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56家法伺候(求订阅)

    “握草……真恶心……”

    如同江月所说的一样,《电锯惊魂》这部影片其实并不‘恐怖’,和《致命弯道》那些纯粹意义上的血浆片相比,这部电影的视觉效果,已经非常的友好了。

    真正令人难以接受的,是那充斥在影片之中的压力和窒息感。

    尤其是影片末尾,从电话中听到枪声的医生为了拯救自己的妻女,选择用锯子锯断自己的腿——那种为了自由和亲情舍弃肌肤皮囊的决定,更是让江火脊背生寒。

    “Damn it!温子仁真的是个鬼才导演啊!这种塑造心理阴影的影片竟然用十八天就拍出来了?我之前还以为,这部影片之所以能够在欧美流行,是因为它走了欧美恐怖片的主流路线,强调那种令人反胃的催吐感,但没成想,惊悚成分才是它的最大亮点啊?”

    虽然江火思路清晰,但她整个人,此刻只留有一个脑袋露在外面,其余的部位,全都缩进被子里去了,当然,被褥之下是何情况,谁也看不到。

    和她一样,江月也是蜷缩成团。

    别看她之前怂恿姐姐时,跳的非常的欢,但真等她看过电影后,心里也是异常难受,仿佛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紧攥心脏一般,影片中的压抑情感令她反胃至极。

    不过,这些情绪,都不是重点。

    如果真的想要吓唬姐姐,那她完全可以选择那些泰国恐怖片。

    选择《电锯惊魂》的真正原因,除了有这部影片乃是自家独立出厂的第一部电影外,更为重要的是,影片之中的剧情,已经把江月所要说的话语,全部囊括了。

    这部电影里面,有两个主角,其中一个是摄影师,另一个则是医生。

    两人之所以会被幕后黑手糟老头选中,是因为医生出轨了,约会了同医院的小护士,而摄影师则干着令人作呕的勾当,专门调查这些出轨案件,偷拍照片……

    是的,随着影片的结束,江月要说的,已经全部说完了。

    她现在只需要碰一碰姐姐,点明即可。

    影片最后的字幕全部播完完毕时,原本明亮的电视机,顿时黯灭。

    整个屋子,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之中。

    如此情形,也令江火有些害怕,就在她蜷缩着身躯,想要彻底埋入被褥中时,原先还靠在床头,正对电视的江月,忽然侧过了身子,面庞埋入姐姐的脖颈间,打断了对方的动作。

    嗅着那柠檬马鞭草味儿的体香,江月幽幽道:“姐,你难道不觉得,医生最后的决定,非常感人吗?虽然他出轨了,但当他听到电话里传出来的枪声后,之前不想杀死摄影师的他,最终还是为了妻女,锯断了自己的脚,而后拿起手枪,对准了那个摄影师……”

    听了妹妹的前半句话语,回想起影片内容的江火头皮发麻;但等她听完了后续的内容后,这种惊悚之感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直冲天灵的冰寒之意。

    她的身躯瞬间僵硬,和之前的害怕相比,这一回,完全是因为惊讶。

    然而,还没等她开口解释询问,江月便已经探出舌尖,在其脖颈上轻轻舔舐,语气含糊的补充道:“香奈儿今年根本就没有给我们提供柠檬马鞭草味的身体乳……”

    “你虽然擦这些东西,但自己并不会选,每次出去的时候,都是我给你装的。”

    “因为代言的原因,助理不会给你混用其他的产品,而这次出门的时候,我记得我给你装的是香奈儿去年新出的绿色邂逅系列,这款产品绿的发亮,助理不会拿错吧?”

    “你昨天回来的时候,那种气味,几米之外都能闻的一清二楚,今天重新用了香奈儿的产品,这种混合味道,非常奇怪……”

    “你能想象大溪地香、根草、柚木这些东西和柠檬草、马鞭草混用之后,是什么样的效果吗?我……也没办法形容出这种味道呢……”

    “哼……”

    随着一声呢喃,江火顿时发现,自己的耳垂,被一团湿润给包裹了。

    炙热的呼吸冲刷着她的面颊,令她呆愣当场。

    她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发不出声。

    妹妹跳过了立案审查等过程,直接就宣布结案……

    如此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

    江火陷入了沉默之中,妹妹也没有继续逼迫追问,而是用贝齿轻轻的磨蹭那柔软的耳垂。

    过了半晌,不辨时日的江火微微抬手,试探的揽过了妹妹的腰肢,让其靠在自己的怀中。

    与此同时,她还小声道:“是我的问题,那天晚上,她本来要离开的,是我想要尝试着在外界进入以前那种和角色共鸣的状态,所以便在酒店里和她对戏了,之后……也练习过。”

    虽然江火的语气非常的平静,但在她讲述的过程中,一直用手指在姐姐胸口处画圈圈的江月能够明显的感受到,那颗心脏,正在疯狂的跳动。

    “说不想隐瞒……都是假的……我……嘶……”

    就在江火组织语言,想要叙说时,从耳垂处迅猛袭来的刺痛打断了她的话语。

    得到答案的江月调转身形,整个人跨坐其上,正对姐姐。

    即便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令江月无法辨别身下面孔,但那粗重的呼吸却直喷其体,弄得她有些痒痒。

    “她,怎么样?”江月低声询问。

    江火没有隐瞒,“青涩且大胆,没有经历过这些东西。”

    “青涩,呵,第一次谁先?”

    “呃……”

    这个问题,令江火有些难以启齿。

    虽未明确回答,但江月已经猜出了全部内容。

    身处黑暗的她摇了摇头,整个人顺势下压,朱唇凑至江火耳旁,悄悄道:“姐,你好意思吗?”

    突如其来的接近可是把江火噎的半死。

    她瞬间就猜到了妹妹话语中的真正含义。

    什么叫‘你好意思吗?’

    那天真的只是一个意外好吗?

    我不是受!

    只可惜,江火现在理亏,也就没想在这个话题上和妹妹纠缠。

    如此情形,并未超出江月的预料,她不仅没有收手,反而继续道:“她都知道了?”

    如果说之前的问话还令江火心中有愧,那现在的询问,可是让江火回忆起了罪魁祸首!

    对啊!

    这房子是你租的啊!

    如果没有那天下午的尴尬询问,会产生这么多破事吗?

    如果她不知道这些事情,我会顺水推舟吗?

    瞬时间,江火翻转身躯,两人瞬间掉换了个位置,“你在租房子的时候,难道就没有试验过,房子里面的隔音效果到底如何吗?”

    骤然调转的情势和理直气壮的反问令江月瞬间明悟。

    原来她早就知道了?

    不过!

    就算她知道了,也不能成为你的行事动机和解释理由啊?

    合着你自己爽过之后,却准备借坡下驴,把黑锅甩给我?

    (??`ω′?)

    想到这儿,江月顿时就不爽了。

    她扭动身躯,重新把姐姐摁了回去。

    家法伺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