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33斯嘉丽不高兴

    外人并不清楚,克鲁尼究竟在谋划些什么。

    而当江火接到换人通知时,早有准备的她没觉得有任何不适。

    既然华纳想要表态,斯嘉丽又无所谓,那就顺着它的心意呗。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把《碟3》先拍完,至于以后的剧本,以后再说。

    按照乔纳森的构想,剧组补拍了几个当街跟踪的镜头,或许是因为天公不作美的缘故,兴奋快乐的二女在阴云密布的境况下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即便摄像师没有对镜头进行虚化处理,观众浏览画面时,也能够在瞬间捕捉到内央重点。

    以第一人称视角拍完伊森-亨特的跟踪画面后,金茂大厦顶端的打斗也过得很快。

    因为阿汤自带特技小组,所以江火便没把八爷拉来设计动作。

    如她所料,前世那种类似于T-的打斗动作就是阿汤的设计团队做出来的,推人撞碎一面墙的粗暴情况瞧的江火无语不已,在她再三坚持下,这些动作才被完全替换,酷似走钢丝的延边打斗二号方案成为了画面的主体。

    江火和阿汤是顶端打斗的重要人物,两人本就能打,按部就班的排练半天后,很多动作便能拉的出来,因为这段画面是影片最后的高潮,为了不让整部电影落下虎头蛇尾的好莱坞工业化通病,乔纳森特意给整段剧情加了些内容,并且将剪辑手法都在剧本上标注完了。

    当然,即便斯嘉丽的戏份并不多,但在最后关头的救援和赴死也给整段画面增色不少,尤其是伊森-亨特目光呆滞的站在天台边缘,俯身望着茫茫夜空时,那种仰视而拍的特写镜头,更是给角色赋予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烟火气息,微微细雨让剧组省去了人工降雨的麻烦,浑身湿透的伊森完全契合迈考利所说的凡人构想。

    整个长镜头画面,足足拍摄了十天,五分钟不到的内容,用掉了将近三十套胶盘。

    堆积如山的素材并没有让众人放松下来,华夏剧情封镜的当天,一行人又登上了飞机,马不停蹄地去日本取景,为影片进行最后的冲刺。

    幸亏影片中绝大多数的内景都是在派拉蒙的摄影棚内完成的,包括潜入岛国科研基地的画面也是一样,不然的话,按照江火这种拍摄速度,剧组的预算,得上浮不少。

    或许是因为华纳的踢人举动让江火感到了紧迫,原本三周的戏份,破天荒的两周不到就拍完了;当然,这也和阿汤有着莫大的关系,零三年上映的《最后的武士》,便在这儿拍摄了将近半年,熟门熟路的情况下,所有的一切都不用江火操心。

    当整个剧组回到阔别已久的洛杉矶时,戏份杀青的剧组成员相继离开。只有主创团队钻进了派拉蒙的摄影棚,望着那充满科技感的实验室,抓拍着类似于彩蛋一样的剧情。

    …………

    整间实验室里,摆放着无数培养皿,精密的仪器随处可见,来来往往的科研人员皆穿着白色制服,若是仔细分辨,便能发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找到模样相似的另一半!

    忙碌不停的人们宛若蝴蝶穿花一般,在镜头前上演了一场多胞胎聚会。

    这群家伙时而停留,时而聚集,时而交谈,时而观测——

    随着他们的视线,周围景象被一一刻画进胶片内;储存在培养皿中的躯体让人毛骨悚然,那种近乎一致的外貌更是令人遍体生寒。

    然而,就在观众可能会对眼前景象升起探究之意时,踢踢踏踏的声响豁然显现。

    随着声音的出现,本还聚焦在培养皿上的镜头瞬间调转,在对门之处,拉出广角远景,将整个实验室,全部纳入画面之中。

    当脚步声愈来愈近,达到高峰,蓦然停顿时,紧闭的大门缓缓拉开,内着黑色西装套裙,外披白色实验制服的靓丽女子顷刻出现,扎着马尾辫的她画着冷色调的淡妆,娇俏的面庞上,写满了冰寒之意,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迎面而来,不着外物的裸色双唇上,挂着蓦然和轻蔑,仿佛视线中的家伙,皆是蝼蚁。

    如果有不知情的影迷在场,肯定会高呼出江火的名字。

    随着她的出现,本还忙碌的科研人员立刻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没有言语上的吩咐,没有动作上的暗示,这群家伙皆在同一时间内,做出相同之举。

    宛若潮水一般地白色洪流逆向而行,井然有序的动作仿佛排演了多次,但又更像是印刻在骨子里的卑微,那种下位者的听命姿态,被镜头原原本本的记录了下来。

    这群长相大多近似的科研人员消失后,那名扎着马尾的东方女子这才缓步上前。

    摆放两旁的培养皿根本就无法引起她的注意,直接穿过那密集储存的培养区,来到了整个实验室的中央,在两个横向摆放的培养槽前停了下来。

    两米多长的培养槽好似棺材,但透明的外罩却将内里的一切展露而出。

    酷似翡翠一般的培养液中,躺着两具娇俏的身影,其中那具东方身躯完好无损,只有口鼻处戴着呼吸器,而另一具金发女子则是遍体鳞伤,浑身上下皆插满了导管。

    江火,斯嘉丽。

    是的,培养槽内躺着的,就是她们俩。

    乌黑的眼眸微微转动,冰冷的目光清扫表体,当外界女子瞧见那名金发身影时,莫名而来的厌恶情绪喷涌而出。

    她仿佛要抬起双手掐死对方,而在瞧见那些伤口时,名曰解气的情绪,更是和厌恶分庭抗礼。

    但是,当她把视线转移到黑发女子的身上后,原先的负面感情竟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那种缠绵暖意,好似春风一般,铺洒大地。

    “我可怜的姐姐啊。”

    喃喃话语被收音筒直接捕捉,镜头前的她摁下了培养槽旁的红色按钮。

    因为她的举动,玻璃外罩缓缓而落,二人身前的阻隔,直接消失。

    凝视着槽内女子,她抬起了右手,白皙柔荑在对方的面颊上不住轻抚,那亲昵的动作,仿佛带有唤醒之意,黑白相间的瞳孔里,更是闪烁着期盼的光芒。

    本还充斥着仪器滴答声的世界忽然安静了下来,而那个沉睡的女子则像是听到了春雷的花草树木,舒展的眉心处不断隆起,隐匿在身躯中的颤动和亢奋令她睁开了双眼。

    哗啦——

    她从培养槽中坐了起来。

    瞪大的双眸平视前方,望着那个扎着马尾的清丽女子,瞳孔里充斥着疑惑与迷茫。

    如此表情,令唤醒她的女孩大喜过望,她跨步上前,帮着对方摘掉了呼吸器,不顾对方身上那粘稠的液体,毫不客气的张开双臂,将其揽入怀中。

    “姐,你终于醒了。”

    额头抵着对方的面颊,冰冷的脸上写满了幸福的笑容,那种莫名而来的团圆感和木讷懵哔的神情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听着对方的话语,仍然坐在培养槽中的女子僵硬转身,望着那铺洒喜悦的身躯,她好似想起了什么,自然下垂的双臂慢慢抬起,反搂着对方的腰肢。

    “是的,我醒了。”

    “一切都,结束了……”

    平静话语中犹含着无尽沧桑,当她垂下脖颈,将下颚搭在对方肩头时,定格的画面也随之放大。

    “Cut……Good……”

    和以往不同,这回的喊声,并没有拍完戏时的轻快,反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惆怅。

    剧组的众人似乎带进了眼前的场景,即便整个画面,没头没尾。

    他们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更不知道这个打酱油的江月演的是什么角色,但——当两人相拥时,这些家伙总觉得心里有些堵的慌。

    好像——

    好吧,镜头内的情感,根本就无法用具象化的词语来比喻。

    他们不知道江月这个从来就没有演过戏的家伙为什么会不受外界的干扰。

    他们更不清楚心中的惆怅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他们现在只知道一件事情。

    躺在另一个培养槽里当了好半天人肉道具的家伙已经爬了起来。

    望着那浑身挂水,带着呼吸器的她,看着相拥的二女,似乎有些——不高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