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30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you……”

    感受着斯嘉丽投来的目光,迈考利面露无辜,摊开双手的同时,还耸了耸肩。

    “you……”

    被点到名的乔纳森非常滑稽的指了指嗓子,猛哼了几声,似乎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生理上的难受,试图证明之前所发生的事情都只是个意外。

    “you……”

    阿汤与斯嘉丽亲切对视,身为影片的制片人,他啥话都没说,直接抬起左手,向右一指。

    “哼。”

    三人的举动令斯嘉丽冷笑点头,挪动脖颈,望着缩在沙发那端,低头玩弄手指的江火,本充满疑问的声线,已经无限趋于肯定,“……and you!”

    此刻,五个人已经回到了酒店。

    迈考利、乔纳森、阿汤、江火,四个人按序,从左至右落座,斯嘉丽则双手环抱站在他们的对面,目光一一清扫,最终落在那个压根就不敢抬头的怂包身上。

    娇俏的面庞上写满了后知后觉般的肯定,碧玉瞳孔里,更是充斥着戏谑般的光芒,只见她朱唇轻启,用平静的语气问道:“who can tell me what is goi on?”

    虽然她问的对象是在场所有人,但目光,却牢牢锁定在末尾那个家伙身上。

    在她的注视下,那家伙先是揉了揉鼻子,而后摸了下嘴巴,紧接着又挠了挠头——

    她好像是在琢磨,应该如何解决眼下问题,但又更像是在——寻思着如何跑路?

    各种各样的小动作被斯嘉丽尽收眼底,本就翘起的嘴角,更是上扬起莫名弧度。

    就在她牢牢锁定幕后黑手时,在场的另外三名男杏皆互相对视了一眼,用眼神简单交流后,达成一致的他们准备脱身。

    坐在最左端的迈考利率先开口,疯狂甩锅,“呃——我现在是副导演。”

    What?

    坐在末尾的家伙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本还低头玩手的她骤然调转脖颈,诧异的眼神顷刻而出。

    在她的注视下,话音未落时,乔纳森便接着道:“我的职责是配合导演拍出想要的画面。”

    Fuck!

    闻此言语,事情的始作俑者更是瞪大了双眸。

    然而,这还没完。

    就在她表露惊异之间,距离她最近的阿汤也毫不客气的说道:“斯嘉丽,你应该知道的,整个项目开展至今,我都没有对某个人说过No……”

    Wow!

    幕后主使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单手抚额,她觉得自己的脑壳有些疼。

    不是!

    你们——

    你们难道连一点担当精神都没有吗?

    你们拍的时候那么爽,怎么到担责任的时候却开始跑了啊!

    是的,随着乔纳森那突如其来的剧烈咳嗽,斯嘉丽把他们逮了个正着。

    当她把戴着耳机的三人揪出来后,跟在她身旁的江火,心里哇凉哇凉的。

    她当然知道,事情终究会有败露的那一天,但——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竟然会被当事人抓个正着。

    捉贼捉赃也就算了。

    这明明是大家商量好的事情,为嘛我一个人背锅?

    望着那眉头紧蹙,朝着另外三人不断使眼色的家伙,站在那儿的斯嘉丽差点没有笑出来。

    当然,为了保证事情的严肃杏,她还是咳嗽了几声,强压声线,道:“咳咳,还有一个人,好像没有发言,你要是不说,那我就权当你默认他们三个说的是真的了。”

    “当然不是!”

    眼见着事情即将盖棺定论,本想逃避的江火猛地抬头。

    然而,还没等她解释,剧烈的咳嗽声便从另外三名男士的口中不断传出。

    觉得奇怪的她微微扭头,只见迈考利无辜的指着自己的胸口,乔纳森嘴巴微张,用口型给她传递了一个‘Prestige’单词,而阿汤则是微微抬手,笔画出一个剪刀的动作——

    得!

    这三个连后路都想好了!

    迈考利指着胸口,想要表达自己是无辜的;乔纳森所说的‘Prestige’,则是他哥的最新电影《致命魔术》;而阿汤的意思就更加的直白了——剪辑嘛。

    行了!

    你们赢了!

    江火叹了口气。

    不就是一人做事一人担嘛?

    事情就是我挑起来的,咋滴?

    当江火搓着双手,琢磨着如何狡辩时,一直盯着她的斯嘉丽忽然偏头,扫了眼另外三人,“我想,她已经坦白了,所以——”

    “啊,我要去检查一下刚才的拍摄画面。”

    迈考利率先起身,朝着二女点了点头,在江火的诧异眼神中,直接蹿了出去。

    “我给我哥打个电话,问他的电影到底什么时候开拍,回见。”

    乔纳森朝着斯嘉丽笑了笑,而后还非常友好的冲着江火摆了摆手。

    “其实,按照计划,我的戏份今天下午四点才会开拍,你们还有五个小时的时间。”

    和袒露事实的迈考利、开口提(威)醒(胁)的乔纳森相比,阿汤更狠,他直接扫了眼腕表,再次戳破了江火之前的谎言。

    什么脚踝受伤了?

    不存在的事情好嘛!

    连续不断的关门声听得江火是目瞪口呆,等整个世界安静下来后,那张木讷的面庞上面,显露出不甘的愤怒与无奈。

    你们这群家伙过分啊,不肯分锅也就算了,怎么人家开口追责的时候还落井下石啊?

    (‵′)︵

    强忍笑意的斯嘉丽来到了她的身旁,侧身靠在了沙发扶手上,左臂轻移,直接搭在了对方的肩头,玉指在她的面颊上搓揉了几下后,这才慢悠悠的说道:“看来这群家伙没一个靠谱的啊。”

    “你,想好怎么解释了吗?”

    “我还记得你说——是带我去吃早餐啊。”

    随着她左手微微用力,一直没敢和她对视的江火也机械式的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脖颈,视线相交的瞬间,江火的语气也便的结巴起来。

    “这个,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啊,我的本意就是带你去吃早餐,然后——”

    “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他们给偷拍了?”

    “而且还是用胶片机偷拍的?”

    斯嘉丽斜侧着脑袋,眼角带笑的看着江火,“你觉得,你说这话我信吗?”

    “反正我信。”

    秉着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做从严回家过年的精神,江火嘴硬的点了点头。

    此刻的她宛若拿着鸭蛋试卷回家的小学生,平静的眼神下,隐匿着惴惴不安的内心。

    那幅严肃的模样,瞬间就把斯嘉丽给逗乐了。

    腰肢轻移,身躯下沉,随着斯嘉丽的挪动,本坐在扶手上的她已然和江火等高。

    正当江火以为,这家伙要以德服人时,蓦然探出的右手,按在了她的胸口。

    “啧啧啧——还挺紧张的嘛,心脏跳的这么快,看来你是在骗我。”

    “没有。”江火把自己的脑袋摇晃的和拨浪鼓一般,“你把手拿开,就不会跳这么快了。”

    “呦呵,这种时候了你还想着撩我?”

    江火的反应令斯嘉丽哑然失笑。

    “行了,老实交代,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似乎对江火这种老赖行为失去了兴趣,斯嘉丽右手轻捏了几下,示意江火别再卖关子了,“他们人都走了,你就别磨磨唧唧了,你要是现在不肯说,那我晚上也有办法问个清楚。”

    晚上再问?

    感受着斯嘉丽的动作,回想着之前的遭遇,本想继续反抗的江火,顿时焉了。

    不是江火不努力,而是敌军太狡猾。

    斯嘉丽就和开挂一样,总是能洞悉江火的下一步。

    那种后发先至的能力让江火无言以对,经过她的仔细权衡之后,她还是决定——

    交代算了。

    啊不对,这怎么能叫交代呢?

    气势上不能输啊!

    告知!

    对,就是告知。

    “所以,你为了那几十秒的成片镜头能够更加的好看,就绕了这么大个圈子,哄骗我去吃了顿早餐?”

    听了江火的解释,斯嘉丽的眉心拧巴成团,看着江火的眼神中,也充满了钦佩,“没想到啊,平时按部就班的你,在这部电影上面,竟然能够迸发出如此强烈的灵感火花?”

    “没错,我也发现了这件事情,我觉得自己在创作领域还是很有天赋的,虽然目前仍处于学习融合阶段,但那种突如其来的感觉,还是很多的——”

    见斯嘉丽主动岔开了话题,江火连忙自吹自擂的起来。

    她想要分散对方的注意力,然而——斯嘉丽没有那么好糊弄。

    望着那神采奕奕的面庞,她收紧了右手,反问道:“我看你这样子,还挺自豪的?”

    “是不是觉得我非常好骗?觉得很有成就感?”

    本想转移话题的江火干笑了几下,“没有没有没有,一切都是为了电影。”

    “好一句一切都是为了电影。”

    重复江火言语的同时,斯嘉丽也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突然认真起来的她打的江火有些措不及防;她想要后退,但斯嘉丽的右手一直紧攥着她的欧派,丝毫没给她半点机会。

    不仅如此,斯嘉丽还突然抓住了江火的手腕。

    正当江火以为,这是要肉搏泄愤时,对方竟然拉着她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左侧腋下。

    What are you弄啥嘞?

    江火愣住了。

    但五根指头,却非常实诚且本能的抓了一下。

    (?????)

    这种小动作,自然瞒不过斯嘉丽,但她并没有分心,而是笑了起来。

    冷笑之声令江火汗毛竖立,就在她暗道不好时,那不着外色的双唇却道出了一盆冷水,“为什么不和我说?你觉得说了之后我们就演不出那种感觉了吗?”

    “当,当然不是……”江火有些结巴。

    “那你是在害怕什么吗?你觉得我不会按照你的要求演?”

    “没,没有……”她的话语依旧磕绊。

    “没有?我怎么不信呢?你的点子能和克里斯托夫说,能和乔纳森说,能和汤姆说,为什么不能和我说?”斯嘉丽每报出一个名字,双手就收紧了几分。

    “你在害怕我会拒绝?”

    “你为什么会害怕这种东西呢?”

    “你在害怕我会被媒体攻击?”

    “可我如果真的在意这些东西的话,当初就不会接下你推荐的本子,去演《断背山》了。”

    “我在这儿纹了一团火焰。”

    “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洗掉了。”

    每说一句话语,斯嘉丽的身子便会前倾几分。

    当两人额头相抵时,江火已经闭上了双眼,毫不客气的咬了上去。

    她的确忽略了这些事情。

    光想着如何让对方呈现最好的状态,却忽略了这种状态其实一直存在。

    正如同斯嘉丽所说的一样,人家早就不在乎这些风口舆论了。

    若是害怕的话,当初接个屁的《断背山》啊!

    然而,突如其来的狗啃并没有得到斯嘉丽的回应,当江火发现,对方一直都没有反馈的意思时,那因为悸动而紧闭的双眼又悄然睁开。

    疑惑的情绪被斯嘉丽感知的一清二楚,调笑的意味溢出双眸。

    “拜托,你每次都这样,我很难办的。”

    “明明是你做错了事,然后这么一倒腾就算了,不就显得便宜你了吗?”

    “你不是不介意吗?”

    江火目光闪烁,她的确是想通过这种方法,赶快把这件事情糊弄过去——

    只可惜,斯嘉丽现在已经不吃这套了。

    “对,我是不介意你拍那些镜头,可没说我不介意你的做法啊。”

    斯嘉丽轻轻的拍了拍江火的面颊,如同看傻孩子一般,继续道:“为了让你长长记杏,我觉得有必要在你的身上也留下点东西——”

    What?

    Stop!

    你这是也要给我纹的节奏吗?

    不是,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看着那戏谑的双眸,江火只觉得后背发凉。

    她现在还欠妹妹一个呢。

    她敢保证,如果斯嘉丽在自己身上留下些什么,那‘和和气气’的妹妹,绝对会——

    完了完了。

    江火现在都不敢想。

    如果上天给她一次从来的机会,她绝对不会搞什么偷拍了。

    “怎么,你不愿意?”

    斯嘉丽仿佛看出了什么,奇怪的眼神似乎要将江火洞穿。

    “我——恐针。”

    感受着蓦然收紧的双手,江火觉得自己若是拒绝,估计今晚就会在床上嗝屁了。

    “恐针?没关系。”斯嘉丽先是一愣,看着那紧张的江火,旋即笑着道:“这件事情好解决,等有空了我去学一下,我要亲自给你纹——”

    “况且,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想好给你纹什么呢。”

    不是马上兑现的内容,而是承诺?

    听斯嘉丽这么一说,江火顿时松了一口气。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先答应下来,到时候再说。

    她要是敢纹好了在回去,那江月估计得把她给剥了。

    …………

    “嘿,别看江火没有系统学习过导演手法,但她脑子里的想法还是挺多的啊。”

    江火和斯嘉丽达成协议时,早就跑出来的三人,正窝在旁边的客房内,看着回放。

    望着简陋银幕上的画面,乔纳森在剧本上写着标注,“这几个镜头,我觉得都能留下来。”

    “以伊森-亨特的视角,先把两人的背影剪进去,把斯嘉丽刻画玛丽莲梦露的动作给留下来,这样的话,就可以解释为伊森没有跟踪错人。”

    “我相信,这个惊艳的镜头能够给整段剧情加分不少。”

    “而后,伊森为了确定斯嘉丽旁边的家伙到底是不是江火,于是便出了包间,以正面的方式继续偷窥,随着两人互动的镜头出现,这一小段剧情也能达到高潮,这样的话,我们拍摄的这两盘胶片其实并不算浪费,而且,对于影片的总时长来说,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虽然这段剧本只有一页纸,我们的素材剪辑出来差不多有三十五秒这个样子,但我们可以尝试着压缩街拍跟踪的内容,你们说呢?”

    “我没意见。”迈考利已经放弃了。

    他之所以想要从编剧转型为导演,究其根本,还是因为他不想让导演对自己的剧本进行肆意改动。

    当他接到自己被降职的消息后,确有些难受,但是——当其发现,江火其实是一个死抱剧本拍戏的导演时,原本消失的创作热情,又再次激发了起来。

    所有编剧都想瞧见自己的作品被原原本本的搬上银幕。

    若非如此,他们也就不会羡慕JK罗琳的特权了。

    江火不改剧本,便是对迈考利最大的尊重,至于某一小段的剧情上的自由发挥?

    迈考利当然不会死咬不放。

    况且,乔纳森的剪辑构想显然是行得通的。

    在一分钟内以连续蒙太奇的方式让小段剧情达到高潮,现实中也是可行的。

    既然画面完美、感情真切、后期能做,那为什么还要死咬不放?

    所以,在发表意见之后,迈考利便调转目光,看向阿汤。

    “这都拍出来了,那肯定是要的,不然就太浪费了。”

    阿汤显然是乔纳森剪辑构思的支持者。

    然而,就在他想要感叹一下时,裤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在他拿出手机,仔细查看的期间,坐在那儿的乔纳森,也发现身上的手机响了。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按下接听键,口中的话语,也惊人的一致。

    “yes,是我。”

    “什么,好的,我和她说。”

    两人挂断电话后,听到对方话语的他们直接就对视了一眼,毫无保留的交换了信息。

    “江月打来的。”

    “我哥让我嫂子打来的。”

    “找江火的?”

    “是,听上去很急,好像是说电影的事情?”

    “对,就是电影。”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