挥下,江火每天在烈日底下带妆拍戏十几个小时,裹着紧身皮衣戏服,出汗无数,那阵子,几乎每天都是在轻度中暑下度过的,下戏之后,又没有电脑手机玩,妹妹也不知道在哪里,每天经过这些操劳,最终回酒店躺倒在床上的时候,有个人能够趴在身旁陪自己说说话,那简直是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了。

    而这个时候,在雷诺兹那儿碰壁的斯嘉丽悄悄地接过了助理的活计,又是脱衣服又是弄头发,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都看了,该摸的不该摸的全都摸了——尤其是晚上还窝在一个房间里对着两个角色之间的感情戏,时间、地点、机会都有了,再加上斯嘉丽是个热情主动的家伙,江火被对方吃干抹净实属自然。

    更何况,江火承认,自己也想在剧组里找个稳定的伙伴。

    她又不可能和那些男杏谈恋爱,套着一个愿意和自己在一起的家伙,就显得非常正常了。

    后果嘛——

    现在已经瞧见了啊!

    妹妹没和斯嘉丽打起来,这对于江火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至于她最终会被两个人如何处理?

    牛耕田理论了解一下好嘛?

    想通之后,江火也逐渐放松了下来。

    褪下礼服,沐浴更衣。

    已经没有心理负担的她泡了个热水澡,消祛一切疲惫后,再一次精神饱满的投入工作。

    …………

    就在江月和斯嘉丽上演一出好戏的期间,《暴雨》剧组也在索尼高层的干预下,组建的飞快,三月五号奥斯卡颁奖礼结束,三月二十日,他们就凑齐了一支阵容强大的队伍,制作预算也从先前的一千五百万涨到了三千万美元——虽然剧组最终可能无法花光这笔钱,但在制作阶段,钱多一点,整个剧组底气也更足一点。

    当然,三千万的预算,自然不包括江火的片酬。

    在商谈合同的时候,三方(江火、电脑娱乐、电影娱乐)就搅和到了一起,为了拿下这个本子,江火把《蝴蝶效应》的版权卖给了电影娱乐,让其内部自己交易,而这部电影的片酬,更是全部换算成利润分成,即便没有触发激励条款,她也能直接拿走百分之十五。

    虽说这个分成非常的高,但索尼其实挺高兴的。

    因为江火拿的是利润分成,也就是说电影如果亏了,她可是在白打工,这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行为非常符合资本家的胃口,如此一来,江火提的各项要求,他们自然是满口答应。

    由于这出戏有很多的外景,所以剧组便把拍摄地定在了加拿大,也就是江火之前拍摄《失眠症》的那座小镇,在那种人烟稀少的地方工作,取景起来比较方便。

    值得一提的是,索尼在挑选导演时,还真把江火想要的大卫-芬奇给请过来了。

    虽然整个剧组的两名主演没有参加任何试镜环节,导演拿到详细剧本不过三十来天,就连演员甄选的工作都是由索尼这边的出品方完成的,但这个违背好莱坞组建规则的剧组,还是存活了下来,甚至就连剧组里的成员都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应该的。

    没办法,谁让江火的剧组基本上都是这样组建的呢?

    一次又一次的事实已经证明,这种方法,不存在任何问题。

    圈内人已经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了,以至于江火刚入住酒店时,便听见剧组的制片主任对自己说,那个充满着奇思妙想的大卫-芬奇,已经开始给唐尼讲戏了。

    “鲍勃,伊森-迈尔斯这个角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就像是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所著的《洛莉塔》中阐述的那样:儿子对于他来说,就是他的灵魂之火,生命之光,他可以为了自己的儿子付出一切,不论是自残还是生命;而大儿子的死亡让他把所有的爱全都集中于了小儿子的身上,在小儿子失踪以后,他便会奋不顾身的去营救对方,不惜一切代价,即便是下地狱……”

    这是他们在宴会之后,所见的第一面,江火刚走出电梯,便听到了从对面客房里传来的说话声,由于没有关门,她便直接把行李交给了随身助理,自己则杵在门口,盘手倾听。

    三月份的加拿大,气温基本在零度以下,不过有着暖气的原因,唐尼依旧是那种沙滩休闲装的打扮。

    当然,虽然穿的花花绿绿骚的一哔,但他和之前开玩笑时的模样相比,还是有着很大的转变,坐在沙发上的他的确瞧见了江火的到来,可并未分出注意力开口打招呼,而是认真的望着大卫,听着他的讲解。

    “对你来说,这个角色并不困难,你有儿子,有感情,本色出演即可,但我担心的是江火,麦迪逊-佩姬这个角色与你扮演的伊森-迈尔斯有一条感情线,又或者说,算是单相思,也正是因为这种情感,让她放弃了自己当记者时的初衷,努力的帮助伊森调查儿子失踪的真相,寻找真正的幕后黑手,在整个过程中,她需要一种转变,先是从寻常的普通朋友,又或者说是采访者和受访者,到之后的接触暗恋,那种情愫是驱使她帮助你的真因,但——”

    背对着江火的大卫-芬奇摊了摊手,“我看过你们之前演的短片,说实话,她对你的感情有些——好吧,我知道在背后议论她不好,但我真的觉得,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是不是能够弱化这条感情线?因为——因为现在的圈内人似乎已经达成了共识?”

    有些事情根本就瞒不住。

    大卫-芬奇虽然没有和江火合作过,但他也能看得出来。

    像他这种个人风格异常强烈的导演,基本上都是属于戏疯子的类型,如果充满匠气,那又怎么可能拍得出《七宗罪》和《搏击俱乐部》?

    即便他谈吐儒雅,外表谦逊,但一谈到电影,那种癫狂的感觉便骤然而显,他可不管对方是什么演员,迈克尔-道格拉斯和西恩-潘这些家伙都得被他肆意拿捏,就算江火现在名头在大,被一众投资方捧在手心里,他也——

    怂。

    好吧,得罪谁不能得罪投资方。

    正因如此,他才会和唐尼讨论这些事情。

    因为他觉得,这部电影中的那条感情线,对于江火这个不怎么和男演员搭戏的家伙来说,应该是有些太难了。

    毕竟,在经过《蝴蝶效应》、《失眠症》、《梦》、《百万》之后,只要是个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更别说他们这种讲悬疑的导演了!

    但问题是,这条感情线才是江火选择这个剧本的真正原因。

    从陌生到相知这个过程,才能体现一个演员的演技。

    而选择唐尼,也是为了保证自己能够入戏。

    就像唐尼之前说的一样,在一部商业片之后,需要一部小成本的电影来刷影评人的印象分。

    即便江火现在可以随心所拍,但谁会嫌弃鲜花和掌声呢?

    毕竟,之前在拍摄短片时,两人就很好的合作了一把。

    唐尼也知道这件事情,而且他也相信,这个刚刚被自己坑了的家伙,现在就想找回场子。

    所以,在面对大卫-芬奇的建议时,这个老顽童直接就摇了摇头,笑着道:“大卫,你放心,和别人拍或许有问题,但和我拍,肯定没问题。”

    ‘因为……我是她的卓别林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