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21十岁的Max(求订阅)

    这是江火第一次来到夏威夷,在此之前,她对夏威夷的印象,就是个大众旅游区。

    说的俗套一些,那就是阳光、沙滩和美女。

    但没成想,坐在车内绕行半天后,她瞧见了拥有日式风格的电车、成群结队的日本游客、以及随处可见的日文标志和日本食品……

    若不是因为大街上还有其他人种,江火都想拍击艾玛肩膀,询问众人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似乎是瞧出了江火心中的疑惑,坐在她身旁的艾玛朱唇轻启,解释道:“很多当地居民都是那些一百多年前制糖工人的后代。”

    使用工业化生产蔗糖以前,糖在欧洲是奢侈品。

    虽然中世纪的时候,欧洲人就已经从阿拉伯地区引入了甘蔗,但因为纬度太高,只有地中海附近的一小片区域可以让甘蔗生长,重点是产量还不高;再加上连年战乱和黑死病,让这种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萎靡不振,导致了物以稀为贵。

    库克船长到达了夏威夷之后,人们发现这儿有着得天独厚的土壤,在这里种植甘蔗制糖,可以贩卖回美洲,比在美洲本土种植还要便宜,所以夏威夷的制糖业便走上了飞速发展的道路。但是制糖的工作非常辛苦,于是便出现了劳工。在各种条件的刺激下,夏威夷制糖业迎来了蓬勃发展,制糖业成为了其支柱产业,高峰时每年有一、二万的日本劳工涌入。

    九五年上映的日本电影《照片新娘》,就反应了这一时期甘蔗种植园内日本人的生活。

    由于那时候来自日本的劳工,法律和现实里都不能与白人通婚,于是,大量日本本土的贫苦少女凭着一张男人的照片,离家去夏威夷,远嫁素未谋面的丈夫,然后在岛上诞下下一代日侨。

    艾玛的解释令江火豁然开朗,说实在的,刚开始她还真的以为,这儿是日本。

    搞清楚其中拥由后,江火便没再这件事情上纠结。

    跟随剧组来到下榻酒店,登记完毕,就在她拿着房卡准备上楼时,忽然瞧见了一名水灵灵的小姑娘,睁大眼睛仔细的盯着自己。

    这名小姑娘留有一头砂金秀发,亚麻色的肌肤尽显健康,精致的五官不仅拥有浓郁的东方色彩,还有明显的西方痕迹,一看便知道是个混血儿。

    当江火把目光挪到她的身上时,本还盯着江火的小萝莉,非常自信的笑了笑,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不仅如此,她还松开了抓着拉杆箱的右手,朝着江火走了过来。

    ‘呦呵?这是哪家的小萝莉?竟然这么大胆?’

    从她的个头上来看,江火估计,这家伙也就十来岁左右。

    那肉嘟嘟的面庞,甚至可以挤出水来。

    望着那不断靠近的身影,江火摆手,阻止了助理想要上前询问的举动,站在原地,笑眯眯的看着对方,直到小姑凉距离她半米远时,这才开口道:“有事吗?女孩?”

    “江火姐姐,能给我一个签名吗?”

    带有西方口音的汉语从小姑凉的口中传出,如此话语,着实让江火感到意外。

    ‘这是名华裔?’

    听见那熟悉的文字,本还站在那儿的江火双手轻抚裙摆,蹲了下来。

    接过纸笔的同时,也在询问,“能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吗?你是剧组里的演员?”

    剧组可是成团进入酒店的,如果是个外人,早就被旁边的助理给拦下来了。

    尤其是小姑凉身旁,还有一个和她本人一样高的拉杆箱。

    若是不出意外,她肯定是剧组找来的演员。

    在根据剧本内容进行分析,江火估计,这个小萝莉,就是影片中小时候的自己。

    然而,江火的随口一问,却问出了一个她没有想到的结果。

    “我叫汪可盈。”

    What?

    震波女黛西-约翰逊?

    江火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女孩。

    她怎么瞧,都无法从对方的身上找到一点Skye的影子。

    “名字不错,这是你妈妈给你起的吗?”

    江火把纸笔递还给对方,顺手还在小萝莉的脸上捏了一下。

    “不,这是我爸爸给我起的名字。”

    面对江火伸来的魔爪,汪可盈并没有躲闪,反而非常自然的给江火送了个甜甜的笑脸。

    听到这个答案,江火已经能够确定了。

    汪可盈的老爹是华夏人,妈妈是美国人,既然眼前小姑娘都说,自己的名字是父亲取的,在根据现在的时间点看,结果已经非常明确了。

    如此一来,江火顿时就来了兴趣。

    找了半天,竟然把Skye找来演小时候的自己?

    有趣……

    “你家是哪里的?”

    “芝加哥。”

    “从小就学习表演?”

    “不是,三岁的时候在蒙台梭利学校学习舞台表演、唱歌、跳舞和萨克斯风。”

    …………

    江火是影片的核心,她蹲下来后,自然会引起旁人的关注。

    尤其是在听见二人用中文对话后,围在旁边的大伙,顿时有些奇怪。

    “那个小姑娘是谁?江火在和她说什么?”

    满是好奇的斯嘉丽朝着身旁的艾玛小声询问了句,然而面对这个问题,身为制片人的艾玛只能耸肩抱歉,“那个女孩饰演的是十岁的Max,至于在说些什么,我觉得可能是在盘问吧?”

    是的。

    虽然他们听不懂江火在说些什么,但从汪可盈口中蹦出的英文单词倒是令他们联想颇丰。

    汪可盈的中文并不算好,虽然能听得懂江火的询问,但很多词语,她只能用英文来回答。

    即便两个语种不停的切换,但江火还是弄清楚了对方想要表达的内容。

    “你的意思是,你是从去年的奥斯卡之后,才开始正式学中文的?”

    “是的,在看奥斯卡直播时,我和我爸说,你的英文比他好太多了,他不服气,说你演戏比我好太多了,我们两个差了十二岁,这怎么能比嘛,为了证明我爸说的是错的,于是我便和他学中文,想把他给比下去。”

    汪可盈说道最后,还用紧攥的右手敲了下左掌。

    啪的一声脆响,逗乐了江火。

    从小就开始往艺术方面发展的她杏格非常的外向,再加上江火是她偶像,面对江火的询问时,汪可盈自然没有藏着掖着,回答的非常痛快。

    如此沟通也令江火舒爽不已,若是诺兰那种闷葫芦,她才会头疼得慌。

    在和汪可盈对话的过程中,江火能够明显感受到,周围人投来的疑惑目光。

    为了不耽误大伙的时间,她在汪可盈的脑袋上摸了摸,旋即摁住裙摆,向对方伸出了右手,“很多人都看着我们呢,别在这儿给大伙添麻烦,走,去我房间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