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71嗝(求订阅)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A Lee现在本就处于生涯低谷期,完全就是以报恩的态度帮老板继续拍电影,一千四百万投资的小成本电影《断背山》想请大牌?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

    为了选角,他可是愁白了头,在这种情况下,江火带着斯嘉丽过来了,这无疑是帮他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定妆、读词、试镜,所有的流程,走的飞快。

    当他点头通过,表示可以签约时,斯嘉丽立刻打电话让经纪人到场。

    虽然斯嘉丽的经纪人对她的举动颇有微词,嫌弃剧本不好,嫌弃片酬不高,但瞧见江火也在场后,连个屁都不敢放,赔笑签字,‘痛快’的走完了所有的手续。

    斯嘉丽签的也是CAA,而现在,CAA的所有经纪人都知道,江火是个香馍馍,那些大佬还想从乔伊丝的手里把江火争取过来,像斯嘉丽身旁这些小经纪人,当然不敢对抗。

    在外人看来,好莱坞选角工作,非常的严谨苛刻,但实际上,如果真的严谨,就没有御用演员、御用导演这么一说了,有的时候,不是人情抵不过规矩,而是你的人情还不够多。

    就像已经接拍了《蝙蝠侠》的摩根-弗里曼一样,他的档期和江火即将要拍的《百万美元宝贝》完全重合,但是,合同照样签,演员照样来,为啥?因为《蝙蝠侠》的导演是诺兰。

    档期重叠的事情在好莱坞时有发生,本子接与不接,谁让谁,怎么安排,其实都是人来商量的,若是换做旁人,诺兰连理都懒得理,一切按照合同走,但如果这个人是江火呢?

    诺兰直接就把事情丢给了老婆,让她来安排档期的调配。

    正如乔伊丝之前所说的那样,好莱坞是个大圈子,而每个人之间都有小圈子。

    一个人想要成事太难,一群人才能站得住脚。

    正因如此,面对这个已经弯掉且送上门来的斯嘉丽,江火摸了摸肚子。

    (′?`嗝)

    解决了A Lee的心事,安排好斯嘉丽的影片,江火顿觉一身轻松。

    当然,负罪感也油然而生——又趁着妹妹不在,偷吃了。

    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说不清道不明。

    即便两世为人,江火也没法解决这些事情。

    既然剪不断理还乱,那她只能和普罗大众一样,‘装傻充愣’。

    若是妹妹又发现了,那——屁股翘起来承认错误呗。

    错了就是错了嘛,带着虔诚的心,你想怎么惩罚都行。

    至于以后是否还会再犯?

    大哲学家王境泽的‘真香’定律已经说明了一切。

    将这些小九九彻底深埋心底后,江火按照剧组的要求,继续增重。

    三个月的时间,二十磅的总量,随着增重的完成,华纳的资金,也即刻到位。

    钱一到账,整个剧组就和机器一样快速运转,好莱坞工业链再一次发挥出了它的威力。

    布景、服装、道具——所有的一切都在一周之内准备齐全——当江火来到华纳搭建好的片场时,导演兼主演的伊斯特伍德正对着沙包,不断的挥拳击打。

    随着江火的到来,他也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笑着道:“我打的还行吧?”

    窗外阳光洒满大地,六月初的洛杉矶并不怎么炎热,伊斯特伍德身穿洗的发白的深绿色短袖,宛若高中里的教学老师,尤其是那开胶撕裂的皮带,更是给他增添了几分教书匠的味道;如此一来,虽微笑面对,但江火依旧回想起了上辈子被数学老师支配的恐惧。

    “都不用打了,一瞧见您这戴上手套的模样,我心里就发憷……”

    伊斯特伍德先是一愣,听完了江火的解释,已经七十四岁的他顿时放声大笑,扯开手套的同时,口中还感叹道:“原来你怕老师?那待会拍摄说教戏份的时候,我是不是得拿着一叠数学试卷在你面前不断晃悠?”

    虽然之前从未合作过,但伊斯特伍德并没有江火想象之中那么严肃。

    活了这么多年,该看的、该做的、该学的,都已经弄得差不多了,有小金人傍身的他在接下这个本子前,特意购买了影碟,仔细品鉴江火的表演。

    《百万美元宝贝》中的打斗戏份他丝毫不惧,光是《卧虎藏龙》和《梦》里面的精彩片段,就已经让老人家吃了一粒定心丸;而演技方面,就算老爷子看不上柏林影后这个头像,那《餐厅女招待》这个短片也能证明一切,如果说其他影片中的对手不强,和唐尼这个影帝提名者搭戏不落下风,就足以佐证江火的实力。

    伊斯特伍德都一大把年纪了,他也不希望自己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如果江火不符合他的要求,他根本就不会给华纳的面子,不接就是不接。

    所以,既然来了,他就想把这部影片拍好。

    一般来说,个人风格极其强烈的导演都是那种带有偏执狂的戏疯子,江火合作过的几个导演里,A Lee会坚守自己的想法、诺兰不会听从外人的意见,就连遵从剧本拍摄的沃卓斯基兄弟也能在平凡之中找寻到灵感。而伊斯特伍德——就更不用说了,拍出过《神秘河》、《廊桥遗梦》的他,虽然和善的与江火交流,但一谈到电影内容,那种严肃、狂热,带有西部牛仔味道的感觉,骤然迸发,充满火药味的气息,更是让江火产生了一种错觉……

    她甚至怀疑,这家伙说着说着,就会从腰间掏出一把左轮手枪。

    “这不是一个真正的拳击故事,而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一个老人因为不复存在的父女关系而哀伤不已,他发现了一个让他再次找到父亲感觉的年轻女孩,而这个女孩,正在竭尽全力的想要成为一名出类拔萃的拳击手,正是因为这些,故事内容才会丰满。”

    “而且,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个故事拍成悲剧吗?你扮演的女孩为什么会死吗?”

    “因为女孩一旦成功,那就是传统的美国梦,可以席卷一大堆的票房,但只有死了!才能去触摸那个奖杯!励志,就是对人杏的最大摧残!我们这回讲述的不是成功,而是失败!”

    伊斯特伍德声音洪亮,因为皱纹的关系,面目狰狞的可怕。

    但即便如此,站在她面前的江火依旧笑的很开心。

    老爷子终于说出了她想要听到的话。

    而不是像尼科尔森那个家伙一样,笑嘻嘻的东扯西拉。

    江火知道影迷的口味,她明白自己和观众到底想要看什么。

    但那些行将就木的评委呢?

    只有和他们同样年岁的伊斯特伍德才明白,这些家伙喜欢什么。

    而现在——

    江火正在努力的学习。

    “导演——那我们,开始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