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92比较喜欢,可以接受(求订阅)

    江火和唐尼商议了半天,把原剧本中的人设、场设、时间线、故事线都做了修改。

    不过,即便如此,当穿着女招待制服的江火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现场不少人,都猜出了剧本内容,与此同时,他们也朝着江火和侯麦所在的方向,投去了奇怪的目光。

    这个短片原著,竟然出自侯麦之手?

    她怎么会好端端的想起来,要拍这个故事?

    怪异的情绪蔓延至每个人的心头,他们压根就猜不到,这一切都是个巧合。

    被尼科尔森忽悠之后,江火便想借着机会,把唐尼彻底拉下水,但因为前世看的文艺片实在是太少了,她能想起的改编短片,也就只有侯麦的作品,于是乎,便拜托了江致强。

    如果不是因为唐尼执意要来参展,背着江火把影片率先提报备案,江火肯定会被外界打出的口号蒙蔽双眼,彻底错失这个绝佳的机会。

    若是按照她的设想,此刻,她还在为短片奔走烦恼。

    但随着唐尼的一波操作。

    现在的她,正坐在侯麦老先生的身旁,与其探讨着影片中的内容。

    “看得出来,你们将女招待和男职员的感情给直接挑明了。”当银幕上演绎到江火那段即兴发挥时,侯麦老先生能够明显的发现,女招待脸上闪露而过的不自然,“这点倒是原著中没有的,我那个故事里,男女主角的感情非常朦胧,又或者说,男的就是个自恋狂。”

    “对,因为时代背景和社会现状不同了,自由恋爱嘛,当女招待发现,男职员对自己有意思后,便主动释放了与之相同的信号……”江火顺着老者的话语说了下去,丝毫没有忌讳。

    对于江火的贴服,老先生从容点头。

    随着影片的发展,简单而又清晰的故事线好似睡前小曲,温暖平淡。

    没有动作片中的爆裂镜头,没有科幻片里的奇思妙想,没有恐怖片里的毛骨悚然……

    整个故事宛若一杯咖啡,虽然苦涩,但回味悠长。

    当瞧见影片中的女招待眺望远方,凝视男职员离去的身影时,侯麦老先生颔首微笑,不过,随着镜头快速翻转,当他看见,负气转身的女招待竟然回身踢了下垃圾桶后……

    笑容,瞬间僵住。

    “这个镜头,是临场发挥的吧?”做了这么多年的导演,他自然能够猜得出现场情况。

    更何况,在江火交给他的剧本中,也没有对这个镜头进行特殊的描写。

    “是的,唐尼觉得这个镜头好,体现出了女招待的愤怒和不甘,和之前在大楼前的等候形成首尾呼应,于是在剪辑的时候,就把它给留下来了……”

    江火言语忐忑,因为她自己也不清楚,留下这一段,究竟是对是错。

    毕竟,她觉得,自己这一脚,显得有些用力过猛了。

    果不其然。

    “哦?是这样吗?不过我觉得有些多余,人直接走开就行了,最好在拉个广角镜头,女招待的身影越走越远,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就像你们小年轻说的一样,叫什么……什么……再见,再也不见?”老先生比划了一下,就在他说话的这段时间里,影片的结尾也已跳出,看着那摇头无奈的男职员,他更是笑了起来,“你们的呼应,应该和这一段联系到一块儿,女招待反方向离去,男主角分手后再次光临餐厅,却发现对方也走了……然后流露出回忆的无奈……”

    小成本文艺片的拍摄手法,老先生那可算是权威,对于他提出来的意见,江火压根就没有争辩的意思,虚心的点头接受。

    “整体内容不错,你和罗伯特的演技到位,那些小瑕疵纯属经验之谈,你们自己拍多了,自然能够体悟得到。”在最后陈述时,老爷子倒是收起了先前的批评,“我很喜欢你们的改编,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把《六个道德故事》重写,以现在人的角度来写。”

    江火捧哏道:“看来先生又有新的感悟了。”

    “新的感悟?这个倒说不上,纯粹是因为人们的生活方式改变了,以前,信息传递起来哪有现在这么便捷?”说起过去的往事,老爷子就像是打开了话夹子。

    他和江火并不熟识,纯粹是因为这个作品,让他觉得焕发了新生,还能继续执导开拍。

    两人坐在那儿闲聊了半晌,也没心思去看银幕上的其他作品,直到天色已晚,对方觉得有些疲乏,想要休息时,这场类似于叙事文的讲述,才终于停了下来。

    与对方告别,回到妹妹身旁,扫了眼腕表,江火这才发现,已经九点了。

    “直接回去?如不出意外话,接下来的几天,应该都不用过来了。”江火语气轻松。

    去年的柏林电影节,那可是有江致强和A Lee在撑场子,今年,一切都得靠自己。

    虽然今天来了这么多的大腕,但江火相信,这些人不可能一直留在这儿。

    他们本就有事务缠身,能来参加个开幕式实属不易,若是没有奖项,根本就不可能留到闭幕式——就拿斯皮尔伯格来说好了,人家七月份才刚和阿汤拍完《少数派报告》,现在正忙着剪辑,明年二月份还要和莱昂纳多拍《逍遥法外》,哪里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儿?

    “回去?回哪里?酒店、京城,还是洛杉矶?”在等候姐姐的这段时间里,江月可是无聊的紧,虽然有不少人和她搭话,但所聊的话题皆无关痛痒,乏善可陈,“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安东尼福奎阿可是来打过招呼了,他恭喜我们,但……我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江月怎么可能不明白对方话语里的含义?

    除了得奖以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恭喜。

    但问题是……

    《餐厅女招待》和《卧虎藏龙》完全是两个概念的作品。

    说实话,虽然这么多巧合凑在了一块儿,但江月并不认为,姐姐有拿奖的希望。

    再加上先前传出的‘打倒好莱坞帝国主义’的口号……

    这机会,就更加的渺茫了。

    然而,她并不知道,就在她向姐姐询问的同时,离开会场的埃里克侯麦,正在接受媒体记者们的采访,当提到刚刚放映的短片后,老人家踌躇了几秒,这才回答道:“《面包店的女孩》是三十八年前的作品,符合当时的社会背景,但现在拿出来看,很多情况都发生了改变,看了《餐厅女招待》后,我又升起了重写《六个道德故事》的想法,东方姑娘江火和卓别林的扮演着唐尼将剧本改的不错,我个人……”

    说到这儿,侯麦浅笑了一下,停顿了半晌,似在组织语言,更像是在回味影片内容,“我个人觉得,内容符合当下环境,比较喜欢改编后的内容,虽然剪辑手法和拍摄考量略显稚嫩,但总体来看,也处于可接受的范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