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25烧钱?NO!

    望着乔纳森的身影,本还想上前啰嗦两句的布拉德径直回到了原先站立的地方。

    他过来,一是担心江火接手剧组之后,会无节制的烧钱;二是担心江火没法和剧组的摄影师沟通,拍摄出来的效果还没有迈考利执导的好。

    而现在,第一个疑问有待考量,第二个问题已经解决。

    虽然在此之前,乔纳森没有执导过任何电影,但流传出来的剧本早就被这些大佬通过各种方式查看完全,所有人都知道,这家伙在编写剧本的时候,会把自己的拍摄构想和分镜运用标注出来,江火的《梦》之所以能够拍摄的如此之快,和剧本构写完美也有着很大的关系。

    既然江火把对方拉来充当保险,那布拉德便愿意多给他们一点时间。

    他倒要看看,这群家伙,究竟能拍出什么玩意。

    在他的注视下,没有受到打扰的剧组有条不紊的拍完了阿汤和斯嘉丽的餐厅戏份,虽然来来回回过了好几遍,但那种肉眼可见的改变,抹消了大伙心头的疲惫。

    随着二人戏份的落幕,坐在监控器前的江火也径直起身,钻进了化妆室里;站在远端的布拉德则双手环抱,目光一直聚焦在场地上,亲眼见证工作人员将搭好的内景全部替换。

    半个小时后,原先的餐厅已经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间装修典雅的会客厅。

    工作人员陆续就位,几位主演连番站好,确保一切准备就绪后,站在阿汤身旁的江火打了个响指,得到信号的乔纳森立刻挥手,示意场记前去打板。

    接下来拍摄的这场戏讲述的是伊森带着伊莉娜和艾丽卡谈判,经过一番口舌交锋之后,艾丽卡给伊森下发了投名状的任务,并且要求把伊莉娜留下来,充当人质。

    剧情内容并不算难,但对演员的表演功力有着一定的要求。

    这种三人对手戏的画面,最考验导演的构画功底,尤其是咖位不同的家伙同时对位,如何分配镜头就成了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而且在整个过程中,还要把画面拍摄的火药味十足,只要这个镜头拍好了,布拉德相信,文戏方面,基本上就没问题了。

    在期待的眼神中,啪的脆响陡然而出,场记打板的同时,整个剧组,动了起来。

    站在门廊处的伊森率先起步,跟在其旁的伊莉娜亦步亦行。

    “你迟到了。”

    听着那踩踏地板而发出的沉闷声响,半靠在沙发上的艾丽卡转动了自己的玉颈,当其瞧见服饰考究、风度翩翩的伊森后,她的嘴角,蓦然上扬。

    然而,当跟随在伊森身后,身着白色长裙的伊莉娜走进她的视线中时,坐在沙发上的靓丽女子忽然偏头,翡翠般的瞳孔里,闪烁出了玩味的光芒;原本汇聚在伊森脸上的目光顿时转移,足以洞穿一切的感觉顷刻显现,那充满好奇的眼神,仿佛要将伊莉娜完全吞噬。

    艾丽卡似乎对突然出现的伊莉娜产生了高度的兴趣,身为在场唯一一名亚裔,伊莉娜的重要杏简直不言而喻,再加上双方所谈的生意地点就在日本,所以,艾丽卡当然清楚,伊森带着伊莉娜过来,就是想要展现自己的交易准备,体现诚意。

    但——这些远远不够。

    带着一名亚裔就想谈生意?那这天下的生意,也太好谈了点。

    “你们这些人谈生意的时候,都喜欢带着女人吗?”

    揶揄且轻薄的话语从艾丽卡的口中吐露而出,面对她的询问,伊莉娜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质疑般的情绪在眼眸中一闪而过,虽然不满,但没开口,而是老老实实的跟在伊森身后。

    已经行至茶几沙发旁的二人悄然站定,注视着艾丽卡的同时,伊森也将自己的想法明明白白地写在了眼睛里:他充满诚意,他觉得自己已经看透了对方,他认为对方会按照自己的想法牵线搭桥。那种自信的气息给他平添了几分魅力,从容不迫的笑容更是将艾丽卡的问话无视的一干二净,“她是我带来的行动助理。”

    话音落下的同时,现场一片寂静,三人就那样静默了几秒,谁都没有说话。

    但现场气氛并没有因此而陷入沉闷和无聊,恰恰相反,片场的空气宛若风暴来临之前的辽阔草原,勃勃生机在乌云密布的天空下,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弥散在四周的干燥意味仿佛能够将整个原野即刻点燃,眼神的每一次相交,不断的摩擦,好像都能够激起燎原大火。

    伊森和艾丽卡保持对视,居高临下的动作让伊森占据主动,而仰头张望的模样则将艾丽卡的修长玉颈雕琢细致,扑扇睫毛宛若偏飞蝴蝶,高贵身姿更胜磐石,任由对方打量扫视,也不会为之倾倒半分,更不会如同扶柳一般,凭空摇曳。

    自信和高贵这两种不同的气场已然成型,分庭抗礼的气势摩擦好似温度计内的水银一般,不断上蹿;眼见着友好的氛围即将打破,浓郁的火药味愈来愈浓时,站在伊森旁边的伊莉娜忽然开口,好似一根钢钉,戳破了二人共同吹起的气球,“是的,我是他的助手。”

    即将形成的风暴随着伊莉娜的插入戛然而止,水银泻地般的感觉陡然出现,就在二人顺势卸力时,因为伊莉娜的插嘴,艾丽卡也将自己的注意力重新挪到了她的身上,变换身姿的同时,艾丽卡也微微点头,做出请的姿势,示意伊森和伊莉娜自由落座。

    “助手?行吧,不算违规。”艾丽卡的目光在伊莉娜的脸上清扫了几下,旋即指着茶几上的文件,语气平淡的说道:“这里有两份资料。”

    她停顿了一下,抿着嘴唇思索着可能适合的形容词,这是艾丽卡的习惯,又或者说是她故意暴露出来的习惯,她总是喜欢在一些迷惑选项上使用这种方法,诱导着合作者在错误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左右两边,你们只能选择看一边。”她尝试着用尽可能简洁的话语把整件事情叙说清楚,给自己的目的,进行一种伪装式的掩饰,“打开左边那一份,你们将会得到一个号码,它能够帮你们拿到所需的货物,而右边那一份,则是一个地址,上面详细记载了一个目标——那是我的敌人,又或者说,那个家伙可能会成为我们共同的敌人。”

    艾丽卡的台词非常的平庸,这不是什么烧脑电影,不需要给影迷挖坑,直来直去,让其用公主殿下般的姿态,优雅的语气将台词说出来,便算目标达成。

    所以,当她俏皮的探出手指,在左右两份文件上不断晃悠时,摄像机便非常自然的推出了特写,将戏谑的眼光和逗趣般的表情完全捕捉。

    如此举动也令伊森露出了公式化的笑容,他不怕暴露给艾丽卡知道:他的幻想已经破灭,原本简单的事情随着艾丽卡的搅和,变得非常的困难,他理解电话号码和地址的含义,他更明白,无论选择哪一个,接下来的工作,都有失控的可能。

    正因如此,伊森并没有马上做出选择,而是卷起左手的袖口,擒住手表,任由手腕轻微活动了一下,这个动作,简单的仿佛不带有任何含义,但对于身旁的伊莉娜来说,这就是一个进攻的信号——

    果不其然,接到暗号之后,伊莉娜再次开口,承担了攻坚破冰的任务,“艾丽卡小姐,我们之前好像不是这么谈的吧?我们不需要什么敌人,也不需要什么电话号码——”

    伊莉娜目光灼灼的盯着对方,好像真的听不出对方话语中犹含的含义。

    只可惜,面对她的询问,又或者说是质问,艾丽卡竟浅笑摇头,态度坚决,话语中藏匿着让人无法违逆的力量,“之前?我们之前谈论时——你也在场吗?”

    艾丽卡活动了下身躯,右手微探,轻推茶几上的资料,浅笑道:“我只是一个生意人,做生意的最讨厌别人破坏规矩、言而无信,既然你带人来了,那这回的选择,就由我来替你做吧,接受与否是你的问题,和谁做生意则是我的权利。”

    瞬时间,艾丽卡的身上散发出了一种优雅的气息,面对突如其来的气场,伊莉娜已经意识到,自己被对方给无视了:攻坚破冰般的质问并没有引来对方震怒,反而将让对方抓住把柄,将话语的主动权硬生生的抢夺了回去,尤其是探身轻推的动作,更是让伊莉娜感觉到了难堪,本还正眼相对的二人,就是因为方才的简短问话,艾丽卡收回了所有目光,那种油然而生的蔑视,令伊莉娜气喘不已。

    “艾丽卡小姐,我——”

    伊莉娜还想在说些什么,只可惜,还没等她说完,‘嗯哼’声响便从艾丽卡的鼻尖发出。

    她没有转身,没有抬头,没有活动脖颈——视线,一直锁定在伊森的身上。

    那种略带魅惑般的气息声响让伊莉娜攥紧了双手,瞳孔里燃烧出来的火焰,已经证明了一切:她讨厌艾丽卡,艾丽卡的举动,戳痛了她的神经。

    与生俱来的高贵让伊莉娜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此刻的艾丽卡就像是郭德纲口中的专家,多看伊莉娜一眼,便算她输。

    这种情况也令伊森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他本想让伊莉娜和之前一样打破僵局,但没想到,这回,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好,卖方市场,你是老大。”

    伊森松开了抓住腕表的手,接过对方推来的文件,就在他翻看的同时,本想起身挥拳的伊莉娜紧咬双唇,重新坐了回去,那种不专业、情绪暴躁、容易感情用事的标签正在疯狂的黏贴,处在谈判之中的她哪里还有特工的模样?三言两语之间,便被艾丽卡激怒。

    意气用事的感觉缠绕在每个人的心头。

    然而,这还没完。

    等伊森翻看完手中资料,无奈点头,和对方确认目标信息后,伊莉娜,又炸了。

    “为什么我要留下来?”伊莉娜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难以置信般的眼神在伊森和艾丽卡之间不断扫视,“为什么要把我留下来当人质?”

    她站起身,眼神再度和两人发生短暂的交叉,时间似乎在此刻凝固,那种让人不愉快的黯淡波纹从视线的焦点处往外扩散蔓延,不论是伊森还是艾丽卡,对于突然爆发的伊莉娜都有些猝不及防,这一刻,伊森终于展现出了自己对伊莉娜的厌恶,本心怀愧疚的他挑了挑眉,通过他的眼神,伊莉娜瞧见了——恶心、不满、愤怒、作呕等一系列情绪,那种冷冽的眸子好似迎面而来的狂风,将伊莉娜刚刚燃起的惊咋火焰彻底吹灭——

    “咳咳……”

    艾丽卡轻咳了两声,似乎对伊莉娜这种感情用事的愚蠢举动彻底失去了兴趣,在她的暗示声中,两名穿着西装套裙的女子忽然出现,一左一右的擒住了伊莉娜,将其双手绑缚身后。

    无论伊莉娜如何针扎,都没法摆脱束缚。

    如此行为也令伊森深深地瞧了伊莉娜一眼,酝酿出无奈情绪后,这才僵硬的吐出一句“等我”,而后便朝着艾丽卡微微点头,旋即大步流星的离开了现场,仿佛不想多呆一秒。

    随着伊森的离去,乔纳森顿时拍了拍手,大喊道:“Cut!Good!”

    如此呼喝仿佛晨钟暮鼓,整个片场顿时活动了起来,江火也从伊莉娜的世界中回到了现实,一瞬间,那种‘如梦如幻’的感觉令她空虚不已,这种原创剧本根本就没有金手指可以开,她所倾注的情感,皆来源于自身本体。

    “你没事吧?”在听到命令的同时,斯嘉丽也主动起身,帮着江火解开了身上的绳索。

    两人肌肤相交,江火能够明显地感受到,对方的掌心,带有汗渍。

    “我不知道——还是去看回放吧。”

    江火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感觉,随着双手的解放,她也没有于这些小问题上深究,而是拉着斯嘉丽,来到了乔纳森身边,看起了监视器上的回放。

    “这个镜头会是很好的素材。”乔纳森的面颊带着兴奋的酡红,他点着监控器的屏幕,“这一次的几个镜头表现的都很好,我觉得在补拍几个特写,整个场景便算是完工了。”

    布拉德悄悄的凑到了监视器边上,窥视的同时,也在观察着江火的反应。

    在他的注视中,江火认真的把方才的拍摄画面回看了好几遍,在瞧见第一段三人对垒的戏份时,她的脑袋,摇晃不停,“克里斯托夫?乔纳森?你们确定这个镜头没有问题吗?”

    被点到名的二人顿时上前,几个人凑成一团,听江火分析眼前的画面。

    “第一阶段的重点应该是汤姆和斯嘉丽,在五十秒的画面中,我应该才是配角,你们在拉镜头的时候,没必要把我和阿汤拉成等比,反正是以阿汤侧身身位拍摄的,那就别回拉镜头,他占据四分之三,剩下的三分之一让我进框即可,当然,用变焦把我当成背景打虚也行。”

    “至于第二个阶段,也就是我展现不堪的阶段,在这十几秒钟,把我拉成重点,镜头划至我的侧身身位进行拍摄,把他们两个打虚,在情绪变化时,不断地给我、斯嘉丽和汤姆的特写,这样一来,镜头张力是不是会更强一点?”

    江火的提议令二人蹙起了眉头,她的想法其实之前两人也考虑过,但——

    咖位啊。

    虽然好莱坞演员的合同里不会规定,在这部电影中你会出镜多少时间,但咖位相同的家伙同框时,基本上不会弄出什么背景打虚的拍摄手法,除非是卡梅隆那样的导演,才会为了影片的视觉效果无视演员的感受,不然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导演都得向大咖低头。

    你钱拿的最多,你是C位,和你同框的家伙就能打成背景板。

    阿汤和江火同框时,在非特写情况下,竟然要把另一个打成背景板?

    为的就是让画面有着更强的视觉冲击力?

    这——

    他们是真做不出来。

    乔纳森和克里斯托夫面面相觑,躲在一旁偷听的布拉德,更是撇了撇嘴。

    新人啊,新人!

    布拉德摇了摇头,想要看江火的笑话。

    他的目光落在乔纳森和克里斯托夫的身上,准备等着两个明事理的家伙道出潜规则。

    然而,还没等他们开口,一直沉默不言的阿汤竟然率先开口道:“我觉得可以,就按照江火说的在拍一次吧?哪个效果好就用哪个,反正在这儿站着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把经历全部花在拍摄上面——”

    What?

    这家伙转杏了?

    阿汤的话语超出了布拉德的预料,不管外界如何报道,他可是知道,这家伙在电影方面,可是有着独到的见解,之前吴白鸽拍摄《碟2》时,很多事情都会和阿汤商量,而这种充当人肉背景的情况,阿汤从来就没有于自己的电影里体现过。

    这是要*处啊?

    阿汤竟然同意的江火的‘奇思妙想’?

    感叹连连的布拉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知道,接到命令的派拉蒙摄影师,现在有些脑袋发懵。

    望着重新动起来的人群,一直陪伴在布拉德身旁的托尼忽然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BOSS,我收回我早上说的话,江火的特质不是烧钱,而是观众。”

    注视片场的布拉德挑了挑眉,但并没有反驳的意思。

    “她和那些固执的家伙一样,有着自己的风格。”托尼也没管布拉德此刻的心情,自顾自的继续道:“她或许在镜头的运用方面有所缺陷,她或许需要经过旁人提醒才知道剧本中的内容应该从何种角度拍摄,但是,一旦她找到拍摄点,她便会以观众的视角,审视整个画面,她的电影,不是给那些专家教授看的,甚至会被他们当成反面教材,但对于观众来说,那个镜头就是漂亮的,完美的,充满力量的。”

    以观众的视角拍电影?

    这句话说出去可得吓死一票人。

    在电影行当里干了这么多年,布拉德当然明白,这句话到底意味着什么。

    无论是讲究暴力美学的昆汀,还是有着浓郁邪典风格的蒂姆波顿,这些导演都是以自己的视角来拍电影,粉丝喜欢他们,大多通过风格这个渠道,从来就没有一个导演敢说自己是以观众的视角来拍电影的,因为这样便意味着一件事情。

    这个导演知道,观众想要什么。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语中可是包含着数百亿的票房市场,没人敢夸下这个海口,更没人敢去做这件事情,因为他们知道,坚持自己便能赢得市场上的特定粉丝,长年累月的在一个领域持续进步,便能够登上殿堂。

    江火显然不是那样的人。

    她的确没有风格。

    但她的确又有风格。

    她的审美观一直在变。

    一直跟随观众在变。

    回想江火的简历,布拉德深吸了一口气。

    江火很少对外接本子。

    出道至今的七部电影,包括现在正在拍摄的第八部,都是由她自己敲定的。

    一次成功可以看作走运,两次成功可以看做偶然,那三四五六次成功呢?

    “太——可怕了。”

    凝视着摄影机旁的身影,布拉德-格雷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就这样吧,对外发官宣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