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50软乎的江火和唐尼的馊主意

    俗话说得好: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

    江月以前没有和姐姐‘计较’,完全是因为时机不对;而现在,既然江火这个傻蛋想明白了,内心里又充斥着对自己的无尽愧疚,那这件事情,便到了可以公开谈判的地步。

    早在《梦》杀青后,她就通过身体乳发现了姐姐和斯嘉丽之间的事情,而且她也相信,斯嘉丽对自己和姐姐的关系也是心知肚明;尤其是在拍摄《碟3》最后那个彩蛋剧情时,笼罩在片场的厚重乌云,那充斥在空气中的咸酸气味,被乔纳森和阿汤嗅得是一清二楚。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她们之间,只存在一张薄薄的窗户纸。

    只需要手指向前轻轻一捅,便可将其轻松戳破。

    但这件事情,并不是谁都能干的。

    就算斯嘉丽再怎么有心,也只敢用不同方法花式挑衅,压根就不会主动出击。

    而江火那个怂包,则是有郁心没贼胆的家伙,常年被欺压惯了,现在就更不可能提起双方见面这种可能会被做成三明治的话题了。

    于是乎,真正握有主动权的,其实只有江月一个。

    而且她也没有和寻常女子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反而不停的让姐姐感知自己的好,让其不断陷入愧疚之中,当江火达到‘不知该如何弥补’的程度后,江月便釜底抽薪,主动出手,把姐姐吃得死死的,压根就不给对方一丝可能翻身的机会。

    在这种情况下,江火想要说‘NO’。

    有用吗?

    别做梦了。

    江月嘴上说得好听,让姐姐满足自己一个愿望,但实际上,这只不过是在通知姐姐罢了。

    她压根就没准备征求对方的意见,直接就绕过了姐姐,打电话给乔伊丝,让她以姐姐的名义,把斯嘉丽约了出来,地点,则在唐尼那间常年空着的马里布眺海豪宅。

    没办法,在眼下这个风口浪尖上,无论是去酒店订餐,还是自家设宴,其实都不安全。

    一旦被那些孜孜不倦、锲而不舍的狗仔拍摄到三人会面的照片,无论是何种内容,解释起来都非常的麻烦。

    毕竟,斯嘉丽和江火的关系,已经不用照片录像来佐证了,大家都等着最后那个实锤大爆料,现实大结局呢!

    而唐尼家就不一样了,这家伙早在拍摄短片之初,就已经知晓了一切,现在拉着他和新电影《暴雨》的名义打掩护,就算狗仔拍到了,也翻不起多大的风浪。

    在妹妹如此‘贴心’的安排下,江火知道,自己左右逢源的好日子怕是要走到头了。

    为此,在吃断头饭之前,江火非常自觉地钻进浴室,替自己——

    洗白白。

    _(-_)⌒)_

    1S……

    2S……

    3S……

    _(òωó)_

    …………

    “噢,斯嘉丽,很高兴瞧见你今晚能够前来赴约。”

    穿着花衬衫大裤衩的唐尼摘下了墨镜,非常绅士的向车内的斯嘉丽探出了手。

    在猜到江月的意图后,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在出借别墅的同时,还毛遂自荐般的拍着胸脯,揽下了迎宾的活计,就连妻子苏珊,也被他拉了过来。

    随着斯嘉丽的出现,唐尼能够清楚的瞧见,今天的她,和往常大不一样。

    和有能耐不参加商业活动的江火不同,斯嘉丽平日里,会流出不少街拍和活动的照片录像。

    以往,她都是选择比较柔和的长发披肩造型,而今天,她则把金色的秀发束了起来,妆容上面,也比往常凌厉了不少,好像是一名勇敢锐利的战士,甚至连唇彩都是往日里不常用的鲜红色,正眼一看,更是给人一种莫名的力量。

    至于礼服方面,也放弃了文静低调的风格,今日的气质和往常相比,更带有一种距离感。

    黑色绉绸搭配银丝线刺绣的重工拖尾长裙,长到手肘部位的同色手套,以及干练潇洒的马尾辫,将香奈儿的纯黑礼服展现的异常完美。

    这种干脆硬朗的造型,更是让前来迎接的唐尼疯狂憋笑。

    他已经能够在大脑中想象出,江火那副衰样了。

    “礼服非常漂亮,高定吗?”唐尼故作不知,问了一个非常白痴的问题。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今天的斯嘉丽穿的比奥斯卡红毯还要正式。

    “她们来了吗?”

    面对唐尼的询问,斯嘉丽反而回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如此话语也在唐尼的预料之中,既然斯嘉丽穿的如此正式,那便证明,对方已经知晓或是猜到了一切,他也不用在这儿多嘴提醒,直接让其进去即可。

    “是的,进门直走,瞧见塑像后右转,她们就在一楼的餐厅。”

    唐尼压根就没有进去的意思,听着那清脆且有节奏的哒哒脚步声,望着那逐渐远离的挺直背影,站在大门口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了对讲机,示意工作人员不得擅离岗位,而他自己则钻进了一楼的监控室,确保周围一切正常后,这才贼兮兮的回蹿到了厨房。

    “啧啧啧,不得了啊,那三个人怕是要打起来啊!”

    唐尼一脸奸笑的看着正在厨房内不断忙碌的老婆,口中的话语宛若那挺对着木星疯狂扫射的加特林。

    “斯嘉丽今天穿的比参加奥斯卡还要正式,一看就知道,她猜到了江月的意图,你是没有看到啊,她的妆面都非常的有侵略杏;而之前江月她们过来的时候,也是红白配色的重工礼服,江月纯红,江火大白,这一看,就是在声讨江火啊——不得了,不得了!如果她们真能打起来,那可就好看了。”

    丈夫的话语听得苏珊是满头黑线,站在灶台前的她敲了敲煎锅,“行了行了,快点过来帮忙,你今天可是把厨师全都打发走了,所有事情都得我们动手,你可别把她们给等饿了。”

    “等饿了?”唐尼随手系上围裙,抓起腌制好的牛排就往锅里丢,“放心,今天晚上,她们肯定是不会喊饿的,就算真饿了,她们也有东西吃。”

    苏珊深吸一口气,她感觉自己已经被丈夫击败了。

    “哦,亲爱的,我怎么头一次发现,你对别人的私生活这么感兴趣呢?”

    言语同时,她还本能扭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丈夫。

    然而,面对她的质问,唐尼倒是认真摇头,道:

    “NONONO,我不是对别人的私生活感兴趣,这只是朋友与朋友之间,最喜欢瞧见的吃瘪内容罢了。”

    “况且,这姐妹俩以前都威胁过我,我自己没办法找回场子,我当然希望别人能够找回场子啊——而现在,那个有机会找回场子的人不就来了吗?”

    “回想一下,《蝴蝶效应》最后,Max可怜兮兮的抱着大腿,蜷缩在墙角的场景。”

    “她的身躯被两道阴影完全笼罩,随着灯光的照射,那两个影子被拉的斜长。”

    “满是害怕的江火瑟瑟发抖,泛着泪光的眼眸充满了无助,她嘴巴微张,不断地喊着无人应答的‘Help me’!而在她呼喊的同时,那两个本该争执却又莫名其妙达成共识的对手则一脸兴奋的朝着她缓步靠近……”

    “那种凄凉绝望的表情和兴奋到难以自抑的两张面庞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然后,整个世界突然一暗……”

    “镜头外拉,留存在窗户上的依稀身影蓦然前扑……”

    “瞬时间,凄厉的叫声陡然而起,好似雷鸣一般,划破天际。”

    What?

    手持锅铲的苏珊瞬间呆愣。

    在某个瞬间,她忽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get到丈夫那清奇的脑回路——

    罗伯特!你的大脑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NC-17级吗?

    然而,就在唐尼张嘴胡诌,唬住妻子之时,大厅里的三人,早已见面了。

    和唐尼大脑里的画面不一样,现场的气氛,其实蛮和谐的。

    嗯……

    只有一个人不自在。

    …………

    江月和斯嘉丽直面落座,两个人的脸上,都扣着姐俩好的面具,多少有点宿舍姐妹花议论姑娘的味道。

    江火坐在右侧,表面镇定,心中域慌得一哔,她努力的保持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态,希望左右两边的家伙可以无视自己。

    只可惜——

    事与愿违。

    “斯嘉丽,我们见一面可真不容易,最近的一次还是那天的彩蛋镜头吧?再往前则是你以前来我们家讨论剧本的时候?《蝴蝶效应》那一次?”

    江月眉心微隆,没去管身旁的怂包,而是笑盈盈的看着对方,“说起来,我其实是你的影迷哦,你拍的电影,我都有看过,只可惜以前工作太忙,没有深入认识的时间,现在好了,既然你签到了乔伊丝的名下,那以后的机会可就很多了。”

    “是吗?这还真的是我的荣幸。”斯嘉丽‘意外’开口,“你该不会是在看你姐姐的电影时,无意间注意到我的吧?我以前拍的都是一些小角色,《蝴蝶效应》是我接到的第一个大本子——说起来,这些年我都在和你姐姐拍电影,我从她的身上学习到了不少东西呢。”

    “你从她身上学了不少东西?”江月满是不信的摇了摇头,“噢,她自己连衣食住行都摆活不好,平日里公司的事情都是我来处理的——至于演戏方面,她自己都害怕遇上心理问题,就更不可能主动教你,把你带上歧途了吧?”

    “歧途?”江月这么一说,斯嘉丽仿佛是想起了什么。

    身上,陡然冒出了一种清甜的气息。

    “没有啊,我觉得自己现在很好啊。”

    “之前拍《蝴蝶效应》的时候,她可是带着我入戏,我看着她的眼睛,就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Chloe;后面在拍《梦》的时候,她还主动让我留宿,帮我找娜塔莎的感觉呢——哦对了,不知道她和你说了吗?拍《碟3》的时候,她还带我去吃了……吃了那种里面有汤的……啊,我想起来了,是叫汤包!她带我去吃汤包,亲手喂我,结果还是让我烫到了嘴。”

    “是吗?但我后面听她说,那一幕其实是拍戏?”江月不为所动,直接了当的戳穿了斯嘉丽的‘谎言’。

    Oh My Gosh!

    虽然江火依旧保持微笑,但她浑身上下,皆有一种被卡车碾过之后的疼痛错觉。

    一上来,两人便针锋相对毫不相让,皆属于笑里藏刀那种类型。

    江月的话语中充满了‘我姐姐没法离开我’的意思,而斯嘉丽则故作不知,想要以时间优势取胜,把过往拍戏时的事情,一一抖了出来。

    如此一来,江火就更加的头大了。

    她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但却找不到好的借口!

    然而,就在江火觉得,自己可能活不过今晚时,咚咚咚的敲门声好似香甜甘露,强行把江火这个处于干渴边缘的家伙拉了回来。

    随着一声吱嘎声响,大厅的木门被人推开,端着餐盘的唐尼,一脸微笑的走进来。

    “女士们,看起来你们聊得还挺愉快的嘛?桌上的东西一样没动?是我手艺不行吗?”

    话虽如此,但唐尼的脸上压根就没有遗憾之色,反而兴致勃勃的想要从三人的脸上发现些什么东西。

    当他瞧见江火身前那空空如也的汤碗后,惊异的话语,也瞬间冒出。

    “呦,江火,你都把汤给喝完了?”

    突如其来的言语令江火瞬间开窍,她感激的朝着唐尼看了一眼,“啊,都怪你上的太慢了,你这个速度若是去当厨子,估计早就被老板开了吧?”

    随便找个由头,也不管自己的话语是否站得住脚,坐在二女中间的江火已经起身,满是歉意的道:“罗伯特,你家的洗手间在哪?我需要用一下。”

    她当然不是在向唐尼询问具体地址,因为对方还没回答,她就已经往外跑了。

    而二女也没有阻拦的意思,在这种情况下,说啥都不对味。

    突然消失的身影令餐桌旁的二女无奈摇头,唐尼则是一脸窃笑的放下菜肴,随着他的离去,只剩下二人的大厅里,显得有些空落落的。

    原本弥散而出的火药味也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江火梦寐以求的简单询问。

    “我听江火说,你没谈过恋爱?”

    “没有,如果要算的话,瑞安(雷诺兹)可能会是第一个,但最后,被她给搅黄了。”

    “这事我听她提起过,拍《梦》时发生的事情吧?她还说,你早就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对,我拿着《蝴蝶效应》去你们家暂住的第一天,那天晚上我就听到声音了。”

    “原来是这样,那看你的意思是,当时你们只是——玩玩?”

    “玩玩?算是吧。我当时只是觉得瑞安那种行为太恶心,于是便想着和她尝试一下,真的没有打搅你们的意思,先是Kiss吧,然后——然后我就发现,每天逗那个闷葫芦挺有意思的,你看她脸红的时候,真的非常可爱,最重要的是,这家伙虽然有Ku fu,但从来不仗着这个欺负人,在外面的时候说一不二,但关起门来,其实还挺软乎的。”

    “好吧,没想到她在你眼里竟然是这种评价,若是给她知道了,她肯定会气的上头,想要在你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雄风……”

    “噢,我不信,你可别替她解释,因为我敢肯定,我第一次听到的,就是她的声音。”

    如果让江火听到二人的对话,她绝对会找一块豆腐直接撞死!

    这丢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吧!

    斯嘉丽敢肯定,第一次听到的是自己的声音?

    她嗓门有那么大吗?

    关起门来,还挺软乎的?

    这个她就更没法接受了!

    她不软!

    不软!

    然而,现在的江火并不知道她们谈论了些什么。

    此刻的她,正拉着唐尼,“快快快,帮我想个办法,别让她们打起来。”

    唐尼刚送完餐出来,便被躲在门口的江火逮了个正着。

    去洗手间?

    她现在哪有那个心思啊!

    “啧啧啧,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唐尼咧嘴大笑,“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你是无所不能的,但我今天才发现,原来你的胆子和你的所作所为完全成反比!”

    “哎呦,你就别再打趣我了,我都快急死了……”

    江火五官拧巴成团,也不管脚上穿的是高跟鞋,直接就在唐尼的面前跺了起来,“please,你孩子都有了,现在还是二婚,这种事情应该有办法解决吧?”

    What?

    一脸嬉笑的唐尼顿时就不高兴了。

    什么叫二婚就有办法解决这些破事?

    我是正儿八经的和一个人谈恋爱,分手之后在找另一个好么?

    哪个和你一样玩这么大啊?

    不行,我得治治你。

    想到这儿,唐尼连忙收敛了自己的情绪,不想让江火发现端倪。

    咳嗽一声后,这才用过来人的口吻说道:“实际上,遇到这种事情啊,认错肯定是对的。”

    “你就别管她们怎么想,一股脑的认错就对了。”

    “她们想怎么惩罚你,你就接下,只要不让她们打起来,一切都好说。”

    “注意啊,态度一定要诚恳,别想着什么反抗。”

    嗯哼?

    江火眯起双眼,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嘶——难道不应该虎躯一震,直接把她们收服吗?”

    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江火也不打算藏着掖着了。

    她的确有这种想法,但是——力不从心啊。

    她一个都对付不了,现在要面对两个?

    那还不是变成橡皮泥,被她们肆意拿捏?

    听她这么一说,唐尼更是心中暗笑,已经猜到缘由的他连忙摇头,举出了亲身实例,“不不不,我和你说啊,我当初追苏珊的时候,那可是死缠烂打,死皮赖脸啊。”

    “你知道的,我当时刚刚从治疗中心出来,只有你觉得我不会在吸。”

    “在别人的眼里,我就是个烂货。”

    “在那种情况下,我看上苏珊了,除了不要脸以外,就没别的办法了。”

    “反正我就缠着她,她到哪里我就到哪里,她想赶我走,打我骂我我都不走。”

    “时间长了,苏珊的杏子也就被我磨平了,我们就结婚了。”

    “嘶……”江火倒吸了一口凉气,将信将疑的询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啊!我们认识了六年,我最落魄的时候是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必要骗你吗?”

    唐尼故作生气,右手猛拍了一下大腿,似乎对江火的反问很不满意。

    如此言语作态,也令江火深信不疑。

    对啊!唐尼没必要骗自己啊!

    “那行,我去试试,如果成功了我请你吃饭。”

    江火深吸了一口气,提着裙子就想回去。

    “哎哎哎,注意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啊,别惹她们生气啊!”

    唐尼的‘真心’嘱咐换来了江火一个‘OK’的手势。

    望着那坚定不移的背影,已经四十一岁的家伙和个老顽童一般,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整个身躯疯狂抽搐,和得了帕金森的患者没有区别!

    充满得意的眼眸一直盯着江火的背脊,直到对方回归大厅后,他这才捂着胸口,抬手抹着眼角的眼泪。

    ‘江火,别谢我,你就好好享受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