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53blank(求订阅)

    有关公司股权结构的问题,远不止江月说的这么简单。

    不过,她现在只要确认三点,便可做出决定。

    其一:即便不出售手中的股权,腾讯照样能上市,只不过一年以后才能套现离场。

    其二:现在出售股权,比零一年那时候出售股权还不明智,因为没有好的增速渠道。

    其三:为什么要放弃六千倍的投资项目,现在缺钱吗?有比腾讯更好的项目吗?

    江月不会对前两点产生任何异议,但第三个问题,倒是难倒了她。

    现在的她们,非常地缺钱。

    先是购买了苹果的股票,而后又收购了一波稀奇古怪的版权,如此一来,在9·11事件之中赚到的资金,还剩下八千多万;虽然江火的片酬和分红会陆续到账,香奈儿的代言费也会按时打入账户之中,但她们现在,能使用的现金,满打满算一点二个亿,想要依靠这些钱来收购漫威的股份?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

    更何况,之前在国内接下的两个三年期代言即将到期,在没有新品补充的情况下,她们每年的收入就要平白无故地减少掉七百万美刀。

    这些可都是真金白银!

    至于比腾讯更好的项目嘛……

    那倒是有。

    只不过,那些改变世界的项目,不是光靠钱就能解决问题的。

    所以……

    “抱歉,网大为先生,和当初签订合同时所说的一样,公司上市之前,百分之二十是我们的底线,而且,如果马化腾先生担心的是投票权,我们可以放弃……”

    实际上,投票权这玩意,对于江月来说,要不要都一样。

    她要是真有心自己做,那还投什么资啊?

    前世她就反感外行领导内行,那这一世就更不会这样做了。

    “江月小姐,您确定?”网大为有些失望。

    “是的。”江月毫不犹豫的点头应答,彻底堵死了这一扇窗户。

    没能从江月这儿得到满意答案,网大为其实挺失落的。

    虽然MIH的董事会里有不和谐的声音,但绝大多数的董事,还是很看好这个项目的。

    他们其实也想像李超人那样拿走股权,只可惜,体量不够,手不够长。

    目送网大为离开后,江月倒是拿出了张纸,梳理起名下资产。

    华夏那边,除了这个即将上市的腾讯外,她们持有价值一千五百万刀股票的阿里巴巴也在今年弄出了淘宝网,起点得到资金后,网站建设飞快,今年十月便会试运营VIP付费阅读服务,当然,除了这三家公司,还有每年的五部影视投资和江致强的院线计划。

    和华夏那边的形势一片大好相比,北美这边的规模,就有些寒碜了。

    五百五十万股苹果股票是姐妹俩的优质资产,至于江火主业那边,就只有一个刚刚招募到温子仁的Avatar影业,以及当初让网大为帮忙注册成立,至今除了收购版权以外,压根就没有认真投资过其他项目的Avatar投资公司……

    摊子铺的挺大,看起来挺牛逼,但到目前为止,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腾讯和阿里巴巴目前指望不上,起点那边更是没法抽血,至于院线和影视还得不断贴钱;至于苹果,先别管乔帮主到底弄到哪一步了,反正它是出了名的不分红,如此一来,能在短时间盈利的项目,除了江火自己以外,就只有温子仁这一位了。

    “没钱啊!头疼啊!”

    就在江月绞尽脑汁,思索着应该如何壮大自身时,江火这边,却遇到了大麻烦。

    …………

    晚霞呈单调的铁锈红,沉重的翅膀,忽然叠响在半空中,凝视着扑飞在殷红底色上的彩色羽翼,坎蒂丝手握枝干,撩拨着身前的篝火,随着她的翻动,星星点点的火芒飞腾而起,在空中挣扎片刻,最终归寂虚无,悄然湮灭。

    “你为什么要进来?”坎蒂丝凝视火堆,声音有些干涩,在她询问的同时,本还平整的眉心忽然紧蹙,仿佛有一股力量,用力攥着她的大脑,令她无法和常人一样认真思考。

    痛苦之意攀爬至她的面庞,她双手捧额,不断的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想要通过这种手段,来减轻自己的症状,“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没办法出去了吗?”

    “正是因为你出不去,所以我才会进来。”坐在坎蒂丝身旁的娜塔莎瞧此情形,连忙倾身抬手,抓住对方下颚的同时,口中还说道:“张嘴……”

    闻此言语,面露痛苦的坎蒂丝下意识的跟随而动,朱唇微张的瞬间,娜塔莎也送出右掌,将一个包装精致的胶囊塞进了她的嘴里。

    “cut,good?No good!……”

    看着监视器内的画面,沃卓斯基兄弟抓耳挠腮,他们觉得刚刚这一幕戏有些不对劲。

    方才所拍摄的戏份,就是白日场次的后续连携部分,说的是坎蒂丝在多次改换梦境之后,大脑到达了极限,无法在构想出其它世界,若是不出意外,便会和BOSS在这儿决一死战;而就在这个时候,本该待在外界的娜塔莎选择链接仪器,帮坎蒂丝分担这种痛苦,以免对方因为崩溃,从而永远迷失在这梦境之中。

    按照剧本上的描写,江火和斯嘉丽两人演的没有任何问题。

    但就是因为没有问题,沃卓斯基兄弟才觉得不对劲。

    别人帮你,那是情分;不帮你,那是本分。

    剧中的娜塔莎选择和坎蒂丝共担风险,如果失败了,结果相同。

    说的难听一点,如果没有主角光环,这两个角色已经是植物人了。

    所以在此情况下,乔纳森在编写剧本时,特意强调了两名演员应该带入何种情感。

    诚然,江火的确是把那种痛苦的模样给演出来了,可问题是……

    沃卓斯基兄弟觉得力度还有些不够。

    发明了入梦仪的坎蒂丝明明知晓自己即将迷失,在瞧见娜塔莎进入自己的梦境后,应该强扼着痛苦,表示出震惊和感动,而不是像刚才这样,‘平淡’询问。

    在想通了这一节后,两兄弟立刻把二女喊了过来,一人说,一人补充,将心中的想法,描绘的一清二楚。

    “江火,你的情绪得在激动一点,在这段剧情中,坎蒂丝已经弹尽粮绝,整个人处于心灰意冷、面对死亡的那种‘寂静’状态中,所以在瞧见娜塔莎的到来后,她的表现,不应该这么的平静,而是震惊、激动,再带有一点点的愤怒和感动,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就是那种濒死之人瞧见了希望的曙光,但这种希望的曙光,很有可能是别人拿命换来的——说得通俗一点,那就是有人要杀你,你的亲人扑出来帮你挡刀了,就是这种类似的状态——即便你因为消耗了太多的脑力而痛苦虚弱,但激动的感觉,必须呈现——”

    “斯嘉丽,你饰演的娜塔莎则和坎蒂丝相反,娜塔莎的个人情绪已经在选择进入的这个过程中,就已经宣泄完毕了,既然已经作出决定,进入梦境之后,你应该比她更加的冷静,因为剧中的娜塔莎明白,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既然选择进入梦境,那只有生或死这两种可能,待会的重拍过程中,你不要像刚刚拍摄时那样温柔,在解释的同时,就可以野蛮的上前,把她的嘴撬开,把药丸喂进去,不需要考虑更多,因为你这是在拯救坎蒂丝……”

    这不是沃卓斯基兄弟第一次替换剧本内容。

    但绝对是第一次要求二人,在情感上多下功夫。

    因为他们觉得,乔纳森剧本中的这一段,写的有些克制……

    按照两人的思路,作为被动抵抗到奋起反击的影片转折点,这儿,应该有一股力量。

    依照导演的想法,两人又尝试了几次。

    然而,整个过程,并不顺利,甚至还有些——坎坷。

    “噢!斯嘉丽!麻烦你在用点力好么!你的动作还是太温柔了!”

    “哦!你的眼神可以镇定!也可以紧张或是担忧,但是别退缩啊!”

    “哦!不行!你们两个在《蝴蝶效应》里擦出的火花呢?怎么不见了啊!”

    是的,斯嘉丽有些进入不了状态。

    又或者说,是因为下午的事情,被江火给带跑偏了。

    从傍晚拍至天黑,当明月高悬时,沃卓斯基兄弟终于忍不住了,挥手收工,明日再拍。

    虽然没有完成既定的计划,但江火并没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准备回酒店泡个澡,而后便钻入空间内,查看那台破电脑记录下来的所有拍摄讯息,找出不足,谦虚纠正。

    这个习惯,她保持了六年,这也是现在,她为什么敢肆意接受其他剧本的原因。

    每天都在琢磨练习,即便她还没有摸到体验派的那扇门,但方法派和表现派的思路早已经印刻进她的生活中,能让她应对绝大多数的角色。

    当然,这些,还不够。

    尝试过和角色共鸣的她想要知道,体验派那扇门的后头,究竟藏着什么。

    实际上,这些东西已经超出了江火当年踏入这个行当的追求,但在衣食无忧的情况下,这些看似虚无缥缈但却实则存在的东西,却变成了她的执念。

    又或者说,是被妹妹包养习惯了没事做,想要找点有刺激的乐子。

    然而,正当她打开洗浴间的水龙头,给浴池放水时,咚咚咚的声响,令她眉头骤挑。

    透过猫眼,当其瞧见,斯嘉丽正抱着枕头一脸纠结的站在门口时……

    江火有些感叹。

    该来的还是来了。

    斯嘉丽是一名童星,拍了这么多年的戏,若是还和一位新人一样被导演骂,那这脸面,无论如何都挂不住,她现在想要解决这个问题,而和她搭戏的江火,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因为她感觉到了,和之前拍摄《蝴蝶效应》时不同,江火明显,不一样了。

    这种不一样不是人的不一样,而是江火的表演手法和之前产生了极大的差别。

    这也使得斯嘉丽无法像之前那样,代入情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