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91卓别林的故土,侯麦的地盘,文艺片的温柔乡(求订阅)

    手撕唐尼这种念头,被江火深埋在了心里。

    既然短片已经送展,就没有回头路可言,即便她离开了这儿,影片依旧会正常播放,与其给媒体记者们逮着话柄,还不如安安静静的坐在这儿,装出一副淑女模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名单上的那些大佬相继现身,望着那陆续进场的身影,江火的瞳孔,骤然收缩,食指微动,在妹妹的掌心里比划了起来;得到暗号的江月也随之扭头,当她瞧见,那被众人包围起来的老者后,眼角,不由自主的跳了下。

    “我看错了吗?”江月小声低喃了句。

    “不会,我们都没有看错。”江火稍稍偏头。

    当她发现,周围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已起身时,本想当个小透明的她,坐不住了。

    “走,我们也过去。”江火率先起身。

    由于前来打招呼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穿着礼服的二女只能站在最外围,翘首等候。

    望着那聚散离合的圈子,江火一点儿都不心急,内心,异常平静。

    等众人都说的差不多了,她这才移步青莲,微笑示意,“侯麦老先生,您好,能在这儿见到您,真的是非常高兴……”

    杵着拐杖的老者眉心微蹙,盯着江火看了几眼,旋即这才恍然大悟道:“是你啊,几个月前找我买版权的那个华夏人,我有印象……”

    “我当时还非常的意外,竟然有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喜欢我这种老古板的东西……”

    “签合同时我还在想,你们会把剧本怎么改……”

    是的,此刻,被众人拥簇的老者,便是《六个道德故事》的原主人——埃里克-侯麦。

    作为一名八十一岁的老者,他依然在执掌导筒,想要将生活中的小细节,那些温馨的小故事,搬上银幕,以细微事物入手,感动观众。

    方才,江火已经把参赛作品全都扫读了一遍,并未发现老先生的名字,而且,评委那一栏里,也没有对方的踪影;如此一来,能出现在这儿,只有两种可能。

    其一,便是受组委会邀请,前来捧场;其二,便是接到组委会通知,有奖可拿。

    若是前者,那只能再次证明老先生在欧洲影坛的影响力;若是后者,那只有一个奖项。

    终身成就奖。

    当然,不管是哪种情况,江火都有必要上前问好。

    “你们改编的剧本我看过了,贴近生活,就是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拍?如果准许的话,拍完之后,把带子寄一份给我?”虽是疑问句,但却体现出了老先生的执着。

    一般情况下,改编权卖出去后,原主人很少会对其指手画脚。

    不是每个人都是斯坦李,热衷将自己变成电影的一部分。

    “短片?《餐厅女招待》?噢,我们已经拍完了,也是此次送展的影片之一,您若是感兴趣的话,这几天应该就能看到。”江火解释的同时,目光也扫向侯麦身后的工作人员。

    果不其然,当他们了解到,江火的短片就是根据侯麦老先生的作品进行重新编排演绎的后,原本完整的队伍,顿时少了一人。

    西装革履的身影快速消失,即便是用脚板底想,也能猜到对方的意图。

    人家去调派影片了。

    只可惜,侯麦是背对着江火的,他并没有瞧见这一细节。

    “噢?拍完了?好好好,待会就看。”

    前半句话,是冲着江火说的,后半句话,是冲着身旁的工作人员吩咐的。

    作为一名“直面自我,在市场经济压力和美学风格变幻中卓尔不群”的电影工作者,作为一名能够在欧洲影史上留下名字的细腻导演,组委会自然不会计较这些‘小事情’。

    双方简单的交流了一会儿,江火便主动退去,并不想耽搁对方的入席时间。

    可惜,在外人眼中,这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旁人过去打招呼,那都是为表崇敬之意,只有江火和侯麦聊了半晌。

    是的,江火觉得自己花了很少的时间,但在他人眼里,双方就是聊得火热。

    来自东方的超新星竟然和艺术片大师侯麦相识?

    因为没有探听到二人之间的交流,所以每个人心里的想法,都不尽相同。

    但是,这些人的主观念头还是非常明确且统一的。

    他们都以为,老先生喜欢江火的作品。

    回想一下江火过往的电影,如此解释,也算……能接受。

    不过,真等开幕式结束,开幕影片播放完毕,主竞赛单元的第一道菜肴端上桌时,众人才发现,菜谱,好像换了一下?

    朴实无华的画面给人一种山中小溪般的感觉,然而,当沿路奔波的眼镜男子出现在屏幕中央时,在场众人皆感惊异。

    小罗伯特唐尼!

    不论是好莱坞的参赛者,还是欧洲本土的评论家,亦或是携作前来的亚洲团队,他们都认出了男子的身份!因为——卓别林的影响力太大了!

    作为默片时代的喜剧大师,想要将他的传记电影演好,那可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九三年,一部《卓别林》,让他拿到了奥斯卡影帝提名和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最佳男主角的金面具,自那时起,名声大噪。

    唐尼虽然没有因此而捧杯,但却用演技征服了他(卓别林)的家乡。

    所以,当唐尼的身影出现在银幕上时,现场无一人茫然。

    “他怎么带着作品来了?”德普小声嘀咕。

    他碰过大麻,但自从遇上凯奇后,便也想远离这些玩意。

    有着深刻经历的他自然明白想要戒除有多么的不易,所以,当他瞧见唐尼后,才会奇怪。

    “这是江火的作品,改编自侯麦的《面包店的女孩》。”《来自地狱》的导演艾伦休斯已经把具体情况给打听清楚了,“我听说,组委会要给侯麦颁发“终身成就奖”,正巧有个短片,是根据他之前的作品重新编排的,于是主办方就换了一下,将这个短片插到了前面。”

    如此解释,旁人瞬间明悟。

    戴着圆顶帽的德普目光轻抬,当他发现,原本坐在右手边的江火竟然在前排首座现身后,脸上,更是显露出怪异的笑容,“她准备拍文艺片?”

    这个问题可是难倒了艾伦休斯,“我也不清楚,不过,文艺片应该没什么市场吧?她现在这种情况,得和成龍一样,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商业系列影片,只要能赚钱,不怕没机会,不然的话,贸然涉足文艺片市场,会死的很惨,甚至尸骨不留……”

    和他抱有同样想法的人,还有很多。

    曾经和发哥有过合作的《训练日》导演安东尼-福奎阿双手环抱,“丹泽尔,你觉得这个女孩怎么样?”

    影帝丹泽尔磨了磨牙,“你不是和华夏人合作过吗?你应该比我还有发言权。”

    皮球重新被踢了回来,安东尼丝毫不介意,凝视着屏幕上那道正在唱独角戏的男子,他忽然道:“你难道不觉得,这个女孩比谁都聪明吗?”

    “聪明?和毒虫演戏就聪明了?”丹泽尔不置可否的反问。

    安东尼轻笑一声,摇头解释,“你不能否认,人家有柏林影后,连续三部电影大卖……虽然《仙剑》的票房可能无法达到前面两部的高度,但却是她一人单抗票房,旁人又不是瞎子,自然能够瞧得清楚她身上的商业价值……”

    “当然,她聪明的地方并不在以上环节,而是在接受了尼科尔森的提议后,并没有被对方扯进沟里去,而是找了个咱们本土演技最好且不要钱的演员,拉着侯麦的大旗,来到了欧洲……”

    “这儿是卓别林的故土,是侯麦的地盘,更是文艺片的温柔乡……”

    言语至此,安东尼目光微挪。

    当他发现,坐在前列的侯麦脑袋偏移,似乎是在和江火讨论着什么时。

    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