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84没有最惨,只有更惨(求订阅)

    低头扫了眼腕表上的时间,从最初开始的拳赛到玛吉身世的讲述,大约用了十分钟左右。

    压抑的氛围已营造而出,当镜头从回忆的画面拉至现实后,那努力的身影便显得刚毅有力,前篇铺垫令人不爽,但却给玛吉的成长寻找到了一个旁人无法反驳的理由。

    内容重归正轨,法兰基教练的再三拒绝和玛吉的永不言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由摩根-弗里曼饰演的艾迪却在暗中给予玛吉相应的指导,如此关系,也令影片的氛围舒缓了下来,那种难以言表的抑制情感虞时消失,衔接而上的是拳馆里的趣事斗嘴。

    伊斯特伍德在这里剪掉了一段他们之前拍摄过的镜头,可能是打算用旁白交代过度,又或许是准备用其他内容融合其中,所以整个影片的切换显得有些突兀。

    没有了弟子的背叛,没有了艾迪和法兰基之间的交流,没有了玛吉的坚守,影片画面,直接就跳到了法兰基被玛吉说服的场景。

    这也是影片当中,两人的第一次情感碰撞。

    漆黑的拳馆内,二人靠墙而立,他们的中央挂着一个训练用的梨球,一盏灯光直射而下,把两人全都纳入光明——粗重的喘息声从玛吉的口中不断发出,双手自然垂下的同时,原地蹭动的双脚,印证了她此刻心中的不安。

    “今天是你的生日,是吗?”法兰基教练目光复杂的盯着身前女孩。

    然而,如此话语却仿佛触动了玛吉那脆弱而又敏感的神经,“是的,邓先生,我二十六了,我在这里庆祝自己又花了一年的时间洗盘子和当女招待,我从十三岁就开始干这些了,根据您的理论,我不可能打得出一记像样的拳。”

    她的话语中充满了对现实的不满和对自己的失望,左手猛地挥出,击打在那颗安静的梨球上,只听嘭的一声闷响,梨球因为受力快速摆动,与此同时,她的声线也陡然拔高。

    “我打了一个月的梨球,一点进展都没有!”

    “我现在认识到,上帝的现实也许就是这样!”

    “而另外的现实是,我的哥哥在监狱里,我的妹妹假装自己的孩子还活着,诈骗联邦的福利金,我爸爸死了,我妈妈因此而体重激增,如果我还有理智的话,我现在应该回家去,找个二手的活动房屋,做点小生意,而不是把钱花在购买这些训练用品上面……”

    身着灰色短袖的玛吉脖颈微抬,脑袋右偏,倔强的面庞,更像是那些不肯面对老师管教的校园孩童,她的胸膛不住起伏,晶莹的液体在下眼眶中不断汇聚。

    与之对视的法兰基教练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当中也充满了同情,然而,还没等他开口,玛吉便又继续道:“问题是,这是我唯一喜欢做的事情,如果对于拳击来说,我已经超过了最佳的训练时间,那我就是一无所有,这下你满意了吧?”

    此刻的玛吉好像吃了火药,突然爆发的张力如同决堤之口,宣泄情感的同时,并未让人感受到不和谐的因素,因为影片的开头,就已经介绍过了,现在的她,到底有多么的凄惨。

    法兰基教练在听完这些话语后,本还与之对视的目光自然下垂,他咧了咧嘴,抬手轻点梨球,帮助它停下来的同时,也在转移话题,“这是你买的吗?”

    “是的……”

    经过的刚才的发泄,玛吉的情绪似乎稳定了下来,她抬起双手继续练习,随着她的挥击,梨球再次晃荡,咚哒咚哒的声响听得法兰基教练无奈不已,他抬手喊停的同时,也因为心中的怜悯,想要稍微帮她一把,“好吧,停下,停下,我教你几件事情,然后给你找个训练师。”

    “NO,sorry。”

    没等法兰基送出自己的同情,站在他身前的女孩就已经认真的拒绝。

    本还怀有恻隐之心的法兰基教练猛地抬头,两条早已发白的眉毛朝着眉心倾斜而去,形成倒三角的同时,额头上也展露青筋,他的双眸瞪大了些许,瞳孔里充满了无奈和质问,“你难道还想讨价还价?”

    “是的,先生。”泪水从玛吉的面颊顺流而下,泪痕在昏暗灯光的照射下清晰可辨,“因为我知道,如果你正确的训练我,我会成为冠军。”

    说到这儿,本还悲伤的玛吉忽然想到了什么,咧开的嘴角更像是得到老师夸奖的小女孩一般,笑意和泪痕形成明显的反差,“我知道你在我练习的时候偷偷看过我。”

    “是的,用怜悯的眼神。”

    突然听玛吉提起这件事情,法兰基教练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不自然。

    他的目光有些躲闪,想要解释,但却被玛吉一口否定。

    “如果不是事实的话,请你不要这么说。”

    “我要的是训练师,我不需要施舍,我也不需要帮忙。”

    “如果你不感兴趣,那就让我一个人留在这儿庆祝生日吧……”

    说着,她再次挥拳。

    咚哒咚哒的声音重新响起,看着那不断晃悠回弹的梨球,法兰基教练觉得脑壳疼。

    “stop,stop,stop。”他的语气非常平稳,但在按停梨球的同时,他却突然抬起左手,将一直拿在手中的夹克狠砸再地,“该死的,停下来,你到底在做什么?”

    虽然语气平缓,动作幅度也不算大,但镜头前的玛吉,却被震了一下。

    这就像是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毛孩瞧见自己的亲爹抽出了腰间皮带一般,本还仗着法兰基教练年长,不会和自己一般见识的玛吉,现在又恢复了之前那种弱受自卑的模样。

    额头下垂的同时,目光也随之上挑,好似认错的孩童,迫切的想要知道大人的想法。

    此副模样,给低压的现场注入了一丝别样生机,坐在放映厅内的江火,更是摇头感慨。

    然而,就在江火双眸直勾勾的盯着屏幕,期待着后续的进展时,随着一声刺耳的闷响,身前的银幕竟然归于黑暗,四周也安静了下来。

    觉得奇怪的她扭头看向身旁的老爷子,只可惜,对方也是一脸懵哔。

    两人等了一会,直到外面的工作人员走进来时,他们才知道——原来是停电了。

    “你觉得自己演的怎么样。”两人当然不可能重回放映室等候电来,而是在华纳提供的休息室里坐了下来,老爷子喝了口水,询问道:“你对剪辑方面有什么疑问吗?”

    “就目前所看到的内容来说,我没什么问题。”江火思索了一会儿,由衷地说道:“节奏很好,如您所说,若是上映的话,肯定会收割大众的泪水。”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伊斯特伍德点了点头,“在剪你戏份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若是把整个故事连起来看,那种爆炸力非常的震撼。”

    亲自督促剪辑师剪辑的他早已经看完了全部的内容,他对影片的质量,非常的满意,“可怜的身世能让玛吉能够赢得观众们的天然同情,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能够在拳击道路上走的一帆风顺时,意外瘫痪、家人的贪婪、因为伤势必须截肢、求生意志泯灭,咬舌自杀失败、这些,都会成为人们的泪点,而到了最后,法兰基拔掉玛吉的呼吸机,给她注射药剂送她离世时,更是让影片的立意得到了升华……”

    没错,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凄惨的过去算什么?

    那只是父辈给予的东西罢了。

    谁都没办法选择自己的出生,所以这些东西并不算真正的惨。

    真正的惨是你在即将踏入成功殿堂的同时,被人偷袭至终身瘫痪,你的家人瞧见了治疗金和赔偿费后,想要来侵占你的财产;真正的惨是你都已经瘫痪在床了,还被医生告知,四肢不保,就在你寻死自尽的同时,却又被医院抢救了过来……

    真正的惨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被折磨的意志消尽后,还得祈求旁人,借用他们的手,来了结自己这悲惨黑暗的一生……

    说实话,江火只看了刚刚这半个小时的内容,她就已经不知道叹息了多少回。

    这还是在她看过剧本的情况下。

    她真的不知道,那些观众在看到这个影片后,会是何等的揪心。

    不过——

    在此之前,她还有一件事情得确认。

    “导演,您觉得,这部影片的悲惨会起到反作用吗?”

    问话的同时,她还指了指自己的皮肤。

    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惨,也得分人。

    面对江火的询问,老爷子倒是笑了一下,“《卧虎藏龙》中你饰演的玉娇龙跳崖了,《仙剑奇侠传》里你饰演的赵灵儿和那个BOSS同归于尽了,《蝴蝶效应》里面你更是穿越回去,亲手用脐带勒死了自己,如果没有这些影片,我根本就不会接这个本子……”

    “你担心什么?你在担心影迷没法接受这么惨的你吗?”

    “哦,拜托,你之前的电影,一直都是这种套路啊,现在只不过是把这种程度放大了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就这么简单。”

    伊斯特伍德笑眯眯的看着江火,他岂能不知江火的担忧?

    可江火担心的,根本就不是问题。

    就和没人知晓《卧虎藏龙》是如何火的一样,现在既然有观众愿意去电影院看江火演的电影,那她就不用担心题材的问题,只要故事感人,条理清晰,不狗血,演技到位,就行了。

    当然,评委那边的话——

    “你还看不看粗剪版的后续内容了?看这种情况,电一时半会来不了。”伊斯特伍德道:“不过我觉得,刚刚那些内容已经能够让你安心了,你要是想谈的话,直接去找华纳。”

    “这种事情我们不好过问,而且——”

    言语至此,老爷子还挑了挑眉,“关于冲奖的事项,我觉得你可能需要一点思考的空间?”

    有了刚刚的演绎,江火并不想看后续的内容了,而且她也需要一定的思考空间。

    等她回到家中,拨通A Lee的电话时,对方竟然说出了一个令她懵哔的消息。

    “江火,真是不巧,我的老板,今年推的就是最佳女主。”

    what?

    宛若雷击一般,江火愣在了当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