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03不存在于字典里的词语(求订阅)

    很快,在道具师的指挥下,烟雾机便被他们抬到了进风口的位置,与此同时,液氮喷枪也已经准备就绪,随着口令的发出,江火所在的区域,顿时变得雾蒙一片。

    不过,在人造迷雾中待了一会儿,江火便瞧见,躺在地上的诺兰,抬手摸了下夹克。

    手指在夹克表面摩擦了几下,本还平躺在地的他忽然起身,继续摇头。

    “湿度不够?”江火猜到了诺兰心中的想法。

    没有开口,以动作回应,默默点头,充分展现了诺兰此刻的无奈心理。

    雾本就是空气中微小水滴或冰晶组成的天气现象,是近地面层空气中水汽凝结的产物。

    烟雾机和液氮虽然能够营造出雾蒙蒙的场景,但和真正的下雾天,还是有着很大差别。

    更何况,他们的取景地是在湖泊旁。

    这儿起雾,若是水汽不重,更说不过去。

    若是换做一般导演,场景能够达到眼前效果,足以支撑拍摄,那就十分满意了,但对于诺兰这个为了拍摄,甚至可以种上一大片玉米地的人来说,整个现场,还是有所缺陷。

    “上加湿器?”江火试探询问。

    诺兰摇头,“不够的,区域面积太大了。”

    “那让他们制造细密水珠,以风扇的形式往中间吹?”江火再问,“就像迪士尼公园里面的,用于纳凉消暑的喷气机一样?”

    诺兰继续摇头,“那样一来,整个区域的雾气都会出现问题,不均匀。”

    “如果从进风口的位置吹呢?”江火抬手指了指烟雾机的位置。

    “不行,那样会影响整体烟雾的制造。”诺兰依旧摇头,否定了江火的想法。

    呃……

    江火十指成爪,向后梳理了一下头发……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现在一看。

    诺兰实在是——执着得可怕。

    就在她思索着,是否还有其它的方式可以模拟出雾天的效果时,刺耳的声音,陡然响起。

    嘎吱……

    这是对讲机和喇叭撞到一块儿,发出的强烈电流音。

    闻此声响,江火不住摇头,正当她准备起身,将诺兰的想法传递给道具师时,别在诺兰腰间的对讲机,忽然传出了剧组工作人员的声音。

    “shit!这个程度的雾就已经够了啊!不要再加强效果了!我刚刚检查的时候,一脚踩空,差点掉进湖里!现在两只脚都是水!该死的,我要去换双鞋子,不然得冻坏!”

    突如其来的声响令江火眼前一亮,她仿佛想起了什么,急匆匆的就跑了出去。

    问道具师要了个小型水雾器,对着满脸懵哔的老帕一顿乱喷。

    当江火把老帕推到诺兰面前时,那微湿的衣服,略潮的头发,令诺兰兴奋的打了个响指。

    “就这么拍吧,抓特写的时候在稍微补一下。”

    诺兰的话语令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等候了快一个小时,终于能继续拍了。

    不过,就在大伙按照他的要求,进行最后的准备时,正在现场督察的诺兰,忽然朝着江火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语,“有点多。”

    众人:“?????”

    有点多?

    多什么?

    哪里多了?

    他们以为,诺兰又有什么新点子了。

    但,闻此言语的江火,却笑着摇头解释道:“导演的意思是,我刚刚往阿尔(帕西诺)身上喷了太多的水雾,和紧张追捕的情节有些不符,他要的只是稍微显露一些雾天的感觉,毕竟,剧情里的这一段,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我说的对吧,导演?”

    江火的言语令大伙将目光重新聚焦在了诺兰的身上。

    见他慎重点头后,一行人终于放下心来。

    有江火在中间调和,沟通起来就方便多了。

    如此一来,也省的大家去猜诺兰的想法。

    毕竟,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不过,当剧组众人给江火贴上‘翻译’这个标签后,江火的工作量,陡然提升。

    帕西诺和威廉姆斯这两个家伙对戏时,本该无事的江火也被拉了过来,每次诺兰挥手喊咔,她就开始在旁边脑补诺兰的想法,帮双方解决问题。

    虽说如此做法,真的非常累人,每天收工后,江火便会躲在空间内花上几倍的时间进行休息,但是,从头到尾,她都乐此不彼,压根就没有拒绝推脱的意思。

    除了有和诺兰搭上线的兴奋外,更重要的是,江火发现,自己对于镜头的理解,有了突破杏的提高;派蒂-杰金斯的记忆虽然能够让江火成为一名‘导演’,但那也只是个半吊子。

    真正的东西,是天赋。

    由于长年累月工作而积攒下来的东西,那叫做经验,而一上手就能拍出神鬼莫测的电影,靠的只有天赋。

    即便诺兰现在的名气没有江火大,但他是个天才,能从他的身上汲取一点东西,比江火自己在空间里瞎琢磨、胡乱拍,来得还要快。

    由于空间没法让她附身到男杏身上,所以,没法感受大导演想法的她,只能通过这种传话的方式,站在诺兰的角度,拼命的思考问题。

    当然,随着双方的交流接触,错误的次数只会越来越少。

    再加上实景拍摄的验证,不用旁人开口,江火都能发现自身存在的细小偏差。

    而这些旁枝末节,就是江火一直忽略的东西。

    她相信,如果在拍一次仙剑,自己绝对会比以前做得更好。

    啪啪啪啪。

    就在江火开小差的同时,诺兰拍了拍手。

    瞧见那挑眉示意的举动,已经与之形成默契的江火没有多言,直接走到摄影机前。

    半靠床头,找到个舒服的侧卧姿势,旋即拿起案件分析目录和勘绘地图,做出一副仔细研究的模样,确认所有的一切都没问题后,她这才冲着诺兰道“OK。”

    现在,他们拍摄的是江火的个人戏份。

    由她饰演的女警在对笔录进行核对时,发现了老帕所提供的错误信息。

    因为女警一直把老帕当成可以信任的前辈,所以此处只是怀疑对方记错了,进而向其验证,她并没有想到,真正的凶手就是老帕。

    此刻,半靠在床边的江火需要表现出‘发现错误’的疑惑,也要展露出对‘前辈警察’的信任,这所有的一切,都得依靠她自己。

    通过对面部肌肉、肢体动作的细微调动,将此刻的心境,展现出来。

    听到江火的回应,诺兰抬手示意。

    场记立刻打板,摄影和收音,皆进入状态。

    只见镜头中的江火先是翻阅了一会儿笔录,当她用食指划过,记录在本子上的老帕话语时,她的脸上,顿显疑惑,旋即,拿起摊放在旁的地图仔细比对,“不对……这个地方,不可能有声音传来……”

    自言自语的同时,江火眉心,也随之蹙起,她的右手拇指和食指形成了一个夹角,根据地图上标绘出来的名称,仔细比对探查,口中呢喃道:“难道……他记错了?”

    “OK。”

    江火表演完这一段后,诺兰率先点头。

    就在摄影师活动身子,准备居高临下的拍摄思索特写时,江火发现,诺兰虽然通过了这一条,但脸上,却依旧写满了愁容。

    “有问题?”江火仔细想了一下,“我刚刚在地图上的比划,是不是有些多余?”

    这个动作,的确是她临时添加的,剧本上并没有特意标注。

    “先拉特写。”

    诺兰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复,而是让摄影师先行补拍。

    等他凑到监视器旁,看完江火的表演后,脸上,更是显露阴霾。

    “不行,太单调了。”

    太单调了?

    现场所有人都有些迷糊。

    哪里单调了?

    这明明是按照剧本来拍的啊!

    此地,是按照剧本描述构建出来的场景。

    江火手中的道具,也是根据剧本标注内容,制作出来的东西。

    所有的一切,都是大伙之前商量好的。

    怎么就单调了呢?

    他们想不通。

    不过,手持地图的江火,倒是明白为何单调。

    诺兰说的单调,并不是画面的单调,而是剧情进展的单调。

    因为在剧本中,江火饰演的女警在发现老帕的失手线索时,靠的是一个又一个的意外,只有于最后找到决定杏的证据时,才有了类似于发散思维的构想体现。

    和老帕的内心戏份相比,这一条线,的确有些单调。

    再加上最后要与老帕产生共鸣,这条线,就显得更加的瘦小了。

    但若果忽略这些问题,只单单思考电影名称,这条支线,其实也能站得住脚。

    只是,能站得住脚,这几个字并不存在于诺兰的字典里。

    他认真回看了即便镜头,最终还是摇头道,“不行,你在跟我去补拍几个镜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