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31‘游戏’(求订阅)

    时隔多年以后,儿时的玩伴再次相见。

    流逝的时光无法带走彼此的思念,两人相认之后,倾诉衷肠的场面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火热奔放的Chloe和温柔内敛的Max完美互补,没有了先前的疯狂剪辑,现场的观众终于有机会,尝试着了解二人的过往。

    Max‘有病’,自打她记事开始,时常会出现记忆断片的情况。

    正因如此,所以在影片前端讲述Max成长经历的三十分钟内,才会出现闪切剪辑,抠掉故事的发展经历,只保留开端和结尾,看的大伙是云里雾里。

    因为,这就是Max眼中的世界,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在那消失的进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随着故土的远离,不断的成长,每天都用相机和日记记录世界的Max发现,自己已经连续七年没有出现记忆断片的症状了;多次前往医院接受检查,确保以前的病症不会再次复发后,Max决定回到故乡,在这儿继续自己未完的学业。

    和Chloe相遇,完全就是一个意外。

    看着儿时玩伴以另一种前所未见的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后,Max的心里,升腾出了探究追寻的意思。

    随着镜头的翻转,那日诺兰在沙滩上大发雷霆的拍摄场景出现在众人面前。

    听着二人的对话,观众终于明白,在Max离开之后,Chloe为什么会换了一种穿搭风格。

    当罗杰-埃伯特听闻,‘Max离开家乡的当天,Chloe的父亲出了车祸’后,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了然的微笑;尤其是在看到,‘Chloe的父亲意外离世,她和她的哥哥多了一个继父’后,老爷子更是抬手摸了摸面颊,发出了会心的笑声。

    “刚刚的那个车钥匙是个关键。”埃伯特小声嘀咕了句,也不管助理是否能够听懂,自顾自的继续分析道:“日记、照片,这两样是必要物品,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影片中的第一次改变,就是在这个时候!”

    果不其然,当Chloe的哥哥出现在沙滩上,满是愤怒的把自己的妹妹带走后,目送二人离去的Max回到了寝室,拿出了珍藏已久的照片和日记,回忆往昔。

    在这过程中,她的室友对Max手中的日记感到了好奇。

    当对方将日记朗诵出来后,手持照片凝视其中内容的Max,顿时发现周围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Max回到了过去,来到了照片当中的时间点。

    看着先前出现过的画面,在场众人顿时明悟。

    “这就是我们要的,刚才断片的过程!”

    没错,断片的内容,全都可以用日记和照片的方式,重新找回。

    被先前那零碎画面弄的是一头雾水的众人,顿时打起了精神。

    回想起影片开头,黑底白字打出的混沌理论,他们更是对后续内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观众们想要知道,当Max发现自己拥有超能力后,究竟会干出怎样的事情,而因为她的举动,世界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当Max确认,自己的能力真实存在后,她便对历史进行了第一次‘修正’。

    找到和Chloe离别之日的照片和日记,通过阅读文字和观看照片的方式回到了七年前,当她瞧见Chloe的父亲将钥匙随手丢在门口的摆件桌上时,正在和Chloe聊得热切的Max顿时伸手,悄悄的将钥匙藏了起来。

    没错,Max带走了那一串钥匙。

    她觉得这样,Chloe的父亲就无法开车上班,更不会发生车祸。

    没有了继父的介入,Chloe便能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然而,等她满怀欣喜的回到现在,顺着记忆中的路线前去寻找Chloe时,却发现修改历史之后,对方竟然不在学校里了!

    这是什么情况?

    暗觉不妙的Max疯狂的搜寻Chloe的踪迹,她来到了儿时的居所,直接敲开了对方家的大门。

    随着大门的打开,瞧见Chloe父亲的Max长出了一口气,但还没等她高兴几秒,当她发现,Chloe竟然是操控着轮椅出来相间时,她整个人宛若晴天霹雳一般,愣在了当场。

    接下来的讲述,便是试镜当天的内容。

    听着那令人心碎的故事,现场不少观众顿时感叹——世事无常。

    Max想要让Chloe过得更好,但可惜,Chloe因为她的缘故,出了车祸。

    看着银幕上的医用床铺,摆放在旁的医学呼吸机,以及挂水用的升降杆和一次杏静脉滴注,不少观众的眼眶,和Max一样,红了。

    尤其是在Max拿起水杯,喂Chloe喝水时,有几名观众,甚至擤起了鼻子。

    他们已经完全进入了剧情,对于他们来说,斯嘉丽就是Chloe,江火就是Max。

    他们已经不会去分辨演技的好坏了,对于他们来说,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仿佛是本色出演一般,将大灾之后的心碎,体现的淋漓尽致。

    人活在这世上,怎逃得脱生老病死?

    尤其是在得知,这场医疗事故并没有保险,为了救治Chloe,她们家已经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后,那些本还没有触动的观众也微微摇头,因为保险和医疗,戳到了他们的痛点。

    在美国,救护车每一点六公里跳表一百六十四美元。

    平均叫一次救护车的花费可以达到三千刀。

    而在没有医疗保险的情况下,若是想要救命,那就相当于是发哥不停的用美刀点雪茄。

    如此情节,也令罗杰-埃伯特微微点头。

    此刻,他已经从记忆细节的环节中脱离了出来,作为一名美国电影协会(MPAA)分级系统的公开反对者,他一直在寻找对学校和孩童有积极意义的电影。

    虽然保险和医疗是大众的痛点,但他倒是觉得,Chloe偷开汽车的行为,才是大家需要警醒的地方,如此惨状,完全可以从根源上进行避免。

    当然,身为最杰出的影评人,在思索这些话外音的同时,他依旧会用审视的眼光打量着屏幕上的二人。

    只见Max拿起纸巾,为Chloe擦拭面颊上的泪水;找出《碟中谍2》的光盘,将其插入DVD中,陪对方一同观看影片;由于困顿,趴在Chloe的病床旁一觉睡到天明,等她再次醒来时,Chloe依旧没睡,而是平静的向她叙述完整个故事……

    尤其是在听见,ax关掉注射器,让自己从痛苦和折磨中解脱时,站在一旁的Max终于忍不住了,疯狂的向对方询问,她父亲为什么要购买那辆汽车……

    电影到了这儿,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

    所有人都猜到了后续剧情,但反而,没人再去开口念叨。

    混沌理论的本身已经不再重要,他们更感兴趣的是整个故事的过程,而不是所谓的结局。

    当Max得知,Chloe父亲之所以会买车,是因为当初弄伤了Chloe的那条德国牧羊犬时,Max疯狂式的逃离了Chloe的家,直接冲回寝室,使用超能力,第二次修改‘历史’。

    回到玩飞盘的那天,Max主动拒绝了Chloe的提议,两人并没有玩飞盘,而是待在家里,看Chloe哥哥所买的《钢铁侠》漫画。

    Max以为这样,就可以拯救一心求死的Chloe,但等她再次回归现实时,却发现Chloe竟然成为了一名瘾君子!

    原来,在两人玩飞盘的当天,Chloe的哥哥便在吸和不吸这两个选项上摇摆不定。

    但是因为两人没有玩飞盘,所以Chloe就没有被黑贝抓伤,她的哥哥也就没有因为这件事情焦急火燎的赶往医院,而是在吸大烟的诱惑下,踏入了深渊。

    没有受伤的Chloe瞧见了哥哥在家里抽大烟,耳濡目染之下,便染上了那玩意。

    再加上Max的离去,无所事事的Chloe更是借烟消愁愁更愁……

    看着那在红灯区谋生的好友,Max觉得自己更加的不可饶恕。

    为了再次改变Chloe的命运,Max直接回到了最初,怂恿暗恋自己的同学将正在上厕所的Chloe哥哥暴打了一顿,要求对方远离这些玩意。

    为了让对方警醒,Max更是将老师的话语当成耳旁风,直接画出了Chloe哥哥跪地的惨状。

    随着故事的不断推进,所有事件也变得愈发清晰起来。

    大银幕上的两道身影牢牢抓住了众人的视线,江火和斯嘉丽的表演,更是让罗杰-埃伯特深表诧异,“没想到啊,这两人竟然没有出现压戏的情况……”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随着Max不断的回到过去,修改历史,两个人的记忆也不尽相同,杏格上面更是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但即便如此,江火和斯嘉丽还是完整的表演了下来,她们仿佛有一种来自灵魂上的默契,无论是病人、***、瘾君子,亦或是其他,不论是什么职业,搭戏时,总能由突兀进化至悸动,那种水乳交融浑然天成的感觉,仿佛是一双无形的大手,非常自然的拉扯着观众们的视线,不断地触碰着大家的泪点。

    说实话,如果不是尼科尔森那个老东西给埃伯特打电话,他是真的准备前往索德伯格那边,观看对方翻拍的《索拉里斯》。

    因为他想知道,索德伯格和克鲁尼究竟会把这部影片改成什么模样!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他对眼前这部电影的兴趣,又或者说是对江火、斯嘉丽、诺兰等人的兴趣,远远超过了那边两个已经定型的家伙。

    江火出演的电影,他其实都看过。

    正是因为全都看过,所以他现在才会表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当她演黑帮老大时,她就是一名黑帮老大;当她演贵族小姐时,她就是一名叛逆自我的大小姐;就算是前段时间的新人女警,从头到尾也透露出一种年轻人的朝气……

    如果所有的角色都是由不同的新人出演,毫无疑问,埃伯特会将她们定义成本色出演,他会等对方的第二部戏上映后,再来判断,这些人究竟有没有演技。

    但问题是,这已经是江火的第五部电影了,和前面的四部不同,这一部,江火一直在向外界诠释,什么叫做情感的扼制和爆发,虽然是一部科幻片,但在她和斯嘉丽的表演下,这已经踏入了爱情片的领域,感情方面不但能收能放,更为重要的是,两人在一部影片中,展现出了四种不一样的人格,这种反差放在不同的影片中兴许不会引起旁人的注意,但全部浓缩之后,爆点就变得非常的恐怖。

    即便是普通人,也能够看得出,什么叫做演技。

    当银幕上的Max回到过去,向自己的父亲求证一切,想要让濒临崩溃的事件恢复原状时,她的父亲告诉Max,这所有的一切,本就不该存在,他们这一脉,本就不该活在世界上,因为一旦动用了能力之后,只会把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直至无法挽回……

    于是乎,Max回到了第一次写日记的时候,希望用水果刀了结自己,但是被母亲拦下了。

    寻找了一圈后,Max找到了父亲当年的日记。

    在Max出生之前,他们家就有过三次生产的经历,但无一例外,在分娩的当天,那些孩子,全都离奇的死亡,根本就没有存活的先例……

    看到这份日记时,Max也瞧见了摆放在盒子内的照片。

    那是Max出生之前,母亲即将进入手术室的照片……

    手持照片,Max蜷缩在墙角。

    影片最开始的那一幕,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当周围世界再次翻转时,Max和之前的胎儿一样,用脐带亲手勒死了自己。

    …………

    随着影片的结束,场内灯光也随之亮起,但放映厅内,依旧是寂静无声。

    无论是被派拉蒙选中的幸运儿,还是那些被他们邀请来的明星和影评人,他们都没有收拾的意思,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回味着方才的影片。

    不少人的大腿上都堆有纸巾,很多人的呼吸都有些不畅。

    直至工作人员拿着话筒出现,请求大伙离场,排队在出口处拿取礼物时——影厅内,才终于有了响动。

    随着观众们的离场,应邀前来的众人也汇聚一堂。

    本该热闹非凡的首映晚会因为整部电影的原因,气氛显得极其低沉,每个人都小声的说着话,远没有以往那吵闹的模样。

    …………

    “干得漂亮。”A Lee看着眼前的女孩,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很好,狠狠的给那光头一拳,让他娘的抢我的小金人!”

    这部电影,非常的对A Lee的胃口,人杏之中的脆弱正是他喜欢挖掘的东西。

    回想起三年前的事情,A Lee感慨万千。

    如果没有那日的试镜,他兴许就错过了这个最合适的人选。

    若是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压根就不会向舒其发出邀约。

    …………

    “你已经把我们所有人都甩在身后了,加油!”成龍摘下眼镜,拭去眼角的泪水,“以后有什么事请你帮忙,你可别拒绝啊!给师叔一个面子。”

    观影之后,成龍便明白,这个两年前还在打着自己旗号胡乱宣传的师侄,现在已经摆脱了外人给他们打上的功夫标签,而这个标签,却已经烙印在他的骨子里,永远都无法消除了。

    成龍现在一点都不后悔,反而非常的庆幸。

    如果当初自己死抱着姓名权不放,那就没法结下这个善缘。

    更何况,江火的为人从《卧虎藏龙》的影碟收益上就能体现出来。

    那笔钱,他送了两次,江火就是不收,到了最后,还是以他的名义,将这笔钱捐了出去,给偏远山区的孩子盖了学校,并且提供资金让其维持。

    如此做法,的确令他刮目相看。

    …………

    “在看剧本的时候,我只是觉得这部电影会非常赚钱,但是没想到,你们竟然会将其中的内容拍成这副模样。”汤姆-克鲁斯拿起酒杯和江火轻碰了一下,听着那声脆响,他笑着道:“我估计,这部电影,会是我创建制片公司以来,投资的最为成功的影片,等这波事情忙完后,我有个本子给你看,这是私事,就不从你的经纪人乔伊丝那儿走了吧?”

    和之前的柏林会面、红毯相遇、正面谈判不同,现在的阿汤,已经收起了轻视的心思。

    如果说之前的江火只是一个凭借功夫拥有一定市场影响力的新人,那现在,她的演技已经得到了对方的肯定。

    而且,根据他们之前商谈的片酬条款来看,江火马上,就要挪一挪位置了。

    …………

    “女孩,你演得非常好。”

    “再来之前,我还担心,如果是个烂片,那我就不该把罗杰拉下水,幸好,你没有让我失望,来,和你介绍一下,这是影评人罗杰-埃伯特。”

    A Lee、成龍、阿汤都来了,作为今晚的最佳助攻者,尼科尔森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在此之前,他只是把江火当成了一个能聊得来的球迷,但看了今晚的电影后,他觉得,这个女孩的身上,其实还有着不错的闪光点。

    正因如此,他才会把罗杰-埃伯特拉过来,想要介绍认识一下。

    …………

    在场众人,阅历丰富,他们当然清楚,影片究竟处于一种什么样的质量水准。

    正因如此,大家都想和主创团队聊一聊,江火这边人群攒动,而身为影片的导演,诺兰那边更是挤满了想要认识他的家伙。

    等到一脸虚脱的诺兰斜靠在江火身旁的栏杆上时,他整个人,都要疯了。

    “太麻烦了。”

    是的,诺兰觉得这个过程,简直就是煎熬。

    面对那些赞赏的言语,诺兰根本就兴奋不起来。

    因为数公里外的环球影城,那边的观众也情绪激昂,反响不错。

    “嘿!”倚靠在妹妹身上的江火翻了个白眼,她压根就搞不清楚,诺兰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呢?人家反响越好,我们应该越高兴才对,如果还没开打对方就趴下了,那有什么意思?”

    闻此言语,诺兰顿时怔住。

    过了半晌,他这才笑着道:“对,他们越强,这游戏才越有意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