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67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求订阅)

    “江火小姐,请稍等。”

    网大为虽然没有查到江火的行程安排,但是他明白,江火非常的忙。

    两部电影接连上映,若是让她现在离开,那最近这段时间,肯定无法再次相见。

    这回她当面拒绝了,下次就算是能把江月约出来,合作商谈成功的可能杏,也非常的低。

    所以,他必须把摆在眼前的问题解决,又或者说,是把江火重新拉回谈判桌。

    随着他的开口,江月也重新回归座位,二女平静的看着对方,等候对方的话语。

    即便江月现在根本就想不通,姐姐为什么要出售腾讯的股份。

    但是,在这种时候,她不会去拆姐姐的台。

    如果姐姐之后没法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从今个开始,江火就老老实实的睡下面吧。

    “江火小姐,企鹅和ICQ没有可比杏,这点我们大家心里都非常清楚,ICQ的信息全部储存在用户端,一旦更换电脑,之前所有的资料全部消失,但是企鹅不同,企鹅的资料都在云端,去哪里都能聊天;当然,企鹅能在这块土地上击败ICQ的根本,还是因为文字的原因。”

    网大为说的是个事实,ICQ之前在大陆之所以能有百分之八十的市场占有率,纯粹是因为最早那批买得起电脑的人,懂英文啊!但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网民数量的陡然激增,只有英文端的ICQ自然无法被大众所接受,而这个时候的企鹅,主打中文聊天,就有了自身优势。

    但是……

    网大为的话语令江火有些疑惑。

    难不成这家伙上头了?

    明明他才是买家啊!这时候应该拼命压价才对啊!

    不过,这种念头刚出现没几秒,就被江火亲自压了下去。

    能坐到MIH华夏区副总的位置,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网大为若是傻子,那天下也就没几个聪明人了。

    果不其然,讲述了企鹅的优势后,网大为忽然话锋一转,道:“但问题是,企鹅这个产品,有个致命的问题,它没法收费,如果腾讯敢强制收费,马上就会出现另外一个产品来替代它,不管它现在有多少使用量,市场占有率到底有多少。”

    “这种事情,你没法否认,如果大众真的能够接受付费模式,街口那么多卖光碟的小店,早就倒闭了,怎么可能活的那么滋润?而且,我也看了,《卧虎藏龙》这个光碟,在那些音像店里卖的非常好,如果按照他们的销售量进行抽成,你们能拿多少钱?”

    好吧,网大为点出了根本。

    若是人人都肯贡献一块钱,江火早就成为亿万富翁了。

    免费和盗版这种事情,真的没法解释。

    江火记得清清楚楚,前世,她并不知道有个搜索引擎叫度娘,在朋友极力推荐之下,主用Google的她才用了这么个玩意,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对方的一句话。

    ‘你要听歌就用度娘啊!上面的音乐都是免费的!’

    没错,度娘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千禧年创立,零三年成为国内网民首选的搜索引擎。

    零五年六月,索尼、百代、华纳、环球联手起诉了度娘,他们状告度娘公司未经允许在其经营的网站上对涉案的一百三十七首歌曲提供在线播放和下载服务……

    是的,盗版和免费是无法跨过去的坎,这也是企鹅现在最头痛的地方。

    毕竟,移动梦网服务,是运营商收费,企鹅坐等分成;毕竟,人家移不动、连不通、信不过三大服务商那可是螃蟹,用户们交钱交习惯了,若是让企鹅自己收钱,那怕是得死的很惨。

    江火还记得,日后的各种红黄蓝绿橙紫青钻都有刷的方法,Q币也能刷,就连后面被腾讯收购的点娘,也是一直遭受盗版的困扰,无数写手苦不堪言,不少扑街天天哭着喊着在作者的话里求票求订阅求打赏,希望能够得到爸爸们的支持。

    不过,虽说事实如此,但并不意味着江火能够全盘接受。

    现在是谈判啊!

    她脑子坏了才会同意对方的观点!

    “任何行业发展的初期,难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随着各项ZC条款的完善,整个行业将会变得越来越规范。”江火抿了一口杯中红酒,笑着道:“企鹅现在的市场占有率,非常的可怕,它若是真的经营不下去了,我还可以继续注资,若是我的钱不够,还能继续找别的投资机构,我觉得时代华纳对这个项目会非常的感兴趣,毕竟,它们手中现在有ICQ。”

    “它们是做这个的,自然能够找得到盈利的方法,您得给我一个理由,让我把股份卖给您,而不是卖给它们……当然,我相信,既然您来了,那就意味着已经想好了……”

    江火笑盈盈的看着对方,她现在就是在拉大旗作虎皮。

    时代华纳?

    开什么玩笑,她现在也只能通过江至强,找到华纳兄弟的人而已。

    只可惜,江火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并不意味着网大为也了解事情的真相啊!

    听见时代华纳这个词语后,他就觉得脑仁疼。

    当然,面相上,依旧是镇定自若,甚至……还有些窃喜。

    “噢,江火小姐,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更能确定你想要出售腾讯股份了。”

    “如此一来,我们就直奔主题,不要再其它方面墨迹了怎么样?”

    “你现在无非是想要抄高股份的价格,把我当成冤大头,既然如此,那就直接报价吧,我能接受,那就继续谈,我不能接受,大家都不浪费时间……”

    “还有不少互联网企业等我回复。”

    网大为以退为进,他想要让江火心慌。

    所有的言论,都在暗示江火,他虽然看好腾讯,但并不意味着腾讯就是唯一。

    但可惜,江火压根就不慌啊。

    能成最好,不能成,她也不吃亏。

    “ICQ卖出了四点零七亿的价格,企鹅的用户比它们多了一倍,那我们就按照八点一四亿来计算,百分之四十,就是三点二五六亿,你之前说没有盈利方式,那行,我就给你抹个零头,三个亿,只要你同意,我这边随时都能签合同,你觉得如何?”

    觉得如何?

    网大为只想拿起酒杯,砸爆江火的脑袋!

    这特娘的已经不是狮子大开口了!这是在抢劫!

    要知道,当初马化腾为了出售企鹅,叫价只有一百万!

    他们MIH若是真出这么高的价格收购腾讯百分之四十的股份,网大为敢保证,身在华强北的马化腾团队,肯定会迫不及待的将剩余的百分之六十股份也卖给他!

    江火明明是把他当成了凯子嘛!

    “江火小姐,我希望你这是在开玩笑,不然的话,我们真的没法谈了。”

    网大为深吸了一口气,强行扼制了自己的暴力举动。

    看着那面色赤红的褐发男子,江火挑了挑眉,笑着道:“网大为先生,我是一名演员,您让演员开价,那不就是先胡闹吗?剧本里的数字可是导演编剧说的算,我要是真的会估价,早就是您的同行了,您说呢?”

    听江火这么一说,网大为才舒心不少。

    不过,此刻的他,已经不想再继续商谈下去了;他觉得自己的情绪有些波动,在无法处于绝对冷静的情况下,做出任何一种决定都会是一场灾难。

    “江火小姐,请问您最近有时间吗?既然您想要出售股份,又没有估算师,那我就先去鹏城,对整家公司的价值进行估算,等估价出来后,我们再继续谈?”

    “没有问题。”江火回答的非常痛快,“网大为先生,我和舍妹订购了今晚七点前往洛杉矶的飞机票,如果您还想继续谈,六月六号,斯台普斯中心球馆,您肯定找得到我们。”

    闻此言语,网大为长舒了一口气。

    既然江火还有谈判的意愿,那就是最好的结果。

    买单走人,按时登机,直至姐妹俩来到租住的别墅时,江月这才开口,想要解惑。

    “为什么?我需要个解释。”江月摊手,“你应该知道,腾讯的股份是我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腾讯的价值,阿里巴巴那边你可以追投,怎么到这边,你就想卖了?你不会真当腾讯没有梦想吧?就算它真的变成了一家投资公司,它在流量方面的价值,也是旁人无可替代的,十年?二十年?我们知道多少东西?摆在明面上的大腿,你怎么说丢就丢呢?等我们没有优势后,它们就是最大的优势!”

    江月憋了三天,此刻的她,情绪异常激动。

    她觉得,如果姐姐真的卖掉了腾讯的股份,那将会成为投资史上最大的笑话。

    随着姐姐知名度的不断上涨,这件事情,会被人们钉在耻辱柱上,一直嘲笑。

    “安了安了,月月,不要这么激动好不好?你看我穿这条牛仔裤怎么样?”

    扫了眼玲珑有致的身躯,江月不由自主的吞咽了口唾沫,嘴上却强硬道:“你不穿好看。”

    江火呼吸骤窒,她咳嗽了一声,道:“你又想Apple了?”

    江月白了姐姐一眼,“你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以后抱着枕头睡觉吧。”

    得……看来这小蹄子是来真的。

    江火笑着摇头,坐在妹妹的身旁,双眸紧盯屋外院落,“月月,你知道我为什么同意让索尼把《仙剑奇侠传》安排到《尖峰时刻2》的第二周上映吗?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看到自己的两部电影同时打擂台吗?”

    “打擂台?得了吧,这事情你早就说过,《尖峰时刻2》对其他电影有影响,但对咱们的电影来说,反而有促进作用,如果大家喜欢你的表演,有极大概率走进电影院继续捧场,当然,就算有影响,和之后的911事件相比,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些事情,江月清楚的紧。

    她又不是傻子,她记不住别的事情,还会记不住911吗?

    “对,911,这件事情,拉开了美国十年反恐战争的序幕,但是,你难道忘记了吗,因为这件事情,全球股市暴跌,航空股下跌幅度最大,虽然我记不清跌了多少,但……”

    “握草!”江月大吼一声,猛拍了一下姐姐的大腿。

    只听啪嗒闷响,江火五官瞬间紧缩,呈苦瓜状,“不是,你激动归激动啊,打人干什么?想要发泄我能理解,问题是你打你自己的大腿不行吗?”

    (‵′)︵

    “你这不是脑子有问题吗?我打我自己,我不痛啊?”

    妹妹的反驳,差点没有把江火怼岔气。

    你痛?难道我就不会痛吗?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妹妹!

    看来,今晚得给你扎双马尾了!

    就在江火想要抄起拖鞋,给妹妹一点教训时,明白自己说漏嘴的江月,连忙转移话题,“姐,你准备卖了腾讯的股份套现,然后做空……呃……那个被劫持的飞机属于哪个航空公司的?”

    “这事情我哪里记得到?就是做空航空股,分开做,顺带把保险什么的其他产业也给带上。”

    呃……

    好吧……

    江月觉得,姐姐的想法没问题。

    就算她们不会,但可以请人啊!

    反正逮着一批股票做空,别人也挑不出毛病。

    但是,如此一来,还是有些亏啊。

    就算最终能在总资产后面加个零,但这种投资的回报率,也没腾讯多啊。

    重点是,一旦卖了腾讯的股票后,那以后就别想再买回来了。

    网大为被江火坑了一手,绝对不会脑子抽筋再被坑上第二手的。

    他们这些人都是业内精英,江火只能凭借记忆,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至于马化腾先生手中的股票?那就更不可能出售了。

    “我准备卖百分之二十,自己留百分之二十,如果不出意外,这应该是我们最终持有的份额,就算小马哥来回购,都不卖。”江火给出了自己的底线。

    腾讯嘛,是肯定得要的,若是卖的一干二净,那才是傻蛋。

    况且,百分之二十,已经比马化腾童鞋多了。

    “但问题是,就算我们套现了几千万,通过做空赚了上亿资金,也没地方投资啊。”江月现在,有些茫然。

    “你笨吗?股票不会买?”江火没好气的给妹妹屁股来了一巴掌,“我们都出来了!还怕抓不住机会?”

    得……江月的确是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此刻的她脑子处于混沌状态,究其根本,纯粹是被姐姐给气的。

    等她反应过来后,立刻打开笔记本电脑,直接搜索起了日后那些各大公司的股价。

    “苹果公司现在才几块钱?这个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啊!”

    “呃……微软的股价有些贵,买了不划算。”

    “我滴妈啊!日后一千多美刀的亚马逊现在才五块钱?”

    江月仿佛打开了一个宝藏,对于她来说,随便买入几个,就可以坐等升值了。

    可对于江火来说,看这些,实在是太早了。

    奥斯卡红毯上的被无视,令她非常的不爽。

    虽然她能接受事实,但并不意味着,她会坐以待毙。

    阿汤坑了她一手,她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找回场子,那被无视的镜头,她也要亲手拿回来。

    想到这儿,她将妹妹拉入怀中,双手敲击键盘,打开了一个网页。

    看着那蓝白相间的页面,江月有些疑惑,“姐,怎么了?这不就是一家C2B旅游服务网站吗?你又想订机票?咱们去哪里?不看总决赛了?”

    “去哪里?不!我只是让你看看这个网站。”江火用鼠标在logo处圈了几下。

    “怎么了?”江月还是有些弄不明白。

    “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十月份,咱们就先投它吧。”

    “你放心,等你联系股东开始收购股票时,会有人来找我们的。”

    江月眉心紧蹙,努力翻找脑中记忆。

    她敢保证,既然姐姐能够想得出来,那就说明,这件事情闹得挺大。

    不然的话,江火怎么会知道?

    盯着logo瞧了半晌,江月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名,“你说的人,和前世的腾讯也有关系?”

    “Bio!”江火打了个响指,“成功人士的失败案例总是会被媒体们翻来覆去的报道,以此来证明,大家都是普通人……当然,先不说这种做法是对是错,反正对我们来说,有利就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