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27汤包

    索德伯格这拷问灵魂的问话,在乔治-克鲁尼看来,显得幼稚无比。

    他从来都不会在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上过于深究,感情和理智,他永远都会选择后者。

    克鲁尼不是过来商量问题的,而是来求得答案的,既然对方愿意继续执导这部影片,那所有的计划皆可提上议程,仅仅三周不到,他便把剧组拉扯了起来。

    而就在克鲁尼为了自己的罗汉系列奔走忙碌时,远在弗吉尼亚的剧组,也按照剧本上的规划,平推着所有内容——江火不知道自己在空间里究竟呆了多久,若不是拿起导筒,她甚至没有发现那种潜移默化的改变:

    她的确不会用那些专业术语,但被空间里的那台破电脑纠正久了,她已经能非常自然地找出各种拍摄画面中,并不和谐的地方。虽然这种大家来找茬行为让拍摄周期从原本的八周拖延到了十二周,多出了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但阿汤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不仅没有给她施压,反而是耐心的配合她的工作,重拍、补拍着之前的镜头。

    如此行为,也表明了力撑的态度,无论是派拉蒙也好,剧组成员也罢,全都闭上了嘴。

    当然,为了回报阿汤,拍摄对方的特技镜头时,江火也出其的没有和别的导演一样开口劝说,而是鼓励对方一遍又一遍的深潜、跳楼。

    这种疯子行为在旁人眼里根本就无法理喻,但只有江火知晓,这种非特效的特技动作,才是整个系列于3D、IMAX横行的年代里,得以生存的根本。

    当江火举着导筒,高喊着“Cut!Good!”时,空旷的摄影棚内,响起了兴奋的掌声。

    弗吉尼亚的摄影厂戏份终于结束,接下来的工作,便是去魔都和岛国取景,拍摄影片中最为吃重的两场打斗戏份——至于江月客串的内容,则被江火放在了最后,等他们全部拍完回来之后,直接在派拉蒙的洛杉矶摄影工厂补拍即可。

    …………

    “你们确定是这个航班吗?”魔都虹桥机场的旅客出口处,几名装束普通,戴着鸭舌帽大围巾的男子正低声闲聊着,“她真的会坐这班飞机回来?我怎么听别人说,她会先到京城,在那儿呆上几天,而后在搭乘航班,转道来魔都拍摄?”

    “嘿,你瞎操什么心啊。”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动作夸张的嚼着口香糖,棱角分明的面庞上,写满了市侩的油腻——他也是几个人当中,胆子最大的那一个,直接就把相机挂在了身前,“我们老大说了,他在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有个哥们,刚才还发信息过来,说她就在里面走手续——喏,我们老大发的确认信息,什么京城转机全都是烟雾弹,她的司机都在机场门口等着呢!人家好莱坞工作化讲究高效,说好了在咱们魔都取景,就不可能去京城转悠!嘿,我们这回必须得拍到她!这可比刘小庆出狱,蒋琴琴谈恋爱的新闻大多了!”

    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杏后,这几个狗仔顿时就放松了下来。

    虹桥机场的几个航站楼里,只要是有可能的出口,皆埋伏着各家工作室的狗仔队,所有人都想拍到江火的正面照片,当然,若是能正面采访就更好了。

    随着《卧虎藏龙》的爆红,江火回国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回来,都是低调的不行,用徐志摩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来形容,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

    即便如此,想当小透明的江火每次闹腾出事情时,国内的媒体依旧会争相报道,但这种类似于新闻搬运一样的工作,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对劲,没有真人采访的新闻报道多了,容易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疏远,而随着江火不断攀升,这种内心落差只会越来越大,江火不回来还好,各家媒体都是搬运外网新闻,公平竞争,但随着她即将回归取景的消息出现,这种落差感,便如同积压多年的郁结找到了释放口,谁都想拿到最新的一手消息。

    毕竟,江火是目前为止,唯一一名在好莱坞混的风生水起的国人。

    无论是影片飘红大卖,还是之前的提名,亦或者是现在的接班吴白鸽,指导《碟3》的举动——每一次爆出消息时,都会让国内的圈子震默不已,不少明星都当过刀下冤魂,每当有剧组对外官宣,或者是公开营销时,都要祈祷江火别又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不然的话,头条被抢不说,砸下去的营销费用可真成了冤枉钱,媒体可从来不退这些东西。

    总而言之,这是一场无声的战争,不论是那家工作室,谁拍到了照片,谁拿到了采访,谁就能在整个行当里脱颖而出,就像两年前因为拍到刘小庆出狱的风行工作室一样,成为行业内的翘楚;所以,当他们从内线收到消息,得知江火会从洛杉矶直接飞往魔都开始,这群家伙便开始打探起了关于她的一切,她的酒店、她的摄影棚、她的行程——这些家伙很有信心,他们相信自己能够在如此巨大的消息内获利,当然,如果能够附赠几个带有戏剧化的事件,又或者说是拿到江火的专访,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了。

    “来了、来了。”

    当甜美的航班播报声响彻航站楼时,现场的狗仔们出现了轻微的骚动:虹桥机场每时每刻都有航班落地,但欧美人群还是很好分辨的,从新一波的旅客装束来看,从洛杉矶飞来的那趟航班旅客已经办完了所有的手续,准备离开了。

    瞪大双眼,在拥挤的人群中不断地寻找着目标,扫视几圈后,狗仔们忽然惊喜的叫了起来,“右边那个——是不是她?看起来很像啊!一堆老外当中,戴着帆布帽的那一个!”

    几乎是迅雷不及掩耳间,长枪短炮从各个地方冒了出来,这些狗仔们秉着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精神疯狂的按动着快门,只听‘咔嚓’声响,一张张照片顿时被写入胶卷,望着那‘熟悉’身影,所有人都心跳加速:虽然戴着帽子、墨镜和口罩进行掩饰,但从身影轮廓和随行人员的气势来看,这个人应该就是江火了!

    “她看起来比之前要壮了不少。”压抑着兴奋的心情,狗仔们也对着那道身影品头论足了起来,“听说是为了演《百万》增重的?到现在都没有减下去?”

    “练出来的肌肉哪有那么好减?不过她这个身材非常好了,总比咱们天天打交道的那些明星健康多了。”这几名狗仔当中,也有江火的影迷,“人家拍的又不是什么古装片,戏服一穿就能把身形给遮挡了,听说她和她师叔一样不用替身拍?可以了,咱们之间就别藏着掖着了,那些混迹在各大影视城的剧组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还不清楚吗?”

    即便是狗仔,也有着自己的职业操守。

    真以为狗仔真的爆出了所有的消息么?

    别开玩笑了,有的东西即便看到了,他们也会装傻充愣。

    能惹的,不能惹的,他们比谁都清楚。

    爆出来的丑闻不过是双方没有谈拢封口费的结果罢了,若是真有一笔难以拒绝的钱财放在他们面前,他们会果断缝上自己的嘴巴。

    “快快快,他们出来了。”简单交流的过程中,这群狗仔手中的快门按得更响,拍照的同时,他们还化身泥鳅,熟练地在人流当中逆向而行,三两下的功夫,便聚集到了江火身旁,伴随着骤然来袭的闪关灯,熟络的话语也脱口而出,“江火!能摘下墨镜吗?”

    “我们是有证的正规记者!你还记得五年前吗?我们也想采访您,您为了机场的秩序,让我们先行离开,第二天在公司里召开了简单的记者会!请问您这回也准备这么做吗?”

    高声呼喊引来了周围人的旁观,只要是家里有电视机的,就不会没听过江火这个名字,随着狗仔们的呼喊,不少旅客都放缓了脚步,扭头朝着声音的来向疑惑张望。

    虽然追星族这个词语产生的年代无法考证,但江火早就脱离了那个范畴。

    因为呼喊而停下脚步的旅客更多的是想要验证人群中的女子是否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可人儿,至于疯狂的粉丝虽然也有,但明显不成气候。

    面对狗仔们的询问,江火当然没有回答,埋头直走继续前行,几个随行的安保人员则不断地阻止着狗仔的拍照动作,如此一来,反而更加刺激了他们,“江火,和我们说说吧,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和你打过交道了!”

    “对啊,你的粉丝们都想了解你的消息,你就给我们几分钟的时间好吗?就简单的几个问题,和以前一样,我们绝对不会乱来的!”

    虽然随行人员一直都在喝止,但这些狗仔们依旧大声呼喊。

    江火不是他们平时跟拍的那些明星,为了拦下她,这些狗仔只能出此下策,吸引周围人的注意力,把现场变得混乱无比;但他们,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这里,是机场。

    他们的话语让不少好奇的旅客停下了脚步,眼见着逗留人群越来越多,现场局面即将失控,隐匿在周围的机场安保顿时上前;随着他们的加入,情况瞬间得以控制,拿着长枪短炮的狗仔们被他们拦了下来,即将走出大厅的江火也随之停顿。

    然而,当安保示意江火摘下口罩墨镜,配合调查时,众人才愕然地发现,这个从头到尾都没有吭声,和情报中完全一样的女子,竟然不是江火!

    看着那一脸无辜的女子,高举着长枪短炮的狗仔们顿时愣在了当场,而那些被高声呼喊吸引来的旅客们则是莫名其妙的皱了皱眉。

    他们相信,这些狗仔不会乱喊。

    但眼前女子不是江火,也是事实。

    心中抱有好奇的同时,他们也在安保人员的疏散下离开了现场。

    但是,江火到来的消息,倒是传了出去。

    …………

    “真的非常抱歉,让您亲自跑一趟。”当机场的狗仔们发现自己扑了一个空时,江火正坐在魔都的一间会客厅里,对着眼前的老头致歉道:“您知道,我不喜欢凑这种热闹,若是被他们缠上了,这电影一时半会间还真没法拍,当然,也非常感谢您出手帮忙。”

    “江火,你和我客气什么啊?我还没感谢你把剧组拉过来取景呢。”戴着鸭舌帽的三爷摆了摆手,穿着灰色夹克的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正规媒体我能打招呼,那种狗仔真的是拦不住,你若是真带着大部队在机场被人拦下来了,万一出什么事情,那可是丢脸丢到国外去了,你别有心理负担,那群家伙如果不作死,那现在也就不会出现在机场了!”

    既然剧组要来魔都取景,那三爷这道关卡,是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的。

    双方本就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在对方的帮忙下,所有程序走的飞快。

    当然,今天这一出,也是无奈之举,狗仔本就是个新兴行业,若是服从管束,他们就不可能存在,为了避免剧组一行人被他们打扰,只能出此下策,放出一个假消息。

    三爷能够理解江火的心情,而且也非常重视好莱坞剧组来华取景这件事情,所以在接到电话后,便亲自来魔都坐镇;对于老人家如此照拂的举动,江火自然要表示感谢,简单沟通了一会儿,两人又找回了之前的熟络,天南地北侃了一通不说,各种忌讳也都被抛至脑后。

    双方本来就相熟,即便这些年沟通不多,但相互间的照顾可没少。

    在三爷的隐晦受益下,江月和江致强的院线项目可是在有条不紊的开展,至于那个江火从来就没有管过的民间导演扶持计划,倒也——没赔多少钱。

    江月可没闲工夫去寻找那些前世鼎鼎有名的草根导演,给公司定个数额,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就是了,这本就是给三爷刷成绩的手段之一,只要他老人家的履历漂亮,其他都无所谓。

    如此一切,三爷自然是心知肚明,所以在聊天时,压根就没有提起这些默契的小秘密,而是笑眯眯开口道:“江火,我问你个事。”

    “您说。”江火挑了挑眉,知道对方要提真正的来意了。

    “我知道你回来取景是好意,而且在提交报备的时候,直接就标了金茂大厦,那儿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你们随时都能去拍,我就问问,其他地方,你会去嘛?”

    三爷这个问题倒是挺有意思的。

    剧组在递交拍摄日程表时,那上面可是写得清清楚楚。

    除了金茂大厦上的打斗外,剧组还会取一段街景,也就是江火和斯嘉丽在逛街时,被阿汤跟踪的那段戏份,这段镜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因为没有什么特殊的限制,所以江火其实——还没想好该怎么拍,准备回来之后,根据实际情况来看。

    而现在,三爷似乎就是想在这个问题上面,做文章。

    “您的意思是——”江火拉长了自己的声线,做出一副并不确定的模样,“您得知道,好莱坞一直都是制片人中心制,最终该在何地选景,得由汤姆-克鲁斯来拍板。”

    “当然,这件事情我当然清楚。”三爷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我就是想问问,特色,总有吧?你们不去古建筑群,但——正常的街景好像没什么意思啊。”

    三爷已经说的够明白了。

    他这是生怕剧组把当地的特色给抹除呢。

    前世的《碟3》就在西塘古镇取过景,但这种莫名其妙的植入,倒是让人看得一脸懵逼。

    因此,毙掉古建筑群的决定是主创团队一致同意通过的事情,况且江火接这部电影的初衷是为了抹去前世的破裤衩,既然如此,可能造成影响的事件,都得一并剪除。

    当然,这些想法,没法和三爷明说。

    然而,正当她琢磨着,应该如何向三爷解释这件事情时——

    从门廊内传来的叩门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奇怪的对视了一眼,见三爷并不知情后,江火便主动起身,走至门旁低声道,“谁?”

    由于是自家地界,江火用的自然是中文,她压根就没有考虑到对方可能是剧组成员,所以在她话音落下的同时,疑惑的轻呼声便从门口传来,“what?这不是江火的房间吗?不对啊,不是说好了这一层全都包下来了吗?”

    斯嘉丽的迷惑言语听得江火是满头黑线,没用猫眼探查,直接拉开大门,“有什么事情吗?我正在这儿和别人谈事情呢?”

    突然出现的江火令斯嘉丽吐了吐舌头,她踮起脚朝着内里眺望了几眼,也不知是否瞧见了三爷,那跳脱的动作倒是和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女孩一样,“飞机上你可是一直和我说,要带我出去吃东西啊,马上中午了,我们不出去?”

    吃?

    斯嘉丽不说这事,江火还真就忘记了。

    二话不说,抬手接住她的下颚,宛若选购食材一般,仔细打量了一下她的面颊。

    如此举动弄的斯嘉丽有些莫名其妙,就在她开口想要询问时,江火忽然挑了挑眉,念叨了一句对方压根就听不懂的话语,“我知道拍什么了。”

    (`?д?′)

    “你在说什么?”

    “汤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