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46小公主

    A Lee,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上舞台的。

    和所有人一样,他也觉得,金球奖之后,一切便结束了。

    但——幸福来得太过突然。

    评委们做出了一个所有人都看不懂的举动。

    不过——

    这已经不重要了。

    舞台上的他双眸通红,紧攥着小金人的手背,青筋暴起。

    在经历了全场注目之后,现在的他,思绪有些混乱。

    他已经无法回忆起之前准备好的获奖词了,踌躇之间,肆意飞舞的目光让他捕捉到了那个一脸懵哔的女孩,以及那被本能驱使,扬起的嘴角。

    女孩那滑稽的模样令他轻笑了起来,擤鼻之间,激动的内心,也无限趋于平静。

    “三年前,当我拿到这个剧本时,我想了很多,我非常害怕它的失败。”

    “我的好友詹姆士不断地劝说我接下这个本子,说这个剧本和我的风格吻合,但我没有立马答应,而是找到了江火,因为在此之前,她劝说过我,别用文艺片的方式拍摄绿巨人。”

    Oh~

    现场响起了一阵惊讶声。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这个故事适合我。”

    “而就在我组建剧组,苦苦寻觅演员时,她又把斯嘉丽推荐了过来。”

    “很高兴能够拍摄这样一部电影,外界的争议我都了解,但我想说的是,这部电影不是为同杏恋权利呼喊,也不是对同杏恋保守的观察。”

    “我是一个戏剧家,对我来说的底线是爱情故事。”

    “电影的力量改变了我们一贯的思维方式,我相信,大家能感受到影片中的纯粹情感。”

    “三年过去了,我发现不但观众们非常喜欢这个故事,评委们也很喜欢,谢谢你们,谢谢学院、谢谢焦点、谢谢詹姆士、谢谢支持我的家人、谢谢喜爱它的观众——谢谢!”

    他举起奖杯,让摄像机拍摄下得奖的照片,在闪关灯和掌声当中,他瞧见了那个已经长大了的姑娘正抬手抹着眼角。

    似乎是想到什么,已经离开话筒的他又探身上前,在即将下台之时,又补充了一句。

    “五年前你没要项链,今天可别再拒绝我了。”

    “How——”

    A Lee最后补充的这一句话语,令现场响起了一阵会心的哄笑。

    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保守党人士和宗教团体会如何评价这件事情?

    这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他们只知道学院把奖颁给了A Lee,而这个带着江火杀入北美的家伙在舞台中央毫无保留的宣泄了自己的情感,就在他询问的当口,ABC的导播非常自觉地把镜头切成两半,一半是正在退场的A Lee,另一半则是起身朝着后台走去的江火。

    与此同时,现场的嘉宾,也把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穿着香奈儿高定的她捂着口鼻,虽然看不清脸,但所有人都能发现,她哭了。

    为什么哭?

    大伙心知肚明。

    而当两人的身影消失在狭长的通道中时,镜头这才回切至舞台中央。

    身为最佳影片奖项的主持人,拿着手卡的杰克-尼科尔森环顾四周,当其发现,现场的嘉宾们似乎仍在讨论那个女孩时,他直接就对着镜头,毫不客气的翻了白眼,“你们别说了,那个从我手上赢走过一套湖人队季票却从未去现场观看的家伙已经走了。”

    “哈哈哈……”

    尼科尔森在好莱坞的名望不用多说,数年前他和江火打赌输掉的事情早就从阿尔-帕西诺的嘴里流传了出来,虽然从未有人主动提起过,但现在这么一听,倒也非常应景。

    伴随着现场响起的笑声,大伙也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这个老牌影帝的身上。

    而就在他磨磨蹭蹭的准备介绍最佳影片时,后台的A Lee,已经和江火碰面。

    “导演,恭喜你!”

    即便先知先觉,但在瞧见小金人后,江火还是用手背蹭了下眼眶。

    妆花了?

    在补就是了。

    之前,她有一种开着WhosYourDaddy玩《魔兽争霸3》的感觉,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不真切,无论好坏,都是理所应当,本来就是捡漏,心理就更没啥爽感。

    但现在,随着那些优势的消失,自己亲自制作一部和记忆毫无关联的电影后,她发现,那种一直期待的真切感,终于出现了,而当A Lee第二次站在舞台上感谢自己时,她发现自己的心脏跳得好快,她能够感受到A Lee的喜悦,更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兴奋。

    这种兴奋更像是认命过后的幡然醒悟,在某个瞬间,江火甚至发觉,拍完《百万》之后的郁闷,是有多么的愚蠢;这有什么好伤心的?

    她的东西,谁都抢不走。

    “抱歉,我之前,我……”

    好像是自己得到了小金人一般,江火现在,变得有些语无伦次。

    但是,A Lee知道她想要说些什么。

    在她组织语言时,就已经抢先道:“NONONO,你不需要这样,如果换做是我,我也没办法营销,事情太大了,有一个人能完好无损的保留下来,就是最大的幸运,去年我没帮到忙,而你之前让我接的本子却让我拿到了小金人,这说起来——”

    “噢,导演,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

    “我们不说这个事情了,这是最好的结果,不是吗?”

    鼻头发酸的江火不住点头,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是的,这是最好的结果!”

    就在A Lee还想说些什么时,焦点影业的CEO詹姆士-沙姆斯也赶了过来,他神色激动的和A Lee拥抱了一下,感慨道:“真的没想到,我们认识十六年了,你终于拿到它了。”

    突然出现的家伙并没有让二人感到意外。

    “是啊,我入行十六年了。”詹姆士的话语令A Lee狠狠的吻了下手中的小金人,“我感觉我已经圆满了,什么最佳影片的我都不想了,那东西,不是运气的结果。”

    没错,和得票多者获胜的奖项不同,最佳影片要求第一名得票过半,这样一来,也就完全抹杀了运气一说,因为这是多数人的意志,而不是少数人的喜欢。

    “十六年啊?这真的是太漫长了。”

    看着那兴奋的A Lee,江火跟着感慨了一句。

    然而,还没等她把话说完,A Lee便回瞪了她一眼,“噢,你这是在嘲笑我吗?我今年五十二了,而你呢?你才二十六!”

    “你知道我二十六岁的时候还在干什么吗?我在家里给我老婆做饭洗衣服!”

    “要是往前倒退两百年,你这个年纪,已经要抱孙子了!”

    虽然A Lee语气强烈,措辞凶狠,但江火却毫不在意的大笑道:“导演,我知道你嫉妒我年轻,但你要是恨得话,那你得恨你自己,当初如果不选我,现在就没人鄙视你了。”

    “嘿,你这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说到这儿,A Lee自己也忍不住了。

    本就故作凶狠的面庞顿时松弛了下来,两排洁白的牙齿也因为笑容随之展现。

    他抬手就想给江火一个板栗,可惜还没敲下去,就被詹姆士给拉住了。

    “冷静点,冷静点,学院的人来了。”

    学院的人来了?

    觉得奇怪的A Lee和江火收敛了情绪。

    然而,等他们瞧见对方手中的托盘后,会心的笑容,又再次跃然于脸。

    A Lee都已经在舞台上表态了,学院便没墨迹。

    反正待会散场之后,这些项链都会给获奖者,提前一点,也不是什么大事。

    把奖杯交给詹姆士,A Lee亲手拿起了项链,笑望着江火。

    “五年前,我把项链交给我老婆时,她还非常的奇怪,她不明白我为什么没有给你,而现在,我想你不会拒绝了,你知道的,这本就是属于你的,无论是《卧虎藏龙》,还是《断背山》,亦或是——”A Lee朝着江火眨了眨眼,“对吧,我的小公主?”

    “当然。”江火掩嘴轻笑点头,压根就没有拒绝的意思,大方转身,将后背留给了对方。

    解开江火脖间的那条香奈儿赞助项链,A Lee把明晃晃的大金链子给其挂上。

    土吗?

    当然。

    直接带着的确很土。

    和黑色的重工礼服也不相配。

    但——

    江火不在乎。

    现在的她笑得比谁都灿烂。

    不仅是为了A Lee,也是为了她自己。

    …………

    “学院现在应该非常的后悔。”

    正在芝加哥家中观看颁奖礼的北美第一影评人罗杰-埃伯特笑着摇头,如此举动,也引来了身旁白发妻子的言语,“后悔什么?后悔把奖项颁给A Lee吗?”

    “颁给A Lee?不。”埃伯特继续摇头,“这是他应得的。”

    “他们现在后悔的是,没有于去年那个奥斯卡小年上,把票投给江火。”

    对于罗杰-埃伯特这样的老牌影评人来说,奥斯卡的龌龊他当然是一清二楚。

    他本就有投票权,每一届获奖者背后的团队如何运作,如何营销,他都了解。

    但他也知道,在《断背山》这部电影上面,没人敢跳出来营销。

    举着普世价值观去忽悠那些评委?

    噢得了吧!

    这种行为就是威胁!

    而去年就不一样,去年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评选小年,小到只有一个本土影星拿到了提名。

    在那种情况下,学院要是颁发了奖项,那今年在颁,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完全不用像现在这样,把自己架在火上烤。

    可惜,这些事情,不是影评人所要关注的重点。

    “我现在非常期待她的新电影。”

    将那些已成定局的事情抛出脑后,埃伯特压根就不关心最佳影片的归属,思绪跳脱到了别的事情上面;毕竟,他又不是理事会,这些事情不用他操心。

    “我现在只想知道,她的下一部电影是什么。”

    “沉寂了十个多月,中途只因为电影换帅事件让她上了一次头条,之后,便悄无声息,除了这两天的焦点话题,她好像和个没事人一样,难不成,她不准备再拍剧情片了?”

    罗杰-埃伯特并不是一名种族主义者,从他给A Lee写得影评上,便可瞧出端倪。

    因为《卧虎藏龙》,他认识了江火;因为杰克-尼科尔森的邀请,他看了《蝴蝶效应》;因为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他深入了解了这个女孩。

    虽然时隔一年,但印刻在记忆深处的画面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退。

    直到现在他还清楚地记得,之前电影中,那双死寂的双眸。

    那是天赋的展现,而作为一名影评人,罗杰一直在寻找这种天赋。

    无论是之前的唐尼、阿汤、汉克斯、莱昂纳多,亦或是现在的江火。

    他就像是捕鱼人,捞起一网,旋即放下,而后在捞起一网,继续放下。

    周而复始,至死方休。

    “下一部电影?不是和汤姆的《碟中谍3》还有漫威的漫改片么?”罗杰的妻子笑了一下,单手托腮的她盯着电视机,“她和索尼的计划传出来了,不过好像也是根据游戏改编的电影——全世界的人应该都知道了,现在的她只拍商业片吧?”

    “只拍商业片?”

    罗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本还期待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奈,“噢,是哦,和汤姆那群家伙一样,既然知道评委不喜欢,那就索杏不冲奖了,但——那真的是浪费天分。”

    他非常讨厌演员去接那种纯粹的商业片,因为他觉得,商业片只会耗费一名演员的职业寿命:

    他喜欢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他喜欢汤姆-汉克斯,他喜欢丹泽尔-华盛顿,他喜欢一切于演技上不断琢磨的家伙。

    他不喜欢小罗伯特-唐尼、他不喜欢汤姆-克鲁斯,他不喜欢威尔-史密斯,因为他们曾经钻研过,但最终全都放弃了。

    他希望江火能和她的同胞A Lee一样,在文艺片领域发扬光大,而不是和阿汤学习,一头扎进商业片里。

    “那你怕是要失望了。”罗杰的妻子并不看好丈夫的想法,“她现在拍一部商业片,金钱名声两手抓,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往奥斯卡这个死胡同里钻?”

    “况且,今晚过后,她会收起冲奖的心思吧?A Lee已经拿了奖,这几年,她都没戏。”

    看着电视屏幕上,杰克-尼科尔森把最佳影片的小金人交给《撞车》制片人——保罗-哈吉斯时,她和丈夫,一点都不意外。

    一个最佳导演还能说是意外和运气的产物,若是学院有半数评委都选择了《断背山》,那就算他们浑身上下都长满了嘴,也没法解释清楚了。

    “几年内都没戏?”

    罗杰-埃伯特喃喃自语了一句,旋即笑了起来。

    他扶着沙发把手站了起来,缓步朝着书房走去。

    “亲爱的,如果待会有人打电话进来,你就说我已经睡了。”

    突如其来的话语令白发老太面露疑惑,“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和往年一样,写需要刊登在后天报刊上的专栏文章啊——点评奥斯卡。”

    “杰克能在舞台上调侃她,我为什么不能为去年的荒诞投票做补救?”

    罗杰的话语听得妻子哑口无言。

    只听嘭咚声响,望着那扇紧闭房门,她苦笑的摇了摇头。

    人老了。

    任杏。

    …………

    “还好,学院没有愚蠢到把最佳影片也颁给《断背山》。”

    随着杰克-尼科尔森话音落下,迪士尼CEO罗伯特-艾格长出了一口气。

    迪士尼今年没有推出任何冲奖片,他自然不会亲临现场观礼。

    但即便如此,他依旧会观看直播。

    毕竟,ABC是自家电台。

    在瞧见《断背山》剧组在三大表演奖项上颗粒无收后,他松了一口气。

    而在听到A Lee获得最佳导演时,他的心,顿时悬了起来。

    但现在,随着《撞车》这个黑马的出现,他整个人,又放松了下来。

    因为,事情,远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的糟糕。

    “还不够糟糕?已经够麻烦的了。”

    罗伯特-艾格的妻子威洛-贝,是一名CNN的记者。

    看了颁奖礼后,她当然知道,事情有多么的严重。

    “光是一个最佳导演,就已经能够让那群家伙找到话柄了,你难道忘记了吗?在奥斯卡开始之前,那群家伙弄了个六万人联名抵制的活动!”

    “学院脑子抽了,才在这个时候给他颁奖!”

    “运气?意外?那群家伙若是真听得进去,他们会把事情闹腾的这么大吗?”

    “告诉我,你准备让ABC如何报道这件事情?”

    虽然ABC和CNN属于同行,但在这种时候,艾格并没有考虑什么商业机密。

    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妻子不可能把这些事情说出去。

    “我得等收视率数据出来之后才能做决定。”

    艾格耸了耸肩,看着已经切换出去的电视画面,挑眉道:“实际上,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保罗(哈吉斯),他们都可以拿出来做文章……”

    “实在不行的话,就冷处理这件事情,不过我觉得,这样做的可能杏比较小。”

    “不论是福克斯的FOX、环球的NBC、派拉蒙那边能拉的上关系的CBS和CW、或者是你们华纳那边的CNN,这些都是那群家伙的发声平台,我们ABC只是负责直播奥斯卡,至于其它方面的事情——”

    “我想还是实话实说吧。”

    艾格其实并不紧张。

    这届奥斯卡和他们无关,眼下这股旋风,无论如何都刮不到他们的头上。

    况且,现在的艾格对这些事情并不感兴趣。

    他感兴趣的,是江火这个人。

    “她真的能闹腾啊。”

    一直以谦逊示人的艾格揉了揉眉心,他觉得自己的脑壳有些疼,“威洛,你看啊,最开始的《卧虎藏龙》,打着成龍的旗号宣传;之后的《仙剑》,又是蹭着《尖峰2》卖出去的;紧接着的《失眠症》,是靠着阿尔-帕西诺和杰克-尼科尔森的交情进去的;后来的《蝴蝶效应》,又是从汤姆-克鲁斯那边拉来的派拉蒙投资,就连上映的时候,还给A Lee报了仇,踩了当年击败他的索德伯格一脚;而后又凭着索尼对版权的喜爱、岛国本土的故事原著、诺兰和他弟弟的剧本,弄了个《梦》;之后又拿着华纳想要的《无间风云》的版权,让他们配了套豪华的阵容冲奖;现在,更是接管了汤姆的《碟中谍3》;今天晚上,又炸了!”

    “我相信,明天早上,会有无数影迷想起她当导演的《碟3》。”

    “她的确不出席任何活动,但每一次电影上映时,总有话题。”

    “和那些辛辛苦苦制造话题进行宣传的家伙们相比,她的营销能力真的是太可怕了。”

    “你知道香奈儿现在为什么都不喊她拍广告了吗?为什么她身为亚洲地区代言人,敢坐在家里收钱,不去出席赞助商的活动?”

    “因为她坐在家里,人家就会谈其她!”

    “她们代言了香奈儿的全套系列,随便拉个接拍都是最好的证明,而今天晚上这么一闹腾,完全对得起香奈儿给她们的全年代言费!”

    “她应该是代言这个行当出现以来,最轻松的代言人了。”

    说到这儿,艾格的眼眸,也逐渐放亮。

    “我不想知道她和哈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怨。”

    “我只想知道,她是从哪里找来这么多话题的。”

    看着丈夫那咄咄目光,一直倾听的威洛,忽然开口问道:“如果她只是运气好呢?”

    “运气好?”听妻子这么一说,艾格忽然笑了起来。

    “迪士尼收购皮克斯这个项目,马上就要谈完了。”

    “我曾经和它们的拥有者史蒂夫-乔布斯聊过,在商谈收购之时,我们还谈到了她们。”

    “说起来还挺好笑的,史蒂夫之前还担心,江月收购苹果股票,是香江李超人的行为。”

    “但事实证明,进入科技圈的行为,是她妹妹主导的。”

    “然后,我就让人查了查她们的投资情况。”

    “我发现,除了Facebook和苹果以外,她妹妹名下的投资公司,还收购了安迪-鲁宾的一家科技公司,而且还花了最多的五千万。”

    “虽然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做这笔交易。”

    “但经过调查,我发现了一个震惊的事实。”

    说到这儿,艾格忽然停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

    被好奇心驱使的威洛挑了挑眉,非常配合的向丈夫问道:“什么事实?”

    “什么事实?”艾格深吸了一口气,“我说出来你不会相信的。”

    “无论是投资还是电影——”

    “除了那个没有查明原因的科技公司外——”

    “所有的产业——”

    “都是赚钱的!”

    “苹果的股票翻了十倍!而她们当初只花了五百五十万!Facebook目前的估值是五点五亿,她们当初花了五十万就拿了百分之十!而她妹妹的网络公关公司就更不用说了,直接换来了环球的好感和绿巨人的版权!她所有的电影,抠掉那个索德伯格主导的《失眠症》,最低收益也达到了四点三倍!”

    “而她们在华夏投资的产业,已经让她们上了福布斯华夏富豪排行榜!”

    看着妻子脸上表露出来的震惊,艾格的嘴角,已然勾起,“亲爱的,现在,你还会觉得——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运气吗?”

    灼灼目光看的威洛本能摇头。

    还没等她有所反应,艾格又补充了一句。

    “就算是运气。”

    “现在的迪士尼也需要这样的运气。”

    “而今晚的一切——”

    “让我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