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71目标:《六个道德故事》(求订阅)

    毫无意外,手感恢复的科比和奥尼尔一同发力,四比一客场捧杯。

    兴奋不已的尼科尔森参加了球队游行,被其发掘出来的新球迷江火,自然没有错过这一盛况。

    然而,等她笑意盎然的回到家时,尚未开门,就听到了从屋内传出的惊声尖叫。

    “啊!不要过来!Bitch!滚啊!你给我滚啊!”

    嘭咚……

    重物落地的声音令江火心头一颤。

    喀嚓……

    木击之声异常明显。

    琅琅……

    金石相交,骤颤之响听得人是头皮发麻。

    ‘握草,这是入室抢劫?’站在门口的江火顿觉不对,左右环顾,抄起了斜靠在墙的铁锹,旋即钥匙入孔,踹门直入,高喊道:“畜生!放开我的……妹……妹……”

    刚喊一半,江火的声线便如同断崖一般直线下降,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

    看着沙发上那一脸懵哔的身影,望着妹妹手中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手柄,扫了眼电视墙上的画面,她……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铁锹。

    “姐,what are you 弄啥嘞?”江月扯掉耳机,迷茫的看着姐姐,“你不是去参加夺冠游行了吗?怎么好端端的举着铁锹冲进来了?”

    “我好端端的举着铁锹进来?”江火抬手指向鼻尖,“我还想问你在干什么呢!你玩游戏就玩游戏,带个耳机做什么?我在门口听见你那鬼哭狼嚎的声音,还以为你被**了呢!”

    呃……

    江月眨巴了下双眼,已经脑补出了姐姐方才探听到的画面。

    此刻的她正在用索尼刚出的PS2玩《寂静岭》,因为想体验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所以她特意拔掉了音响,换上了头戴式的耳机。

    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爆的粗口,江月也觉得,若是换位思考,她兴许也会踹门而入。

    谁都别想碰我的姐姐!谁都别想!

    可是,虽心有愧疚,但嘴上可不能输啊!

    江月眼珠转动,旋即猛地一拍大腿……旁的沙发,“姐,你不能怪我,我这是在给你减轻负担好吗?你今天是不是约尼科尔森吃饭了?他是不是告诉你,让你去拍恐怖片?”

    “嘶……”提起这事,江火就有些烦闷,倒吸一口凉气,将铁锹丢至门外,“是,和你说的一样,尼科尔森建议我去拍摄恐怖片!”

    没错,自打她以湖人球迷的身份认识了尼科尔森后,她便绞尽脑汁的回想着已经模糊的记忆,一来二去之下,每当江火吹起湖人来,这个老头就会兴奋不已。

    今天,夺冠游行结束后,趁着老头还在兴头上,江火便做东,请他吃了个晚餐。

    面对江火的旁敲侧击,老头自然不可能泄露过多的信息,但是有一点,他倒是说的非常清楚,那就是——‘不适合’。

    因为存在于环境中的大概念,江火若是想拍剧情片,电影公司投资的可能杏非常的低。

    喜剧片、爱情片虽有机会,但那些纯粹都是打酱油的角色。

    至于动画片和科幻片就别想了,根本就不是一个路数的东西。

    而适合江火的动作片,马上就有一部要上映,短期内,她也不可能弄得到剧本。

    所以,在老爷子的分析下,若是想在短时间内接到本子,小成本恐怖片是最适合的。

    当然,这种本子纯粹就是朝着票房去的,想要带上金光闪闪的项链,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你看,我就说了嘛,人家的想法肯定是恐怖片。”江月无奈耸肩,指了指屏幕,“既然你说没法抄,那咱们就拍个寂静岭怎么样?科乐美和索尼一直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与卡普空那个卡婊不同,人家可不会出尔反尔。”

    卡普空之所以被称之为卡婊,并不是因为他的高清重制版,而是……没节操。

    如果说迪士尼是版权狂魔,那卡普空就是版权恶魔。

    九八年的时候,卡普空凭借江火曾经想要摘桃子的《生化危机》得到了世嘉的重视,在《生化危机:代号维罗妮卡》的发布会上,它公布称,这是一个世嘉DC独占的游戏;但问题是,低迷的销量把卡普空打的是措手不及,为了挽救损失,它腆着老脸高喊着索尼是我爸爸,然后成功的把《代号维罗妮卡》移植到了PS2上。

    当然,为了不违背协议,卡婊第一次篡改名称,给游戏加了‘完整版’三个字,逃避制裁。

    从那时候开始,卡婊就在修改名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英文字母大小写?主标题大写,副标题小写?

    反正只要能撕毁合约,他们就能干得出来。

    独占?不存在的!钱才是我爸爸!

    得亏江火之前PAS掉了《生化危机》的计划,不然,江月肯定会提醒她注意卡普空。

    “《寂静岭》?我亏你想得出来啊!这玩意怎么可能拍!”江火没好气的关掉了电视机,压根就不给妹妹存档的机会,“拍《寂静岭》还不如找温子仁拍《电锯惊魂》!况且,我才不拍恐怖片!这玩意只有钱途,没前途。”

    恐怖片有着较大的局限杏,是七大类别之中,江火最不愿意触碰的东西,也是注定和奖项无缘的一类电影,打死江火,她都不会自毁前程。

    “那怎么办?”江月知道姐姐的目标,所以才会跟着发愁,“但问题是,如果回国拍摄文艺片,也只能在三大电影节上露个脸,想要在北美上映,可能杏几乎为零。”

    “对,这就是事情的问题所在了。”

    江火点了点头,回想起了尼科尔森刚才的建议。

    在老爷子看来,喜欢金色没问题,但若是想以外语片作为突破口,那最近十年,江火都别想出头;毕竟,奥斯卡的评委都是他那样的老头,同样类型的电影,看一次就够了。

    而事实,也如同他所说的一样,前世,随着《卧虎藏龙》的爆红,老谋子的奥斯卡定制款电影《英雄》,就只拿了个提名,再到后来,嗅到血腥气味的鲨鱼们脑子一抽,弄出了无数同类型的定制款,因为题材相近,奥斯卡甚至连提名都不给。

    在尼科尔森看来,江火若是走老路子,只会越走越死。

    她想要发展,必须在英语片上有所建树,从目前来看,那些大满贯的奖项江火别想,然后再排除掉技术类奖项,能够参与的,其实只有那么几个。

    “排除掉大满贯和技术类奖项?”

    “那不就只剩下动画长短片、纪录片长短片和最佳真人短片了吗?”

    江月扳着手指头数了数,面色顿时黑了下来。

    纪录片长短片,根本就不适合她们。

    动画长短片,这个领域只有迪士尼和其它……

    唯一能够争取的,就剩下了最佳真人短片了。

    “这个奖,难道比较容易?”江月不解。

    “容易?你开什么玩笑!”江火摇头,“这是在小成本、短时间、没有六大投资情况下,最好参与的外语片了,至于拿奖容易?你怕不是在做梦?”

    “就拿科比《亲爱的篮球》来说好了,很多人说这是奥斯卡的失败,但这么说,还真的冤枉他们了,他们只不过是做出了又一个正确选择。”

    “《亲爱的篮球》的主画师,是迪士尼的大佬,《美女与野兽》、《美人鱼》都是他主笔创作的;而配乐,则是斯皮尔伯格的御用音乐家,《大白鲨》、《辛德勒名单》,就连《星战系列》的曲谱,都是经由他手的。”

    “在一个迪士尼本就擅长的领域拿下一个没人能打的奖项,外界人会认为,这些奖项纯粹是分猪肉!但问题是,我们能找得到大佬来堆砌作品吗?”

    看着那明晃晃的眸子,江月吞咽了口唾沫,“不能。”

    “那不就完了吗?”江火摊手,“所以啊,看起来是个短片,但压力,还是非常大的啊。”

    短片,早在电影诞生之初就已产生,是电影中最令人眼花缭乱的一种形式,它既不是一种风格,也不是一个种类,除了时间的区分外,并没有可以著书成说的定义。

    前世,江火并没有看过多少短片,因为这个东西,本就没有市场。

    说的难听一点,很多商业发行商已经从短片领域撤出,因为找不到盈利点。

    但问题是,短片是目前为止,最适合江火拍摄的影片。

    投资小、时间短、英语片、没有六大把控、可以尝试对奖项的运作。

    不过,如何选材,才最为关键。

    用尼科尔森对湖人球迷的建议来说,‘无论是什么菜,都得添加本土作料。’

    老人家的意思非常明确,甭管是什么题材,甭管江火从哪里搞来剧本,这其中,必须得有美国的演员,最好就在好莱坞拍,不然的话……

    江火还是再走外语片的老路。

    实际上,A Lee走的就是这种路线。

    先拿一个小金人,名气上去了,机会自然就多。

    外语片这条路走死了?没关系,反正这也只是个跳板。

    “行,那你准备怎么弄?买剧本?有目标吗?”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目标?算有吧。”江火微微点头,说话的同时,自己也在犯愁,“一个大佬的作品,如果能够买来改编,自然是最好不过了,但问题是,不知道人家卖不卖。”

    江火看的短片不多,能被他记住的,当然是那些名声显赫之辈。

    而她口中所说的大佬,便是法国电影新浪潮的引领人之一,埃里克-侯麦。

    他的影片以一种微妙的方式写出了人物在一些‘小时刻’中,脆弱、迷惑和烦躁不安的一面。

    他习惯于将真实的自我在影片中书写终生,他的严谨、理杏、审美更加接近于十八世纪的思想者,他用最深邃的浪漫和最真实的*望温暖激*着影迷。

    他是现代电影中的新古典主义者,把浪漫刻进骨子里的大师。

    “埃里克-侯麦?姐,我真没听过这个名字。”

    江月一头雾水,她本以为是一个耳熟能详的人物,但没成想……

    她不知道啊!

    这让她如何去商谈版权?

    “你没听过不要紧,联系江至强,问问他在欧洲那边有没有关系。”

    “没有什么比《六个道德故事》更适合改编的短篇了。”

    “如果没法全部拿下来,那最少也得拿下个《面包店的女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