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98走到哪里都有熟人(求订阅)

    因为《失眠症》本就属于延期项目,所以,在得知江火有参演想法后,一切流程,变得异常迅速;江火按时来到约定地点,花了半个小时化妆更衣,当穿着深色羽绒服的她出现在众人面前时,诺兰啥也没说,直接点明试镜片段。

    “不要动。”呼吸急促的江火双手持枪,眉心垄成一个川子形,乌黑眸子显露复杂,语气沉重但语速未减,“你射杀了厄克哈特探长。”

    言语至此,情难自抑的江火眼眶内泛起了泪光,只见她后牙槽紧咬,呼吸声转向粗重,“而芬茨亲眼看见你下手的,你是故意射死哈普的吗?”

    江火目光聚焦之处,老帕眼神涣散,无力的倚靠在墙角,呆板的表情加上漆黑的眼眶,将失眠多日,精神疲乏的模样展露无遗,“我已经不知道了……”他迷惑的摇了摇头,双眸闭合,靠在墙上思索了几秒,旋即这才睁开,继续盯着江火,重申了一遍,“我不知道”。

    如此模样瞧的江火是纠结不已,干涩的嘴唇用力抿动,吞咽唾液的同时,也在消化老帕的话语,她的双手略显战栗,本还对准老帕胸膛的枪口,也随之抖动。

    “在浓雾中我看不见他,但当我走近看的时候……”老帕神色复杂,同伴的死宛若一块巨石,一直压在他的心头,他左顾右盼一番,目光不敢与之相对,语速也变得极其拖拉,“他好像很害怕我似得,他以为我是故意的,所以……我可能是故意的。”

    江火深吸一口气,贝齿紧锁,面庞抽搐,眼眶瞬间就红了;她想要打断老帕的话语,但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于是只能紧紧的盯着对方,任由其语序混乱的讲述着当日之事。

    “cut,good。”

    身穿夹克的诺兰解开了喉部的扣子。

    瞬时间,本还整齐的衬衣领子很学生气地歪歪扭扭了起来。

    盯着江火的身躯,注视着那伸手将老帕拉起的动作,他低声道:“我没问题。”

    “我也没问题。”索斯伯格扫了眼手中的文件,直接在底部的签名栏上写下了大名。

    《失眠症》这个故事,其实非常的简单。

    由于不是诺兰的编剧作品,所以故事线极其清晰。

    饰演警察的老帕,为了将一名虐童罪犯送入监狱,而做了伪证,露出蛛丝马迹后,立刻就被警局的内务部给盯上了;与此同时,在一个极昼的小镇上,一名十七岁女孩被残忍杀害,为了侦破此案件,暂时无事的老帕和搭档便从洛杉矶来到了这儿。

    在追凶的过程中,老帕失手开枪,打死了自己的搭档,因为搭档知晓他作伪证的事情,所以在临死之前,愤怒的指责对方,他觉得老帕是故意要杀自己(因为伪证灭口),从而给老帕留下了阴影,进而在接受盘问的过程中,他下意识的撒了谎,将责任甩给那神秘的罪犯。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来掩盖。

    在追捕杀害女孩的真凶时,为了掩盖自己的过失,老帕做出了一系列釉赃陷害的事情,他查出了真凶的身份,但没想到,真凶亲眼瞧见,他失手打死了同伴。

    因为极昼带来的失眠症,因为伪证带来的心理压力,因为失手打死同伴的愧疚,老帕从一名富有正义感的警察堕落成了一名罪犯,在得知杀害女孩的真凶亲眼目睹了案发现场后,他再次做出错误的决定,和凶手互相帮助,掩盖犯罪事实。

    而这一切,都被饰演女警的江火看在眼里,当她发现,那日打死老帕搭档的弹头并非7.62mm而是9mm时,她对老帕这名良师,产生了怀疑……

    而试镜的这个片段,便是江火和老帕one on one的片段,也是影片中最后对峙的阶段。

    老帕处在崩溃的边缘,但仅存的良知让他找到了以往所坚持的正义,而江火则在收获真相的同时,对自己的坚持产生了怀疑,她有些后悔,如果丢掉那个9mm的蛋壳,老帕依旧是那个警察——一直都富有正义感的警察。

    方才对戏时,江火已经把心中的愤怒和后悔展露无遗,亲手揭开血淋淋的真相,令她更加无法面对眼前这位曾经教导过自己的‘老师’……

    如此情感发泄,已经达到了诺兰和索斯伯格所要的标准,在此情形之下,他们没有理由挑刺,更何况,下戏之后,老帕倒是主动和江火聊了起来。

    “见到我很意外?”老帕抬手,用手背拭去眼眶里的泪水,“我昨天晚上还在和杰克(尼科尔森)喝酒呢,说到你的时候,那家伙显得异常亢奋。”

    见到老帕,江火当然意外。

    她并不知晓,由于临近档期,老帕哪也没去,就待在洛杉矶,等候剧组的通知。

    今天的试镜,规模盛大,除了监制索德伯格和导演诺兰以外,老帕也被拉来搭戏了。

    当然,这个拉字,也含有他本人的意愿。

    直至现在,酒醒了以后,他仍然记得,老友昨夜,笑的有多么的得意。

    “杰克?亢奋?他这是准备赖账的意思吗?”通红的双眸和轻快的语气形成了极度鲜明的对比,江火脱下身上的羽绒服,用衣袖充当扇子,“喔,阿尔,你可别告诉我,杰克那家伙反悔了?那是他欠我的球票,是我赢来的。”

    虽然这是江火第一次和老帕见面,但是她压根就没有显露生分。

    因为在空间里,她可是和老帕对戏多次。

    当然,这其中也有尼科尔森的因素,不过,更主要的还是,老帕主动提起了老友。

    而江火口中的球票,则是六月份和老尼看球时,通过打赌赢来的战利品。

    即便没时间去看,但并不意味着江火会放弃这个和对方沟通的机会。

    “套票?对,那老东西和我说起了这件事情。”老尼不住点头,笑着道:“他还说,赢了那么多A-list的钱,到最后竟然输给了一个女孩,真的是令人太意外了。”

    “不过,由于你‘接受’了他的建议,拿到了一尊银狮,所以,他决定,不把票给你了。”

    “不!他怎么能这样?”江火抓住羽绒服的衣袖,在身前比划出了一个×,‘情绪激动’的说道:“套票是我应得,那是他输给我的东西,和银狮完全是两个概念。”

    “哈哈哈……”江火这‘激动’表情逗乐了老帕,只见他耸肩挑眉,做出‘大吃一惊’的模样,“噢,女孩,你难道不知道,杰克这家伙,最喜欢反悔吗?”

    “套票不给你,那就没人知道,他输了……”

    “有这种事?”江火眉头紧锁,仿佛相信了老帕的话语。

    “当然……”老帕一本正经的回应。

    不过,等他来到索斯伯格的身旁,瞧见文件上的签名后,老家伙还是憋不住了,“好吧,我开玩笑的,杰克说你这家伙一本正经的,明明二十岁的年纪,竟然表现出八十岁的认真,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行了,女孩,别被这家伙给忽悠了。”头皮锃亮的索斯伯格朝着江火招手,“A Lee在领奖台上的那一副话语真的令我很意外,既然大家都认识,就不用那么麻烦了,恭喜你,这个角色归你了,待会我会打电话给制片人,走完流程后,在通知你的经纪人,因为是CAA的项目,我们不好越过他们……”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索斯伯格和A Lee相熟,自然没必要把结果藏着掖着;而且老帕还主动提起了老尼,这一下更是把大家的距离拉近了。

    况且,江火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有上亿票房号召力的女星,在演技没有问题的情况下,他不会从鸡蛋里挑骨头。

    江火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如果最初的意向通知不是乔伊丝发出的,那他们现在已经能开始签合同了,“没问题,我就在洛杉矶,随时都可以进组。”

    “完美。”索斯伯格起身,和江火握了下手,旋即指着身旁的诺兰道:“这位是克里斯托弗,本片导演,你们认识一下,我先去忙了……”

    “我也有事,先走了,出发之前,通知我。”

    老帕也没想留在现场,而是冲着诺兰挥了挥手。

    随着脚步声的逐渐远离,江火终于可以正视诺兰了。

    自打她进来以后,诺兰便沉默不言,从头到尾所说的话语,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安静的模样甚至令江火升起了解剖探查的想法,不过,为了不被抓起来,她只能强忍着兴奋,主动伸出了右手,微笑道:“hi,导演……”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