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00‘好’(求订阅)

    “怎么会这样?”

    闻讯扭头,目光,被咖啡厅中央的屏幕所吸引。

    凝视骇人火光,冲天黑烟。

    目睹南楼崩毁,北楼坍塌。

    艾玛整个人,愣在了当场,坐在她身旁的诺兰,更是眉心紧蹙,震惊异常。

    搅拌咖啡的手,停了下来,江火朱唇紧抿,心里百感交集。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无论蝴蝶翅膀如何用力的扇动,也没能阻止这一惨剧的爆发。

    感受着从电视机内蔓延而出的惊恐情绪,江火,闭合上了双眼。

    她不想看,也不敢看……

    她不是内裤外穿的超人,她能做的,只有祈祷和默哀。

    “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oh my god!我的孩子就在纽约!”

    “天哪!那些飞机遭遇了什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灾难?”

    震惊的呐喊声传遍整个咖啡厅,不仅如此,江火还能清楚的感受到,来自外界的恐慌。

    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继珍珠港之后,最大的恶杏事件。

    不少人甚至觉得,抬手,便能触碰死亡。

    铃铃铃……

    就在江火沉默无言时,摆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

    拿起一瞧,双眸,显露复杂。

    “喂……”

    尚未等她说出确切的话语,轻松的声音,便已经从听筒内,传了出来,“哎呦,江火,你能接到这个电话,那就证明没事,你现在,不在纽约吧?”

    “不,我在洛杉矶。”江火深吸了一口气,微微摇头。

    “洛杉矶?那也不安全,我看到新闻了,除了世贸中心被撞以外,还有两架客机接连坠毁,就连他们的老窝,也发生了爆炸,你待在那边注意一点,若是可以,找个机会回来吧。”

    闻此言语,江火忽然觉得鼻头有些发酸,她擤了擤鼻子,抿嘴道:“师傅,我接了个新电影,过几天就会离开美国,去加拿大,您放心吧,我不会没事乱凑热闹的。”

    没错,打进电话之人,便是之前被江火套路过的八爷。

    看这个时间点,他应该也才得到消息。

    如此及时的询问,江火说不感动,那都是假的。

    她又不是铁石心肠之人,自然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真心。

    师徒名分给她带来了不少便利,而现在的电话,更是超出了当代师徒的概念。

    单手覆腮,江火语气低沉,和对方多念叨了一会儿。

    当两人互相道别,挂断电话之后——手机,又响了。

    这回打进来的,是江致强。

    当江致强亲耳听到江火的声音后,电话那头,长吁了一口气。

    “你师傅打电话给你?那就好,我还以为……算了不说了。”

    “我刚刚打你和你妹妹的电话,结果你们两个的手机竟然一直处在通话之中,我还以为你们两个就在纽约呢!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和八爷一样,江致强也是在听到新闻后,就开始拨打电话。

    虽说江火把他‘坑’的挺惨,但每次最后,他都赚的是盆满钵满;当然,这通电话和铜臭味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远在大洋彼岸的江致强,就差没有把‘关切’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在此之后的半个小时内,这铃声,就没停过。

    除了八爷和江致强,成龍等人也抽出时间亲自询问,就连只有数面之缘的三爷,也窝在床上跟江火念叨了几句,用他的话语来说,那就是‘没听到声音,睡不着。’

    众人的关心,江火全盘接受。

    等她再次挂断电话,坐其对面的诺兰夫妇,倒是起身道别,“事情太大了,我们得回去看看,不知道项目会不会遭受影响,如果有消息,互相通知吧。”

    自打知晓江火和自己是一类人后,诺兰便放松了很多。

    看江火的眼光,就像是那种动物看同类的目光。

    当然,这和赵忠祥老师的‘春天到了’,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闻此言语,江火慎重点头,起身与其道别,目送二人离去。

    随着诺兰夫妇的离开,江火自然不会继续停留,买单之后,便乘车回家。

    当她瞧见,神色复杂的妹妹靠在沙发上,茫然的盯着电视机时。

    江火想都没想,径直上前,将妹妹搂在了怀里。

    “本以为能平静面对,但看见电视上的画面后,总觉得死亡一直伴随在每个人的身边。”江月调转身形,将脸蛋深埋在江火身前,瓮声瓮气的说道:“答应我,别离开我。”

    江火沉肩俯身,朱唇探至其耳旁,用一种足以印刻进灵魂的声音,缓缓道:“好。”

    随着这声应答,她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妹妹那紧绷的身躯,忽然放松了下来。

    跪在沙发上,怀搂江月,江火没有动弹,任由其沉默无声。

    直至平缓呼吸传入江火耳中,埋在她怀中的江月,睡着了。

    江火没有变换姿势,而是硬撑在那儿。

    当寂静月光铺洒大地时,窝在怀中的江月,终于有了动静。

    “我睡着了?”江月看着满脸疲惫的姐姐,脸上写满了迷茫;扫了眼钟表上的时间,她瞬间清醒过来,猛地一拍脑门,道:“我滴妈啊!做一次多愁伤感的文青真的是误事!”

    “误就误了呗,反正也没什么大事。”

    江火活动着快要失去知觉的双腿,那种麻胀之感,真的是令人酸爽不已。

    听见姐姐那满是无所谓的话语,江月气的不打一处来。

    她俯身就想在姐姐的胳膊上咬上一口,但瞧见那被压的通红的双腿后,此番念头顿时消失,她凑了过去,拍开姐姐那笨拙的蹄子,双手帮着推拿了起来。

    “我要是和你说,我没做航空股,你会怎么想。”

    (??_?)

    “你说什么?”江火挑了挑眉,只惊异了那么一瞬,便没再想这件事情了,而是无所谓的说道:“没关系,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航空股赚的多,但是太危险了,只要是和此次事件有直接关系的版块,比如保险,我都没弄。”姐姐不问,并不代表江月不会解释。

    信任是相对的,更何况,姐妹俩一直都是坦诚相见,“我把钱分开做其他版块,相对来说,收益会低上不少,但这些行业和此次事件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安全。”

    “更何况,网大为把事情办好后,我便开始操作了,这段时间,做了很多交易。”

    “有亏有盈,总的来看,持平吧。”

    “好,听你的,我就是提供一个思路罢了。”江火向后一靠,眯起双眼。

    妹妹那双小手捏起来就是舒服,她都忍不住开始哼哼了。

    想起今日诺兰的分析,江火忽然觉得挺有道理。

    既然诺兰能把事情全部推给老婆,她为什么不依葫芦画瓢,把事情也推给老婆?

    于是乎,江火继续道:“上次和你说的那个网站你还记得吧?”

    “Priceline嘛,我查过了,这一世,李超人还是投资了。”江月头都没抬,直接回答。

    Priceline是美国人Jay Walker在九八年创立的一家基于C2B商业模式的旅游服务网站,早期的投资人中甚至有微软的联合创始人Paul Allen。

    Priceline九三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短短几周的时间,股价便从八十美刀上涨至一百六十美刀,但它的辉煌只是昙花一现,随着两千年互联网泡沫破裂,这家尚未实现盈利的新星迅速陨落,股价一度跌至不到两美刀。

    今年二月(零一年),李超人斥资七千三百五十二万美元,获得Priceline的百分之十七点五四的权益,成为Priceline的最大股东,在他的带领下,Priceline度过了互联网泡沫的寒冬和9·11事件带来的市场萧条。

    而后,这支股票便开始疯长,到江火她们重生前,单股已经达到了两千刀。

    它是互联网公司中当之无愧的“活化石”,见证了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全过程,是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后仅存的两家之一(另外一家公司是亚马逊),它俩从第一次互联网泡沫中存活了下来,经历了泡沫估值,股价下挫超过百分之九十后,再出现了几十倍、上百倍的涨幅。

    在过去十年美国回报最高的十支美股当中,Priceline居于第一。

    之所以选择现在这个时间点购入,就是想等李超人入局。

    专业的事情交给对的人。

    “姐,你放心吧,我看着投,争取把变数降到最小。”

    有这么能干的妹妹,江火当然放心。

    不过,就在江月想要结束这个话题时,江火忽然想起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哦对了,咱们的公司,到底叫什么名字啊?我今天出去和诺兰拉关系时,竟然在这个问题上出糗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