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54想要进入体验派的世界看一看(求订阅)

    解开防盗链的同时,江火也拉开了大门。

    望着眼前那身着白色浴袍的江火,斯嘉丽偏头道:“我能进来吗?”

    “当然。”江火侧过身躯让出了通道。

    “你准备洗澡?”斯嘉丽在路过浴室的时候,还探头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是的,化妆间里的洗浴室有些简陋,毕竟是应急用的。”

    江火把防盗链重新拴上的同时,还下意识的顺手把房门给反锁了,“我没有隅上洗澡的习惯,每天晚上泡个澡在睡觉,第二天精神会好很多。”

    “那我……是不是打扰你了?”闻此言语,斯嘉丽的话语中,充满了不确定。

    “不算打扰吧。”钻进浴室关上水龙头,出来之后,江火直接就抬手道:“坐啊,还有,你带个枕头过来干什么?这些东西我这儿都有。”

    江火这可不是在暗示斯嘉丽,而是她这儿,真的有多余的枕头。

    好莱坞剧组和华夏那边的风格不一样,江火之前在拍摄《还珠》时,江月前去探班,剧组直接就承担了江月的所有费用,但这边,演员在拍戏时的各种开销,都是有承担标准的,一旦超过标准,剧组是不会给演员报销的;所以,很多大牌演员在参演独立电影时,所得的片酬还抵不过自己的住宿、聘请助理、雇佣安保、租车等一系列花销。

    当然,像江火这种死不升档,就按照剧组标配的商务间来走的演员,也不是没有,但——真的非常少见,甚至可以用屈指可数来形容。

    就拿斯嘉丽来说好了,之前在拍《蝴蝶效应》时,她可是掏钱升房了,而这一回,可能是因为江火的影响,出来之后,也是按照剧组的标准规格来走。

    “枕头?随便拿的……因为我也不知道拿什么好。”

    斯嘉丽低头瞅了眼枕头,想要把它丢掉,但做到一半,却又收了回来。

    如此举动自然被犀利的江火一眼看穿,走至吧台,倒上两杯鲜榨的果汁,扭头递给对方的同时,口中也说道:“看来你心情很不好,是因为我下午提起了瑞恩吗?”

    “怎么可能。”斯嘉丽接过果汁,将脑袋摇晃的和拨浪鼓一般,“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手机删了就不会在联系了,我烦的是,从之前的场外配音到现在的现场表演,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演戏方面的感觉有些不对劲……”

    “之前和你拍《蝴蝶效应》时,那种感觉非常的奇妙,我是头一次发现,看着别人的眼睛就能进入状态,但现在没了,你仿佛是换了一个人——呃,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的是,感觉不对,不是人不对,肯能是我的错觉?你别生气啊……”

    江火当然不会生气。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斯嘉丽的问题。

    由于现在参演的剧本是前世没有出现过的,没有特定的角色,无法通过金手指读取它们的人生阅历,所以江火现在,一直在方法派和表现派这两个类别里晃荡——没法进入体验派。

    之前在拍《蝴蝶效应》时,她用的就是方法派,将Max对Chloe的情感替换成自己对妹妹的情感,眼里自然会有戏。

    但现在不一样,这部戏里的坎蒂丝不需要倾注这些感情,所以她便使用表现派的方式,根据导演的要求,将自己在空间里练习多次的表情直接搬出来用,从头到尾都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演戏,只是在演绎一个角色,投入是最少的,要抽身而退也简单得多。

    所以,当沃卓斯基兄弟让江火和斯嘉丽调整情感时,压根就没有塑造过这个角色的江火直接就套用了表现派的方式,虽然没有汇聚真正的情感,但镜头中的那个角色也达到了对方的要求,毕竟,所有的动作,所有的眼神,全都到位了。

    如此一来,斯嘉丽就被她坑惨了。

    拍上一部戏的时候,她和使用方法派的江火配合的很好,但随着江火的改变,她发现自己之前寻找到的借力点不见了——在场外配音时,她还能通过想象江火身处的环境状态来调动情绪,但随着入场演戏后,她就自然而然的被现在这个不含感情的江火给带跑了。

    正因如此,沃卓斯基兄弟才会将怒火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你从小就开始拍戏,接拍的角色符合每个年龄段的要求。所以,导演让你走的,应该是体验派的路子吧?”江火把杯中的果汁一饮而尽。

    既然对方找来了,那这问题就得解决。

    “其实体验派和方法派都有吧,之前在上学的时候,学校老师教的是体验派,但后面接的本子,有的角色不可能完全融入,那个时候,导演朝着我大喊,我自然得找到办法替代,不然的话,导演只会把我踢出去……”

    斯嘉丽耸了耸肩,她虽说的轻松,但江火却能体会到里面的苦楚。

    “看来我们两个是一样的,我是三种方法混着用,为了不挨骂。”

    江火朝着对方做了个鬼脸,听她这么一说,斯嘉丽顿时笑了起来,“哦,你别开玩笑了好么,你的影片我都有看过,说真的,只要是同行,都会认为你是个体验派——如果是表现派的话,最天才的演员也只能记住七八个小动作,然后将其融入表演中,他们的表演很容易出现同质化,但你不一样,你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特点。”

    斯嘉丽的话语令江火有些汗颜,那些体验派的表现全都是金手指带来的,而她现在之所以能把方法派和表现派演成体验派,纯粹是因为时间够多。

    任谁在空间里慢慢磨,也能磨到她这样的效果。

    但是,这种表演虽然能欺骗观众欺骗同行,但却欺骗不了空间里的那台破电脑。

    评分的时候,那台破机器依旧会显示,江火的真实情感不足。

    “我没骗你,如果我是纯正的体验派,那就算你没法入戏,我也能强行把你拉入我的世界。”江火笑了笑,她将杯子丢在茶几上,身子微侧,正视对方,“我和你一样,我也在思考,如何塑造一个剧本中的角色,然后通过自己的表演,融入这个驱壳。”

    “就像你今天下午帮我脱戏服时说的一样,好莱坞充斥着大量的hormone,女演员是最容易凋零的那一类,难道我不想一掷千金、穷奢极侈吗?实际上我一开始进入这个圈子,就是想要让自己和妹妹过得更好,用常人的眼光来看,我现在已经很成功了,但我发现,在追求金钱的过程中,演戏比想象之中更有意思,所以我便琢磨,如何让天分不够的自己进入体验派的领域,而派对、诱惑,只不过是这条道路上的一些非必需品罢了。”

    说到这儿,江火的脸上露出了伤感和纠结的表情,“但问题是,可能是天赋不够吧,或者说我从来就没有真正静下心来体验一个角色,为了能让剧组正常运转,我便自作聪明的开始用方法派和表现派的手法,我也不知道这种方式会让自己变成什么样,但……”

    “别无选择。”

    “噢,原来你也有这样的烦恼。”斯嘉丽长叹一声,她相信了江火的话语。

    因为只有真正追逐体验派的演员,才会了解这些难处。

    她所说的一切,没法作假,有些东西,你不亲自体会,是永远没法描述出那种感觉的。

    而且,表演三大类别之中,体验派是最需要天分的。

    虽然这种派别很容易让演员精神失常,但一旦进入了,你就会发现另一个世界。

    “看来……我得回去自己琢磨导演所说的戏份了。”

    斯嘉丽将果汁一饮而尽,抱着枕头,就想回去。

    然而,还没等她起身,江火便摇头道:“实际上,我也想了解,导演口中的坎蒂丝,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要不……我们试试?”

    “这……真的不打扰你吗?”斯嘉丽这回可是真心发问,“如果我把你带偏了,那……”

    江火笑着摇头,在空间里练习了那么久了,一直都没有找到开启体验派的钥匙,现在斯嘉丽送上门了,她当然想要尝试一下别的方法。

    即便这是一部纯正的商业片,角色的内心也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地方。

    将剧本翻到今天晚拍摄的那一幕,江火双目闭合,深吸了一口气。

    她将大脑里的所有思绪全部排空,而后便根据沃卓斯基兄弟的描述,不断的往回寻找坎蒂丝应有的情感,这个过程非常的漫长,若不是之前在空间里尝试过无数次,她兴许都找不到法门。

    和金手指强行灌注角色的人生经历不同,现在江火要做的,是幻想出剧本中坎蒂丝的遭遇,而后忘记自己是谁,全盘接纳那些虚构的记忆。

    她不再是江火,而是自己虚构出来的坎蒂丝。

    等她再次睁眼时,浑身上下,皆弥漫着沃卓斯基兄弟之前所说的衰败。

    江火就平静的坐在那儿,原本明亮的双眸已然死寂。

    缓缓扭头,当斯嘉丽的身影出现在她那涣散视线中时,类似重影般的效果,充斥了她的世界。

    “你为什么要进来?”

    “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没办法出去了吗?”

    虽然江火此刻的语气没有之前拍摄时那么强烈,但话语中的力量,远超之前的嘶吼。

    当江火的话语问出后,坐在她身旁的斯嘉丽竟直接起身。

    “我不想看见你死……”

    斯嘉丽压根就没有按照剧本上的台词表演,因为她忽然觉得,那些都是多余的。

    两个角色之间的关系用这一句话就能总结,至于如何延伸?

    肢体语言的魅力可以包容一切!

    于是乎,此刻的斯嘉丽,非常自然的捏住了江火的下颚,撬开了她的朱唇。

    …………

    “Cut!Good!”

    沃卓斯基兄弟兴奋的鼓起了掌,两人对方才的镜头非常满意。

    如同他们所描述的一样,娜塔莎行悠流水的动作和坎蒂丝的错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瞧见二女过来后,兄弟俩橘里橘气的看着她们,挤眼道:“昨天晚上通宵练习了?”

    “咳咳咳……没有,导演,我们是正常的沟通交流。”江火摇了摇头,连声否定。

    “是的,导演,我们接下来拍哪场戏?”斯嘉丽也后来居上,想要转移话题。

    如此举动瞧的沃卓斯基兄弟笑意连连,他们对视一眼,皆瞧见了对方心里的激动。

    正常沟通交流?

    谁信啊!

    昨晚抱着枕头进去,今早一同出来,鬼都知道有问题啊!

    有什么戏,需要通宵排练?

    不过,他们也没有追问的意思,只要两人能重燃火焰,那这戏,就更加好拍了。

    四月中旬开机,十月中旬封镜。

    若是算上挑选剧本的时间,那这部戏的跨度可是达到了八个月之久。

    如此长的期间,也令江火感到了疲惫。

    而且,根据索尼提供的消息,后期制作最少也得四个月之久,如此一来,这部《梦》最快也要等到零四年三月份才能上映。

    不过,就在江火回归洛杉矶的当天,妹妹倒是给她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电锯惊魂》,明日上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