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10塌了

    “Stop!停!”

    江火左掌微张,右手五指伸直,做出了一个暂停的动作。

    双眸微眯,眼角抽搐,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在她的记忆里,妹妹的名下只有版权,和漫威有啥关系?

    她不知道所有的事情到底有什么关联,而她现在所关心的是——妹妹的情绪似乎不对?

    “这段时间里,你在做什么?”

    话虽如此,但江火的目光,一直聚焦在江月的身上。

    她对妹妹的回答并不感兴趣,她在乎的,是对方回答时的反应。

    果不其然,伴随着疑问话语,方才还兴奋叙说的江月,语调也逐渐低沉了下来,类似于歌剧女主角的花腔消失不见,转而盯着姐姐那副熟悉面庞,重复了一遍她的问话。

    “干了些什么?”

    “没干什么——只是把钱全都花光了罢了……”

    钱花光了?

    这不是问题。

    说实在的,江火现在根本就不在乎钱。

    钱没了可以再赚,她把所有的东西都交给妹妹,就是希望对方能够高兴,她想去上学,江火不阻拦,她的每一笔开销,江火最多噢一声,啥用途重要吗?

    不重要。

    但对于江月来说,这很重要。

    坐在沙发内侧的她缓慢起身,脚步平缓的走至窗户旁,只听哗啦一声,厚重的窗帘被她拉开,凝望着铺满阳光的世界,她深吸了一口气,悄然道:“东西都在茶几下。”

    莫名其妙的回答让江火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她弯腰打开抽屉,抽出内里摆放整齐的文件,随着她的不断翻阅,双手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和她有关。

    漫威百分之六点三的股权、Facebook百分之十的股权、资金极度匮乏的安卓、以及那些按照她的意愿前去组建的公关公司。

    看到这些东西,江火的左手不由自主的攒成C字形,食指抵住人中穴的同时,大拇指也扣住了下颚——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那种极力被她忽略的负罪感,顿时攀上了心头。

    随着翻动文件声音的消失,站在窗户前的江月无声无息的磨了磨后槽牙。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微风拂过大地,院落里的树木枝丫应声而动时,她这才敲碎了屋中的寂静,阻绝了毫无意义的空虚,“姐,对不起——”

    “我知道,你想安心发展。”

    “是我没用,我除了捡漏,没法帮你。”

    “但零四零五年,的确是最关键的两年。”

    “在颁奖季正式开始之前,漫威的大卫-梅塞尔就已经找过我了,他们想要收回我们手中的版权,以抵押给美林证券,拍摄漫威电影。”

    “我拒绝了,但我也没有底气告诉对方,我们自己筹钱拍。”

    “腾讯、阿里、Facebook,这三个短时间内没法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现金。”

    “安卓更是一个吃钱大户。”

    “所以,我便想着,在哈维最虚弱的时候,帮助环球干掉对方,站个队,换取资源。”

    “这是你一直谋划的系列,我不想让你失望,把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主动权,重新交还至漫威的手里,而且我更不希望,以后你在拍电影时,继续受到哈维的打压和践踏。”

    “你知道吗?当我得知,对方直接无视你,强推凯特时,我心里有多难受吗?”

    “帮助环球干掉哈维,不仅是为了对方的借款合同,还是为了和A Lee、焦点,绑的更紧,我们帮他们抢占了市场,以后合作就更加的方便。”

    “至于奖项——”

    “实际上我也不能保证,焦点和环球,肯定能够拿到。”

    “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建立在环球和焦点能够吃到肉的情况下才能进行的……”

    “如果真的是哈维拿到了奖,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将打水漂。”

    “因为学院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NBC也绝对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和学院开战,而现在,学院没有错,他们坚守了底线,按照自己的品味颁发奖杯,并且还能速清哈维这毒瘤……”

    “我承认,若是失败了,我们肯定会暴露在哈维的枪口下,以后的日子肯定会不好过。”

    “环球是绝对不会帮我们的,因为他们没有拿到任何利益。”

    “如果你觉得我激进了,我道歉,我……”

    “你没有激进,也不用道歉。”

    没等江月说完,江火就已经打断了她的话语。

    就在江月背对着姐姐,凝视外界,平静的讲述这一切时,江火已经悄然来到了她的背后,双手环腰,下巴轻搭在了妹妹的肩头,“你不用说对不起,是我的错。”

    “我不该和缩头乌龟一样。”

    “从上辈子时我就错了,我以为把所有的钱给你,你就能安心。”

    “我真的以为你的愿望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结果这些钱,你还是全都用到我身上了。”

    江月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沐浴在阳光下的她,忽然觉得世界变得好温暖。

    这个蠢货终于知道自己错了吗?

    她就静静的站在那儿,倾听着耳畔的话语,这种宁静的感觉,远胜其他。

    “我不敢主动挑明,因为我害怕。”

    “这种说法很幼稚吧?但——好吧,我把你的沉默当成了放肆的首肯。”

    “我——”

    “我不知道怎么说。”

    “木已成舟的事情我不知道怎么样解释才能让你好受一些。”

    “对,斯嘉丽纹了一个火焰纹身。”

    “但我瞧见时,我整个人都是懵哔的。”

    “在颁奖季开始之前,我让乔伊丝去找人写《碟3》的本子,我本来是想通过实际行动告诉你的,但——好吧,我——”

    江火挣扎的合起双眼,那纠结的眉心拧巴成团。

    江月对她越好,她心里就越难受。

    她没法和师叔那样宣称,‘我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

    她宁愿江月和自己大吵一架,也不想坐在那儿,听对方慢悠悠的讲述自己的动机。

    硬刀子痛人,软刀子诛心。

    她之前嘴硬,不过是强装镇定罢了。

    而现在——

    江月已经转身了。

    “姐,修罗场那种事情,真的没意思。”

    食指轻点胸口,低声道,“心口疼吗?”

    “我也一样。”

    轰!

    在这个瞬间。

    江火忽然发现。

    自己在心中构筑的愧疚高墙。

    彻底塌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